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對於龜殼老人這種自我標榜的行爲,卻無人敢反駁,曾經質疑它的人,都付出了極爲慘重的代價。

“現在,我們有請評點導師上場,第一位,冷劍仙子龍悅。”

隨着邀請,一身白衣如雪,冷麪無情的長髮女孩,腳踏飛劍,虛空飛來,引來萬衆驚呼。

一處平臺,幾個青年尤其呼喊的激動,其中一個更是癡迷的道:“龍悅仙子,我的摯愛,我一定會在將來腳踏五色雲彩,萬丈光芒的來迎娶你。”

“你可拉倒吧,誰不知道龍悅仙子是陳不要臉那個老東西的侄女,她父親和陳不要臉的那是莫逆之交,雖然沒有什麼職位,隱居水族。卻無數大人物想要奉承都不可得。就這關係,別說百億人族,就連其他生靈,都夢想着一親芳澤,一步登天。”

“我聽說,龍悅一直都想復活她的母親,如果能夠找到復活的方法,或許能夠財色兼收。”

“這還用你說,但是輪迴是陳不要臉的自留地,那是天地的根本,是萬族的根基,肯定不允許有人伸手的,咱們如何能夠找到龍悅仙子母親的靈魂投胎何處?這根本就是無解。”

“也不一定,諸天萬界這麼大,總有不經過輪迴就能復生亡者的手段。”

“呵呵,那你慢慢奢望吧,我的夢想就很小,我希望得到陰月神的愛。”

“臥槽,你的口味這麼重!”身邊的小夥伴們都驚呆了。

“最後一位導師,這個我相信所有人都不會想到,所有人都會驚喜,它的到來,甚至能讓這些爭奪潛龍榜的孩子們,爆發一百二十的潛力,用最大的熱情來展現自己的天賦。”

一句句的話,讓百萬現場觀衆,數十億直播觀衆都心裏癢癢的,猜測着一個有又一個的名字。

這是,龜殼老人大吼道:“讓我們用最熱烈的掌聲,歡迎,齊天大聖……孫悟空。”

譁……

介紹一落,震驚一片,現場震驚了,觀看直播的也都震驚了。

然後,一道金光從天邊爆射,凌空翻卷,只是一個跟頭,金光落下,化作一根金光閃閃的棒子,插在一處平臺上。

隨之,一個身穿金甲,頭戴金冠,威武不凡的神猴,緩緩降落於棒子之上,正是地煞神胎。

看到真的出現了,無數人歡呼起來,那叫聲,似乎要刺破天穹。

就連那些還在念叨女神,夢想娶女神的男孩們,也都往我的呼喊,眼神赤紅,滿臉崇拜。

這纔是真偶像,在偶像面前,什麼女神,統統靠邊站。

地煞神胎眼神一轉,似有火焰閃動,嘿嘿一笑:“俺老孫今兒來,不僅僅是點評,還有一個想法,潛龍榜第一,俺老孫,收了。”

現場觀衆:“……”

看直播的觀衆:“……”

在一處平臺的人羣中,一個一看就知道是樹妖,卻還像是個小孩子一樣的妖類,怔怔的看着萬衆敬仰的神猴,眼中留下了兩行淚。

如果再回到從前…… 番外三

幽暗無盡,陰風吼吼。

這是一個不見星月,只能看到淡淡的微弱紅光的世界。

天地之間,烏雲翻滾,卻無雨落,只見或數十里長的巨大幽影,或小巧如鳥的虛影穿梭其間。地面起霧,時濃時淡,陰森可怖,濃時,一種種不可名狀的古怪東西從地下滲透出來,搖曳不定,淡時,古怪東西潛入地下。

就在這無法形容的世界內,一隊人正在幽暗虛影之中潛伏。

這隊人有五個,都包裹的看不清楚男女老少,不過每一個都全副武裝,躲得嚴嚴實實,只有在那種淡淡的紅光也變得不可見,天地一片黑暗的時候,這隊人才會從潛伏中出來,然後快速行走。

獨寵億萬甜妻 這樣的行走,似乎已經有了很多次,小隊極有經驗,走的非常快。

終於,兩天後的某個時辰,小隊看到了一望無際的平地上聳起的山峯。

“找到了!”

