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說完就帶着他那兩個朋友走了,因爲那個身上有陰氣的人傷的比較重,所以那位大叔就扶着他走,我就不明白了,他們都傷成那樣了,爲何還要堅持上山?就不能等到傷好以後嗎?

如果帶傷去追殺虎妖,勝算幾乎沒把握,況且妖物的力量本身就比人的力量大,眼下就那位大叔功力能強一點,其餘那兩個去了完全就是送死,雖然我和他們道不同,可是我也不能眼睜睜的看着他們白白送命。

“那個大叔,我勸你們還是傷好以後再去找虎妖吧!你朋友都成那樣了,要是貿然上山,那到時候遇到虎妖了,也只能是包袱。”

“謝謝你的好意,不過我們根本就沒有打算活着回去。”

大叔冷哼了一聲就轉過頭繼續前進,見他們如此執拗,我也不放心了,畢竟是我們打傷了他們,要是他們真的被虎妖給傷了,我也難以安心。

“白虎,我覺得我們還是應該幫助他們,畢竟他們是我們打傷的,要是他們真的出了事情,我心裏也難安。”

“就你是老好人啊!罷了,既然你想幫助他們,那就幫吧!不過我可把話說在前面,要是他們除了獵殺虎妖,還亂來的話,那我一定不會放過他們。”

“放心吧!我會對他們把話說明白的。”

見白虎同意了,我心裏的石頭也落地了,不等朱雀和神龍走過來,我直接叫住了那位大叔,然後給他說明我們願意跟他們上山,結果大叔聽了我的話,立刻眉開眼笑起來。

“大叔,這個我來幫您拿吧!”

見大叔身上背了一個碩大的袋子,而我兩手空空的,所謂尊老愛幼,所以我也不好意思看着大叔拿那麼多東西,而且還要忙着扶人。

“不用不用,這點東西,我一個人就可以了。”

大叔慌忙躲過了我伸過去的手,看到他一臉緊張的樣子,我突然很好奇他袋子裏裝的東西是什麼。

重生之農門嬌女 “大叔,您那麼緊張做什麼?我又不要您那東西,瞧把您緊張的,弄的好像我是個小偷一樣。”

“呵呵……你嚴重了,這裏面是我的獵妖工具,我們獵妖人的工具一般都不會給人碰的,就算是我們的親兄弟,也是不能的,所以還希望你能諒解。”

“原來是這樣,那真是不好意思了。”

各自說清楚原因後,大家也都釋懷了,見大叔東看看西看看的,我還以爲他是在找虎妖。

“大叔,這附近沒有妖氣。”

“哦!我知道,我是在找治療我兄弟的草藥,他受了內傷,需要治療的。”

沒想到大叔也是知道自己兄弟需要治療的,還以爲他真的不顧自己兄弟的死活呢,看來這位大叔也是重情重義之人。

“大叔,這是我們門派的內丹,可以治療內傷,剛纔都忘記了,真是抱歉了。”

我連忙把療傷內丹遞給了大叔,大叔接過去並沒有直接給自己的兄弟服用,而是放在自己鼻子處聞了聞,在確定沒問題後,這纔給他的兄弟服用了。

本還以爲大叔放心我們了,沒想到大叔還是如此謹慎,不過這也沒錯,畢竟我們萍水相逢,而且還打傷了人家的兄弟,所以大叔小心一點也是應該的,只是白虎此時一臉不快了。

“主人,他們也太沒禮貌了,我覺得我們就不應該幫助他們。”

“行了,你真以爲我願意這麼低聲下氣的跟他們說話嗎?禍都是你闖出來的,現在說這些你好意思嗎?如果剛纔我們沒有打傷他們,那我們也不用如此低聲下氣了。”

瞪了一眼白虎,然後繼續跟着大叔前進,如此風雪越來越猛烈,就在我們剛走到半山腰的時候,白虎忽然拉住了我的衣服。

“怎麼了?”

“我感覺到了虎妖的存在,不過距離我們這裏還稍遠些,如果按照那位大叔的方向走,我們肯定會跟虎妖擦身而過的。”

聽了白虎的話,我連忙就朝大叔喊道:“大叔,先停停,我感受到虎妖的氣息了,不過如果您再亂走的話,那我們也只能跟虎妖擦身而過了,所以我建議還是跟我走吧!”

