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正因如此,剛剛在餐廳上,本傑明才會提出自己保護國王的建議。說真的,如果讓奧德里奇成為保護國王的那個人,接下來還會發生什麼?

弗瑞登可不需要一場國喪。

這種複雜的爭鬥,本傑明其實也不想捲入其中。只是,他不清楚法師共濟會背後的目的到底是什麼。他們想篡位?奧德里奇自己坐上權力的巔峰?還是有什麼人在背後指示著他們?

本傑明還不清楚這一切,但是,他覺得現在的弗瑞登挺好的。

在這位國王的統治下,時局比較安定,他可以帶著手底下那些法師,一步步地發展壯大。可是一旦政治格局發生變化,他們能否繼續安穩地發展下去,那就沒人知道了。

他們才在萊利城定居這麼點時間,誰想馬上就陷入逃亡之中啊?

因此,就算本傑明再不願意惹禍上身,但也只能站出來,自告奮勇地保護國王,別讓奧德里奇和國王有可能進入獨處的狀態。

就這樣,他一邊思考著這件事情背後的厲害關係,一邊跟著國王,在幾分鐘後來到了一個類似於議事廳的地方。

而在議事廳之中,已經有不少官員聚集了起來。

本傑明甚至還看到了米克爾和蘭斯騎士長。

當然了,看著本傑明居然跟著國王一同出現了,米克爾和蘭斯臉上的表情,那也是有點懵逼。

「馬上發出公告,暫時封鎖整個雪迪城。」國王站到王座邊上,冷冷地開口,道,「蘭斯騎士長,你帶著一千士兵,在城市周邊設下埋伏,注意每一個在附近出沒的人,不要讓綁架公主的傢伙混了出去。」

「遵命!」蘭斯行了一個禮,轉過身,立刻行動了起來。

「巴里特將軍,你帶著三千士兵,在城內進行搜索……」

「米克爾,你去城裡搜尋相關的消息……」

就這樣,國王一個接一個地發號施令,布置找回公主的事情。而本傑明作為保鏢,守在一邊,心中卻愈發糾結。

他還沒有作出真正的決定。

到底……要不要把法師共濟會的背叛告訴國王呢? ?這可不是一個簡單的問題,因此,本傑明也不得不仔細考慮——如果他說出了口,事情最後會演變成什麼樣子?

首先,要看國王如何選擇。

如果他一個怒火攻心,直接和法師共濟會撕破臉面,那肯定會引起一番動蕩。法師共濟會還有它的影響力的,如果奧德里奇能夠煽動起弗瑞登內的大部分法師,把整個國家搞垮都有可能。

當然了,能當上國王的人,應該不會那麼衝動。更大的可能性是,國王明面上表現出被蒙在鼓裡的樣子,暗地裡削弱法師共濟會。兩方就這樣在不為人知的地方陷入爭鬥,至於最終誰會獲勝,那就很難預料了。

而且關鍵是,本傑明應該幫誰?

出於立場,他該幫法師,出於道義,他該幫國王。如果法師共濟會想的是像霍里王國一樣,架空王室,由法師掌握這個國家,那對本傑明來說也不是沒有好處。但是……萬一他們背後還有其他人呢?

那個芬奇法師不是一直和伊科爾那邊有聯繫嗎?然後他和法師共濟會的關係也不錯。萬一背後的黑手是伊科爾,本傑明幫了奧德里奇,轉身女王就笑哈哈地登上了寶座,那他能上哪哭去?

可是關於國王,他的了解也僅限於這麼一頓飯。帝王家是一個非常複雜的存在,誰知道國王會不會以後也研究出什麼手段,女王一樣,把法師強行控制起來,為他所用?

說也不是,不說也不是……

真他媽糾結。

本傑明感覺異常頭痛。

這幫人也是夠了,安生點不好嗎,非得吃飽了撐的搞出點事來?大家和平發育,等到他坐擁百萬法師的那一天再開團,不行嗎?

他又怎麼想得到,今天下午在法師共濟會的好奇一瞥,似乎又把他推到了某個重大的歷史分節點上。

就這樣,在本傑明思考的過程中,國王也在搜尋公主的事情布置得差不多了。議事廳的眾臣散去,國王也轉過身,看了一眼本傑明。

「本傑明法師,我的親衛隊已經確認過整個王宮了,應該不會再有危險。」他拍了拍本傑明的肩膀,道,「我現在要去審問一下相關的人,親衛隊中有可信的法師,他們會保護我的。真是麻煩你了。」

本傑明聞言,看了兩眼邊上的親衛隊,忽然靠近國王,低聲耳語道:「陛下,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你。」

