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長,不但沒降還漲了0.3,最高的時候達到了4.7!」

編導興奮的身音都有些顫抖。

「什麼?」

噌!

這下,程武再也無法淡定,竟是直接站了起來。

「最高的時候4.7,收視率後面不但沒掉還漲了……」

「這….這…..網上的口碑怎麼樣?」

程武的心不自覺開始狂跳。

這是真的要爆嗎?

「台長,網上口碑也爆了,尤其是喜劇吧和虎眼論壇,不少觀眾表示這才是古裝情景喜劇的正確打開方式,燕台的那個實在是太低級。」

「我……」

程武再也顧不得許多,當即坐回到了椅子上在鍵盤上敲打了起來,很快虎眼論壇的首頁就出現在了屏幕上。

「秦導就是秦導!不服不行!」

「台詞很潮但卻不會齣戲!」

「關鍵是演員演技在線,各種正能量的台詞對白,搞笑幽默中不乏正能量。簡直神了!尤其是佟玉,一口關中話,感覺佟湘玉就是佟玉本人!」

「沒錯,還有雖然看似是情景喜劇但背後卻隱藏着故事主線,譬如佟湘玉不但是同福客棧的老闆娘還是龍門鏢局的大小姐。」

「沒錯沒錯!龍門鏢局的大小姐怎麼會成為客棧老闆娘,肯定另有故事!」

「還有老白,盜聖的稱號是不是花錢沖的。」

「雖然只播了第一集,但我已經能想像到後面肯定不會跨!」

「當然不會跨,也不看是誰導演的?」

「不說了,第二集開始了……」

虎眼論壇上密密麻麻們的帖子全是關於《武林外傳》的,現在總評分已經出來,高達8.9,評分人數有七千多。

如此,只能說明一個問題,

《武林外傳》要火了…..不是那種炒作的火,而是靠實力的那種火。

7017k …..

三天後,皇城,煉藥師公會

「敢問閣下可是費仁兄么?」

歷練歸來,費仁還未踏入煉藥師公會門口,一名青衣男子便是笑臉相迎。

「你是?」

看到青衣男子攔路,費仁也是愣了一下,在他的印象中,似乎沒有見過此人。

「吾名廖星,半月前丹塔開放之際,我也身在其中,只不過因為實力不濟,最後止步第二層,費仁兄不記得我倒是正常….」

咧嘴一笑,名為廖星的青衣男子也是開口道。

「客氣。」

略有所思,費仁也是回了一個禮,當初在丹塔中似乎確實有這麼一個人,只不過他當時滿腦子只想著吸收丹塔中的精神能量,倒是沒有太多注意其他人。

「這裡有副會長大人給兄台的一封信,特意讓我代為轉達…」

說著說著,廖青又是從懷中取出一枚玉簡,隨後遞向費仁。

「難不成又有好事降臨….?」

內心訝異,費仁也是接下玉簡。

上一次司徒列便邀請他參加五年一屆的丹塔對決,而他也因此白撿了達摩化千功這門九品功法,同時精神力境界突破玄關三重,不知道這次對方又是為何找上門來。

「費仁兄弟,好久不見,我是鋼鐵兵團的常青山,如不介意一敘,北城區軍營見。」

元力滲透進玉簡,一道極簡的信息也浮現在費仁腦海,令其臉色微訝。

「原來是他啊…..」

腦海中回想起當初在北荒郡古墓遺迹中的場景,費仁神情若有所思。

「不過這傢伙是怎麼知道我在皇城的…」

常青山是鋼鐵兵團的副統領之一,雖然實力不如之前和他有過衝突的四統領邢文沖,但是也算不弱,元力修為達到了高星境一重,而且當初在古墓遺迹中,對方也得到了不少機緣,費仁算是和他有所謀面。

「費仁兄,你怎麼了?」

一旁,看到費仁神情閃爍,廖星也是低聲試探道,臉色猶豫。

「沒事,多謝告知,在下先行告辭。」

咧了咧嘴,費仁又是一笑,隨後拱手告辭。

雖然不知道常青山葫蘆里賣的什麼葯,不過既然對方已經邀約,那他豈有不去的道理,而且當初在古墓遺迹中,除了雲家和金虹鏢局的人之外,其他人和費仁並無什麼仇怨。

而常青山和其所在的鋼鐵兵團也是如此,當初爭奪古墓遺迹的機緣傳承之時,對方並沒有暗下黑手偷襲他,僅此一點,費仁倒可以考慮和他交個朋友。

「區區十七八歲的年紀,不僅元力修為達到了高星境二重,就連刑道榮都在其手底下吃癟,此人不失為天才之名,難怪能夠得到副會長大人如此看重….」

望著費仁逐漸離去,最後消失不見的身影,名為廖星的青衣男子臉色感慨,隨後唏噓道。

…..