“也好,聽說你們巫門對付妖物有自己獨特的一面,這次我也看看你們的手段。”

大叔笑了笑,並沒有跟我爭執什麼,只不過大叔身邊那兩個小弟此時臉上露出了諷刺,“巫門怎麼了,你看起來也只不過剛出師而已,我們大哥可是抓了二十多年的妖了,經驗可比你豐富,你小子就少在我們面前班門弄斧了。”

“黑子,你住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都給你們說過多少遍了,出了門,就不要總是那麼看不起人,有些人,可比你們厲害多了……”

大叔訓斥起了他的兩個小弟,而那兩個小弟此時都一臉憤恨的瞪着我,似乎是我害的他們被罵一樣。

“好了大叔,我們走吧!”

不想再繼續被人怨恨,我連忙示意大叔不要再罵了,不過好在大叔他們還是跟着我們前行,就在我們距離虎妖不到百米之距時,大叔忽然站住了腳步。

“等等,前面不止一隻虎妖。”

大叔的話立刻讓我震驚了,不過當我詢問白虎後,也確定了大叔說的都是真的,沒想到大叔還沒看到虎妖,就知道有兩隻,看來我今後要學習的還很多。

“大叔,那你有把握嗎?”

“一隻我有五分把握,但是兩隻我就沒信息了,小兄弟,你們有幾分把握?”

“我們……”我轉頭看了看白虎,不過白虎轉過去了臉,而朱雀和神龍也沒有想要幫忙的意思,看來這次也只能我親自出手了。“我們這邊就我一個能出手,我沒有見過虎妖,也沒有跟它們較量過,所以我也不確定。”

“大哥,你瞧瞧你帶來的都是什麼人,連一點把握都沒有,還敢大言不慚,大哥,我們還是自己動手吧!有我和二蛋,我們一定會宰了那兩隻虎妖。”

“都給我閉嘴,你們知道虎妖有多少威力嗎?什麼都不懂,就會吹牛,等下被虎妖嚇破膽子了,可別怨我沒有提前給你們警告過。”

大叔震怒了,而那兩個小弟也不敢再說什麼,只是他們還時不時的朝我拋過來挑釁和諷刺的眼神,不過我並沒有理會他們,對於那種人,最好的就是無視。

拐過彎後,我們終於看到了虎妖,一隻公的,一隻母的,看來應該是夫妻吧!好在它們沒有孩子,要不然,就憑我和大叔,真的不可能打敗它們。

因爲在上山的時候,白虎和神龍他們就收回了自己的靈力,因此虎妖它們並不知道白虎他們是上古神獸,見那兩隻虎妖想要攻擊我們,大叔連忙打開了自己揹着的袋子。

裏面是一個弩弓,不過就只有三枚箭羽,也不知道這大叔是不是腦殘,上山就只帶三枚箭羽,又能做什麼呢?

“大叔,就三枚箭羽,你也太能開玩笑了吧?我看我們這次真的要死定了。”

“別小看這三枚箭羽,它們都是開過光的,對付妖物最有效,而且只要念法就能自己回來。”

“原來是這樣,還以爲就只是三枚普通的箭羽,嚇死我了。”

撫了一下額頭,我也不再多話了,因爲虎妖已經朝我們進攻而來,就在虎妖剛靠近我們時,大叔的箭羽也發了出去。

只是很可惜,虎妖一轉身就躲了過去,就在我看着大叔怎麼收回箭羽的時候,那隻母老虎也朝我攻擊而來,幸好我這次來的時候有帶天雷符。

天雷符剛接觸到虎妖時,虎妖周圍就電閃雷鳴的,接着虎妖一聲慘叫就遠離了我,而它的眼裏也有了一絲恐懼,看來天雷符對虎妖還是管用的,這下我也來了信心,而之前那兩個還在諷刺我的人,此時都瞪大了雙眼。 “小兄弟,功力不錯嘛!”

大叔一邊對付公虎妖,一邊扭頭誇讚了我一下,我也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哪裏話,這都是小兒科,不像大叔的真材實料。”

“別謙虛了,好了,我們要儘快收服這兩個小畜生,已經開始變天了,等下暴風雪會來,免得到時候麻煩。”

“嗯,大叔你要小心點。”

我對大叔的感覺還不錯,只是白虎他們依舊在一旁不管不問的,真不知道他們跟着我們來到第是爲了什麼。

“我說你們也過來幫幫忙啊!”

