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開始瞎扯。

什麼只要認真,努力,專心學習,成績就會提升上去。

他把老師經常說的那一套搬出來。

劉曉涵看著林軒,忽然說道:

「真羨慕凌佳樂。」

林軒微微愣了愣,旋即乾笑幾聲。

拾取了大抱柴之後,兩人折返回去。

幾人在河邊玩了一個下午。

到了傍晚,林軒把車上後備箱里的鍋,以及準備好的一些蔬菜,作料搬了過來。

他們開始在河邊進行野炊。

有的洗菜,有的燒水。

林軒則站在岸邊一塊岩石上,手中拿著樹叉,正目不轉睛的盯著河中。

此刻,一條魚迅速的游過。

林軒眼快手快,迅速的出擊,準確無誤的叉在魚上。

舉起叉子,一臉得意的看著不遠處,大叫道:

「你們看。」

「哇,魚。」

劉曉涵迅速的跑過來。

林軒把叉子上的魚取下來,遞給劉曉涵,笑道:

「殺魚會吧?」

劉曉涵搖頭。

趙亦清走了過來,說道:

「曉涵,你去幫她們,老師來殺魚。」

「好。」

劉曉涵走了過去。

趙亦清開始在河邊殺魚,而林軒則繼續叉魚。

只要他看上的魚,全部將其叉了上來、

十來分鐘時間,得到了五六條魚。

趙亦清說道:

「林軒,夠了,再叉就吃不完了。」

林軒這才停了下來。 林軒叉到了五六條魚之後,就停下來休息。

剩下的煮飯,煮魚,就交給趙亦清和三個女生,他也比較閑。

躺在帳篷內的空氣床上休息。

遠處,一道身影探頭探腦。

發現一名性感的女子和幾名小蘿莉在野炊,他吞了吞口水。

隨後迅速的跑走。

河流遠處的山林中,一處山洞中。

此地匯聚了不少人。

有黑種人,有白種人,也有黃種人,約摸二十多個。

他們手中都持有重武器。

就在此刻,一名二十來歲的黃種人男子折回了山洞。

來到一個兩米高的黑人前,小聲的說了一句:

「老大,遠處河邊有幾名美麗的女子在野炊,咱們躲了這麼多天了,是時候打打牙祭了,要不小的帶幾人去把這幾個美女抓來?」

黑人雙眼發光:「美女,華夏美女?」

「是的。」

「速去抓來,記住,別暴露了行蹤。」

「是,我這就去。」

「你們幾個,帶上傢伙,跟我走。」

我要謀國 林軒不知道,危險正在逼近。

農門驕 趙亦清等人也不知道。

此刻她們正在煮魚。

一口大鍋內,煮滿了魚。

魚香瀰漫。

看的幾名女生吞口水。

「開飯咯。」

「林軒,吃飯了。」

林軒從帳篷內走了出來,大老遠的就聞到了魚香。

趙亦清笑道:

「林軒,嘗嘗老師的手藝。」

林軒搬了一塊岩石坐下。

劉曉涵遞過去一碗魚,笑吟吟的道:

「林軒,你嘗嘗。」

林軒接過,拿起筷子,夾了一塊放在口中。

這是正宗的河魚,肉質鮮美。

「嗯,還不錯。」

幾名手持武器的男子迅速逼近、

「不許動,雙手抱著腦袋,蹲在地上。」

一聲大喝響徹。

「啊……」

看到手持武器的陌生人出現,劉曉涵,張娜娜,王怡等人瞬間嚇的花容失色。

頓時放下手中的碗筷,雙手抱著腦袋,蹲在地上不敢亂動。

趙亦清也嚇的臉色蒼白。

出來郊遊,先是劉曉涵落水,現在又遇到劫匪。

唯一還算冷靜的是林軒。

但對方手中有武器,他也不敢輕舉妄動,雙手抱著腦袋,蹲在了地上。

「帶走。」

幾個陌生人收起了武器,強行拽著趙亦清她們。

「救命啊。」

她們不斷的呼救。

林軒注視這幾人。

他們有四人,手中全攜帶了重型武器。

就在這一刻,他抬頭,眼瞳內散發出一股可怕的精神力。

在精神力的攻擊下,四人瞬間栽倒在地上。

林軒忽然站起身,迅速說道:

「快走。」

趙亦清不知道,這幾人怎麼忽然就暈倒了,但現在她管不了那麼多了。

她們連帳篷都沒拆,帶上一些重要的東西,迅速的朝馬路邊趕去。

十來分鐘之後,上了車。

趙亦清開車迅速的離去。

車行駛約摸十來分鐘,林軒忽然說道:

「等等。」

幾個女生嚇得花容失色,到現在還沒緩過神來。

趙亦清一個急剎車,停下來,問道:

「林軒,怎麼了?」

林軒想了想,說道:

「這裡雖然不是市區,可是卻是華夏境內,現在出現了手持重武器的陌生人,他們肯定有什麼陰謀,我們不能就這樣離去,我們得報警。」

他拿出了手機,迅速的報警,把遭遇到的情況一五一十的跟警察說明。

江華軍區,一間指揮室。

「這裡是江華軍區指揮室,呼叫飛天虎,呼叫飛天虎,聽到請回答。」

距離林軒等人不遠處的山林中。

一支全武裝的特種軍人正在全力的搜索。

帶隊的正是鐵血特戰隊隊長飛天虎。

「飛天虎收到。」

「剛接到報警,有郊遊的人發現手持重武器的陌生人,我馬上把坐標發給你,你帶人過去看看。」

「明白。」

飛天虎接到命令之後,迅速的帶人朝總部發的坐標趕去。

林軒等人沒有離去,而是在馬路邊等待。

約摸等了二十分鐘,一支全武裝的特戰隊出現在視線中。

為首的是一名身穿迷彩服,臉上畫著斑點的中年男人。

他來到車前,做了一個軍禮,隨後輕輕敲車窗。

現在天快黑了,在這偏僻的郊區,就算是遇到全武裝的軍人。

趙亦清也不敢貿然的開門。

秘愛豪寵:小嬌妻有點野 她轉身看著林軒。

「林軒,怎麼辦啊,我們才報警,這麼快就有特警出現,這未免也太快了吧?」

林軒也在注視著外面的二十多人。

旋即,說道:

「老師,開門吧。」

趙亦清這才開門。

林軒率先的下車。

其她人則在車上等著。

為首的中年男人做了一個軍禮,道:

「鐵血特戰隊隊長飛天虎,正在搜尋一支境外雇傭兵,是你們報的警嗎?」

林軒一愣,旋即臉上帶著喜色:

「飛天虎,你就是飛天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