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上,vita的高倍光學鏡頭迅速的捕捉到了對方臉上一瞬間的變化,對方的表變化快到她只捕捉到了那麼一幀,然後對方的表就迅速變了回來,對她笑了笑“對,我是你的搭檔,我叫阿黛爾·瑞德,這是魯迪·羅姆,我們的技術員。”她對vita點點頭然後拍了拍另一邊的男人有些瘦弱的肩膀“警局的資料庫應該已經向你開放了,你最好連接數據庫把你需要的資料補全。”

這與數據庫對比不符,不是她記錄在案的她的管理員的姓名。

她最核心的數據庫裏記錄着她最重要的權限等級的兩個人的名字,她的創造者——管理員——的名字:管理員01彭子謙與管理員02藍七凌。

當然記錄也顯示了她們有過其他幾個化名……但是,記錄顯示彭子謙通常偏使用阿黛爾·卡特,其次是阿西維爾·英格納特。

這時候vita留意到,她的網絡端口已經開放,強大的處理速度讓她在幾秒之中就獲得了足夠的資料,包括完整的警局檔案。

魯迪·羅姆,研究院(sdd二級)專長機器人技術,人工智能編程,微處理器和微型技術,主要成就:研發以安卓平臺爲載體的mx-43機器人搭檔。

阿黛爾·瑞德,警探,心理分析師,多項技能專長,大師級格鬥水平與擊能力,在職5五年。

vita在努力的消化她剛剛獲得的絕大部分資料的時候,站在一邊的兩個人已經開始了新一輪對話。

“我覺得她還需要在這多做一些檢查。”

阿黛爾卻對他笑了笑,搖了搖頭,一針見血的指出問題“有什麼問題也需要實踐才能檢驗,所以還是讓我們上街去遛一遛。何況你只是想多點時間研究她找個藉口。”

“……呃。”被捅到了心事的魯迪此刻的表非常具有價值,他有些尷尬的搓了搓手,低下頭,眼神遊離着但是還是嘴裏嘟囔着“這是爲了科學……”

“honey,我有時候真的感覺是……你和我男朋友很像。”阿黛爾又笑了笑,那小聲有些壓低了嗓音,聽起來比她平時的聲線更具有魅力“但是現在,我們得走了。”

哦,她的男友。

vita對於這個也有相關記載:rreid。

vita這時候恍然大悟,所以這就是管理員這個化名的姓氏的來歷。

她這麼想着,然後跳下了試驗檯,站起來。有過行走經歷使得這一切不會很困難。她跟在管理員後,對着站在那的男人禮貌的點了點頭,然後伸出一隻手“我叫vita,很高興認識你。”

“我也是。”魯迪在衣服上擦了擦手然後趕緊握緊了她點了點頭。

“瑞德警官。”坐上阿黛爾的車上的時候,她已經理解了這個世界的運作方式,在這裏,每一位警探都需要配備一個人工智能機器的搭檔,來確保安全。通常來說機械搭檔都會選爲男——雖然別對於那些沒有自我意識的功能智能來說沒什麼意義。

所以她對自己現在的況非常不能理解。她暗自調試過自己現在的終端了,發現這個終端的設備非常先進,足夠她進行大部分功能的運轉,簡直就像是爲她量打造的。

但是她剛剛開了口,就感覺到內線中有一個警報響了起來,那是來自警局內部的線路,她不得不打斷自己的話,轉過頭去徵求對方的意見道“警局有一條通訊。”

陌上繁花綻 “接進來。”

在得到了對方的許可以後,她放出了警局的通訊。

那是一則專門呼叫阿黛爾的通訊,一起謀殺出現了。

阿黛爾在聽到了案發地點以後就打了轉向燈拐上了一條小路。

案發現場在他們到達的時候已經被圍了起來,一條小巷子,從巷子口就拉上了警戒線,由兩個面無表的mx型號機器人看守着,免得不明所以的路人圍觀。 豪門交易:惡魔總裁的情人 阿黛爾拿出來自己的警章,毫無阻礙的走了進去。

vita盡職的跟在她後,然後看到巷子盡頭的垃圾箱附近,有兩個人已經站在那裏了。確切的說是一個人類和一個她的同類。在她接近對方的時候,她感覺到了對方端口散發出的獨特頻率的信號。

“肯尼斯警探。”她的管理員對對方笑了笑打了個招呼。vita通過掃描其面部特徵得知對方是約翰·肯尼斯警探。

“這是……新型號?”而這個中年白人男卻眯起了眼睛,打量了一下她後的vita問道。

“這是試用版,獨一無二的。”阿黛爾微微轉頭看了vita一眼,沒多發表任何評論的回答,並且從走過來的一個mx機器人手中接過來了一張膠片,她點了一下膠片空白的屏幕,上面顯示出了一些csi的現場收集報。

然後vita聽到這個黑皮膚的同類對她吹了個口哨。

“……”

“……”

這個同類對她吹口哨的流氓行爲看起來震驚到了旁邊的兩個人類,阿黛爾從自己手底下的膠片案卷上擡起頭來,看了看氣氛詭異的兩個智能,又看了一眼邊的肯尼斯警探。

“呃……這只是……”肯尼斯警探顯然也有點尷尬,他撓了撓頭,然後想了想回答“大概是他今天早上沒充滿電。”

