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沒人猜出。

就在此時,林龍的準確線報傳來,將這些王子分別要攻那個城池的消息說給鳳子聽,當然也沒忘記補充,這些都是他安插的人員說出的目的城池,可最終這些王子是否會臨陣更換攻擊目標,誰也說不準。

可話是這麼說,但是從話語中,鳳子他們都知道,林龍安排的『線人』層次太高了,涉及到將來進犯的各個王子的最高決策層,所以理所當然的,鳳子就認定了這個目標。

當下就做出了準確的針對性安排布置,調兵遣將。

此次大戰一共持續了差不多半月,林龍傳來的消息,的確真實性太高了,五個王子的攻擊目標,竟然有四個都是準確的。

既然只有四個準確,那自然就證明有一個是不準確的,而那漏掉的那個城池,當然就被攻佔了。

城池被攻佔,鳳子再次死了一個大將,也再次丟下了上萬性命。

所有死去的,都是被鳳主親自確認,被哪一族收買的,故而沒人同情與憐憫。

鳳子此時一臉笑意,哪怕丟了一個城池,可哪怕鳳主都不能怪罪他。

畢竟同時有五個王者率部來襲,多麼艱難,多麼危險的局面?

可就是這樣,他鳳子都能守下四城來,這不但是無罪反倒是有功。

果然,當戰事稍微塵埃落定后,鳳主的嘉獎就來了,對鳳子大肆讚賞,直言本帝很滿意,也恢復了往昔原本就屬於他的些許權利。

這簡直讓鳳子欣喜如狂啊。

要知道,他已經被雪藏太久了,雖然現在能夠掌控的權利不足巔峰時期的萬一,可這也是個大進步不是?

此時,鳳子在與諸多屬下狂飲,說不出的高興與開心。

「哈哈哈……今日當浮一大白,有敖欽與我相互配合,這鳳凰族大權在握的日子不遠矣!」鳳子狂笑。

台下諸多大將全都恭賀。

鳳子眼神亮晶晶,狂嘯道:「林凡!你一時的衝動,會造就我的!」

台下諸人笑得更歡快。

都對林凡各種諷刺鄙夷起來。

諸人都覺得,林凡區區一個贅婿而已,搞不清自己的身份,以為真的很了不得。

敢往死里得罪九尾吞天狐族,讓得本來風雨飄搖的鳳凰族更是雪上加霜,才惹的鳳主暴怒,他們才會有機會重奪鳳凰族巔峰權力。

此時,希望就在眼前,有敖欽對自己等人的幫助,兩廂虔誠配合之下,如果還不能將林凡徹底壓下去,他們就找根狗尾巴弔死得了。

「諸位!」鳳子突然將酒杯舉起,深沉道:「所謂知恩圖報,敖欽兄弟對我如此坦誠,我又豈能讓其失望?」

諸人都看著鳳子,只聽鳳子道:「當日曾說,我與他一起合作,他為我掃清林凡與林樂瑤,而我則是要為他掃清他登上龍王位路上的一些不穩因素。

此時,因為有敖欽兄的消息,我們才能度過此次滅頂之災,讓得鳳主對我厚賞,我怎敢不投桃報李?」

諸人都凝重的點了點頭。

若是人家敖欽助你度過一次大難,你卻是沒有點滴的回報的話,下一次,還想人家這麼幫助你?

「殿下可有什麼想法?只管說出,吾等皆願赴死。」一個前者大聲開口。

鳳子道:「錯了,我們是為了偉大的天人族赴湯蹈火,一切都是為了天人族的榮耀,別忘記天人族對我們的許諾,那可是整座萬妖之原!」

諸人眼中都出現火熱之色。

鳳子陰森道:「據聞,十三王子曾不止一次的在龍族上躥下跳,污衊敖欽兄來歷不明,且還到處遊說敖欽兄不配繼承龍王位,這種人該不該死?」

「該!」

「該死!」

「該誅!」

台下義憤填膺。

鳳子哈哈一笑,道:「那我等就為敖欽兄掃清這個障礙!」

「傳令,今晚子時,一起攻殺入十三王子的陣營,將之斬盡殺絕!」 那兩個婢女對蘇超來說還是沒有什麼誘惑力的,畢竟蘇超的眼界早就被大明的美人兒給養得很高了,這兩個貨色還真的不入他的法眼。