小隊有人發出驚喜的聲音。

其他人也都興奮的低語。

“麻痹,真特麼不容易啊,三個月了,在這鬼地方待了三個月才找到,難怪紫鳳寶鑑懸賞平臺這玩意價值五萬積分,不說這裏的危險,咱們十幾個人死了大半,就說這碰運氣一樣的四處尋找,一般人就沉不住氣。”

“好了,東西就在眼前,咱們可不能錯失良機,未來是蟲是龍,死去的弟兄們能不能得到撫卹,就看這一次了。”一個看起來像是首領的人開口,然後帶隊,快速奔向山峯。

……

天地之中心,萬靈之終焉,地府。

如今的地府,已經演化成爲超級天宮大都市一般的存在。

浮雲之上,一座座巨大的浮空城市,連綿無盡,相互之間,各種各樣的虛影來往,一片熱鬧非凡。

一處偌大宮殿之中,大廳寬曠,上下五層,足以容納數十萬人。

在大廳三樓,一個包間內,一個男子手持一杯浮動光澤的綠色**,正在搖曳。

這男子年近四十,目光如鷹,身影挺拔,原本有些風霜痕跡的臉上,一道長長的疤痕橫跨了左眼,不僅沒有破壞帥氣,然後增添了一種野性美,讓房間的一個女孩,看的目光炙熱,心神盪漾。

豪門寵妻:專制老公 突然,一個胖子衝了進來,激動的道:“徐大師,徐大師,弄到了,您懸賞五萬積分的不生不死草已經被找到,接下來我們是不是可以執行計劃了?“

帥氣男子動作頓住,咧嘴一笑,邪魅無比:“比我想的要快,很好。這下準備的更完善了,吩咐下去,萬龍界的行動準備,這一次能否讓我們擁有龍之血脈,擁有悠久的生命和強大的力量,就看這一次行動了。”

胖子目光火熱,道:“我這就通知其他股東,一定準備最強的力量,狩獵最強大的龍。”

等胖子離去,帥氣男子看向天上,那至高之處,住着一個掌控天地萬靈的人物。

不過他絲毫不慫,喃喃自語道:“陳浩,你自困天地,前路斷絕了,唯有我,在老祖宗的幫助下,才能登臨諸天無上。當初你拒絕爲我輔助,日後也只能仰望本座了。”

他這邊說着,天穹之上,陳浩,嫦娥仙子,黑貓幻化的小麥色大胸美人,公雞幻化的小少年,藍蝴蝶幻化的小精靈,白露幻化的冷豔仙子,都在看着一面水鏡。

水鏡中,正是帥氣男子意氣風發的表情。

“嘖嘖,不得不說,熊老師還是很有眼光的,這小子也不知道是什麼情況,只要忽悠一次,居然就能找到一個新的世界,這幾年可是爲地府立下滔天的功勞啊!”公雞嘖嘖稱奇。

黑貓一邊敵視的看向嫦娥,一邊把大胸不經意的向陳浩展露,同時道:“那下一步怎麼辦?真的讓他去弄什麼龍戰士計劃?可別把人給廢了,這小子是衝鋒陷陣的好手,廢了太可惜。”

“沒事,我一直關注呢,不會讓他死的。不過小黑……”陳浩目光看向黑貓,眼中神光閃動,小黑的兩個大波啪的破碎,變成了小平胸。

“身爲日夜二神之一,天地表率,我希望,你做真實的自己。”

