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通告】:叮!玩家幫派—龍幫升級為中級聯盟,獎勵各種材料1w,紫色歷史武將*1!」

「今天的公告,可真不少啊!~」 楊嘯跟著龍越的手下乘坐飛船,經過十多分鐘的飛行,來到了一處礦場基地。

在飛船上,楊嘯掏出了一張黑金卡,塞給了龍越的手下。

「兄弟,這是一百萬晶幣,不成敬意。」

那人一愣,收下黑金卡,微笑道:

「楊公子,我可幫不了你多大的忙,龍越城主要求極嚴,我可不敢做什麼出格的事情。」

「瞧您說的,不需要您做任何事情,等會我就想和兄弟多說幾句,時間上麻煩你稍微拖延一下,基諾城主和龍越大人估計在吃飯,一時半會也吃不完的,對吧?」

那人一聽,笑道:

「行,這事我倒是可以幫你,無非就是多延遲一個小時唄,不過醜話說前面,你別給我惹麻煩。」

「瞧您說的,我一個人還能給你惹什麼麻煩?規矩我都懂的。」

那人收了楊嘯的黑金卡,對楊嘯的臉色立即和藹了很多。

下來飛船,徑直帶著楊嘯直奔礦場基地裡面,對基地門口的侍衛喊道:

「牛皋呢?叫他出來見我。」

腹黑總裁請接招 侍衛一看是龍威城主身邊的人,立馬跑向裡面。

片刻之後,牛皋匆匆跑來。

「哎喲,是趙隊長啊,什麼風把您吹過來了?」

趙隊長因為收了楊嘯的賄賂,自然是要幫楊嘯一把的,當即冷冷地說道:

「前幾天從地球過來的那批人呢?」

「?」

「這位是楊公子,基諾城主的朋友,也是從地球過來了,想過來看看他的兄弟們。」

「啊?這?」

「嗦啥?這是龍越大人交待的,讓我親自帶楊公子過來,還不快叫他們過來?」

楊嘯趕緊說道:

「不麻煩,這樣吧,估計他們應該在礦場挖礦,我去礦場看看,趙大人辛苦了,可以先休息下,喝杯茶。」

這裡礦場和基地是連成一體的,遠處就是礦場,楊嘯一眼就能看到很多人在礦場上來回搬運礦渣。

牛皋一愣,馬上說道:

「這樣吧,我派人帶楊公子過去,我陪找隊長進屋內休息一下,喝杯茶,如何?」

那趙隊長也是謹慎之人,怕出什麼亂子,淡淡地說道:

「不用了,我們一起去礦場吧。」

牛皋聽了,便帶著幾個侍衛在前面領路,陪著楊嘯和趙隊長向遠處的礦場走去。

十來分鐘后,牛皋指著前面的一個礦場說道:

「前面有四個礦井,他們就在那裡挖礦呢。」

腹黑萌寶,媽咪特別甜 楊嘯舉目望去,看到數百米之外,有十來個人影在上來來回跑動,搬運礦渣。

半年多沒有見到自己的這些好兄弟,突然就在眼前了,楊嘯內心有些激動起來,心跳加速。

「趙隊長,牛站長,我可以去看看他們,和他們說幾句話嗎?」

楊嘯一邊說,又拿出了兩張黑金卡,分別塞給了趙隊長和牛皋。

錢對於楊嘯來說真不算什麼,只要能夠用錢辦的事情,他會毫不吝嗇。

雖然不能收買龍越,但是收買龍越的手下問題還是不大的。

楊嘯通過這幾個月在紫源星的經歷了解到,沒有人會拒絕晶幣,因為它不僅僅是錢,更是一種修鍊資源。

無論是戴維站長,還是基諾城主,都能夠被收買。

他現在還不了解龍越,不敢貿然去賄賂對方,但是賄賂他的手下還是沒問題的。

趙隊長剛剛收了一張百萬金幣的黑金卡,這才半個小時不到,又收了一張,內心對楊嘯的豪爽很是欽佩,頓時心生好感。

牛皋看到趙隊長收了,猶豫了一下,也收了,說道:

