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下,陳偉身體因為防禦屬性的影響,十分堅硬,普通人用刀,基本不可能對他造成傷害。

這也是為什麼,昨晚被烏鴉王一頭撞穿大樓,連點擦傷都沒有的原因所在。

收回飛天爪。

陳偉目光抬起,向上看去。

還沒說什麼,已是看到小烏鴉王張開翅膀,垂直落了下來。

毫無節奏,規律,根本是在亂揮翅膀。

不過很快,便吸取到經驗,熟練飛行,平穩降落到陳偉面前。

【真是太聽話了】

【我家小巴也這樣,對我寸步不離】

【看來,它是真把那傢伙當媽媽了啊】

【沒餓而已,你等它餓了就知道,到底是媽媽重要,還是填飽肚子重要,永遠不要相信這些喪屍怪物!】

下一秒,果然看見小烏鴉王展開翅膀,露出一副兇惡姿態。

有些彈幕立馬小人得志地狂刷起來,不乏事後諸葛亮,騎牆派存在。

然後卻見,那小烏鴉王徑直飛過陳偉,飛進他背後,大門敞開的店鋪。

期間,陳偉連手指都未動一下。

原因很簡單,他比直播間觀眾更清楚,小烏鴉王沒在看自己。

這小傢伙要真想對自己發起攻擊,危險感知能力也會先一步提醒。

要連百分之百的忠誠度都會背叛,那陳偉實在不知道,自己應該去信任什麼。

轉身,視線看去。

節目組也在調整著衛星的拍攝角度。

能看到,小烏鴉王此時正緊緊抱住一隻喪屍的臉,利爪掛在他臉皮上,撕扯得越來越開,從而不得不揮舞翅膀,以求保持平衡。

同時,用鋒利,尖銳的鳥嘴,啄開腦殼,吸食起其中的營養。

【我靠!這鳥居然吃喪屍,同類?】

【確實是在吃同類沒錯,不對,喪屍和烏鴉算同類?】

【都是感染病毒變異的怪物,我覺得沒差】

【剛才冷嘲熱諷的人呢?怎麼當起縮頭烏龜來了】

【確實不能相信喪屍怪物,但你永遠可以相信男神!】

【喪屍鳥吃喪屍,這樣的話,多培養一些,不需要幾年,所有喪屍怪物便會因為自相殘殺而消失殆盡】

【難道,之前那些骨頭,其實都是喪屍的?那他這不是妨礙了我們回藍星的時間嘛,屬於益鳥啊!】

【咋,他還成千古罪人了?你們這些黑子,真是無時無刻不在找噴點,噁心】

……

彈幕觀眾激烈交戰時,小烏鴉王已是將喪屍大腦吸食一空。

陳偉微微一愣,不是因為小烏鴉王與喪屍之間的自相殘殺。

而是眼前的系統提示:【擊殺喪屍成功!恭喜宿主獲得黑鐵寶箱x1!】

小烏鴉王殺死喪屍后,自己竟然還能獲得寶箱獎勵!

這是他萬萬沒想到的。

不過仔細想想,這個設定貌似並無太大問題,自己是小烏鴉王的主人,那它擊殺怪物的榮譽,理所應當屬於自己。

這不禁更加堅定陳偉,要多找幾隻強大變異怪物,給他們注射進喪屍控制細胞的決心。

培養出一隻怪物軍隊,每日每夜在城市獵殺其它怪物,這高級寶箱,到時還不是開到手軟?

想像很美好,只是,這強大怪物要去哪找呢?

低級喪屍倒是一眼看去,能發現不少。

危險提醒!汗毛豎立!

緊接着,陳偉便感覺到,腳下大地輕微震動。

地下,有什麼東西在活動!

砰!

目光抬起,追隨聲源方向看去,是井蓋被頂起七八米高。

嘩!

一股黑水從中湧出。

再定睛一看,那哪是什麼黑水,分陰是一隻只肥碩的老鼠!

老鼠從下水道如噴泉般衝出,重重摔落。

然後翻轉身體,跟個沒事「人」一樣,掉頭便往陳偉這邊衝來。

【老鼠!好多老鼠!】

【體型那麼大的老鼠,我還是第一次見,都快趕上貓了吧?】

【南方不常見,但北方挺常見的,我之前去旅遊時,差點沒被嚇死】

【這些老鼠,應該都感染了喪屍病毒吧,它們是沖着主播來的?】

【肯定是,我覺得他現在在那些喪屍怪物眼裏,跟唐僧肉其實並無太大區別】

反觀陳偉,一臉淡定。

快步退後,拉開距離同時,取出高溫噴火槍,扣下扳機,火柱左右橫擺,留下焦屍一地。

呀!

小烏鴉王也沒閑着,一晚上時間,令它十分飢餓,一抓兩隻變異老鼠,按在電線桿上,一口咬掉老鼠頭,整個吞咽下腹中。

【擊殺變異老鼠成功!恭喜宿主獲得黑鐵寶箱x1!】

【擊殺變異老鼠成功!恭喜宿主獲得黑鐵寶箱x1!】

為陳偉的寶箱數量,獻上微不足道的貢獻。

【你們有沒有注意到一件事】

【注意到了,主播真帥!】

【這還用你說?我是想問,你們有沒有注意到,那黑烏鴉的體型變得更大了】

【被你這麼一說,好像真是!】

【我也看出來了】

【變異生物嘛,成長速度快很正常】

【你管這叫正常?再像這樣吃下去,我想不出一天時間,它就要大到,展開雙翅能遮天蔽日的恐怖份上】

【瞧你這話說的,你還能不讓它吃啊?礙着你什麼?】

直播間觀眾都能注意到的事情,陳偉又怎麼可能注意不到呢? 138處理

聽到孫建這話,徐賢俊直接笑出聲來:「孫建啊,咱們有血緣關係嗎?我就算有更多的錢和你們有什麼關係?親兄弟明算賬,咱們都不是兄弟呢,賬不是要算的更清楚一點?」

徐賢俊知道這個口子不能開,只要一開,那就算完了。16年中,從這所孤兒院中走出去了多少人,不多說,100人是有的。給了這個就不能不給那個,而且不患寡而患不均,所以乾脆誰都不給。