但是今川優子就不同了,畢竟今川優子現在是以真面目見他的,而不是化過妝之後的那個普通人的面孔見他的。

真實面孔的今川優子雖然比不上戚青桐和墨月,但也算得上是個美人兒了。

關鍵是今川優子的身材也很好,在日本女人中絕對算得上是個個子高的人了,這就很符合蘇超的審美了。

要是剛才今川優子幫他搓澡的話,蘇超覺得自己怕是要挺不住了,估計會做些出格事兒來。

蘇超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又閉上眼睛,任由那兩個婢女幫他按摩揉捏,心裏嘆道:「難道我要在這裏留個種嗎?要是留種的話,算不算是優化了日本人的基因呢?」

洗完了澡,任由那兩個婢女幫着他擦拭乾了身上的水,然後換上乾淨的衣服,蘇超便去了客廳里。

此時客廳里只有今川優子一個人在,汪直還沒有過來。

一個時辰前,客廳里還是鮮血橫流的,如今已經被打掃乾淨了。

今川優子又在客廳里點了檀香,因此客廳里一點血腥味也沒有了,有的只是淡淡的檀香。

「侯爺,請坐在這裏吧。」見蘇超進來了,今川優子邊起身迎了上來,將蘇超帶到她旁邊的那個位置上,請蘇超坐下。

她聲音很是輕柔,只是看着蘇超的眼神有些狡黠。

蘇超看了看今川優子,哼了一聲,在那個位置上坐下來。

今川優子朝着蘇超笑了笑,有些得意,然後便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來,說道:「侯爺,汪先生還沒有過來,咱們等他來了再開席如何?」