「楊公子,那你去看看吧。」

「謝謝!」

楊嘯說完,大步向前走去。

牛皋和趙隊長跟上。

……

宮羽五十二個人分在四個連在一起的礦井裡面挖礦。

今天是挖礦的第三天了。

那天被牛皋打了之後,他們才猛然明白過來,在這個星球,他們只是一隻螻蟻,根本沒有任何反抗的資本。

無論他們認不認命,甘不甘心,都必須面對殘酷的現實。

這三天,他們在礦井裡面幹活,也是不斷遭受監工的毆打和羞辱,只要稍微反抗一下,就會遭受一頓毒打。

「兄弟們,大家先幹活吧,面對現實吧。」

最後,作為老大的宮羽和夏洛兩人對所有人發出了無奈的呼聲。

對抗只有死路一條。

大家內心雖然很憋屈,但是卻不得不接受。

在一個礦井口,宮羽和夏洛、還有龍永軍三人正在將運上來的礦石搬運到數百米外的地方。

宮羽只有一隻手,不是很方便,好在他已經是王級以上,力量還是很大的,搬運起來並不吃力。

礦井的升降機不斷將下面的礦石運上來,三人趕緊將上面的兩筐礦石拿下來。

宮羽右手抓著筐邊,一甩手提到了肩膀上,向遠處的跑去。

不遠處站著一個侍衛,嘴中罵道:

「快點跑,你們這些地球豬,速度那麼慢啊,中午不想吃飯了嗎?」

宮羽忍著屈辱的怒火,加速向前跑去。

雖然他們都是王級進化者,但是,從早到晚不停地勞動,時間長了身體也是會疲勞的。

楊嘯遠遠走過來,看到了宮羽熟悉的身影,內心不禁一陣顫動。

妃常傾城:廢妃難再逑 三天時間,宮羽的衣衫已經磨破了,一身灰土,狼狽不堪的樣子。

楊嘯覺得一陣心痛。

「宮,宮羽!」

楊嘯叫了一聲,聲音不是很大。

宮羽耳邊突然飄過了一個熟悉的聲音,不過,他沒有在意,繼續快步向前跑去。

「宮羽!」

楊嘯提高了聲音。

這一次,宮羽聽了,內心一顫,停了下來。

這個聲音可是他這半年多來,一直魂牽夢繞的聲音,好多次,他在夢中夢到了楊嘯。

宮羽肩膀上背著礦石筐,慢慢向後轉過身來。

遠處那個監工看了,大聲吼道:

「你停下來幹什麼?想死嗎?還不去幹活,老子今天抽死你….唉,你是誰?」

那監工看到了遠處走過來的楊嘯,覺得陌生,大聲吼道。

牛皋和趙隊長還在遠處慢慢走過來,那名監工並沒有主意到。

宮羽轉過身來,看到了一個熟悉久違的身影,全身顫抖,眼淚奪眶而出。

「楊,楊嘯?大哥?」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在收拾完石克朗一眾后,告別了龍頭村三兄弟,村長是可以轉讓職位的,還好富貴臨死前把村長之位給了富春,這龍頭村才不至於被系統覆滅回收

估計他拚死一戰時,也沒想到,自己這個操作讓村莊保留了下來,而且石克朗率領的玩家們也都是個個富得流油,就憑賀翎殺死的玩家們,掉落出來的幾百銀幣,足夠他們好好發展一段時間了。

異能農家女 賀翎有些後悔,早知道這些玩家都這麼有錢,自己應該趕盡殺絕的,唉,以後還是不能手軟啊!

走了半天,天色黑下來時,賀翎總算回到了領地,看到自己領地時,不由得一愣

「我走錯了?」

賀翎承認剛剛自己沒忍住咽了口唾沫,臉色上掩飾不住的驚訝,帶著一絲疑惑,繼續往裡面走

看著高大的石牆,足有三米高的城牆,摸了摸,嗯,真材「石」料,難道是張亮拚死一搏把所有石料都弄在城牆上了?

城門也是石頭的,一萬單位石頭不會全用在這麼高的城門城牆上了吧?