大楚皇城面積巨大,共分為東西南北四個城區,其中北城區則是人流較為稀疏,同時也是鋼鐵兵團的總部駐紮地,除了分佈在各州郡的少量軍隊之外,大部分鋼鐵兵團士兵和高手大多匯聚於此,其中便包括聞名遐邇的四大統領。

四大統領,每一位都是赫赫有名的老牌高星境強者,同時也是鋼鐵兵團的精銳,分別掌握著數千乃至上萬兵馬,平時負責拱衛京師安全,同時保護皇室楚氏一族的安危,屬於皇帝楚天陽的禁衛軍。

至於之前敗在費仁手裡的邢文沖只不過是四大統領中的末流,位列四統領之位,實力較弱,若是換做其他三位統領出馬,當日在皇城門口的衝突中,費仁還不一定能夠如此輕鬆的獲勝。

鋼鐵兵團,軍營門口

「費仁兄弟,果然是你!沒想到你也來到了皇城。」

剛一來到此處,費仁便看到一名身材魁梧的勁裝大漢朝著自己走來,黝黑的臉龐上浮現笑意,赫然是常青山。

「常兄,自從當初北荒郡一別,好久不見。」

拱了拱手,費仁也是淡淡一笑,隨後回道。

如今常青山雖然還只是鋼鐵兵團的一個副統領,不過實力卻是大有提升,元力修為達到了高星境二重,僅次於四統領邢文沖,顯然是當初也在古墓遺迹中得到了不少機緣好處。

「小兄弟客氣….」

「唔,你的修為突破到了高星境二重?!」

此時,常青山也是察覺到了費仁身上不弱於自己的元力波動,當即臉色一變,驚駭不已。

當初費仁不過是區區中合境九重的元力修為,便能越階斬殺雲家家主,老牌高星境強者雲閑,如今費仁也已踏入高星境層次,其實力定然是暴漲到了一個恐怖的層次,這如何不令他感到震驚。

「僥倖而已。」

看到常青山臉色變化不絕,費仁倒是十分淡定,語氣謙虛。

「費仁小兄弟還是一如既往的低調,當初在北荒郡還好沒有和小兄弟你為敵,否則我和手底下一眾士兵估計也要落得雲閑那老匹夫一樣的下場….」

面對費仁的謙虛,常青山搖了搖頭,笑容感慨。

「常兄過獎,鋼鐵兵團畢竟是朝廷王師,雲閑那老傢伙不過是區區一方武者,哪怕他當時不惹我,也不敢輕易和老哥你作對。」

「若是得罪了朝廷的人馬,哪怕他實力再強,也不是朝廷的對手….」

話音剛落,費仁淡笑出聲,顯然一語中的。

「這話倒是沒錯,走,我們喝酒去!不醉不歸!」

聞言,常青山也是哈哈大笑,隨後伸手拍了拍費仁的肩頭,語氣豪邁道,顯然心情大好。

….

「費仁小兄弟,你之前是不是在城門口出手揍了一頓邢文沖那傢伙?」

皇城某處小酒館內,常青山一邊喝著大碗酒,一邊說道。

「如果皇城沒有第二個邢文沖的話,想必就是他了。」聞言,費仁沒有否定,隨後張嘴餵了幾粒花生米,淡淡道。

當初剛來到皇城不久,他並不想和鋼鐵兵團的人動手,只想低調行事,奈何那幾個守城士兵咄咄逼人,而且邢文沖一上來就要擒拿自己,他也只能出手自衛。

如果不是顧慮對方背後有朝廷背景,當時費仁便能出手宰了邢文沖,根本不會放他們輕易離開。

「哈哈,打得好!」

「那個孫子,我早就看他不爽了,平時沒少欺負我們三營的兄弟,老子正想找他算賬呢!」

看到費仁默認,常青山也是哈哈大笑,似乎和邢文沖不太對付,歷來有仇怨。

「常兄,你好像對這傢伙有些不滿?」

常青山的神態反應自然也落入了費仁的眼中,再度喝了一碗酒,費仁開口道。

「沒錯,這個傢伙雖然是兵團的四統領,但是為人眥睚必報,而且心術不正,基本上惹過他的人都沒有好下場,當初我手下有個士兵就是不小心撞到了他一下,竟然被他重打一百大板,差點人就過去了…!」