蘇超擺了擺手,笑道:「你要是也給他安排了兩個婢女侍候他的話,那咱們還是先吃吧,沒有半個時辰他過不來。」

今川優子先是呆了一下,隨即邊想明白了,咯咯笑道:「那好,那就只有優子陪着侯爺用餐了。」

蘇超笑道:「這樣好,能安靜一些,吃完之後我也要去歇著了,趕了一天的路,着實有些累了。」

今川優子若有所思的看了蘇超一眼,然後便叫人端酒菜上來。

酒菜很快就端了上來,蘇超一看就有些頭疼了,這他娘的還叫人吃的嗎?八碟子菜里六碟子是生的,又都是魚蝦等海產。

一碗米飯倒是晶瑩剔透的挺好看,就是量少了一點。

「侯爺,這些東西不合您口味嗎?」今川優子見蘇超的眉頭皺了皺眉,忙問道。

蘇超指了指桌子上的那些東西,笑道:「優子啊,我是大明人啊,吃慣了煮熟的東西,這一桌子菜大半桌子是生的,我怕吃了以後會鬧肚子。

要不這樣,你把你的那兩碟子熟菜給我,這些生的你拿了去吃,如何?」

今川優子這時才想起自己實在是疏忽了,只想着把自己認為最好的美食拿出來給蘇超吃了,忘記了蘇超的腸胃未必就能適應日本的這些美食。

「侯爺,是優子的錯,優子大意了,請侯爺見諒。」今川優子朝着蘇超伏身施禮道,然後忙起身將自己桌子上的兩碟熟菜給蘇超端了過去。

然後又將蘇超桌子上的那些個還帶着血絲的菜端到自己桌子上。

蘇超等著今川優子忙活完了,便笑道:「不是蘇某挑剔啊,蘇某這是想着明日還要去大營巡視,這要是鬧了肚子,可就什麼事情也做不成了。」

今川優子忙說道:「是優子疏忽了,侯爺說得對。」

蘇超笑道:「優子客氣了,咱們這就開吃如何?」

正說着,汪直走了進來,朝着蘇超和今川優子施了一禮,笑道:「侯爺,屬下來得晚了。」

蘇超笑道:「我還以為你怎麼也得忙活半個時辰呢,就沒有等你。」

汪直嘿嘿一笑,說道:「老了,老了,不如當年了,讓侯爺笑話了。」

他說着便走到自己那張桌子前坐下來,笑道:「好久沒有吃日本菜了,還着實有些想念,這次可以大快朵頤了。

優子貴女家的菜式極好啊,色香俱全,老夫就不客氣了。」

他說完,自顧的拿起筷子端起碗,找了一塊鮮嫩的魚生夾起來,粘了一點蘸料,塞進嘴裏咀嚼了起來。

「好好好,這是最新鮮的美味。」汪直咽下那口魚生,便贊道。

蘇超看着汪直搖了搖頭,然後自顧的吃了起來。

一頓飯也沒有用多長時間,吃完之後,蘇超跟今川優子和汪直一起喝了一會兒茶,抽了兩斗煙,這就回去住處了。

此時天色還沒有黑,蘇超也睡不着,便在房間里轉了一圈,想要找一本書看看。

但是這今川優子的房間里乾淨過了頭,連本書也找不到。

於是蘇超推開門出到門外,想着去找今川優子要本書來看看,結果一出門就見到今川優子就坐在魚塘邊上,拿着一本書躺靠在躺椅上看着。

蘇超笑道:「優子姑娘,你倒是悠閑啊,北條家和德川家可都在你家的地盤上呢,也不見你着急。」

今川優子放下手中的書,起身給蘇超施了一禮,笑道:「先前優子也是急的要死,但是侯爺來了,優子就不急了。

優子相信有侯爺在,我今川家必然會安然無恙,收拾北條家和德川家也就是早一天晚一天的事情而已。

侯爺,您這是睡不着嗎?」

蘇超笑道:「天色尚早,一時間也是睡不着,便想着出來找本書看看。」

今川優子笑道:「那侯爺且等著,優子這就去給侯爺找些書來看,侯爺且在這裏稍坐啊。」

她說完,提起裙擺就朝着自己住的那個廂房跑去。

蘇超走到今川優子的那張躺椅上坐下來,拿起那本書一看封面,頓時就愣住了,那本書的封面上赫然寫着《崔鶯鶯待月西廂記》一行字。

「我靠,這妮子是春心泛濫了,居然看這樣的書?」蘇超忍不住自語道。

他可是知道明朝刊行的這本《崔鶯鶯待月西廂記》可是全本的,沒有做過任何刪節,裏面的場景描寫還是十分露骨的。

他剛剛自語完,就見今川優子一溜煙的跑了回來,也不說話,伸手便將他手中的書搶了過去,然後轉頭又是一溜煙的溜了回去。

。 數十位百枷境大圓滿的大聖,修為遠勝別的修士,所以速度最快,沖在最前方,相互激烈角逐。

「那枚帝品聖意丹,我們閻羅族要了,誰想爭奪,先掂量清楚自己的斤兩。」閻皇圖沖在最前方,嘴裏吐出震動如雷的聲音,響徹寰宇。

在他身旁,飛行有四位百枷境大圓滿的閻羅族大聖,個個氣息渾厚。

為了收服帝品聖意丹,閻羅族顯然是做好了充分準備,憑藉五位百枷境大圓滿大聖的實力,足以橫掃一切不服者。

閻羅族別的百枷境大圓滿大聖,沒有與他們同行,而是去奪取准帝品聖意丹和王品聖意丹。

「唰!」

「唰!」

……

婪嬰、無疆、羅生天的速度,也是奇快無比,各自沖向一枚准帝品聖意丹,與張若塵最開始的猜測一樣。

福祿黑袍大祭司含笑道:「閻羅族不愧是至高一族,一句話扔出,就連婪嬰那樣心高氣傲的人物,也都退出爭奪。看來,那枚帝品聖意丹,將是閻無神的囊中之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