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但是每一張賭桌前都圍滿了人。

這些賭徒一個個都像打了雞血一樣,手舞足蹈,眉飛色舞。

哪怕是把錢賭輸完了的人,也賴在這裡想著怎麼能弄點兒錢回來,撈回本。

李富貴換上一身奢侈的行頭,牛逼轟轟的來到了這賭場里。

保安見李富貴來了,當時就把他攔住了。

「李富貴,你怎麼這麼不要臉啊?都說了多少次了,沒錢別來!你怎麼還敢來?」身形壯碩的保安呵斥道。

瘋狂精靈島 「誰說老子沒錢了?你看看這是什麼!」李富貴說完,拿出一張卡,在保安面前晃了晃。

如今是現代化社會了,賭場也可以刷卡了。

保安拿出一個pose機刷了一下李富貴拿來的卡,那一大串的零差點沒把保安的舌頭嚇的咬掉了。

「怎麼樣,我能進去了嗎?」李富貴得意洋洋的說道。

「能進,能進!您裡邊請!裡邊請!」保安立刻換了一幅嘴臉,客氣的說道。

「哼,狗眼看人低!」李富貴趾高氣昂的進了賭場。

拿過來用卡買來的一二百萬籌碼,李富貴走到賭骰子的賭桌前,看了一眼戴著墨鏡的荷官,疑惑的問道:「我怎麼感覺你有點兒眼熟啊?」

荷官嘴角微翹,露出兩排潔白好看的牙齒道:「我新來的,大眾臉,您看我眼熟也是正常的。

好了廢話不多說,大家買定離手,買定離手了!」

怪異的荷官高聲的吆喝了起來。

這麼小的賭場,自然不可能像其他大賭場那樣,有各種豪華的機器。

而骰子則成為了這裡最主要的玩法。

聽到荷官吆喝,賭客們紛紛下注,瞬間氣氛十足。

賭性大的李富貴也懶得去管荷官是不是眼熟了,立刻抓了五十萬的籌碼開始下注。

「我壓大!」李富貴道。

此時藏在墨鏡后那詭異荷官的眼睛抹過一道金芒,朝著骰鍾掃了過去。

「這個李富貴運氣還挺好,居然第一把就賭贏了,也罷,先讓你嘗點甜頭,待會兒再收拾你!」荷官心中暗道。

「買定離手,開!」

荷官打開骰鍾,高聲宣佈道:「六,五,四,壓大的贏!」

李富貴頓時一張老臉如菊花一般綻放出了笑容。

接下來,李富貴彷彿如賭神附體了一般,戰無不勝,連贏了十把!

所有賭徒見李富貴手氣這麼旺,便紛紛跟著他押注,也贏了不少。

「老李牛逼啊!」

「現代賭神非你莫屬!」

「厲害了老李,看來你真的是時來運轉了!」

賭徒們紛紛誇讚道。

第一次得到這麼多人誇讚的李富貴,不禁有些飄飄然。

在眾人的慫恿下,李富貴一狠心,拿出一千萬的籌碼道:「好!既然各位看得起,那老子也不能慫!玩大點!

這次我壓一千萬小!」

說著李富貴瀟洒的將一千萬的籌碼推到了小那邊。

荷官淡淡一笑道:「買定離手了!還有押注的沒?沒有是吧?好,開!」

「五,五,四,壓大的贏!」

李富貴登時傻眼了。

一把就輸了一千萬!

這擱誰也受不了啊!

