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陳默有點不開森的是……他已經連續三天垂釣失敗了。

幻墨塵世 連續三天,他連根毛都沒釣上來一根,似乎運氣在前幾次垂釣后,已經見底了。

難道咱現在的臉很黑嗎?

不過幸好已經被陳默移到池塘中的小紅龍魚,讓他不開森的心情還能轉好一些。

算上買回來的那天,經過四天不間斷的『喂尿』進化后,小紅龍魚居然違反自然生長規律似的爆炸式生長!

短短四天,紅龍魚已經從最開始的二十多厘米上下,一路暴漲到了六十多厘米大小!

體態優美霸氣!

色澤紅艷漂亮!

小紅龍魚已經完全蛻變成了一條極品紅龍魚了~

雖然為此,陳默已經消耗了近三分之一鱷王龍龍尿…

小池塘中已經被他重新蓄滿了水,兩天前水缸中已經快游不開的紅龍魚,就被他移了進去。

這天下午,陳默站在池塘邊給紅龍魚拍攝著美照跟視頻,小紅龍魚已經長成個頭了,是時候到了賣掉、換成小錢錢時候了,陳默就準備找渠道給紅龍魚打打廣告了。

據陳默自己估計,自己開『喂尿掛』蛻變得來的這尾極品紅龍魚,賣個上百萬小錢錢應該是沒問題的!如此的話…老人去世前的遺願,他或許就可以啟動了!

修繕老宅!

老人去世前的心愿一共有兩個,一個是望孫成龍,陳默能考上大學!因為在老一輩人眼裡,大學生是無上榮耀的。

這一心愿陳默已經完成了,雖然他上的大學只是一所普通大學。

而第二個心愿,就是修繕祖傳的老宅了。

老人祖上曾是富裕人家,傳到老人這一輩,因經歷過大磨難緣故,致使家道中落,老人最大的心愿就是能把祖上傳下來的老宅守護住。

後來老宅又回到了陳家名下,只是經歷過百年滄桑的老宅早已經破敗不堪…

於是老人的心愿就變成了修繕老宅。

只是這個心愿實現難度太大了,至老人去世前,也一直未能實現了。

陳默原本修繕老宅的希望也很渺茫的,他大學畢業后找到的工作雖然還可以,每月收入也還算不錯,但動輒需要幾十上百萬都不見得能修繕好的祖傳宅院,他真的是有心無力啊!

而現在,或許可以了… 程紅芳的一張臉卻是倏地冷了下來,根本就不搭理那個帥哥,而是走到吳賴的身旁,藕臂輕舒,攬起了吳賴的臂彎,一邊朝著前面走去,一邊俯在吳賴耳邊悄悄的說道:「小流氓,配合點兒,不然的話,哼哼!」

吳賴聞言,頓時心中恍然,暗暗罵道:「媽的了個巴子,老子這不是碰到了典型的肥皂劇情了,一男的看上另一女的,那女的不同意,可是也沒有心儀的,所以找一個替身來拒絕那男的,然後那男的就恨上了那個替身,將那個替身整得死去活來,看來,老子現在的身份就是那個可悲的替身啊!」

不過,吳賴只感覺自己的胳膊被一團軟綿綿的東西壓著,很是舒服,便也暫時壓下了心中的不滿,身子自然緊緊地考上了程紅芳香噴噴的身子,還故意用胳膊蹭了蹭,那感覺還真的不錯!

程紅芳頓時感覺出了異樣,雙頰緋紅,壓低了聲音說道:「小流氓,你幹什麼?」

程紅芳呼吸的熱氣吹在吳賴的臉上,只覺馨香的蘭花般的氣息拂面而來,自然是有些情迷意亂,使勁地吸了兩口,這才辯解道:「芳姐,你不是說要配合嗎?那總的逼真些吧,可不能被那傢伙看出來啊!」

程紅芳想想也是,便也不再計較,畢竟讓這個小流氓占點兒便宜,自己並不感覺有什麼反感,可是要讓自己去身後那廝家裡吃飯,那自己就大大地不情願了!

