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知道還不如和其他玩家一塊,搜一搜普通村民的家呢,說不定還能搜到一兩個地主豪紳的家……

陸凡嘆了口氣,關上櫃門。

他正準備出卧室的門時,卻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一隻小蘿莉NPC已經出現在門口,她正用大眼睛直勾勾地看著自己。

這小蘿莉看樣子似乎是村長家的孫女,她扎著短短的雙馬尾辮,圓圓的小臉蛋紅撲撲的。髒兮兮的破布衣服下,是肉肉的小手和小腿。

蘿莉的小嘴裡正嚼著半截乾癟的麵包,那盯著陸凡楚楚可憐的樣子,瞬間就把陸凡的心給萌化了。

「唔!」

陸凡捂住胸口,他感受到自己遭受到了暴擊。

再看看自己背包里,那些剛剛搜刮來的乾麵包和胡蘿蔔之類的「戰利品」,他瞬間就覺得良心受到了極大的拷問。

雖然他心裡十分明白,眼前這隻小蘿莉,只是一堆美術資源和程序代碼堆砌的數據,但是,不得不說,美術製作得太好了,蘿莉的萌態,惟妙惟肖地展現出來,讓人看了就心生憐愛。

真有你的啊,紳士遊戲!

陸凡心裡覺得:真正的蘿莉控,是絕對不會以蘿莉存在的形式,而對蘿莉加以區分的。

無論是硅基蘿莉還是碳基蘿莉,無論是紙片做的蘿莉還是塑料做的蘿莉,只要是蘿莉,就值得去守護!

想到這裡,他默默把搜刮來的鍋碗瓢盆和各種麵包之類的東西,重新放回了原處,然後想了想,從背包里掏出1000神域幣,遞到小蘿莉的手上。

「乖,拿去買點好吃的吧,哎……」陸凡嘆了口氣,沖蘿莉微微一笑。

反正這錢是大氪學家那貨隨便丟出來的,他這也算是有效的回收利用。

在伸手接下這筆錢之後,蘿莉瞪著大眼睛,鼓起肉肉的小腮幫子,一臉好奇地看著陸凡。

片刻之後,蘿莉伸出小手,拉住陸凡,似乎在示意陸凡跟在自己身後。

沒有說一句話,她只是拉著陸凡到卧室對面的儲物室門口,然後蘿莉進去翻箱倒櫃了一會兒,從裡面掏出一隻灰褐色的小橡木盒子。

見此情景,陸凡有點納悶:這個儲物間,剛才他明明已經搜刮過了,裡面沒什麼值錢的東西,更不用眼前這個看起來十分精緻的小盒子了。

莫非這儲物間里,還有什麼他不知道的暗格么?

不與君言夏 蘿莉伸出稚嫩的小胖手,把小盒子遞給陸凡。

陸凡一愣,指了指自己,略顯猶豫地問道:「這……這是給我的?」

蘿莉依舊沒有說話,點了點小腦袋。

就在這時,陸凡眼前閃過一陣炫彩特效,遊戲提示信息浮現在眼前:【奇遇任務·隱霧村的秘寶】觸發!

看到這陣提示音,他當時就愣住了——

奇……奇遇任務?!

星魂神域所有的任務類型中,最稀有的任務!

竟然就讓陸凡這麼遇到了!

在經歷了短暫的驚喜之後,陸凡很快就冷靜下來。

他覺得,之所以能遇到奇遇任務,並不單純是因為自己運氣好,關鍵還是因為自己對守護蘿莉事業的那份執著的愛!

愛蘿莉的人,運氣都不會太差!