周圍跟著李富貴押注的賭徒們更是一陣凄涼的哀嚎。

接下來,李富貴感覺自己簡直是衰神附體,每一把都輸。

手裡的那堆成山的籌碼,也逐漸減少。

一個小時后,李富貴眼睛通紅的吼道:「我壓大!壓一千萬的!」

荷官卻冷笑著道:「抱歉,您的籌碼已經用光了。」

李富貴憤怒的從自己褲襠里拿出另外一張卡道:「這裡還有一張一千萬的卡,是我從我閨女那拿到的!」

偽裝成荷官的鹿一凡微微一笑道:「好!來人,給他把卡換成籌碼!」

(本章完) ?換好籌碼后,已經賭紅了眼的李富貴想也沒想直接將全部籌碼瀟洒的推了出去,狠狠道:「我全壓!壓小!我不信連續十把押小都輸了,這次還能輸!」

鹿一凡點點頭笑著道:「好啊。買定……」

「等等!這次我要親自搖骰子!」李富貴接著道。

鹿一凡看了他一眼,淡淡道:「本來咱們這沒有賭客搖骰子的規矩的,但是誰讓您是大客戶呢!

今天我就破例,讓您搖一回!」

李富貴聞言,接過骰鍾,仔仔細細的檢查了起來,沒有現任何異常。

深吸一口氣,李富貴晃動骰鍾,嘴裡還默念著阿彌陀佛。

鹿一凡無妄法眼一開,立刻便透視到骰鍾內的點數。

還別說,這次真的是小。

不過鹿一凡微微一笑,將手按在桌子上,真元透過桌子湧入了骰鍾,默默的將點數改成了大。

「李老闆,你開吧。」鹿一凡懶散的說道。

「好!」

李富貴一咬牙,打開了骰鍾,登時臉都綠了。

鹿一凡低頭一看,嘲弄的笑著道:「六六六點,大!李老闆可以啊,最大的點數都被您開出來了!那麼不好意思了,這一千萬歸我們賭場所有咯!」

說著,鹿一凡將所有籌碼用一個耙子摟到了自己這邊。

李富貴面色慘白,眼中一片血紅。

「不可能!這不可能!你們出老千!對,絕對是你們出老千!」李富貴瘋狂的吼道。

任誰在短短一個小時不到的時間內,連輸三千萬,也會和他一樣瘋狂的。

鹿一凡冷笑道:「李老闆,骰子你也檢查過了,最後一把還是你親自搖的骰鍾,要說出老千也只有你能出吧?」

「老子怎麼可能運氣背到連輸十一把!絕對是你們出老千了!」李富貴憤怒道。

「怎麼,李老闆不服?不服大可以拿錢來繼續賭,但是你要在我這撒潑耍橫,那就不好意思了。

來人,把他給我扔出去!」鹿一凡冷哼道。

「別!別!我賭,我繼續賭!」李富貴聞言臉色一變,立刻軟了下來。

「你拿什麼賭?你現在一分錢都沒有了,難道指望我們賒賬給你?」鹿一凡冷笑道。

低頭沉默了一會兒,李富貴一咬牙,把手放在桌子上,狠狠道:「我賭我這一雙手!」

此言一出,賭場內所有的賭客紛紛望向了李富貴,停止了賭博。

所有人都明白,這李富貴現在是賭紅了眼,再這麼下去,恐怕一條命都要沒了。

「賭手?我要你這手有何用?你這破手貌似不值錢吧?」鹿一凡淡淡道。

「我不管,我就要賭!就問你們敢不敢賭吧!」李富貴喘著粗氣道。

「好啊,一隻手五萬塊。賭嗎?」鹿一凡笑著道。

「什麼?這麼點錢?」李富貴有點兒傻眼了。

「你特么想什麼呢?老子收錢去砍人一雙手都要不了十萬塊,你還以為自己多金貴嗎?」旁邊一個凶神惡煞的壯漢嘲諷道。

「十萬就十萬!老子還壓小,第十二把了,我不信我還能輸!」

「好!來……」

「等等!」

李富貴猶豫了一下,畢竟關係到自己的雙手。

「這次要用我帶來的骰鍾,我不放心你們。」李富貴說著,從上衣兜里拿出一個骰鍾來。

「嘿,你這小子還有備而來啊!行,就用你的!」鹿一凡無所謂道。

李富貴登時心中冷笑。

這骰鍾是有機關的,自己只要按動骰鐘上的機關,大小就能隨自己的心意控制。

鹿一凡當然也看出來李富貴心裡打的什麼鬼主意。

就看著他在那裝神弄鬼的搖骰鍾。

在他搖完之後,鹿一凡一真元暗暗震動過去,改變了結果。

「開!」

李富貴大吼一聲,打開了骰鍾,結果令他大吃一驚!