梅傑走在二人的身後,心裡對吳賴的敬仰之情再一次上升到了一個新的高度,自己的老大也實在是太牛叉了,在學校里有校花每天追著纏著,校花轉學了,美女老師追著趕著給補課,就是一向冷冰冰的「滅絕師太」也請老大去家裡吃飯,自己可是早就聽說,「滅絕師太」有個美得冒泡的蘿莉女兒,這倒也罷了,可是自己竟然不知道,老大幾時在省城也有了女人,而且看著女人住的地方,這可不是一般人啊!

那個剛剛下車卻是被程紅芳無視的男青年見狀卻是臉色大變,一張本來充滿了笑意的俊臉頓時變得鐵青,怔了半晌,方才反應過來,哪裡能夠按捺得住,三步兩步沖了上來,攔在程紅芳的身前。

「紅芳,他是誰?」男青年嘴裡是問程紅芳,可是一雙眸子卻是緊緊地盯著吳賴,臉色陰沉得好像要擠出水一般。

程紅芳卻是緊緊地一攬吳賴的胳膊:「慕容俊傑,這是我的男朋友,你攔住我們幹什麼?」

吳賴只感覺胳膊上的肉團壓得更緊了,心裡那個美啊,根本就無視於那個慕容俊傑越來越難看的臉色,雙目微閉,一副陶醉無比的樣子,心裏面只有一個念頭:「嘿嘿,這個替身總算是沒有白當,好歹可以揩些油啊!」

「什麼?男朋友?胡說八道!」那慕容俊傑一張臉變得都有些猙獰起來了。

程紅芳卻是微微一笑,將螓首都靠在了吳賴的肩上說道:「呵呵,看上去我這是胡說嗎?」

「賺大了,賺大了!」吳賴嗅著程紅芳髮絲的清香,表情那個陶醉啊!

慕容俊傑卻是不再和程紅芳說話,而是轉向了吳賴,沉聲說道:「閣下是什麼人?竟然敢搶我慕容俊傑的未婚妻,莫非是活膩味了不成?」

「未婚妻?」吳賴聞言一怔,心裡暗道,這可玩大了,面前這個討厭的玩意兒竟然是程紅芳的未婚夫,而自己竟然對著人家的面,占人家未婚妻的便宜,這也太有些欺負人了!

吳賴不敢再造次下去,雖然聽到程紅芳有未婚夫了,心中有些失落,但還是決定不再趟這趟渾水,就要抽出自己的胳膊,可是不料程紅芳好似知道吳賴的想法,手臂使勁,吳賴抽了一下,卻是沒有抽出來,心中著實有些不解,你妹的,你有未婚夫了,讓我來是湊什麼熱鬧啊!

就在吳賴心生退意,準備找個理由離開這個是非之地的時候,程紅芳說話了:「呸,慕容俊傑,你不要亂說話,誰是你的未婚妻了?你自己在做夢吧,告訴你,我身邊這位吳賴先生才是我的未婚夫呢!」

「乖乖!這才多大功夫啊,升級成未婚夫了!」吳賴心中暗暗感嘆道。

梅傑也是晃了晃胖腦袋

此時周圍已然圍上來不少的僕人和工人,卻是誰也不敢說話,程紅芳大小姐固然脾氣不大好,那個慕容俊傑先生更是不是好惹的,所以大家只是圍觀在周圍議論紛紛,幾個反應快的,已然是朝著院子里奔去,很明顯是稟告程家的長輩去了!

慕容俊傑一張俊臉已然完全沒有了最初的從容,鐵青著臉咬牙切齒地說道:「紅芳妹子,咱們之間的婚事可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我很小的時候就被雙方父母指定,這可不是你想拒絕就能拒絕的!」

「哼!我沒答應,就不能算!」程紅芳冷哼一聲道。

慕容俊傑一陣氣結:「你……你,程叔叔已經親口答應了我們的婚事,而且我這次來就是和程叔叔商量婚期的,你就不要任性了,你身邊這個東西一看就是個沒見過世面的鄉巴佬,而且形象也太猥瑣了,一看就是好色的小無賴,這等貨色怎麼能配上你程大小姐的身份,只要咱們才是門當戶對,強強聯合啊!」

吳賴一聽頓時有些不樂意了,他其實不大想插手這些破事的,你們門當不當,戶對不對,這個是你們的事情,小爺我只是一個可憐的替身,你不要老惹我啊,可是這個叫什麼慕容俊傑的玩意兒分明話語里看不起小爺,那好,對不起,小爺我這個人一向是吃軟不吃硬,你要這樣對待小爺,那小爺倒是要奉陪奉陪了!

