薩米麗當然不知道戴維心中的猥瑣想法,只是有些氣惱的對戴維道:「你這混蛋,到底有什麼事情,能比加固封印更重要?」

「這還用說,當然是跑了。」戴維一臉理所當然的樣子,「跑得遠遠的,最好跑到一個所有人都找不到的地方躲起來。放心好了,等將來有一天修鍊有成,我會出來將那些惡魔全部收拾乾淨的。」

「笨蛋,你能跑到哪裡去?」

薩米麗又好氣又好笑,這傢伙腦子裡裝的都是什麼?看著戴維一本正經的樣子,薩米麗恨不得一拳,將這個可惡傢伙的臉揍成豬頭。

深深吸了兩口氣,薩米麗一臉認真道:「戴維,我沒時間和你開玩笑。如今的封印,已經有些鬆動,必須要加固才行,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見薩米麗認真的樣子,戴維也收起了那副玩笑的表情。他望著薩米麗,開口道:「好吧!我承認,我的確有些怕了,可那些惡魔的實力你難道不清楚?連半神級別的存在,都無法阻止他們。我不認為,我一個小小五級魔法師,所施加的魔法,能有什麼太大作用。」


「當然不是你一個人。」薩米麗有些氣結,「德米特大陸,會有一支由一名八級紅衣主教率領的光明小隊,來和你一起加固封印。 濁世仙途 ,那些人才是主力,你只是從旁輔助而已。」

「什麼?德米特大陸?紅衣主教?光明小隊?」戴維撓了撓頭道,德米特大陸他倒是聽說過,不過對於這個位於亞希大陸以西,隔著廣袤無比的試煉森林的大陸,他卻知之甚少。

「你難道不清楚,德米特大陸光明神殿的神職人員,他們是不死種族天生的剋星么?」薩米麗望著戴維,有些不屑道,「還以為你知道很多,看起來,你對於這不死種族,也只是一知半解啊!」

「這個……」戴維有些尷尬,薩米麗說的的的確是實情,若不是上一次在魔法圖書館碰巧找到羊皮卷的魔法手札,恐怕戴維如今連什麼是不死種族都不清楚。

看來這小妞,對於不死種族知道很多啊!

「好吧!我承認,我的確對於這不死種族,知道的不多。」戴維眼珠一轉,忽然撇了撇嘴道,「不過,我看你知道的,也不一定比我多多少吧?」

薩米麗看著戴維,忽然「噗嗤」一聲,難得露出她那招牌式的嫵媚笑容,只聽她嬌笑道:「我的大侄兒,你就不要激我了,想從阿姨這裡打聽消息你就直說嘛!幹嘛這麼拐彎抹角的?」

被薩米麗說中了心思,戴維臉上頓時一紅,有些訕訕起來。他剛才的本意,就是想激薩米麗,讓她多透露一些有關不死種族的消息,卻沒想到一下被薩米麗看了出來。

唉,看來女人太聰明了也不是什麼好事,不過我家小寶貝萊蒂維婭是例外,她可從來不像眼前這個討厭的小妞一樣,當場拆我的台。

「怎麼樣,只要你答應去加固封印,我就把我知道的有關不死種族的事情,都告訴你。」薩米麗口氣有著說不出的誘惑,就像一個拿著糖的大人,在勾引小孩子一樣。

「好吧!既然你盛情邀請,我只好陪你走一趟了。」戴維聳了聳肩,有些無奈道。

其實以戴維少爺的性格,這種麻煩他是能不管就不管的。可在和萊蒂維婭一起看了魔法札記以後,戴維心中清楚得很,那個什麼魔法封印,若真是封印不死種族的話,一旦封印解開,別說黎斯坦帝國,就連他們羅伊帝國,也都會遭殃。畢竟如今的羅伊帝國和黎斯坦帝國,比當年的蒙磐帝國,實力差很多。

戴維少爺當然不是那種,以天下為己任的聖人。不過羅伊帝國,畢竟有自己的父母,有萊蒂維婭,有一切他所割捨不下的存在。如果自己的力量真的能夠加固封印,為了這些人,他也要去試一試。

……


……

羅伊帝國的南部,有著漫長的國界線,和黎斯坦帝國接壤。國界線的兩側,則分佈著數不清的村莊和一些中小型城市,這些城市,也是兩大帝國的商團,最喜歡駐紮的地方。

兩大帝國,無論是從人們的生活方式,如衣著、飲食、風俗,還是建築風格,行業種類等等,都有很大的不同。這種差異,正是這些邊境村莊和中小型城市商人發財的好機會。

一匹上好的黎斯坦帝國絲綢,在黎斯坦帝國,只要兩個銀幣便可以買到,而運到羅伊帝國的話,卻最少能賣到五個金幣以上。同樣的,羅伊帝國獨有的魔羚肉,運到黎斯坦帝國的話,其價值,也是數十倍的增加。