只見骰子又是六六六點,最大!

「李老闆,你又輸了,看來今天運氣不怎麼樣啊。」鹿一凡陰沉的笑著道。

「不會的,這怎麼可能!我明明已經按了搖出小的按鈕,怎麼可能還是大!」李富貴如夢囈般難以置信的喃喃道。

「好啊!你居然出老千!老人,把他手給我剁了!」

鹿一凡佯裝憤怒的一指,兩個大漢立刻把李富貴的手按在賭桌上。

手起刀落!

一聲慘絕人寰的叫聲回蕩在燈塔內,兩隻血淋淋的手,被扔到了大海里,想去醫院接都沒辦法了。

這時,鹿一凡摘下眼鏡,彎下腰低頭看著李富貴呵呵笑道:「李富貴,認識我嗎?」

「是你!艹尼瑪的小雜種,你陰老子!」李富貴立刻掙扎著叫罵了起來。

「陰你?我怎麼陰你了?是你自己要賭的,而且你還出了老千!自己沒本事贏不了,居然怪我陰你?哈,不要太搞笑!」

說著,鹿一凡極具污辱性的拍打著李富貴的臉,笑著道:「你是不是覺得老子是個凱子,錢可以隨便訛啊?

天底下有這麼好的事?

像你這種連自己閨女都想要曰的禽獸活該被坑!」

「大哥,我錯了,我以後再也不敢了!你饒了我吧!」李富貴終於認識到了自己的處境,馬上開始慫了。

「錯了?你沒錯。

現在給你兩個選擇,一,自己滾蛋,以後江東不會有賭場敢讓你進門。二,跟我再賭一把,你贏了,三千萬還你,我還會負責把你的手治好,要是你輸了……」

鹿一凡指了指燈塔的窗外,冷冷的笑了笑。

李富貴身軀一個激靈,心中一寒。

掙扎的李富貴猶豫不已。

賭還是不賭?

身邊的大漢不禁輕聲對鹿一凡道:「凡爺,他都慘成這樣了,還知道咱們出老千坑他,應該不會賭了。

難道咱們就這麼放了他?」

鹿一凡輕笑著道:「你不懂這種老賭徒的心理。像李富貴這種人,就是不要命也不可能戒賭的。」

「不可能吧……」大漢不太相通道。

這時,只聽李富貴下定了決心的說道:「好,我跟你賭!」

大漢震驚的望著李富貴,又看了一眼鹿一凡,心中對鹿一凡佩服的五體投地。

結果不用說,最後一把,自然是李富貴輸了。

鹿一凡拿起墨鏡,嚼著一枚口香糖,瀟洒的背對著眾人離開。

約莫過了五分鐘后,從燈塔上傳來一聲慘叫落入了海中。

(本章完)

:。: ?江大海邊,一處豪華的觀海別墅內。天籟小『『說.⒉

鹿一凡幫著王雅妃將行李搬了進來,董倩倩也屁顛屁顛的在後面跟著幫忙。

一通忙活后,董倩倩毫無顧忌的一掀裙子,露著自己可愛的he11okitty內褲,兩條修長的大腿劈著叉對著空調吹風,臉上還露出滿意的笑容,舒服道:「好涼快啊!」

王雅妃俏臉一紅,趕忙上前幫董倩倩把裙子蓋上,並柔聲道:「倩倩,裙子不能隨便掀開,知道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