黑貓:“……” 番外四

天空是無盡的星穹,肉眼可見,一顆顆星球遍佈天空,肉眼可見,五顏六色。

而地面則是一望無際的焦黑地面,平坦的如同水面,就好像被雷劈火燒,從未出現過生機一樣。

地面上,一個大型飛行法器正在浮空飛行。

突然,飛行法器一頓,停了下來。

而在飛行法器前方數十里外,兩個穿着黑袍的人正在瘋狂的逃跑,明明兩個人身後看不到什麼,卻好像被什麼恐怖的東西追擊一樣,臉上盡是驚恐之色。

慢慢的,兩人靠近了飛行法器前面數裏,這時候,平靜的大地上,突然一道道觸鬚從地面伸出,咻咻咻咻的不絕於耳。

這些觸手非常長,直衝天際,如同一根根隨風漂浮的頭髮。

眼看着兩個人被這可怕的頭髮淹沒。

突然,一道血光從飛行法器上爆射而出,從小變大,慢慢的變成了一道數百米長的恐怖光芒,直接從觸手半截橫掃而過,把觸手斬裂一片,露出了裏面的兩個人。

見到這一幕,兩個人大喜過望,急忙衝出了觸手羣,來到了飛行法器所在。

“是楊大俠!”近距離之下,兩個人看到了飛行法器上面的標緻,頓時大喜。

這時,飛行法器上,一個人漂浮起來,緩緩降落,卻是一個獨臂之人。

獨臂人臉上帶着半截面具,長髮飛舞,身上穿着血紅色長袍。

這個熟悉的標緻,讓兩個被救的人眼睛冒光,一副粉絲見到了崇拜明星的表情。

“楊大俠,給我簽名吧。”兩人拉開了黑袍頭帽,露出了兩張年輕的面孔,看起來長得一模一樣,但是其中一個,眉心有紅痣。

獨臂紅袍男子無視兩人,身影咻的衝向觸鬚所在,身上刀光道道,瘋狂的抹滅觸手。

終於,觸手似乎害怕了,快速縮回了地下。

獨臂男子身影砰的衝入地下,似乎不依不饒。

看到這一幕,兩個被救的人目瞪口呆。

果然不愧是血影修羅楊大俠啊!

這修羅血光太牛逼了,輕易的就把那難纏的怪物斬滅,似乎還要斬草除根。

“哥,你剛纔太丟人了,居然要簽名!”兩人之一開口,一臉嫌棄。

有痣少年遺憾道:“你懂個錘子,楊大俠可是修羅族名人,實力強大,氣度無雙,可惜常年在諸天之中打頭陣,尋找修羅族的未來,也因此越來越強大,讓人羨慕嫉妒恨。據說愛慕楊大俠的妹子可不少,都想要成爲楊大嫂,他的簽名,標一千積分,分分鐘就賣出去。”

另外一個少年目瞪口呆,正要開口,突然大地顫抖,轟鳴作響。

兩人急忙穩住身體,卻發現地面開始裂開縫隙,兩人這下不敢停留了,身影飛起,落在了懸浮的飛行法器上。

這時候俯身一看,兩人目瞪口呆。

只見原本焦黑一片的地面,塌下了一大片,露出了一個幽深的巨坑,而在巨坑內,隱約還有浮動的紅光。

相互看看,兩人同時道:“寶地!”

“我好想進去看看!”

“廢話,這是機緣啊,能錯過嗎?麻痹的這個世界的怪物對我的藥物免疫,還損失了不少高價購買的護身法器,虧得一批,沒想到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走吧,楊大俠都去了,咱們跟在後面划水,撿漏。”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衝氣以爲和。

夫陰陽者,天地之機也,司陰陽者,即握天地之匙。

---------------------------------

這天下午沒課,屈指算算,一個月沒開張了,我在辦公室裏對老謝牢騷說:“謝主任,咱得乾點啥啊。不然就餓死了。”說是辦公室,其實就是老謝以前住的舊筒子樓,他搬家之後改做辦公室了,外間擺張桌子作會客廳,裏間放張牀就是我的臥室。因爲工作原因,我不能經常回寢室住。

剛近中年,已經開始福,頭基本掉光,長得圓圓胖胖的老謝正在屋裏度步,聽我這麼一說,也很鬱悶,一邊搓手一邊說:“是啊是啊,得給年輕人多創造點鍛鍊機會啊。你看要不咱打個廣告啥的?”