所以,在羅伊帝國和黎斯坦帝國的邊境,聚集了無數投機倒把的商人。對於這些人,兩大帝國也是睜一眼閉一眼,畢竟這些人所買賣的東西,也是兩大帝國,尤其是貴族十分需要的。

這是羅伊帝國邊陲的一個小村鎮,夕陽西下,鎮中開始升起裊裊炊煙,忙碌了一天的人們,也都回到家,享受著家人團聚的快樂生活。

鎮上的一家小旅館,生意並不算火爆,畢竟這些小村鎮比不得周圍城市,偶爾有路過的商隊,規模也都比較小,沒什麼賺頭。這使得這件小旅館的主人,一個四十歲左右的中年男人,每天都要聽自己家婆娘的嘮叨。

老闆娘倒是長得很是嫵媚,可惜人到中年,有些發福,原本葫蘆一樣的身材,變得越來越像蜜棗,只有那一對水汪汪的大眼睛,還能偶爾勾人心魄。

夜色漸漸來臨,小旅館內,還是沒有一名顧客。中年男人受不了老婆的嘮叨,早早出去和朋友喝酒聊天,只剩下嫵媚的老闆娘,在櫃檯後面顧影自憐。

哎,想當年老娘也是鎮上一枝花,不知道怎麼瞎了眼,跟了這麼一個窩囊廢。早知道就答應當初追老娘那個二級魔法師,雖說長得有些難看,可如今人家跟著一些小商團四處跑,這些年也賺了不少錢。哪像自己現在這樣,粗布衣衫粗茶淡飯的,哼。

看看外面,已經完全黑了,看來今天怕是也沒人來了,神靈啊,賜我一個英俊瀟洒而又多金的少年郎,哪怕是看兩眼,也願意啊!

老闆娘正在自怨自艾,只聽得「叮鈴」一聲,小旅館的門開了,從外面走進來兩個人影。

老闆娘頓時眼前一亮,而當她看到兩個人的樣子的時候,更是興奮地雙眼放光。

是一對少男少女,約莫十六七歲的樣子,兩人的裝扮都很簡單,可看多了來來往往商隊的老闆娘,一眼就看出,這一對男女,穿著雖然簡單,來歷絕不簡單。

嘖嘖,就看兩人穿著的衣服,最少要值數百金幣,這可是普通人家,幾輩子都不見得能賺到的數目。再看少女手指上帶著的那枚刻有複雜魔法花紋的戒指,這些年看多了來來往往的商隊,也算見多識廣的老闆娘絕對可以肯定,那是空間戒指。

而且,這少年,長得可真英俊,劍眉星目,唇紅齒白,絕對是萬里挑一的美男子。旁邊那少女,雖然用一塊輕紗將面龐擋上,可光看那玲瓏的讓人流口水的身段,就可以知道,這少女,一定也是個絕色大美女。

少年接下來的動作,更讓老闆娘欣喜若狂。

只見那名少年走到櫃檯前,手一甩,一個不算太小的袋子,「砰」的一下砸在櫃檯上。只聽那少年道:「老闆娘,這裡我們包下了,不要再留宿其他客人了,如果店裡還有其他客人,請他們離開,一切損失我來負責。再給我們弄點吃的,餓死了。」

老闆娘接過袋子,略略朝裡面望了一眼,頓時心跳的「砰砰」響。老天,金幣,全是金幣!看樣子,怕不有上百枚。

「好好,您稍等,我這就為您弄吃的去,今天小店就二位客人,不必擔心被人打擾的。」老闆娘笑的嘴都合不攏了,搖動著肥碩的腰肢,朝後屋走去。

少年男女,走到一張桌前坐定,只聽那少年忽然苦下臉,對少女道:「我說姑奶奶,等到了你們黎斯坦帝國,我們總可以用傳送陣了吧?」

少女看著少年,一臉正色道:「嗯,可以。」說完,自己卻先「噗嗤」一下笑出聲來。。

… 87_87161這兩個人,當然就是我們的戴維少爺和薩米麗。

就在那天以後,兩人沒做過多停留,馬上離開了帝國皇家學院,啟程前往黎斯坦帝國。

本來戴維還想告訴萊蒂維婭一下,可後來想想,還是沒有通知。這件事情怎麼說也有些危險,若是告訴萊蒂維婭,那小妞指不定多擔心,說不定還會跟自己一起去,戴維可不想讓萊蒂維婭去冒險。

他只是用傳訊魔法石留了信息,告訴萊蒂維婭,自己要出去做些事情,可能幾天以後才會回來,要她不要擔心。

至於學院那邊,戴維倒是很放心。軍事分院那邊,戴維自從進入學院以後,幾乎就沒怎麼去過,很多導師甚至不知道,還有戴維這麼一個學員。再說,就算知道,又有誰敢管?