想到這,賀翎連忙搖搖頭,扔掉這個可怕的想法,再往裡面走

把守城門的認識自己,喊了句主公,行了個禮,就把自己放進來了

進來后,一看城上邊高高矗立的瞭望塔就有兩個,嗯,不錯,瞭望塔得有,可以觀察城內,也能觀察城外,不然那麼高的城牆,看不見城外還了得!?

怎麼除了這兩個,有幾個人打著燈籠,還在城牆邊建造木製瞭望塔?

兩個還不夠!?

建造多了純粹是浪費資源啊,資源那麼難得…

看到這,賀翎就要過去好好理論一番,怎麼可以這樣浪費資源?瞭望塔建造這麼多要幹啥?

結果剛過去,賀翎就老臉一紅

指揮著幾個人建造箭塔的中年人,看到賀翎走過來了,面色有些激動:

「主公,您是來親自監督我們建造箭塔的嗎?」

額…好吧,人家是在建造箭塔,身為領主,連自己領地建造的啥都不知道,差點還把功臣教訓一頓~

賀翎感覺自己很成功啊,初步甩手做的很到位,完全不用自己去思考怎麼建設~

隨意誇獎了幾句這個由山賊投靠自己的木匠,就朝自己領地走去~

雖然是夜間,但村裡還是熱鬧非凡,老人們帶著孩子在外閑坐聊天,大人們要麼還在農忙,要麼就在忙著城建,一番欣欣向榮的樣子~

走到自己寒磣的木頭建造的領主府前,發現裡面燈光亮著,透過紙窗,依稀能看到那是張亮的身影,正躬身在寫著什麼……

沒打擾他,

賀翎隨意找了個石墩坐下,抬眼看向漫天星光,星光璀璨,清晰可見

這番景象,在現實中可不常見了~空氣質量在這個世界完全不用擔憂,偶爾的霧霾,也是一時馬蹄揚起的塵沙~

正在思緒放空,緩解這兩天的緊張時,身後領主府內傳來一陣腳步聲

「主公,您怎麼在此……」

張亮剛出門,就發現賀翎正坐在一旁的石墩上,不由一驚,出聲問道。

「無妨,來,跟我說說領地里的情況吧!」

賀翎擺擺手,示意他坐到自己身邊的石墩上。

張亮也習慣了賀翎對自己的隨和,微微一笑一躬身:

「失禮了」

上前坐在了賀翎身旁,這才開口:

「主公今日出門后,屬下就讓十一紫金騎出門掃蕩谷外各處賊寇,紫金騎都是勇猛過人之輩,區區賊寇自然不是對手,紛紛表示願意獻出財物,以示投誠之意,屬下令十一騎帶回財物和工匠,所有賊寇不予滅殺!」

「噢,為何?」

對於張亮隨意調動紫金騎,賀翎並不驚訝,自己臨走之前就將紫金騎令給了張亮,只是,為啥不讓紫金騎順手把附近賊寇滅殺?

「原因有三,一是,朝廷遭宦官亂政,天下勢亂,不少英勇豪傑投身賊寇,不願投身各大勢力,我們可藉機不斷掃蕩賊寇,若有良將可收納之,並且各種工匠更是我們緊缺的人才!畢竟這些賊寇收人的渠道,可能要比我們多~

二是,領地剛剛起步,流民定居,憑藉納稅,根本無法保證領地各處建設的發展,需要大筆資金來運轉,賊寇打劫百姓所得皆是不義之財,我們奪之,乃是替天行道。

第三點就是主公所疑惑的一點,為何不殺?主公想想,若殺了賊寇,以後再想納財,我們去打劫……額,不,是征討,我們去征討誰?而且只要賊寇在一日,村民就能更團結一日~

綜三點所述,屬下方下不殺之令!」

張亮面色狡黠,慢慢解釋給賀翎

賀翎聽完,看看張亮,再想想張亮的話,點點頭,臉色喜憂參半

這個方法的確是好,不得不說張亮在內政和大局方面,都算是個人才,如果是自己來,肯定要把賊寇滅殺,哪裡會考慮這麼多~

只是,看張亮提到財物時那般猥瑣又激動的表情,賀翎就內疚萬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