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先一件事情便是保護好米家後人,這是老子承諾過的事情,對我很重要,當然對你也很重要,不過歸根結底還是對我重要一些,但對你也非常重要……我這都放了些什麼啰哩八嗦的屁啊!因為有些事情老子還不太確定,所以只能這麼說。孩子,你老子我可不是一個啰嗦的人,真的是因為那件不確定的事情,所以現在才這麼說!總之,你要記住,保護好米家後人!」

白小白眯了眯眼睛,他也知道白戌不是那種啰嗦的性格,所以他現在對那件不能確定的事情很感興趣,可是小冊子後面沒有這方面的記錄了!

「第二件事情,就是在有必要的時候幫一下魔域白氏!雖然咱們都不是魔域人了,可是畢竟流著白氏的血液,而且現在坐在皇位上的那個對咱們確實不錯——對我一直都不錯,能夠冒險把你接回魔山,想來他對你也是關心的!就算是拋開這些情分不說,單單隻論咱們都姓白,關鍵時候就出手幫一下!」

「別跟老子說你現在還沒這能力,如果你現在十一二歲,也就罷了,但只要滿了十六歲,如果你還沒這能力,而且你又是個男孩子的話,小心老子不認你!老子可是要做天下第一的人,而且老子覺得很快就能做成了,你丫可別給老子丟臉!」

「孩子,別怪爹給你這麼大的壓力,這事兒老子可給你娘都吹過牛的!如果老子成了天下第一而你沒有,小心你媽都不放過你!」

「這麼說起來,其實還有第三件事要你去做!除了前面那兩件,第三件事就是成為天下第一,絕不能墮了你爹的威名更不能讓你娘失望!」

白小白原本還對白戌突然提出的第三點有些異議,嘴角已經撇到了一邊,但後面白戌提到「你娘」這兩個字的時候,他只能無奈地嘆了口氣。

「天下第一……哪裡是說做就能做到的……」他心裡默念著,然後繼續看了下去。

「好了!老子的話說完了,就到這裡吧……對了,我不能就說我想說的話,還得替你娘交代你幾句——雖然還不知道她到底會不會成為你娘!另外,如果是她,會對你說些什麼呢?」

「除了吃好穿好照顧好自己之類的,我猜她最有可能說的就是——別讓別人欺負了!哈哈!肯定是這個!」

「別看你娘外表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心裡可堅定了!當初老子被鴻淵二十一聖人打傷胳膊的時候,她雖然不懂修行,可愣是一個人假扮成沿街叫賣的小商販,然後瞅准機會在其中一人的胳膊上削下了一塊肉!那時候老子罵她傻,萬一老子沒能及時趕過去怎麼辦!那時候你娘就說,不管怎麼樣也不能讓別人欺負了啊!哈哈!聽得出這話裡面的霸氣嗎?小子好好體會一下,你娘不懂修行,但她知道鴻淵二十一聖人是如何強大的存在,可即便是這樣,她都要去削了對方一塊肉,目的就是不能讓別人欺負了!這需要多麼大的勇氣?而且,末了就一句淡淡的話——不管怎麼樣也不能讓別人欺負了啊!」

「孩子,記住了!不管怎麼樣也不能讓別人欺負了!如果打得過對方,那就別客氣,揍丫挺的!不用去管對方是不是有強大的師傅或者是強勢的背景,你是天下第一的兒子,你是魔山未來的小王爺,整個天下已經沒有人比的背景更深厚了!當然啦,如果打不過對方,那就先跑,等境界提升了,然後再去打,把對方打趴下之前絕不停下來!」

「行了!就這些吧!」

「孩子,保重!」

至此,薄薄的小冊子上的內容全部看完了,白小白心情複雜地看著黑藍色的封底。

他現在很興奮,因為知道了父母是誰,而且還得到了讓他的人生突然變得有意義起來的父親的叮囑。回憶著小冊子上的內容,他感覺自己就像剛剛和陌生而又熟悉的父親說了很長一段話。就像普通人家的父子,在睡覺前請安,父親鄭重其事地給兒子叮囑了一些事情讓他好好去完成——這是當年在善堂的時候經常出現在他夢裡的情景,沒想到竟然在魔山上「真真實實」地發生了!