「門當戶對尼瑪個巴子!」吳賴一出口就是相當的不客氣,「這都什麼年代了,還尼瑪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長著一張小白臉,一看就不是個男人,快滾尼瑪一邊去,不要妨礙老子泡妞!」

吳賴說著,還將程紅芳緊緊地攬進懷裡,斜睨著慕容俊傑,一副示威的架勢。

程紅芳被吳賴摟在懷裡,微微掙扎了一下,便依偎在了吳賴的懷裡,俏臉上已然是變得通紅,尤其是吳賴身上的男子漢氣息,讓程紅芳微微有些失神!

「老大就是老大,搶別人媳婦都搶的這麼理直氣壯啊!」梅傑心中暗暗地贊道。

而周圍程家的僕人工人們卻是齊齊怔住了,他們大部分都是看著程紅芳長大的,卻是第一次看見程家大小姐竟然流露出這般嬌羞的神情,今天太陽從西面上來了嗎?

慕容俊傑看著吳賴二人依偎在一起的樣子,尤其是一向在自己面前高傲無比的程紅芳竟然現在如同綿羊一般的溫順,氣得是七竅生煙,他不敢貿然地指責程紅芳,但是對於吳賴,慕容俊傑卻是根本就沒有什麼忌諱,一雙眸子陰毒無比地盯著吳賴道:「好小子,有膽的話,報上你的名字來歷!本少爺今天倒是要看看,你是哪路神仙,竟然敢和我慕容俊傑搶女人!」

吳賴嘿然一笑,根本就沒搭理慕容俊傑,而是對程紅芳問道:「芳姐,你家裡面的狗怎麼不拴牢啊?怎麼跑出來亂叫啊?」

程紅芳聞言一愕,很自然地反應道:「呃?什麼,我家裡沒養狗啊!」

「沒養狗,哦,那我明白了,那就是外面跑進來的野狗了!」吳賴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

周圍人頓時一陣鬨笑,他們都不是傻子,自然能夠聽出來吳賴這是在罵慕容俊傑是一條野狗,尤其是梅傑更是笑得誇張,渾身的肥肉都跟著亂顫!

慕容俊傑的俊臉一陣青一陣白,只感覺都有些眩暈了,自己自出生以來,何曾有人敢如此辱罵自己,還說自己是野狗,是可忍孰不可忍?

慕容俊傑的雙手已經緩緩地攥了起來,雙手的關節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音,一雙眸子緊緊地盯著吳賴,怨毒的眼神就像是毒蛇一般,整個人的氣質竟然漸漸地發生變化,一股陰冷的氣息從慕容俊傑的體內散發出來,周圍觀看的人們甚至都覺得周圍的空氣溫度下降了不少,在這還炎日當頭的秋日,竟然微微地感到了寒意!

「高手?」吳賴心中一動,已然是放開了程紅芳的手臂,眼神微微地眯了起來,體內熱流涌動,驅散了突如其來的寒意,準備隨時應戰!