草草安排了一下,戴維便和薩米麗兩人踏上了前往黎斯坦帝國的道路。

羅伊帝國和黎斯坦帝國之間,是沒有直接到達的傳送魔法陣的。戴維和薩米麗,為了趕時間,首先從帝都,傳送到了羅伊帝國南部的一座中型城市。

依照戴維的意思,等到達這座中型城市以後,便可以再一次利用傳送陣,傳送到帝國邊陲,而後便可輕易穿過國界線,到達黎斯坦帝國。

可薩米麗幾乎沒怎麼進行過如此長距離的傳送,從帝都傳送到南部中型城市,距離何止數萬里,從魔法陣上下來,薩米麗臉色慘白、花容失色,整整折騰了半天才有些緩過來。

這一下,任戴維說破嘴皮,薩米麗就是不肯再坐傳送魔法陣。沒辦法,兩人只好在城中買了兩匹快馬,一路朝南而來。

一連趕了兩天的路,顛的戴維渾身都快散了架,還被薩米麗無情地奚落嘲笑了一番,讓我們的戴維少爺很是臉上無光。


無精打採的坐在桌邊,望著對面薩米麗一副精神百倍的樣子,戴維有些無語,這小妞不知道怎麼練的,趕了這麼長時間的路,自己一個大男人都累得不行,這小妞倒是精神奕奕,彷彿一點事情也沒有。

薩米麗似乎沒有感覺到戴維的眼神,坐定以後,她手一翻,一本破舊的羊皮卷,頓時出現在她的手中。

羊皮卷上,寫滿了奇怪的字元,正是戴維從魔法圖書館中,偶爾得到的那一本魔法札記,不知怎麼的到了薩米麗手裡。

打開羊皮卷看了好一會,薩米麗才合上羊皮卷,緩緩道:「這的確是蒙磐帝國的魔法師所做的魔法札記,記錄的雖不是特別詳細,可也將當時蒙磐帝國的處境,說出了一個大概。」

抬起頭,她忽然看到戴維有氣無力的樣子,馬上「咯咯咯」笑起來,指著戴維道:「我說大侄兒,你一個大男人,怎麼比我這個女孩子還不禁折騰,就趕了這麼一點路,就把你累的像什麼似的,沒出息的樣子!」

「你……」戴維悻悻道,「我可比不上你這個沒事到處亂跑的瘋丫頭,長這麼大,我還沒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趕過這麼多路呢!」

「說什麼?你才是瘋丫頭!」薩米麗撅起小嘴,晃了晃自己的小粉拳,「信不信我揍你啊?」

「來吧來吧,揍死我算了,也省的跟你去,加固那什麼見鬼的封印。」戴維趴在桌上,望著桌上的微型魔法燈盞道。

「哼,都到這裡了,還想跑不成?」薩米麗又露出那種嫵媚的笑容,「大侄兒,看你這麼累,阿姨給你講故事好了,你不是要聽不死種族的事情么?」

「好啊,快說來我聽聽。」戴維一聽頓時來了精神。

「其實不死種族,並沒有這魔法札記上所記錄的那樣可怕。」提到不死種族,薩米麗臉上頓時隱去了笑容,「不死種族之所以可怕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因為數量。」

「根據我們帝國一些極為古老的典籍記載,這不死種族,可能來自另外一個位面,一個和我們如今的世界,平行的位面。」薩米麗的臉上又出現了一絲凝重,「那是一個充滿了死亡與黑暗的界面,在那裡沒有別的種族,只有一種,不死種族。」

「不過據說,就是不死種族,也分數種,像魔法札記上所提到的巨大的蜘蛛,乃是不死種族中地穴惡魔一族。而那些騎著骨馬的騎士,乃是不死種族中極為強大的亡靈騎士。渾身冒著火焰的,則是不死種族中的一個異類,火焰惡魔。除此之外,不死種族還包括骷髏一族、殭屍一族以及暗黑一族等等。」