我徹底昏倒,“主任啊,你怎麼越老越糊塗,廣告怎麼打?啊?象這樣,‘廚房有厲鬼?臥室有女鬼?客廳有吊死鬼?家中有鬼不用愁,茅山靈異事務所爲您解除憂!’恐怕當事人沒來,公安先把你抓去了。

老謝撓撓本來就不多的頭,呵呵一笑:“也是,本來咱們這個工作就是隱蔽性比較強的,就連靈異管委會也是民間組織,不爲人知的。”

靈異之說,終究是不能被社會公衆所廣泛接受的,所以一切工作,都是祕密進行,牌子也都是掛的什麼命理研究所啊、信息諮詢中心一類的,收費的話也只有收據沒有票,當然倒不怕當事人去工商局告,因爲誰想剛送走了小鬼,又惹上更厲害的陰陽師呢?唯一稱的上管理組織的是靈異管理委員會,簡稱靈管會,是一個自性的民間團體,由各大門派推薦的代表出任委員,並選舉出主席,這一屆的主席是現任三清教掌教。

正在一籌莫展的時候,響起了久違的敲門聲。

老謝連忙到辦公桌後面坐下,從書架上取下個大檔案袋,把裏面亂七八糟的紙張攤到桌上,然後翹起二郎腿,端着茶杯,以目示意我去開門。這傢伙,打我實習開始,還沒見他正經捉過一隻厲害的鬼呢,派頭倒是挺足。

打開門一看,一個滿面愁容的中年婦女站在門外,她見我開門先楞了一楞,然後問:“請問,謝大師在麼?”。

“哪個謝大師?”我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啊,你說謝主任啊,在在,您請進。”我連忙把她讓進屋裏。

女人彷彿躊躇了一陣,終於進屋,四下看了看,這纔對正在埋頭“研究案情”的老謝禮貌的問:“請問,您就是謝大師吧?”

老謝放下手中茶杯,從桌上那一堆廢紙中擡起頭來,看了看對方,“晤”了一聲。然後又低下頭,繼續‘鑽研’那一堆廢紙。

我強忍住笑,給女人搬了把椅子坐下,自己站在一旁。

女人看謝大師如此“繁忙”,幾次欲言又止。後來終於忍不住,試探着開口說:“聽說謝大師對與捉鬼驅邪很有研究,我們家……”

話還沒說完,老謝猛的一拍桌子,把我和這女人都嚇了一大跳,只見大師擡起頭,激動的說:“李師侄,終於被我找到這千年惡鬼的破綻了,明天晚上,我們就去收了他!這十幾條人命也該跟他清算了。”

李師侄???這稱呼讓我寒毛倒豎,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十幾條人命?哪來千年惡鬼?我口中連忙應着:“師伯辛苦了,爲了這案子,您好幾天沒閤眼了。”心中卻暗笑,惡鬼不知道,餓鬼這裏倒是有兩隻。

他居然也不臉紅,點頭說:“沒辦法啊,誰讓咱們身負常人不具備的能力呢,有時候能力越大責任就越大啊,怎麼敢有絲毫懈怠。”說完從兜裏掏出根菸,點着了,深深吸了一口,望椅子背上一靠,彷彿終於從緊張工作中放鬆下來的樣子。忽然間彷彿剛注意到這女人一樣,啊了一聲問:“您是?”

女人連忙誠惶誠恐的自我介紹,並把來意說明。

原來她是h大附屬醫院腦外科王醫生的愛人。 狩魔獵人的煉金工房 王太太說最近這將近半個月時間裏,每逢夜裏醒過來,都會現自己的丈夫不在身邊,卻站在客廳裏,一個人不住比劃着,比劃好一陣子之後,才重又回去睡下。雖然是空着手比劃,可已經嚇得她已經連着好幾天沒敢睡覺了,又不敢驚擾他丈夫,第二天問起來,丈夫卻含含糊糊的說,可能是夢遊吧,最近太累了。王太太越想越怕,想着會不會是中邪了,於是把這事偷偷跟密友講了,碰巧他的一個朋友是以前老謝的一個客戶,於是便找上門了。

老謝聽了之後,眉頭緊皺在一起,半晌沉吟不語。

怎麼聽着這麼象《連城訣》裏邊砌牆那個啊,我覺得後脊樑有點毛,剛想開口,老謝大手一揮,果斷的說:“惡鬼侵體,奇邪入腦!”