他現在又很矛盾,因為這一次他真的「變成」魔域人了——這是他進入魔山之前無論如何也沒料到的事情!雖然在此之前陳瑾的「污衊之言」里提到過這些,但那時的所有人都只當成了笑話!沒想到現在卻變成了真的!

一時間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以後他要如何面對陳四他們?如何面對陳小小、陳秀臣?還有,最重要的是,如何面對陳怡姐和蓋小蓋?

難道告訴他們自己真的是魔域人?

那他們將會是什麼反應?他們還會像以前那樣對自己嗎?

此刻,白小白感覺自己就像是做錯了事情的孩子不知道該怎麼得到家裡人的原諒!

時間慢慢過去,白小白長長地嘆了口氣,事已至此,除了面對也沒什麼別的辦法了!想到這裡,他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小心翼翼地將白戌留下來的小冊子放進懷裡,起身向白氏祠堂外走去。

此時已經夕陽西下,青衫老人勞碌了一天,正愜意地坐在院子角落的躺椅上輕輕搖晃著,身旁擺著一個小茶几,上面放著糕點、嬌艷欲滴的水果還有一杯冒著馨香的綠茶。院子里的光線並不好,他將躺椅放在了一天中能夠最後享受到陽光的地方,然後微微眯著眼睛!

自從聽到白小白在祠堂里的哭聲,他已經對白小白認祖歸宗的事情有了把握,現在需要的就是安心等待。

而且,現在整個魔山之上幾乎所有的人都是這麼想的,包括魔皇在內!

白小白面無表情地走到青衫老人的身旁,幾乎兩天沒有吃東西的他拿起小茶几上的糕點吃了起來,而且也沒有管那杯綠茶是不是青衫老人喝過的,同樣端起來就喝。

此時青衫老人已經睜開了眼睛,帶著滿滿的笑意看向了身旁這個和小王爺長得幾乎一模一樣的少年。

直到吃完小茶几上最後一塊糕點,白小白抬起頭,看向天邊的夕陽,然後說道:「讓魅影、弱水她們離開吧!就說……是魔山現任小王爺說的!」

這一次,青衫老人徹底笑開了,雙眼裡有些許興奮的神情流露出來,原本搖晃的躺椅不搖晃了:「好的!」

「替我告訴魅影一聲,就說……」白小白沉吟了片刻,然後才繼續說道:「我會去找她的!」

「好!」青衫老人笑著點頭道。

白小白抿了抿嘴唇,道:「多謝!」

「不用謝!老頭子很願意做這些事情!」青衫老人笑著說道。

白小白默默地點了點頭,然後轉身向白氏祠堂里走去:「魔皇有什麼事情讓他忙去,我這裡不用他管了!我要在這裡修行一段時間!既然他是天下第一,我總不能拖後腿不是……」說到最後他已經走進了白氏祠堂,聲音也有些隱約起來。

青衫老人從躺椅上坐了起來,臉上的笑意盡去,只是雙眼裡的興奮抑制不住,彷彿要溢出來一般!然後就見他揮了揮手,一個黑影突兀地出現在他身旁,虔誠地跪在了地上——魔山很多人都知道青衫老人的存在,而且也知道他的輩分,一般人在見到他的時候都會露出這樣的虔誠。

「剛剛他……小王爺說的話你都聽到了?」青衫老人淡淡笑道。

「是!」黑影低沉著聲音說道。

「你去找太子還有吳人他們辦理一下吧,讓那幾個刺客下山!」青衫老人說道。

「真的放了他們?」黑影下意識地說道,然後又立刻反應過來這話是整個魔域白氏輩分最高的人說出來的,於是立刻改口說道:「屬下的意思是,要不要向陛下稟告一聲?」

「不用!陛下已經知道了!」青衫老人臉上的笑意沒有減少,說完這句話他又坐回了躺椅,在夕陽下繼續搖晃了起來。

「是!」黑影說完,便消失在了原地。

……

白氏祠堂里,夜明珠和燭火白天晚上都不會熄滅,所以哪怕現在已經夜幕降臨,這裡依然燈火通明!