撩了撩髮絲,薩米麗繼續道:「這些不死種族,在亡靈界面,彼此也是征戰不斷。它們沒有任何感情,有的只是死亡和殺戮。並且同一種族中,也有著嚴格的等級限制,從一級到九級不等,各種族的實力也不均衡。」

「像骷髏一族和殭屍一族,其實力,比我們大陸的同等級武者和魔法師要弱。不過像火焰惡魔、亡靈騎士等種族,則比我們同級別的武者和魔法師強大很多。據典籍記載,一名亡靈騎士,可以同時抗衡一名魔法師和一名武者的夾攻而不落下風。」

見戴維露出駭然的神色,薩米麗嫵媚一笑:「大侄兒,不要害怕,便是在亡靈界面,這種高等級的存在,也是少數,不像骷髏一族和殭屍一族那麼數量眾多。」

戴維點點頭,忽然又像想起什麼似的,開口道:「好像不對啊?你剛才說,不死種族,有一到九級的劃分,那它們的九級強者,最多不就相當於我們的九級巔峰強者么?就算比人類九級強者要強大不少,可再怎麼說也是九級,怎麼可能戰勝半神級別的存在?」

「你說的沒錯,九級的亡靈領主,的確無法殺死半神級別的人類強者,可是君王能。」薩米麗一字一句道。

「領主?君王?那是什麼?」戴維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稱呼,不由得問道。

「每一個不死種族,都有等級的劃分。一旦到達七級,便可稱為領主,擁有自己的領地,管理領地的子民,同時其又會受到八級領主的管轄,以此類推。一般來說,不死種族達到九級,便已經是巔峰,無法再進一步。」

「可是,在極為特殊的情況下,如吞噬和融合了過多的能量,或身體產生變異,會使得某些九級領主,有著極為微小的概率,進化為君王。」在說到這兩個字時,薩米麗的瞳孔中,也顯露出恐懼的神色,「不死種族的君王,甚至要比我們的半神級彆強者,還要強大。」

「這……」戴維有些說不出話來,半晌才問道,「你所說的這種君王,在不死種族中大概有多少?五十個?還是一百個?」

「怎麼可能?」薩米麗有些抓狂,這個白痴,腦子裡想的都是什麼,「你以為半神級別像青蘿菜那樣,一個銅板一大堆嗎?就是在亡靈界面,每一個不死種族中,能出現一、兩名君王就算不錯了。有些種族,甚至沒有自己的君王,而是依附在其他擁有君王的種族之下。」

「那說起來,也不過六七個而已,還好,還好!」戴維長長舒了一口氣,拍了拍胸口道。

「還好?」薩米麗又忍不住想要將這個傢伙抓起來一頓暴揍的衝動,「別說六七個,只要一個,就能橫掃如今整個亞希大陸,你這個白痴!」

她指著手中的羊皮卷道:「這羊皮卷中記載的,當時蒙磐帝國的半神級別存在,法神*安斯達尼,就是在前往試煉森林的途中,被不死一族的地獄火焰君王所殺。」

「地獄火焰君王?」戴維覺得今天自己老是會聽到一些莫名其妙的新名詞。

「嗯,也就是我剛才提到的,火焰惡魔一族的君王。這傢伙如果還活著,現在也許更為可怕。」薩米麗搖了搖頭道。

「如果還活著?」戴維有些驚訝道,「你的意思,難道……」他忽然閉了嘴。

這時,小旅館后屋的房門打開,略有些嫵媚的老闆娘,端著幾樣小菜,來到兩人桌前,將小菜一一放到桌上,討好似的朝著戴維道:「這位少爺,山野小地,沒什麼太好的東西,這些是我們小旅館最好的飯菜了,您和您的這位漂亮女朋友,一定要多多擔待啊!嘖嘖,少爺您真有眼光,我在這裡住了這麼多年,從來沒有看到過像您女朋友這麼漂亮的女孩子呢。」

戴維還沒有說話,旁邊薩米麗柳眉一挑,微怒道:「你說什麼,誰是他女朋友?」

「啊?」老闆娘有些發矇,她一眼就看出,戴維絕對是那種花錢如流水的大貴族家中少爺,本以為自己多說些好話,這小少爺一個開心,說不定給的更多。

這老闆娘也深諳夸人之道,情知直接拍戴維的馬屁,還不如誇一誇他旁邊這位女伴。女人嘛,都愛聽好聽的,女伴一開心,這小少爺還能差到哪去?