「慕容俊傑,你要幹什麼?」程紅芳感覺不對,卻是急急地站在了吳賴的身前,吳賴不知道這個慕容俊傑的來歷,自己卻是深知這個慕容俊傑有多麼可怕,雖然吳賴的身手也很不錯,但是程紅芳不認為吳賴是這個慕容俊傑的對手,而且這個慕容俊傑絕對會對吳賴下殺手的,並且憑藉慕容家的聲勢,殺死幾個人根本就不算是什麼大事。

慕容俊傑獰笑一聲回答道:「幹什麼?紅芳,你可是知道我的,沒有什麼人敢在我慕容俊傑面前這麼猖狂的,你閃開,今天我要讓這個小子知道得罪我的下場是什麼!」 ?「吶,這是最後一次喂你了,以後這龍尿可就沒有你的了哦。」

用手機給紅龍魚拍攝了一套寫真集后,陳默從皮囊中再次倒出小半杯鱷王龍尿來,灑進了小池塘中。

『嘩啦』一聲,原本還在池塘中肆意遊動著的紅龍魚,瞬間就像是察覺到什麼似的,魚尾一擺便遊了過去。

對於陳默來說腥臭的鱷王龍尿液,紅龍魚游過去后,便大口吞咽起來。

一隻背殼碧綠的巴掌大巴西龜,悄悄遊了過去,似是攝於紅龍魚的兇猛,不敢游的太靠近,只能在附近吞食一點散開來的『營養液』。

四天時間,陳默原本買來的小巴西龜,體型也跟著放大了數倍,從最開始的背甲5cm大小,已經長大到最少十幾厘米了。

只是無奈於紅龍魚性格兇猛,陳默每次倒進去的鱷王龍營養尿液,小巴西龜只能跟後娘養的似的,都只能偷吃到一點點。

但饒是如此,小巴西龜也已經大變樣了。

背殼從原來的綠色變成了碧綠色,像是翡翠琉璃製成一般,原本較為平滑的背甲上也凸出了三道『豎峰』來,雖還能一眼認出這應該是巴西龜,但模樣已經開始大變樣了。

鱷王龍尿液還剩下三分之二左右,陳默就準備用剩下的尿液用來培養這隻巴西龜,以及給靈蛇藤施肥用了。

他原本是想著再進化一條紅龍魚來著,但一想,這玩意越多了越不值錢,雖然就是他再進化出幾條紅龍魚來也不會衝擊到高級龍魚市場,但如果全世界只有這一條的話…

想必其價格一定會更貴、更值錢的。

陳默思來想去后,還是掐滅了自己再培養幾條的念想。

給紅龍魚喂完營養液后,陳默就去看了看西北牆角的靈蛇藤,四天過去了,原本只有一米來長的靈蛇藤已經生長到了五米多長,將院牆的西北角都覆蓋了起來。

藤蔓從最初的一根主藤,也已經分出了七八根小枝蔓來,由於靈蛇藤株體上有類似蛇斑紋絡緣故,這猛一瞧,還真以為這片綠植中會盤卧著幾條大蛇呢。

陳默最開始時也經常會被嚇到,但四天來不間斷適應后,他現在已經好上許多了。

從皮囊中再度倒出小半杯鱷王龍尿液,兌點井水澆灌下去后,陳默就不準備搭理這貨了。從小池塘邊拾起魚竿來,陳默準備再次垂釣。

他已經三天沒釣到任何東西了,希望今天的運氣能夠好些!

……

異界!一片樹木蔥鬱的大森林中,無數老樹虯扎茂盛生長。

在老樹圍聚的生長間隙中,森林中出現了一大片空曠之地,這裡樹木開始減少,空曠之地已被無邊花海覆蓋,各種顏色不同的花朵在花海中爭相綻放著。

辛勤的蜜蜂飛舞於花朵之間,一隻只顏色俏麗的花蝴蝶也縱情其中。

嗖—!一隻差不多只有麻雀大小的火紅小鳥忽然快速飛過花海,在火紅小鳥的背上,一個如同小精靈一般的小女孩正滿臉驚慌的望向身後。

這『小女孩』身具人形,但個頭卻只有人類大拇指大小,身材纖細,背上生有透明膜翼。

觀其面相,還是個挺漂亮的小精靈般小女孩?

這是一隻雌性的小妖精。

「火火,飛快點,再飛快點,我們不能被那些惡棍抓到了。」小女孩跟身下的火紅小鳥說道。

「啾啾~!」火紅小鳥似乎能聽懂小女孩的話語,急促的鳴叫兩聲后,速度猛地提快一些,向著東北方向飛去。

「老大!發現那個擁有花神之力的小丫頭了,在前面!」

火紅小鳥飛來的方向上,幾十隻黑烏鴉大小的黑色怪鳥正在快速追趕而來,在黑色怪鳥的背上,同樣各有一位小妖精族騎士,體型也相對較為魁梧許多,恩,最強壯的一個估計能有中指大小吧!