“你一個人就行了,人多了也是浪費。”

白虎一句話,也讓朱雀和神龍打消了想要幫助我的意思,見他們很不仗義,我只能哀嘆自己命苦,就在母老虎趁我不備慢慢靠近我時,我又是朝它對過去一道符,這次它變聰明瞭。

知道那道符很厲害,所以很快就躲避了過去,不過天雷符專門對付妖物的,所以只要接觸了一點點妖氣,就會從天打下雷電來,而母老虎再次很不幸的被雷電劈了個正着。

剛纔還是一身華麗的皮毛,如今已經變得焦黑了,而且母老虎的身上還不斷的冒出黑煙來,看來它被劈的真的夠嗆。

而母老虎的同伴公老虎此時見自己的同伴被劈成了那樣,立刻就朝我攻擊而來,幸好我這次來帶的符篆還算多,所以我想也沒多想,就掏出天雷符丟向了公老虎,結果公老虎速度太快了,沒等天雷符到它跟前,它就已經躲了過去。

見公老虎已經靠近我了,我並沒有慌張,反而還有種急切的心裏,因爲就在剛纔我已經在自己周身設置了陣法,只要虎妖一進入到陣法中,它就別想再活着出去了。

“小心了。”

大叔見虎妖朝我攻擊而來,嚇得連忙大叫了一聲。

“不用擔心,它傷不了我。”

就在我的話剛落下,虎妖也已經進入了我設置的陣法當中,當虎妖一進入到陣法中,陣法立刻就亮了起來,看到虎妖身上源源不斷的溢出黑氣,大叔立刻就跑了過來。

“怎麼會這樣?”

“我在這裏設置了陣法,只要它進去了,就不會輕易的出來,除非我願意放過它。”

“對了,你認識巫門的林風嗎?”

“他是我師傅,大叔,你認識我師傅啊!”

我沒有想到大叔竟然會叫出我師傅的名字來,看來又一次遇到了師傅的老熟人,我就納悶了,這個世界難道真的就這麼小嗎?

“認識,當年他還救過我一命,他當年用了陣法,所以一看到你的陣法,我就感覺好熟悉。”

“那真是太巧了,大叔,我們先對付虎妖吧!等下我們細說。”

大叔也不是那種沒眼色的人,他也不多話,直接朝那隻在陣法外面的母老虎射去一箭,母老虎還在震驚中時,就身中一箭,大叔的箭羽有神力,所以當母老虎中箭後,立刻就倒在地上不動彈了。

“吼……”

陣法中的虎妖看到自己的同伴被傷到了,立刻就震怒了,只是因爲一直在陣法中不能出去,所以就開始吼叫了起來,周圍樹上的雪被虎嘯聲震落了下來,剛好有一團掉落在了我的衣領中。

頓時清涼的感覺傳了過來,不過很奇怪,我並沒有感覺到特別寒冷,只是有一點清涼而已,很舒服的感覺,這點發現讓我很是奇怪。

“白虎,爲什麼我感受不到冰雪的寒冷?”

“因爲你服用了天地精華,所以你不會感覺到嚴寒,你應該感謝我哦!”

我和白虎用心神交流着,有了解釋,我也放心了下來,只要不是我自身出了問題就沒事。

“小兄弟,那隻虎妖真的出不來嗎?”

大叔一直看着陣法中的虎妖,而虎妖一直用身體碰撞我設置的陣法。

“沒事,陣法還沒有發出最佳威力呢,大叔你看着就行。”

笑了笑,我開始念起口訣來,陣法也忽明忽暗起來,而虎妖此時似乎很難受的樣子,他不再撞擊陣法,而是直接趴在了地上呻吟着。

“它怎麼了?”

“它被陣法中的靈氣侵蝕了,因爲它是妖,跟神力不能結合,所以纔會這樣。”

我念完口訣後,就對大叔解釋了一番。

“原來這樣啊!那這個陣法可以維持多久呢?我曾經聽你師傅說過,陣法的時間是有限制的,尤其是越高級的陣法,時間也越短。”

“沒事,這些時間足夠讓它陣亡了,對了大叔,那隻母老虎怎麼樣了?”

“它跑了……”

就在我詢問大叔之際,大叔的朋友立刻叫了起來,我和大叔連忙轉頭去看,果真那隻母老虎像是發瘋了一樣朝山下跑去。

“大叔,快點攔截住它,要是讓它下山了,那一定會禍害很多人。”

我的話剛說完,大叔就衝了出去,沒想到大叔的速度那麼快,就像是飛人一樣,而大叔的那兩個兄弟,此時並沒有跟隨大叔而去,而是立刻朝我這邊跑來。

“你們兩個跑我這裏來做什麼? 總裁哥哥我喜歡你 不跟着你們的大哥收服那隻受傷的虎妖嗎?”