一番自戀之後,他接過盒子,打開一看,裡面是一枚古樸的橡木鑰匙。

遊戲提示響起:「得到【橡樹鑰匙】X1」

陸凡從背包界面仔細查看起這把鑰匙,也沒有發現什麼特殊玄機,道具說明是:

隱藏在村長家儲物間的鑰匙,從木質密紋和裂痕看,看起來有些年份了,似乎可以打開某處的寶箱。

拜師八戒 陸凡略作猜測,這把鑰匙用來開的那個箱子,應該就是【隱霧村的秘寶】任務的最終獎勵了。

但目前他並不知道,到哪裡去找這隻箱子,便只得把這鑰匙收好。

他剛做完這一步,村口響起一陣喧嘩的聲音,似乎是各種男女老少在熱鬧地討論著什麼。

陸凡心裡一緊:看樣子,應該是出去揍人的村民們回村了。

老這麼呆在人家家裡,也不是個事。陸凡抓緊朝門口走去,豈料和正在推開門的村長撞了個正著。

那位白髮蒼蒼的老人,似乎對陸凡的忽然出現略感意外,雙方驚愕地對視著。

陸凡再朝遠處眺望,發現剛才進屋子搜刮的那些玩家,早已經抓緊回到了村口的空地上,只有他還留在村子里。

「嘶——這就尷尬了。」

他正不知道該如何開口,豈料村長似乎對陸凡並沒有敵意,在驚愕過後,只是稍微點了下頭,算是打過招呼。

「你好,旅行者,歡迎來到隱霧村,我是這個村子的村長,你對這個村子和附近的冒險,有什麼不明白的地方的話,歡迎隨時來問我。」

陸凡下意識地點了點頭,不過心裡還是納悶:這村長怎麼對自己這麼客氣?

他說的台詞,聽起來就像是村裡用來招待客人的默認公式台詞。

後來轉念一想,他才回過神來:大概是因為自己沒有拿村裡一針一線的關係吧。

在放下心來的同時,他腦海中忽然又靈光一閃:

等等,莫非自己是第一個與村長進行對話的玩家?

那豈不是意味著,不管村長身上掛著什麼任務,自己都能近水樓台先得月了?

他心中狂喜,趕緊與村長對話起來:「老人家,我是第一次漂泊到這座島上的旅行者,我不知道怎樣找到裝備與補給,也不知道有什麼方法能離開這座島,老人家能指點一二嗎?」

村長捋了捋鬍鬚,讚許地點頭道:

「年輕人如此有教養,真是孺子可教,實際上在看到你第一眼,我就觀你骨骼清奇,驚為天人,日後必成大器,今天我打算在村子里設宴款待你們這些新來的冒險者,請一定要賞臉。」 星魂神域的世界里,時間流動是現實世界的24倍,也就是說,現實中的一小時等於遊戲中的一天。

在答應了村長的邀請后,陸凡和同行的那些平民玩家們,在村子里略作休息后,就等到了夜幕降臨。

這是他們進入遊戲后,第一次看到遊戲的夜晚。

從隱霧村的高處朝下看去,一輪巨大的圓月高懸於天幕之上,明亮的倒影映在平靜的海面上。

夜晚的小村莊,靜謐而安寧,看起來真是一副溫馨的夜色繪卷。

觀賞了夜色之後,陸凡就看到,在村口的方向,包括大氪學家在內的那些VIP玩家們,正在村口空地上探頭探腦地朝村裡查看。

其中某位玩家試探性地把腳伸進村口,發現村民們並沒有攻擊他們后,才放下心來。

很快,這些氪金大佬們魚貫而入,進入了村子。

當然,他們現在也懶得再挨家挨戶去搜颳了——不用想也知道,好東西肯定已經先被陸凡這樣的平民玩家給拿到手了。

在無意間聽到了他們的語音對話后,陸凡了解到了他們的遭遇。

自從他們敲暈了村裡的雞,便被村長和村民們追著一路跑。

他們跑回了剛上岸時的沙灘,豈料鄉民們仍舊窮追不捨。

於是,他們只得繞著海邊沙灘跑了好幾圈后,向海里跑去。直到跑到了海水齊腰深的地方,村民們才放過了他們,一大群人烏壓壓地跑了回來。

陸凡聽后心道,估計是村民們跑到了遊戲設置的最大追擊距離,然後就跑回原地了。

而且,因為這些VIP玩家們從村民的仇恨列表中清空了,所以當他們重新出現在村口時,村民們並沒有對他們表現出過多的敵意,也把他們當做來這個村子的旅行者對待了。

(作者註:仇恨列表,MMO遊戲的術語,當玩家處於NPC或者怪物的仇恨列表中時,就會被攻擊。)