「追!今天要是再讓這個小丫頭逃了,小心你們的腦袋!」

中指大小的小妖精騎士頭領,面無表情說道。

「是!老大!」

「兄弟們給我追!」

黑色怪鳥的飛行速度遠勝小紅鳥速度,耐力也更強些,如果非要做個比較的話,黑色怪鳥為軍馬級的制式坐騎,而小紅鳥只是民間坐騎。

而這場追逐戰的起始原因,卻是因為前面的那個小妖精族女孩,是小妖精國度中三朵部落里百年難得一見的擁有花神之力的族人。

在這個神奇世界中,小妖精國度無數,但擁有花神之力的小妖精卻極其稀少。而花神之力可溝通天下植物,親和萬獸,如果能被某勢力所用的話,便是『核武級』震懾武力。

想想如果雙方勢力開戰,正打得火熱的時候,忽然一群兔子啊,刺蝟啊,阿貓阿狗什麼的巨獸衝來…

真心是『毀天滅地』級災難啊。

在這片神奇世界中,哪個小妖精勢力中如果能擁有足夠數量的花神之力小妖精的話,那真是牛逼大發了。

首輔千金 「哈哈! 名偵探柯南之MARTINI 小傢伙往哪裡逃!」

「這下你逃不掉了吧!」

「速速隨我等回去!」

小紅鳥終是體力有限,速度變慢后,被黑鳥騎士們追上,幾十隻黑色怪鳥呈近乎三百六十度方向把小女孩團團圍了起來。

騎乘在小紅鳥背上的小妖精族小女孩茶顏朵,憤怒的看著這群惡棍,發現自己已經無法逃脫后,小傢伙都快急哭了。

為了自己能夠逃出來,整個三朵部落已經成為戰火廢墟,部落中的大哥哥叔叔伯伯們全部被這群惡棍殺死了!小顏朵已經逃了好幾天了,可是…

「阿三!給我把她抓回去!」

中指大的小妖精騎士首領大手一揮,說道。

「是!老大!」

一隻黑色怪鳥上的小妖精騎士,扇動背上的膜翼飛了起來,小妖精騎士向著小顏朵飛去。

便在這時,一根透明的魚線忽然自高天上垂下,從這群小妖精騎士騎乘的怪鳥縫隙間垂了進去,在那個小妖精騎士抓到小顏朵之前,成功勾在了小紅鳥身上。

一瞬間,小顏朵發現自己不能動了,她只能眼睜睜看著眼前的惡棍撲來!

她很憤怒!

但她的花神之力才剛剛覺醒不久,小顏朵還無法做到能同小妖精國度中傳說中的大祭司般,一念便可驅使萬獸、召喚神木戰士作戰!

她只能眼睜睜看著這群惡棍把自己抓回去。

「咦,這個惡棍怎麼不來抓我了呢?」正在因為忽然不能動而著急的小顏朵,忽然發現,那個毒刺部落的惡棍飛到自己附近后,卻忽然飛不過來了?

怎麼回事?

小顏朵忽然又發現,『自己』好像突然沖開了這群惡棍的包圍圈?可是自己跟火火都不能動了啊? 竹馬帝少:吃定小青梅 好奇怪…

小顏朵發現自己飛上了天,飛得好高好高,很快下面的森林就變成一片綠色的海洋了…

那群可惡的惡棍好像在大聲叫喊著什麼,在向自己追來,可是他們忽然變得好慢好慢,哼!該死的惡棍們!

……

「這……一隻小妖精?」

老宅中,隨著腦海中系統的聲音響起,陳默看著被自己釣上來的,被魚鉤之力禁錮著還一動不能動的一隻鳥、一隻像是無限縮小的長著翅膀的……小人兒一般的小女孩,系統居然說這是一隻小妖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