看到費仁提及,常青山也是開口說道,語氣憤恨,顯然和邢文沖仇怨不小。

。 趙高的傳話,讓文通君心下生出了悲痛,他矢志想要恢復的,卻已經被徹底毀去,儒生徹底失去了論政的可能。

除非等到始皇帝駕崩,等到新君繼位,只是從始皇帝對長公子扶蘇的態度,文通君根本看不到希望。

除了惠文王當年犯下大罪,大秦從未將太子驅逐,但是這一次,始皇帝卻一反常態就這樣做了。

由此可見,始皇帝對於長公子扶蘇的強烈不滿。

一念至此,這一刻的文通君心頭有一種玩脫了的念頭,很顯然,這一次文通君真切的感受到了嬴政的恐怖。

「文通君,此事已經到了這一步,需要從長計議!」孫叔通自然也是察覺到了大秦朝廷對於儒家的打壓,而且這種打壓最為致命。

只是文通君是孔聖之後,想要整個儒生,就只能是文通君出面,不管是在於朝廷之上的爵位,還是在於民間的威望,文通君都是不二人選。

「走!」

這一刻,文通君也是明白,事已至此,只有商量善後這一條路可以走,畢竟儒家看似氣勢如虹的局勢,在這一刻,變得一文不值。

可以說被始皇帝一下子便擊潰了,甚至於大秦朝廷都沒有用力。

「孫叔通,去通知儒家博士與學士,立即前往博士學宮……」

事到如今,只有群策群力,光是靠他一個人根本想不到更好的辦法,也沒有逆轉局勢的可能。

經過這一次的重擊,文通君算是徹底的想明白了,儒生若是不能踏足朝堂之上,光靠一卷《王道大世書》根本掀不起波瀾。

巍巍大秦,萬古流芳!

大秦帝國之中坐鎮著一個前所未有的帝王,如今已經不再是戰國之世,那古老的一套根本不再適合。

「諾。」

點頭答應一聲,孫叔通轉身離去,他心裡清楚,在這個時候,淳于越已經死了,能夠抗住大秦帝國大旗的只有文通君。

如今,文通君絕對不能倒下去。

……

片刻之後,博士學宮之中的儒生全部到了,書房之中,眾人的神色都有些凝重,儒家失去參政議政的權利,這等於多少年的努力徹底白費了。

「文通君,《王道大世書》還是扯下來,讓各地儒生都回去,我們不是呂不韋,根本沒有與始皇對抗的資本。」

伏勝神色肅然,由於他沒有參與其中,故而對於這些事情看的很通透,他心裡清楚,在大秦帝國之中,只要是始皇帝不駕崩,儒家的謀划根本沒有成功的可能。

而且原本已經偏離的大秦朝廷,被始皇帝不斷的修正,如今的大秦帝國,早已經今非昔比。

特別是土地改革的推行,讓關中民心更為凝聚,最重要的是,儒家想要生存,想要發揚光大,絕對不能在野。

必須要與當朝者合二為一,唯有如此,才能不斷的興盛。

畢竟儒家的理想,是治國平天下,若是不能立足於朝廷,又何談治國平天下。

一念至此,伏勝:「一旦陛下清算,只怕是儒家徹底失去在大秦帝國朝廷生存的土壤,以陛下的性格,一旦逼急,黑冰台一夜之間屠盡天下儒生……」

……

咸陽宮書房,這一刻群臣退去,安靜的落葉可聞,只有嬴政一個人躺在長榻之上,心中念頭萬千。

這一刻,經歷了一場朝會,讓嬴政心中對於博士制度也生出了巨大的質疑,原本,他是為了讓大秦帝國的體制更為完善,卻不料反而變得更加千瘡百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