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復活的下一步,就是永生。

對於很多人來說,即便只是一個可能性,也足夠他們在意了。

諾亞是帝國州立大學的學生。

這是一所傳奇大學。

彼得.帕克就在這裡就讀,同時,這裡還有蜥蜴教授、章魚博士等漫威世界的知名教授。

而今天他的目的,就是去找蜥蜴博士科特.康納。

科特.康納是個研究狂,整日都泡在實驗室里。

來到實驗室,果不其然找到了他。

「康納教授。」

諾亞開口打了個招呼。

科特.康納轉過頭來。

「你是……」

他不記得自己教過這個學生。

「諾亞.艾倫。」

「原來你就是諾亞.艾倫。」

科特.康納放下手裡的工作,看著諾亞的表情很和藹。

「您聽說過我?」諾亞有些疑惑。

「當然聽說過,你可是學校的驕傲,雖然入學時間不長,但已經取得了許多讓人讚歎的成績。

沒聽說過你的恐怕不多,何況我還是個生物教授。

不過你來找我做什麼。

是有什麼研究上的疑惑嗎?」

諾亞看了看康納教授空蕩蕩的右臂。

科特.康納注意到了他的視線,不自然的側了側身體。

「想必,很不方便吧。」

科特.康納皺起了眉頭。

「你在說什麼。」他的臉色不太好看。

「當然是您的胳膊。」諾亞開口道。

「早就習慣了。

如果你只是來說這些的話,你可以離開了。」

說著,科特.康納指了指門口,毫不客氣的說道。

諾亞沒有動,而是開口道:

「或許,我這裡有讓您重新擁有手臂的希望。

如果您不在意的話,我現在就可以離開。」

重新擁有手臂?

他研究了多年,也沒有看到這種希望。

一個學生能做什麼。

所以第一時間,他就覺得諾亞是在拿他的胳膊開玩笑。

即便他已經習慣了獨臂的生活。

可這麼多年,他始終無法接受,無時無刻不在研究斷臂重生的可能性。

這是他的禁忌,不允許任何人提起。

所以,他怒了。

「給我滾出去!」

諾亞一聽,毫不猶豫的轉身就走。

就在下一刻。

「等等」

科特.康納叫住了他,雖然臉上還帶著憤怒,但總算理智了很多。

他不願意放棄任何一種希望。

哪怕只是個學生隨口一說。

「你不是在開玩笑?」

「當然,您聽說過安布雷拉嗎?」

科特.康納心裡一動。

安布雷拉破產重組,當初也算是鬧得滿城風雨。

他倒是也聽過一些。

「如果您對安布雷拉有所了解的話。

應該知道,安布雷拉最近和軍方談成了一筆訂單。

而之所以如此,則是因為安布雷拉發現了一種遠古病毒。

這種病毒非常的神奇。

甚至有可能做到……死、而、復、生。」

諾亞一字一句的說道。

果不其然,科特.康納的眼裡瞬間露出了精光。

如果能死而復生,長出胳膊,自然不是不可能。

而且既然安布雷拉能和軍方簽訂訂單。

顯然在這方面已經研究出了一定的成果。

而這些,對他來說,就代表著希望。

想到這裡,科特.康納問道:

「你是誰。」

…… 「我來吧。」薛薴看著容瑄一直是站在自己的遠處,幾步路也是走的這麼的漫長,就從中知道了什麼。

容瑄感覺到自己現在卻是得到了釋放,他將自己手中的毛巾遞向了薛薴。

「其實化妝品很多都是防水的,」薛薴對容瑄解釋說,因為這一次來的很急的緣故,她來的時候並沒有準備卸妝膏。

「不過這樣還是比不卸妝要好的,」薛薴看著容瑄,露出了今天的第一個笑容,「謝謝你了。」

容瑄並不知道原來女孩自己上面有這麼多需要注意的。

「不用謝。」他等到薛薴擦完臉,回到卧室的時候,才再一次坐到了沙發上。

他是和韓醫生約定好的時間是上午十一點。

說不激動是假的,容瑄的心情又何止是比薛薴要好。

這樣的話,會不會失敗?

他在自己的心中有著太多的疑問,不想要放棄這一次的機會,可是即使是在晚一點去進行治療,也依舊是只有一成的希望。

醫院

薛薴和容瑄兩個人到達的時候,韓醫生已經是將治療室都安排妥當了。

這裡打著一盞昏暗的黃色的燈光,溫度開的正好合適,提供治療的座位是一個看似就很舒服的躺式沙發。

「你來了。」韓醫生聽到敲門聲之後想門外看去,但是在這裡他卻是看到了另一個人,薛薴。

韓醫生的表情上並沒有太多的變化,雖然是有片刻的目光看向了薛薴,但是還是收了回去。

薛薴看到治療的人竟然是韓醫生,自己的內心也是有一些動蕩的。

雖然容瑄失憶了,不記得韓醫生,但是自己是記得他的!

「你好。」韓醫生等到兩人走進房間的時候,單獨對薛薴打招呼。

想要裝作是不認識我?

薛薴在這一次的時候,也是做出了配合。

他們幾個人之間的事情,並不應該在這個時候挑出來。

眼下重要的事情還是容瑄的治療。

薛薴克制著自己的情緒,也是裝作出了一副第一次見面的樣子。

「你好,醫生。」

容瑄並沒有告訴自己醫生的姓氏,薛薴也是機智的沒有提到。

這種時候,說的越多越容易暴露出來。

況且容瑄也是商業上的人,在這種的事情面前,他還是會有著商人的精明。

時間已經是快要到了十一點了。

「阿瑄。」容瑄正要走向沙發上,被薛薴直接喊住了名字。

這是在之前的時候,兩個人之間的稱呼。

容瑄轉身看著身後的薛薴,她的眼神中充滿了擔憂。

「別想太多的。」容瑄又走到了薛薴的身邊,雖然自己才是要進行治療的人,但是現在薛薴比更加緊張。

「你會回來嗎?」薛薴想問的是,你會恢復記憶,回到我的身邊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