此刻,他仔細端詳著主位上白啟的靈牌,帶著一絲複雜的情緒!

沒想到一夜之間,被供奉在這裡的所有人竟然都和他有了至親的血緣關係!只不過,在他的心裡,就和當年的白戌一樣——身體里流著白氏的血液不假,但他絕不屬於魔域,更不屬於魔山!雖然之前對青衫老人說的那些話好像是承認了自己的身份,但這一方面是為了救陳四等人,另一方面——既然白戌交代說關鍵時刻出手幫一下白氏,那這個身份對他來說也有一定的作用!

頂著魔域小王爺的頭銜,然後遊歷天下,做他該做以及想做的事情。讓自己關心的那些人安全,然後在必要的時候完成白戌的交代,至於別人對他的看法,他現在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了!

而且,也沒法去顧及,因為說到底,他魔域人的身份已經成了事實,而且是永遠也無法改變的事實!

… 也已經很深了,白小白一直站在祠堂的大堂中央看著靈牌上的那些名字。關於這些人的英雄事迹,青衫老人給他講過一遍,雖然那時候沒有認真聽,但現在也能回憶起一大半來。

凌晨十分,他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慢慢走到白啟的靈牌前,咬開了手指。

當第一滴血落到靈牌上時,周圍的空氣突然一滯,然後就看到整個空間彷彿扭曲了一般,一切事務都彷彿像是破碎玻璃上投映出來的,包括白小白在內!

整個過程只持續了極為短暫的一瞬,但就是這一瞬,讓整個魔山上所有人都下意識地皺了皺眉,不管是熟睡的還是醒著的,只不過這一瞬之後他們便再也感覺不到什麼了,彷彿不曾發生任何事情!

包括實力最強大的魔皇和在白氏祠堂守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青衫老人,他們都不曾發現什麼。

然而,此刻的祠堂大堂里,已經看不到白小白的身影!

瞬間出現的狂暴力量將祠堂里的一切吞噬了,包括白小白在內!這是當年白啟傳下傳承之後,為了防止外人竊取而做的最後一件事!

說到底,不管是平民百姓還是世家帝王,都有自私的一面!對於整個魔域來說,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保住皇位和江山。在只論實力的鴻淵大陸,想要保住這一切,就必須先保護好魔山傳承。

可以說,整個魔域是魔山傳承的第一道守護,然後是魔域人,這些人是傳承的第二道守護。接著便是魔山禁制寂滅,這是傳承的第三道守護。現在在驚恐和痛苦中的白小白經歷的就是最後一道守護!

當年白啟為了能夠讓傳承延續下去,在最後的守護裡布下了大陣,如果不是白氏帝王的繼承人就會被這股力量直接擊碎。如果是,這股力量同樣會出現,將繼承人保護起來,直到對方完成傳承!

當年魔域先皇就說過,相比現在的魔皇,白戌更有繼承的潛質,但是白戌不屑,所以傳承才落到了現任魔皇的身上。

換句話說,現在白小白進入這個大陣,因為血脈的緣故,他沒有被擊碎,而是被保護了起來,只是對於白小白來說,這個保護實在是太痛苦了些!

此刻身陷在大陣里的白小白已經狂吼了起來,因為身體周圍出現的那些扭曲和狂暴力量,他宛如站在了洶湧的海洋里,而周圍遍布的都是攻擊力量!

下一秒鐘,一道狂暴的力量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胸口,鮮血瞬間從他嘴裡噴出,強烈的痛苦讓他差點一口氣沒接上來!

這一刻,他發現赤焰神瞳彷彿在這裡不起作用了一般,就算看清楚了那道攻擊能量,卻沒有絲毫力氣去躲避,彷彿被束縛住了!

然而,就在他噴出那口血液之後,周圍的一切瞬間安靜了,這個只有光芒的世界里彷彿迎來了它原本的主人,變得極其聽話起來!

白小白愣愣地看著周圍的一切,剛剛被打吐血對他的傷害很小,彷彿這裡只是為了最後確認一次他到底是不是白氏後人。當他的鮮血融入到這個光芒的世界里,周圍便安靜了下來。

就在這時,一道和白小白體內迷蹤拳的能量極其相似的光點出現了,只是他體內的是金色,而眼前這個卻是瑩白色!