末世之我是天網 終於,他作出了決定。

未來會怎麼樣誰知道,但至少,這麼重大的事情,他得在裡面摻一腳。

「哦?」國王的神情也相當驚訝,他看了兩眼邊上的親衛,最終還是小聲道,「你說吧,他們都是可信的人,用不著支開。」

真的嗎……

本傑明心中頗有懷疑。

看來國王還是不夠信任他,怕本傑明會有不好的居心,所以不願跟他單獨談話,非得邊上有幾個侍衛才行。

這算是作為帝王的通病了吧。

「黑暗中行刺陛下的刺客,今天下午我剛見過他,在法師共濟會的總部。」不過,本傑明沒有計較,而是低聲這麼說道。

頓時,國王的臉色微變。

「你確定嗎?」

「我確定。」本傑明繼續低聲說道,「陛下如果不相信的話,可以自己去驗證一下,應該能找到公主的線索。」

國王的神情有些微妙,本傑明也看不大出來他此刻的心情。不過很快,他的臉色就恢復正常,再次用力拍著本傑明的肩膀,開口,說給邊上的人聽:「沒事,你就留在客房好好休息一晚,不用著急離開。今天的事情你已經幫了不少忙了。」

隨後,他便招了招手,帶著幾個親衛離開了。

本傑明見狀,大概知道國王打算怎麼辦。因此,他也沒有反對,跟著邊上又走出來的一個僕人,回到了先前的客房。

他也知道,從這一刻起,這個渾水,他算是徹底淌進來了。

站在房間的窗戶邊,看著窗外那些來來往往忙碌的親衛和僕人,本傑明再次陷入了沉思。他反覆思考著究竟該怎麼做,才能夠讓自己從中獲得最大的利益。

一旦國王驗證了本傑明的話,本傑明也會得到國王的信任。這算是他最直接的一個收穫了。

但……僅僅只是一份信任,似乎還不太夠。

伴隨著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本傑明望著漆黑的夜空,猜測著整個雪迪城內正在發生著什麼。不過,此刻的他,也只能等在這個小小的客房內了。

一個小時后。

「本傑明法師。」

伴隨著一聲呼喚,房間門被打開,國王扮成衛兵的樣子,悄悄地走了進來。

「參見陛下。」本傑明行了個禮,緩緩道,「怎麼樣?陛下已經驗證了我所說的一切?公主殿下在法師共濟會嗎?」

國王把門關上,搖了搖頭,道:「不,除非我直接出兵法師共濟會,否則無法驗證這一點。但是關於那個刺客,我已經審問到了一些東西。」

沒有驗證嗎……

本傑明心中有些失望。

不過,沒能驗證他的話,國王卻還是隻身一人與他見面,這說明國王已經開始信任他了,不是嗎?

「陛下,是什麼線索?」因此,本傑明問道。

「那個混進王宮的刺客,是躲在食物的袋子里潛進來的。」國王則答道,「王宮購買食物一直非常小心,會有專人一袋一袋檢查。只是,今天下午檢查的負責人,從前是法師共濟會的守門人。只是,我想審問他的時候,他已經死了。」

聞言,本傑明反而一點也沒有失望:「陛下,這不就等於驗證了我的話嗎?這一場刺殺和綁架的幕後策劃人,就是法師共濟會。」

不過在心中,他還是暗自腹誹,這潛入手法確實有點太粗糙了。

法師共濟會敢這麼做事,也太自信了吧?

「並不是完全驗證了,不過,我相信你。」國王嘆了口氣,道,「雖然你還在伊科爾通緝著,說你是什麼霍里王國派出來的姦細。不過,我覺得你不像是那種人。」

本傑明也信誓旦旦地說:「那些都是女王用來污衊我的話。」

國王笑了兩聲,忽然收起笑容,滿臉凝重地開口:「你也該知道,法師共濟會的背叛,對於整個弗瑞登而言意味著什麼吧。」

本傑明點了點頭。

「我不會和他們公開決裂,但是,我需要更多法師的幫助。」國王繼續道,「我知道你在萊利城還有一些法師同伴,你也應該明白,只有那些人是遠遠不夠的。」

聞言,本傑明心中一喜。

難不成……國王準備扶持他們?

然而,就在這時,一陣敲門聲卻再次傳來,把國王接下來可能要說的話給打斷了。

國王皺眉,轉過身,把門打開。

門外,是那個開始接引本傑明的僕人。

「怎麼了?」 拽拽丫頭進錯房 國王沒有避諱,直接問道。

「國王陛下,是公主殿下……」僕人有些慌張,深吸了一口氣,才接著小聲道,「奧德里奇法師大人抓到了刺客,還把公主殿下給找回來了,現在正等在議事廳呢!」 ?那一瞬間,本傑明和國王對視一眼,表情都有些古怪。

這……又唱的是哪一出?

「我馬上過去。」國王沉默了一會,開口說道,轉身準備離開房間。而本傑明剛剛還和他進展良好的會談,也就這樣戛然而止。

本傑明心中咯噔一聲。

雖然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但他卻忽然預感到,自己剛剛從國王身上取得的信任,很可能馬上就要被收回去了。

心好累……

果然,他不該趟這蹚渾水的嗎?