當然,因為之前敲雞事件產生的那些嫌隙,村民們對這些VIP玩家們的熱情,並沒有對待陸凡等人高了。

遊戲時間的夜晚8點時分,在村子中央的小廣場上,村長親自設宴款待陸凡等人。

在廣場的四周,擺滿了各種燃燒著熊熊火焰的大型火炬,而在最中央的篝火坑處,也點燃了巨大的篝火。

一群村子里的妙齡少女,圍繞著篝火翩翩起舞,給遠道而來的客人們表演著節目。

即使身上只穿著簡陋的麻布衣服,也難以掩飾少女們白皙的皮膚和凹凸有致的身材,再搭配上少女們飄舞的長發和妖嬈的舞姿,不少玩家的眼睛直接看直了。

陸凡心中也不禁暗暗感嘆,普通的鄉村姑娘NPC都能做得這麼有魅力,真有你的啊,紳士遊戲!

在廣場的四周邊緣,擺滿了秸稈織成的草席,被當做客人的玩家們席地而坐。

各種看起來五顏六色但是卻異常乾癟的水果擺在草席上,再搭配著一些寥寥無幾的蔬菜葉,和一瓶自釀的朗姆酒,這就是宴席的全部食物了。

從這些細節可以看出,這個村子確實過得很艱苦,如此盛大的宴席,竟然連肉都拿不出來。

因為村長首先見到的玩家是陸凡,所以自然把他奉為座上賓,邀請他同自己一塊坐到主位上。

那些VIP玩家們雖然嫉妒得瞪紅了眼睛,卻也沒有什麼辦法。

村長抿了一口酒,捋了捋發白的鬍鬚,嘆道:「哎,對不住你們這些冒險者了,我們村就這麼些能拿得出手的東西了。」

陸凡擺擺手,說道:「誒,老先生,您不用和我們這麼客氣,能擺出場面這麼大的宴席來款待我們,已是十分難得,食物好不好對我們是無所謂的。」

他說的確實是這麼回事,擺在面前的這些食物道具,功效都是回復HP,只不過有些回得多一點,有些回得少一點罷了。

村長欣慰地點點頭,似乎對陸凡的通情達理很是讚許。

他繼續嘆道:

「想來我們隱霧村,以前也是物產極為豐饒之地,每年我們村生產的各種瓜果和禽肉,不但能夠供應本村的人食用,更能夠遠涉重洋,朝西賣給阿特斯拉王國的港口城市。

得益於這種海洋貿易,我們隱霧村以前的日子過得還算富足,但是最近,一切都變了……」

村長說著,眼神便黯淡下去。

「哦?願聞其詳。」陸凡頓時來了興趣。

「我們村之所以叫隱霧村,是因為這片海島的周圍,經常會被海霧包圍。海霧會引起各種海市蜃樓,看起來美輪美奐,也容易讓非本地人誤判方向,航行時被動地繞過島嶼。

在這片海霧的保護下,我們村可以免受海盜的襲擾,各種物產都發展起來。這裡本是一片富裕、安寧、平靜的地方。

沒想到,最近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海邊的霧氣顏色發生了變化,並開始朝島上靠攏,慢慢收縮在島嶼中央的環形山區域。」