白色光點的速度極快,幾乎不過一眨眼的時間它便在白小白的身體周圍轉了一圈!

下一秒鐘,就在他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無數相同的白色光點突然出現,彷彿上一刻它們只是隱身了一般!

幾秒鐘之後,就看到這些光點瞬間將白小白包裹了起來!

從頭到尾,他都不能動,此刻見到這些鋪天蓋地的能量光點覆蓋在全身,他依然無法作出任何反應,只能任由它們將他全部包裹在裡面!

也是在這一刻,他失去了意識……

……

魔山十二峰,凝香小築。

夜已經很深了,但一直擔憂著白小白以及遠在北冥的陳家,陳十等人沒有睡覺——這段日子裡,他們都是這般憂心忡忡!

儘管四個月的時間已經讓他們在這裡有些麻木了,但麻木的只是警惕感,心裡的擔憂卻隨著日子的流逝越來越強烈。

此時,所有人都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陳七剛剛洗漱完畢,端著一盆泛著濃濃脂粉味的水走出來,「噗」的一聲隨意地倒在院子里已經長滿青草的地上。

正當她準備走回房間的時候,突然看到黑暗裡走過來一個身影。

她愣了片刻,這裡還從來沒有人這麼晚過來過——應該說,這裡除了一些準點送食物過來的下人,便只有魔域太子偶爾會過來,而且他也從來沒有這麼晚過來過!

難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這是首先出現在陳七腦海中的驚疑,但她臉上不顯,極力笑著並且搖晃著婀娜的身姿,大聲說道:「喲!太子殿下,你這是來陪我的嗎?上次就跟你說這裡有發春的野貓嚇人,讓你來陪我!怎麼?終於想通了?」

雖然知道以陳四和弱水的實力肯定已經知道太子過來了,但她仍舊下意識地想要讓所有人都聽見——雖然經常嘴上亂說,但如果真讓她和魔域太子發生點什麼,她也不會答應!

這時,所有的房門都打開了,陳十等人都帶著驚疑走了過來。

只是這些人同樣和陳七一樣,臉上不顯,依舊帶著平時面對魔域太子時的神情。

「太子殿下深夜來訪,不知有何事?」陳十淡淡微笑著說道。

此時,就見魔域太子一反常態地笑著向陳七走去,沒有回答陳十的問題。

眾人一愣,原本有些下意識地往回縮的陳七見狀,立刻又迎了上去,放下手中水盆的同時還解開了胸口的一粒扣子。原本她就是一個撩人的尤物,此刻更是媚態橫生地向太子走過去,笑道:「看來真的是找我的啊!太子,你總算開竅了!」

魔域太子在距離陳七還有兩步遠的時候笑著伸出手攔住前進的陳七,問道:「以前你是怎麼對白小白的?」

陳七一愣,這麼久以來,魔域太子還從沒有問過這種問題。片刻之後她偏頭看了一眼正淡淡看著這邊的陳四,然後笑著對太子道:「小白是我的學生!我和他是師生關係!只不過我教他的東西和別人不一樣,大概是告訴他要如何防備漂亮女人,所以偶爾會有身體接觸,但也沒有越過雷池!」

魔域太子聽完,立刻哈哈大笑了起來,只聽他興奮道:「以後你,還有你們,怎麼對白小白的,就要怎麼對我!他是你的學生,算起來我也得叫你一聲老師!所以,以後請不要用這種方式來對待我了,容易亂了輩分!」


眾人聞言,瞬間呆立在了原地,就聽陳一彷彿有些不敢相信地問道:「為什麼?」

魔域太子轉身,帶著無法抑制的興奮說道:「因為從今天開始,我的小白表弟正式認祖歸宗了!他真真正正地成為了我的弟弟!你們是他的老師,以後也是我的長輩!」



此言一出,眾人心裡一震,該發生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儘管之前他們已經有了一大半肯定白小白就是魔域人,但是沒想到現在已經成了板上釘釘的事實!