「陛下,我能去跟著看看嗎?」想到這裡,本傑明深吸一口氣,這麼問道。

既然都摻和進來了,他總不能半途而廢。況且,他也想知道法師共濟會那邊究竟會拿出什麼樣的說辭。

國王轉過頭,沉默片刻,點了點頭。

於是,本傑明跟著國王,離開了房間。國王再換過一身衣服之後,他們急匆匆地趕到議事廳。而此刻,議事廳里沒有其他官員,只有奧德里奇一個人。

——當然了,還有他懷中抱著的一個小女孩。

本傑明遠遠地看了一眼,倒是鬆了一口氣。

是那個敲他門找貓的小女孩,四肢也還健在,沒有缺胳膊少腿的。此刻,她閉著眼睛,呼吸起伏,似乎是睡著了。看樣子,不管那個綁架她的人目的何在,至少沒有傷害她。

國王看見這一幕,也有些焦急地走上去,把小女孩從奧德里奇手中接了過來。

「她……沒有受傷吧?」

奧德里奇笑了笑,說:「她沒事。至少,在我發現的時候,他們還沒來得及對她怎麼樣。」

「他們?」國王皺了皺眉,把女孩抱到僕人的懷中,神情再次恢復嚴肅,「對了……擄走她的刺客呢?已經被人給抓回來了?」

本傑明站在一邊,聽到這裡,也更加仔細地觀察起了奧德里奇的表情。

「陛下,他們現在已經被關到了監獄之中,您可以親自審問他們。」奧德里奇說著,忽然嘆了一口氣,接著道,「陛下請恕罪,這都是我的疏忽。我沒有想到,法師共濟會裡居然出了這樣的叛徒。」

國王眼神微變:「你是說……」

奧德里奇沉重地點了點頭,道:「策劃行刺的,是我們法師共濟會的人。」

腹黑醫生,愛你上癮 國王沉默了。

本傑明聽到這裡,也感到有些疑惑。

「是一位入會三年多的法師,平時表現得都很正常,結果,卻從三個月前就開始策劃這一起刺殺了。」奧德里奇接著道,「他甚至還雇傭了不少傭兵,但那些傭兵的來歷都很奇怪,大多都是從卡瑞特斯那邊過來的。」

「卡瑞特斯……」國王沉吟著點了點頭,說,「你的意思是,這一切都是我那個哥哥策劃的?」

「不一定,也有可能是嫁禍。」奧德里奇則答道,「他們什麼也不願意說。」

國王再次陷入沉默,一張撲克臉,也看不出來他在想些什麼。

至於本傑明,他對奧德里奇的解釋,心中還是相當存疑的。

聯想到他在總部看到的東西,那個訓話的光頭法師,應該就是奧德里奇口中的反叛法師了。但……光頭法師都直接帶著那些傭兵開會了,奧德里奇作為會長,居然一點都沒有發現嗎?

直覺告訴本傑明,奧德里奇應該不是那麼遲鈍的人。

也因此,在他看來,這番什麼反叛法師的說辭,只是推卸責任的借口。奧德里奇只是從自己會裡拎個人出來當替罪羊,讓別人背鍋,然後自己做出一副毫不知情清白無辜的樣子罷了。刺殺國王的事情,恐怕也有他的一份。

說白了,本傑明不相信這位老會長。

只是,他還有一點想不通。

如果這一切只是奧德里奇自導自演的一齣戲,那他大費周章地綁架公主,結果沒幾個小時,又把人給送了回來,圖啥啊?

無敵掃碼系統 吃飽了沒事幹嗎?

本傑明有點看不懂這個形勢了。

聯想到一些宮廷劇里狸貓換太子的劇情和他自身的遭遇,他心中一動,忍不住把目光再次投向了僕人懷中的小女孩。

沒錯,就是之前見到的那個小姑娘,應該沒有被掉包。

那事情就變得更奇怪了。

「把犯人押到地下室,我要去審問他們。」本傑明還沒有想清楚,國王便作出決定,對著邊上的一個親衛這麼說道。

親衛領命離開,而國王也轉頭看向本傑明和奧德里奇,點頭示意。

「二位,我要失陪一陣子了。」

本傑明聞言,心中湧現出更多不好的預感。

說真的,他也很想親自去審問一下那些犯人,肯定能問出不少有趣的東西。不過,看國王的態度,似乎不喜歡有外人介入審問。而奧德里奇也在邊上,本傑明如果表現得太上心,恐怕會引起他的懷疑。

因此,他沒有再次自告奮勇了。

就這樣,國王帶著他的親衛離開,僕人也抱著熟睡的公主離開了。一時間,整個議事廳變得空蕩蕩的,只剩下了本傑明和奧德里奇二人。

水晶吊燈上的燭光投映在地面上,映出兩個有些沉默的影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