讓村長這麼一說,陸凡回憶起來:好像確實,在沙灘上圍觀這座島的時候,能看到環形山覆蓋了一層濃霧。

從村長的話里,陸凡還得到了一個情報:這座島位於星魂神域東之王國阿特斯拉以東的海域,如果能從村子里坐到船,向西航行的話,應該能到達阿特斯拉。

而他和找萬事屋委託任務的秦浩,就是約在阿特斯拉的首都海望城見面。

也就是說,必須要想辦法取得村長的信任,獲得乘坐貿易船的許可權。

村長繼續說道:「山裡原本溫順的野獸,在受到異變的濃霧影響下,紛紛開始發狂,它們不但扎堆攻擊村裡上山打獵的獵戶,還時不時地破壞村子里的田地。

就算我們輪流換人守夜,也應接不暇。打不到肉類,村子里的家禽和田地也動不動就受到攻擊,久而久之,村裡的生活就變成了這樣……」

陸凡恍然大悟,怪不得村裡的人對玩家攻擊他們的雞反應這麼大,畢竟那些雞是為數不多的儲備糧了。

他靈機一動,回道:

「老人家,我們既然是冒險者,理應為當地的老百姓解決困難,如有什麼我們能做的,還請告知一二,我們定會為你排憂解難啊。」

其他玩家也心照不宣地點了點頭,沒人出來打岔——傻子都知道,這是在從村長嘴裡套任務。

「哎……」村長又呷了口朗姆酒,「我只知道這群發狂野獸的頭目,住在環形山的頂部,它是一隻瘋狂的兔子,進攻隱霧村的行為,八成就是這隻兔子組織的,」

「兔……兔子?」陸凡等人面面相覷。

「是的。」村長點了點頭,然後看向陸凡的目光鄭重起來,

「這位叫平凡的勇士,你是我這些年看到的最有前途的年輕人,沒有之一,請問你能否前往島中央名為【彩虹山】的環形山,擊敗【瘋狂的兔子】,還我們隱霧村一片安寧?」

就在這時,陸凡腦海中響起星魂神域遊戲的提示信息:接到討伐任務【彩虹山的兔子】

他當即毫不猶豫地摁下了手柄的確認鍵,接下了任務。

此時,其他玩家也看到了村長頭上那個大大的感嘆號,這是遊戲里提示該NPC身上有任務可以接取的圖標。

大家紛紛站起來,爭先恐後地沖向了村長……

村長身上這個任務的儲備數量,看樣子足夠多,於是,讓人瞠目結舌的一幕發生了:

玩家們排著長龍,從村長家門口一直排到村口,挨個找村長對話領任務。

一個玩家過去之後,村長和藹地說道:

「這位叫張三的勇士,你是我這些年看到的最有前途的年輕人,沒有之一,請問你能否前往島中央的【彩虹山】,擊敗【瘋狂的兔子】,還我們隱霧村一片安寧?」

又一個玩家過去,村長又和藹地說道:

「這位叫李四的勇士,你是我這些年看到的最有前途的年輕人,沒有之一,請問你能否前往島中央的【彩虹山】,擊敗【瘋狂的兔子】,還我們隱霧村一片安寧?」

第三個玩家過去,村長繼續和藹地說道:

「這位叫王二麻子的勇士,你是我這些年看到的最有前途的年輕人,沒有之一,請問你能否前往島中央的【彩虹山】,擊敗【瘋狂的兔子】,還我們隱霧村一片安寧?」

……

陸凡看了之後不禁愕然,尼瑪這是在排隊發什麼救濟品么。

在村長把同一句台詞重複了幾百遍之後,這座島上的每個玩家,包括那些VIP玩家們,都順利領到了任務,而村長本人也已經顯得口乾舌燥、體力不支,差點跌倒在地。

「行吧,既然接了任務,該我等顯顯身手的時候了。」

這時候,那位大氪學家又嘚瑟起來了,完全沒有之前被公雞和村民圍毆的狼狽。

「感謝你們這些屌絲幫忙探索了,接下來跟在我們後面慢慢走吧」他旁邊的另一個VIP玩家也神氣活現起來。

他們自然覺得,作為軟妹幣戰士,討伐BOSS這種事情,自然是他們上最好啊。

大氪學家轉身看向陸凡,冷聲道:

「本來因為之前那個事,我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但是看在你幫忙探索任務有功的情況下,我這次不找你的麻煩。請你好自為之,不要再對我們VIP玩家指手畫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