「他……承認了?」一直不曾開口的陳四淡淡地問道。

魔域太子興奮地使勁點了點頭,道:「是的!就是今天下午!他已經在白氏祠堂里拜祭過先人了!」

一時間,無數情緒湧上陳四的心頭,雖然她不在意白小白的身份,但也知道一旦白小白真的成了魔域人,他將會面對的是什麼!

還有,北冥七大世家之一的陳家未來接班人陳小小的未來丈夫竟然是一個魔域人,而且還是魔域小王爺,她會怎麼想?

她和白小白的婚事還有舉行的可能嗎?

雖然她對白小白也懷著某些情愫,但在血色深淵的那些日子裡,她看到他和陳小小之間的情誼!可以說,當初白小白和陳小小兩人攜手走過的地方,她自己一人又默默地走了很多遍。

如此情深意切的兩人,以後該如何相處——或者說,他們還有繼續在一起的機會嗎?

「對了,再告訴你們一件事情!」魔域太子沒有去管這些人在想些什麼,只是自顧自地說道:「魔域小王爺白小白傳令,讓我放了你們!所以,從現在開始,你們自由了!隨時隨地都可以離開魔山!」

眾人再愣,一時間心裡泛起了酸酸的滋味——難道小白就是為了有資格下這道命令才不得不接受了魔域小王爺的身份?他都是為了救他們?

這樣的疑惑瞬間出現在眾人的腦海,一時間他們有些不忍心起來——到最後還是小白犧牲了自己才換得他們的自由!

「離開前,我們能見他一面嗎?」陳四的聲音響起。

魔域太子想了想,最後搖頭道:「他已經閉關修鍊了,連我爹都見不到他——關於這一點我可以保證沒有說瞎話,我們現在捧著這個小王爺都來不及,不可能傷害他!」

「另外,魅影,他還有話讓我告訴你!」魔域太子微笑著說道:「他說他會來找你的!」

此言一出,陳四和陳七兩人瞬間愣在了原地!

… 夜已經很深了,陳四和陳七兩人愣愣地站在原地,眼前浮現了當年血色深淵的那一幕。

在那個夜晚,從來沒在人前露出過真容的陳四在白小白面前摘下了她的面紗,傾世的容顏彷彿帶著一股神聖的光澤。

這個從小便接受殺手訓練的絕世女子第一次袒露了心扉。

「如果你和陳小小的事情不行了……就來找我吧!」

那一晚,陳七躲藏在一邊,原本也想來和白小白髮生點什麼的她目睹了這次陳四和白小白兩人以後會用生命來捍衛的承諾。

陳四修為驚人,當然知道陳七的存在,只是她沒有道破,因為她的承諾需要一個見證人。

此刻,兩人聽到魔域太子的話,心裡徹底相信了他沒有撒謊。但另外的擔憂卻湧上了心頭——白小白已經成了魔域小王爺,還能堅持會回來找她的承諾嗎?

她們不是懷疑白小白,而是因為他的身份!


她們從小在無-界長大,接觸到的信息要比別人多,當年魔域小王爺白戌的事情她們聽說過。一邊是天下第一的魔域小王爺,另一邊又是遭到天下人追殺的叛徒。現在白小白成了這個人的兒子,那整個天下會怎麼對他?

「他是白戌的兒子……這件事情你們準備怎麼處理?」陳四突然開口向魔域太子問道。

魔域太子一愣,因為現在知道白戌存在的人已經很少了,不過旋即想起魅影和弱水兩人長大的地方便釋然了——天下最強大的殺手組織里當然會有二叔的資料!

魔域太子比白小白大好幾歲,在他剛剛開始記事的時候見過白戌。那時候幾乎整個魔山都在逼著他這個未來的皇位繼承人訓練,只有二叔會偷偷帶著他休息一下,而且還給他講了很多修行心得。雖然那時候他講的內容現在都不記得了,但魔域太子的腦海里一直有一個畫面——晨光中,魔域太子在瀑布下痛苦地修鍊,然後二叔出現了,彷彿身上帶著無窮的光輝,將太子從痛苦的折磨里救了出來,然後帶著他漫山遍野地撒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