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給他一張老鼠的拼圖。

也是這個時候!

父親發來了消息。

「自力更生的小房東你好,你已獲得老鼠拼圖,請儘快把它帶回家。」

「任務:【老鼠】,正式啟動,倒計時52小時!」

「任務地點:西城黑山。」

「任務時間:六個小時!」

王陽皺了皺眉頭,仔細看了看上面的提示。

任務正式開始的時間是兩天後的夜裡零點。

也就是說,在六個小時內,如果不能把老鼠帶回家,任務就會失敗。

「西城黑山……」

王陽上網搜索西城黑山。

這一搜!

就搜出來了不得的東西。

父親發布的任務地點絕對不會什麼好地方,王陽都已經習慣了。

當然,王陽是在靈異論壇里搜出來的。

西城黑山,自古以來它的土壤都是黑色的,山上樹木無比的繁榮,綠意盎然,島語花香。

在黑山下,有一個小村,村裡人口不多,都是一些老年人居住,年輕人都已經出去了。

這黑山村四周環山,進去難出來也難,稍有能力的人都離開了,不願意呆在這個村子里。

就是一個小山村,四面環山,風景倒是不錯,喜歡到黑山村來踏青的人也不少。

只是,他們想進村的話,離著很遠就要步行了,至少需要一個多小時才能進入黑山村。

黑山村,依山而建,風景優美。

只是,怪事也很多。

王陽搜索西城黑山之後,論壇里便是出現了很多關於黑山的貼子。

無一例外,他們都不否認黑山村是一個好地方,但是,也是一個怪異的地方。

王陽點開一個貼子,裡面附帶了幾張照片,是黑山村的一張遠俯照片。

接下來便是讚歎黑山村的文字。

樓主和女朋友假期前往黑山村打發時間,當天去當天回是不可能的,兩人只能在一戶人家的家裡暫住一個晚上。

一開始倒是沒什麼異常,兩人睡到三更半夜的時候,卻聽到了房間外有什麼異響。

稀稀落落的聲音。

好像有人在翻什麼東西。

樓主以為是主人家在找東西,也不為意。

可是,他轉瞬一想,就覺得不對勁,三更半夜的,找什麼東西?

而且還不點燈?

這就讓人覺得很是詭異了。

樓主輕手輕腳的起身,摸到門邊,悄悄的打開門,只是打開一條縫而已。

他剛想往外看,下一秒,他就被嚇住了。

門縫外,居然有一張臉!

一張蒼老的臉,一頭銀髮,與他面對面。

樓主被嚇直接連退好幾步,一屁股坐了下來,他想叫出聲來,可是,他的喉嚨里發不出一絲的聲音。

連叫都叫不出聲來。

他被嚇得全身發抖,魂飛天外,感到窒息,呼吸不上來。

門外居然有一個老太太。

就在門前,已不知道在哪裡站了多久。

想想就有點毛骨悚然,口乾舌燥。

如果她是在門外站了一個晚上,那該多嚇人?

她想幹什麼?

樓主也是犯賤,恢復過來之後,居然邁著顫抖的步伐,又慢慢的走向門口。

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去,明明知道門外就有一個詭異的老太太。

也許,他只是想把門關起來。

他打開手機電筒,來到門口時發現老太太不見了。

這就更加的詭異了,他沒有聽到任何聲音,老太太的腳步再輕,也會發出聲音吧?

人那去了?

樓主是一臉的懵,同時也是毛骨悚然。

自己不會是遇上了什麼髒東西吧?

樓主這個時候也不知道那來的膽子,居然推開門,走了出去。

這戶人家的房子不大,一個大廳,四個房子,外面還有一個小園子。

大廳里放著的都是一些尋常的傢具,在黑暗裡顯得一團團,看不清模樣。

樓主拿著手機照明,在大廳里轉了一圈,什麼也沒有發現。

在他想要回去房間的時候,手機燈光一掃,赫然發現在大廳的正中心的位置處,電視機的上面,放著一張黑白照片。

黑白照片里的人,正是他先前見到的那位老太太。

遺照!

樓主僵化在原地,難以置信的看著黑白遺照。

自己剛才撞鬼了?

冷汗一下子就把臉全部給打濕了,然後,他頭也不回的走入房間,把房門狠狠的關了起來。

他背靠房門,大口大口的呼吸,差點呼吸不上來。

迅速回到床上,看到女友還在呼呼大睡,心裡不由多了幾分安穩。

他翻了一個身,剛閉上眼睛沒有兩秒鐘,又猛地睜開。

兩個人?

左邊有人,右邊也有人。

樓主瞬間不能淡定了,他拿出手機,顫抖的往身前的人照去。

是女友的臉!

女友在身前,那身後的人是誰?

樓主哆哆嗦嗦的又翻了一個身,把手機往身前的人臉上照去。

這一照!

他當場就跳了起來。

這個人,居然就是那位老太太,正對著他詭異的笑著。

樓主被嚇暈了過去,再次醒過來時,已經是第二天大中午了。

他沒有停留,拉著女友就走,離開黑山村之後,他連續做了一個月的惡夢。

夢裡都見到了那個老太太,老太太一時在房間的門外,打開一條縫,詭異的笑著,看著他睡覺。

一時睡在他的身邊,詭異的笑,目不轉睛的看著他。

連續做了一個月的惡夢之後,樓主不勝其煩,又回到了黑山村,找到那戶人家,把自己的事情告訴了那戶人家。

那家的主人說,兒女都已經搬出去,家裡就剩他們兩個老傢伙,三個月前,老伴去世了,樓主住的那個房間,正是老伴生前的房間。

樓主毛骨悚然的離開了黑山村,回到市裡,樓主找了一位大師,費了不少錢,終於把老太太的陰影給從自己的夢裡給趕了出去。

那次之後,他再也沒去過黑山村。

就算黑山村裡發現了鑽石礦,他也絕對不會再去了。

「這也沒有老鼠的信息啊!」

王陽退出這個貼子。

雖然沒有得到老鼠的信息,但王陽也覺得黑山村有些毛骨悚然。

那戶人家的主人也太缺德了,怎麼能讓人去住一個死人的房間呢?

也許是出於好心,但也是好心辦壞事啊。

王陽繼續打開另一個貼子。

樓主也是一個去黑山村遊玩的人。

去到黑山村的時候,已經傍晚了,回去是不可能回去,只能在黑山村暫住一個晚上。

在入村的那個橋上,樓主遇上了一個老頭。

明明只是傍晚,雖然沒有了太陽,但也不算昏暗,路還是可以看清的。

可是,樓主卻覺得,老頭給他一種模糊不清的感覺,好像是一個影子一樣。

老頭就站在覺村口的小橋上,望著村子里,一動不動,也不說話。

樓主感到怪異,便是上去尋問,樓主很有禮貌,尋問老頭在幹嘛,天黑了為什麼不回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