「徐小子,你這樣就不怕被我們曝光出去?」李土成沒有想到徐賢俊這麼直接,他原本想着這小子一下子得到這麼多億,給自己一個億花花那還不是很簡單的事情,這樣也省了他在酒吧當服務員了。可是現在看來,這小子是想當鐵公雞,一毛不拔啊。

「隨便嘍,我都已經捐出去20億了,你曝光出去又能怎麼樣?他們罵我葛朗台?趕我出娛樂圈?」徐賢俊不在意的道。

「你……你……你都捐出去了20億,分我們幾個一點都不行嗎?」李土成氣急敗壞起來,他原本就不是好脾氣的人,想到這個敗家子捐出去這麼多都不給自己一個子兒,心中的怒氣直接升到了頂點。

「怎麼?想打架?我奉陪。」徐賢俊根本就不怵他,從10歲就敢跟13歲的李土成打架,更別說現在了。

「哼,要不是看你現在是明星,我非得讓你知道花兒為什麼這樣紅!」

李土成之所以不跟徐賢俊打架,是有幾個原因德。小時候,徐賢俊這傢伙悶不做聲,看着就讓人來氣,所以李土成時不時教訓他,反正只要避開院長視線就好。可沒想到,過了幾年這傢伙長能耐了,敢跟自己這小霸王扎刺,那還得了,不狠狠教訓一頓,自己的威望哪裏放?可是這個傢伙打起架來不要命,頭兩年還能仗着身高體重優勢欺負一下他,但是等自己16歲,竟然打不過他了!幸好那個時候自己也該出院謀生計了,要不然,自己可就要丟臉了。

第二個原因就是現在把架打了,氣是出了,但錢是別想了。想到這,李土成給林娜香使了個眼色,這小丫頭跟徐小子的關係最好,現在的僵局能不能打破,就看她的了。

林娜香看到李土成的眼色,也知道現在是自己出場的時候了。而她,跟身邊二人的想法不同。

「歐巴,其實我想借一點錢開個小餐館。」

「呀,你個死丫頭……」李土成氣壞了,來之前不是說好了嗎,要分錢的,可不是借錢。這個徐小子的錢是這麼好借的嗎?你以為不需要還?

「住嘴,再咋呼給我滾出去。」徐賢俊惡狠狠的截住了李土成的話頭,看到他住了嘴,才又對着林娜香輕聲道:「香香你把你的想法說一下。」

對於這個小自己一歲的妹妹,終究是不同的,他可以不在乎李土成這個混蛋,也可以無視孫建這個透明人,但是這個有些柔弱的妹妹,他是有着當哥哥的自覺的。

林娜香能聽出徐賢俊態度的不同,悄悄呼出一口氣,她還以為這幾年見面的減少,影響了二人的感情呢,現在看來還好,還是記憶中那個為了自己打架的歐巴。

「我這三年都是在飯店打工,平時也學了一些手藝,也攢了一些錢,是想着以後能開一家自己的小飯館。這一次看到歐巴……所以我想借點錢,開個飯館,等我賺錢了,我就還給歐巴,我可以寫借條的。」

林娜香說道最後,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徐賢俊,她想讓他知道,她說的是真的,真的會還錢。

在她二十一年的生命中,錢,真的真的很重要。

「你想開多大的飯館?有具體的規劃沒有?」徐賢俊對這丫頭說的還不還錢不在意,他都捐出去這麼多了,幫妹妹開個餐館怎麼了。但是他希望妹妹是謀定而後動。

「嗯,有五六張桌子,能坐下十幾個人的那種。」林娜香道。

徐賢俊點點頭,這個規模的,也就是小几千萬的事情,就以這個小丫頭愛攢錢的性子,說不定現在都攢了一千萬了。

「那你應該早點來找我的,我的錢夠你實現這個願望的。」徐賢俊情不自禁的揉了揉林娜香的頭髮,這點錢,自己先前就能拿出來。

林娜香笑笑,她是想着自食其力的,反正再攢一兩年的錢就夠了,根本就沒有想到俊歐巴的運氣這麼好,直接中了這麼多錢。而且,要不是李土成和孫建的鼓動,她還是不會張這個口的。

聽到這對兄妹很快打成了協議,李孫二人傻了眼,原本想着能到手一兩億呢,沒想到這個傻丫頭竟然只要了小几千萬,哎西,女人就是辦不了大事。

「哥……」孫建看到林娜香這麼容易就得手,他也起了點心思,這哥也只是和土成哥有矛盾,又不是和自己有矛盾,那自己豈不是也可以……

「你有什麼正經的事情要做嗎?」徐賢俊對於這位就沒有那麼多的感情了。別看他現在對比自己小十來歲的弟弟妹妹這麼好,但是當他還小的時候,可是不怎麼合群的,關係好的也就一二人,可這一二人中並不包括這位。

「我也想開一個飯館,不過我開的比較大,烤肉店,像姜虎東的烤肉店那樣。」孫建原本只想着要到錢,至於要到錢之後幹什麼並沒有想法,可是現在被問起來,自然跟着林娜香的路子走就好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