啊?!王太太顯然嚇了一跳,怯怯的問:“真的是中邪了?”

老謝點點頭:“還不是一般的邪,乃是厲鬼,照我估計,不出三天,他就會拿着手術刀比劃了,不出七天,他就會比劃到你身上了。”老謝的語調十分沉重,並且同時做出幾下砍瓜切菜般的手勢。

王太太嚇得差點昏過去,急急忙忙從懷裏掏出個信封來,遞給老謝:“知道您的規矩,這是一千塊錢,請謝大師幫忙,事後我們還有重謝。”

老謝拿眼尾看了看,接過來順手扔給我,淡淡的說:“李師侄啊,你去跑一趟吧。”我一點沒客氣,接過來揣進兜裏。

王太太若大年紀,飽經世態,聞絃歌安能不知雅意,連忙又從兜裏掏出另個大點的信封來:“這裏還有兩千,一共是三千,無論如何大師您要幫幫忙。”

老謝接過來,笑着說:“你別看李師侄年輕,他可是茅山正統,額頭生有一隻陰陽眼,可明鑑三界鬼神的。”

這點他倒是沒有過分吹牛,打我一生下,就能夠看見些一般人看不見的東西,甚至很多陰陽師要焚符籙捏法咒才能看到的鬼魅之物,我都一眼瞭然,老爸說這叫鬼眼,是陰陽師夢寐以求的天賦,要知道具有一定道行的陰陽師,可以通過焚符籙捏法咒的方式看到鬼或者通過靈氣念力的異樣感知鬼的存在,但是像我這樣一眼看到的,卻絕無僅有,茅山一脈也僅在第三代和第十九代上出現過,也正因此,他和老媽才更堅定了讓我繼承道統的決。只不過我可不像二郎神似的在額頭上長隻眼睛,我的鬼眼是左眼,從外表看起來跟正常人毫無區別。唉,其實有時候我道寧可沒有這隻鬼眼,你想想看,在食堂吃飯時候現對面有個餓死鬼盯着你的雞腿看、洗澡時候忽然現窗戶有隻女鬼、在電影院泡mm時候忽然現棚頂懸着個吊死鬼,太煞風景了,有時候睡都睡不安穩,唉。

不知道王太太是沒料到我這個年輕人有如此神通,還是被老謝侃暈了,一時不知道說什麼好。老謝衝我說:“你把合同拿過來,給王太太籤個字。”

合同雙方各執一份,所裏的這份,將來靈管會是要查的,所以要留存,當事人那份自己保存。簽了字,老謝一拍胸脯:“除魔衛道是我們的職責,你放心吧,晚上我就親自去一趟你家,保證手到鬼除。”

“大師您今晚不是要去捉那個千年惡鬼?”

“啊,啊,這個,我會施法先將它鎮住,待去過你家之後,再去收服不遲。”

王太太沒想到大師如此看重自己家的事情,怕真的是有什麼大事要生,一時間不知道是憂是喜,又跟我說了句:“小夥子你也多費心了。”然後千恩萬謝的走了。

送王太太出門後,回頭一看,老謝笑吟吟的看着我,心知不妙,想走已遲。

“交出來吧。”老謝伸出手掌,笑呵呵的說。

萬分無奈下,從口袋裏掏出那小信封,交給老謝。老謝從裏面抽出三張給我:“這是你的。”沒辦法,老謝的case,按規矩我只能拿10%的勞務費,誰讓人家是衝着謝大師的名頭來的呢。長嘆一聲,把錢收下,聊勝於無啊。

“準備一下吧,晚上咱們開工。”老謝一邊把錢鎖進抽屜,一邊說:“我得親自跑一趟,免得當事人覺得不值,去靈異管委會投訴咱們。”

“謝主任,你真能確定那是奇邪入腦?”

老謝搖頭:“不確定。”

“那您覺得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