“我們大哥一個人就夠了,再說了,我們還要看着這隻公虎妖呢,要是被它給逃了出去,那我大哥豈不是麻煩了。”

那兩個人真的很過分,看到他們醜惡的嘴臉,我真爲大叔感到不值,跟這種人爲伍,真是一生血黴。

“唉!真不知道大叔是怎麼跟你們這種人當兄弟的。”

“臭小子,你少在這裏得瑟,小心我們兩兄弟對你不客氣,別以爲你師傅跟我們大哥有交情,你就可以隨意放肆。”

見那兩個人一直出言不遜,我也懶得再理他們了,正在我打算繼續唸咒的時候,忽然天空放射出了一道絢麗的煙花來。

“糟了,這是大哥的求救信號。”

那兩個人其中的一個看到煙花後,立刻就叫了起來,而他們的臉色也在頃刻間變得難看了起來。

“你們大哥有難了,你們還不去救他嗎?”

“哼!要你多管閒事嗎?管好你自己,二蛋,你去救大哥。”

“你怎麼不去?你可是老二,要救人也是應該你去。”

大叔的倆個兄弟頓時就吵了起來,我就沒遇見過這種人,見他們吵得不可開膠,我也懶得跟他們計較下去,直接讓朱雀去找大叔,好在朱雀此時還是聽話的。

等了足足半個小時後,當虎妖奄奄一息的時候,朱雀扶着大叔回來了,而大叔的那兩個兄弟此時一看到大叔,立刻就裝作很關心的樣子奔了過去,只是當他們剛到大叔跟前時,大叔就一腳踹開了他們兩人。

“你們兩個狼心狗肺的東西,你們就是這樣報答我的嗎?如果這次沒有朱雀的救助,我早死在這裏了,從今以後,我們橋歸橋,路歸路,誰都不欠誰的,以後你們另謀出路吧!獵妖人這個道路不適合你們。”

沒想到大叔最終還是做出了決定,不過我很替大叔高興,如果再讓這兩個人跟大叔下去,那大叔遲早有一天會被他們兩人給坑死,像那兩個人,一輩子也就那麼點出息和本事了,我不想讓他們影響大叔的人生。

“大哥,我們知錯了,你在給我們一次機會吧!”

“是啊大哥,我們剛纔都商量好去找你的,結果你就回來了,這也不能怪我們啊!”

“住嘴,給老子滾,老子最窩囊的就是認識你們這兩個膽小鬼,滾,別再讓老子看到你們,小心老子見一次打一次。”

大叔來了火氣,看得出,大叔剛纔真的經歷了生死一線的事情,要不然他此時也不會這麼大的火氣。

那兩個人見大叔真的生氣了,也連忙灰溜溜的跑走了,朱雀扶着大叔坐下後,我連忙把丹藥遞給了大叔,這一次大叔沒有像之前那樣放在鼻子處聞一聞,而是直接吞服了下去。

“大叔,你都不驗證一下那丹藥是不是真的嗎?”

“不用了,你的爲人我也看明白了,剛纔真是不好意思了。”

大叔嘆了口氣,不過好在他的臉色已經慢慢恢復了,而朱雀也對我點了點頭,示意大叔沒什麼大礙。

“大叔,你剛纔是怎麼回事?”

“剛纔我去追那隻母虎妖,結果中了它的奸計,本以爲它朝山下跑去了,結果它在半山腰對我進行了攻擊,我迫不得已就放出了求救信號,結果等來的不是自己認識多年的兄弟,而是你們的人。”

“大叔,你也別太難過,人心隔肚皮,不經過生死瞬間,也不會看明白各自的嘴臉,這次也算是給您上了一堂課吧!以後看人一定要看仔細了。”

“嗯,這次謝謝你們了。”

大叔很謙虛,見大叔傷恢復的差不多了,我也開始念起了口訣,看着白虎的身子逐漸消失在陣法中,我也解開了陣法。

“它怎麼不見了?”

“沒陣法吸收了,也算是死了,對了大叔,那隻母虎妖呢?”

“它被我的箭羽屠殺了,屍體就在半山腰那裏。”

“走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