沒想到,這馬屁一下拍到了馬腿上。看那少女一臉怒容的樣子,老闆娘心中暗暗叫苦不迭。

「嘻嘻,大嫂你說錯了,她的確不是我女朋友。」戴維一句話出口,薩米麗總算稍微有點平衡,可接下來的一句話,差點沒把她氣暈過去。

「她不是我女朋友,她是我老婆。」。

… 87_87161「你!」薩米麗杏眼圓睜,又驚又怒地看著戴維,她沒想到,戴維這混蛋竟突然來這麼一句,太無恥了。

「你什麼你,男人說話,你別插嘴!」戴維板起臉,接著又笑嘻嘻對驚呆在那裡的老闆娘道,「大嫂見笑了,沒辦法,我平時太寵她,把她嬌慣壞了。」

「啊,沒事,沒事。」老闆娘擺了擺手,又一臉羨慕道,「少爺真是好福氣啊,這樣一個如花似玉的老婆,受寵愛也是應當的嘛!」

她忽然露出一個曖昧的笑容,朝戴維道:「那……今天我為少爺安排一個房間么?」

「呃……還是兩間吧!」戴維大汗,眼角餘光瞥見薩米麗,小妞已經雙目噴火,似乎馬上就要暴走,戴維趕忙道。

估計自己再說下去,這小妞不是將自己拆了,就是將這間小旅館拆了。

「哦……好吧!」老闆娘似乎看出一些什麼端倪,不過卻沒敢問,扭著腰肢下去準備房間了。

戴維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偷偷望了對面的薩米麗一眼,小妞也正在似笑非笑的望著他。

戴維有些心虛,趕忙低下頭,叉起一塊烤肉放到嘴裡。

烤肉還沒有嚼碎,戴維只覺自己左胳膊上,好像多了點東西。

轉頭一看,只見他的胳膊上,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多了一隻粉嫩的小手,拇食兩根手指已經掐住戴維胳膊上的肉,猛地用力擰了下去。

「啊!!!」

……

……

后屋,嫵媚的老闆娘正在為二人準備房間,陡然,從前面傳來一個男人鬼哭狼嚎的喊叫聲。

老闆娘一個激靈,心道,乖乖,這小妞美倒是美,就是太刁蠻、太彪悍,這位小少爺,娶了這麼一個老婆,可有夠受的。

而此時,我們的戴維少爺,口中的慘呼早已經變成了哀求。

「哎呦,姑奶奶,我錯了,我錯了還不行嗎!」

被薩米麗用力擰住,戴維可不敢運轉法力抵抗,若是自己運轉法力,萬一將小妞激怒,到時候可就不是挨掐這麼簡單了。

薩米麗一臉嫵媚的笑容,對著戴維笑道:「我的大侄兒,你剛才不是很厲害、很威風么?怎麼現在不敢了?說呀,你繼續說呀!」

不得不說,薩米麗的笑容,實在有著勾人心魄的魅力,即便是用輕紗擋住了大半個臉龐,那如水一般的大眼睛和兩道好看的黛眉彎起,就已經讓人沉醉其中了。

不過在戴維看來,薩米麗這笑容,簡直比最厲害的禁咒還要可怕。

「不敢了,不敢了,姑奶奶饒了我吧!」直到將戴維擰的連連告饒,薩米麗才一臉得意的鬆開小手,看著戴維痛苦的揉著胳膊的樣子,薩米麗忍不住偷笑。

活該!讓你占本姑娘的便宜,這就是下場!

半晌功夫,戴維才鬆開揉著胳膊的右手,對薩米麗道:「對了,剛才我記得你說,那個什麼火焰君王,如果還活著的話……難道那傢伙死了?」

「嗯,不錯,地獄火焰君王的確死了,死在了當時光明神教的教皇所召喚的四翼光明天使手下。」見戴維又問起不死種族的事情,薩米麗也收起笑容,正色道。

「什麼……什麼天使?」一連串的新詞,讓戴維覺得自己腦子,今天都有點不夠用的。

「是四翼……算了,說了你也不知道,我還是從頭跟你說吧!」薩米麗搖了搖頭道,「那本魔法札記的內容你也看過了,你難道就沒有什麼疑問?」

「當然有。」戴維說著,便將當日自己和萊蒂維婭提到的那個疑問,又對薩米麗說了一遍。

「看來你還不算太笨。」薩米麗點點頭,「這些不死種族最後的確被擊敗了,不過卻不是你心上人所想的,被神靈打跑,而是被德米特大陸光明神教的人所擊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