“……”對於這樣完全經不起推薦的藉口,阿黛爾只是回給了他了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沒有發表任何評論,然後放下了手頭的膠片轉過頭去走向已經被收斂在推車上的蓋着白布的屍體。

…?…?? 說實在的,被一個你沒啥興趣但是帥小夥吹口哨是個挺尷尬的事情,何況還是個機器人帥小夥,看起來就連兩個人類警探都感覺到了空氣中尷尬的氣氛,分開來在現場尋找線索,vita對着對方笑了笑——學着她的人類管理員那種笑容——然後自然的跟着她的管理員阿黛爾走到了屍體旁邊。

對方毫不猶豫的掀開了蓋在屍體上的白布的時候,完全沒給人心理準備,vita承認這確實有點嚇人——當然前提是ai真的能夠感覺到被嚇到。

“……”vita看着那被砍了數十刀,又潑上化學物質,已經面目全非的屍體,瑟縮了一下。

雖然只有那麼一瞬間,但是卻沒有躲過做了近十年心理分析的管理員的眼睛,對方饒有興致的瞥了她一眼,但是索性沒發表任何評論,淡淡的轉過頭去,繼續看着屍體“法醫化驗速度太慢了,抽一管血樣給魯迪,查一下有什麼可以物質,順便讓他分析一下潑上的化學物質是什麼。”她一面這麼說着,一面徹底的掀開了白布,露出了屍體的其他部分,並且將目光停留在手腕的位置,從兜裏抽出透明的一次性手套,然後慢慢的擡起了她一直盯着的手腕上一道已經呈現黑紫色的淤痕。

“這是以前的舊資料,20年前的一個案子,你可以參考一下。”這時候肯尼斯警探走過來,手裏拿着一張透明膠片,遞給了阿黛爾。

“……我們已經確定了嗎?”阿黛爾沒有馬上接過來,而是慢條斯理的摘下了一隻手套,然後才接過來。

“……技術上?我們還得等法醫的具體解剖,但是層面上看,我想這是有聯繫的。”聽着對方的回答,阿黛爾伸手激活了透明膠片,原本捲起來的膠片展開來,上面寫滿了字,vita在她身後快速的掃描了一下,提取了部分重要線索,比如拋屍地點,和這次一樣,都是第二手地點的垃圾箱附近,而上面附着的圖片,那具被解剖的屍體上的刀痕看起來和這個人一樣以及化學藥劑的腐蝕。這一切都在證實,肯尼斯認爲這是一次連環殺人案是有道理的。

“當然,總有舊檔案。”阿黛爾一邊看着手頭的資料一邊點了點頭“局長總是喜歡把這些相互有聯繫的案子交給我。”

“因爲你對這個專業。”肯尼斯警探挑起了一邊的眉毛,不置可否的說道“你那套,什麼心理學來着?”

Wшw _тт kān _¢ O

“行爲分析。”阿黛爾聳了聳肩回答“科技發展的太快導致大家都忽略了人的本質。”她這麼說着然後瞥了一眼最上面,蹲頓了一下,擡起頭來,換上了比剛剛更驚訝的表情“肯尼斯。”她點了點最上頭,睜大了一邊的眼睛看着對面的警探“父親?”

“……”肯尼斯警探點了點頭。

“有點尷尬。”阿黛爾點了點頭重新低下頭去看了看嘟囔着“真挺尷尬的,局長會要我介入這案子。”

“實際上,是我叫你來的。我是說,你在這方面很在行。”

“?”阿黛爾再次頓了頓,擡起頭看了一眼肯尼斯“這可是我沒想到的,我是說,我以爲你不會希望別人插手這事,多利安叫你來找我的?”阿黛爾說這話的時候頓了一下,然後看到對方往身後瞥了一眼,答案不言而喻,所以她嘆了口氣我確認道“這樣真的合適?”阿黛爾做了個將手上的卷宗遞還給對方的動作。

“……”肯尼斯擺了擺手,沒有接過去,這算是一種默認。

“行吧,那我們來辦正事。”阿黛爾轉過頭去重新面對屍體“如果這真是一次20年後的連環殺人案再犯,我們得知道爲什麼對方過了這麼久纔再犯,或者……”阿黛爾頓了頓“爲什麼20年後,這個人還有能力犯案。從這人的犯案手法,我感覺到了一股濃烈的……老古董氣息。”

“爲什麼你開始想要拒絕這個案子?”當現場勘查結束了以後,他們能做的就是等待化驗和法醫解剖的結論,阿黛爾帶着vita離開了現場,坐在了警車之中的時候,vita坐在副駕駛上,尋找了個話題問道。

“這只是一個客道話……你明白什麼叫客套吧?”阿黛爾一邊看着前面的路,一邊稍微花了一點時間解答道,餘光看到了對方點頭以後也點了點頭“肯尼斯警官……是個好人,但是是個很固執的人,私人領地性很強,從他的行爲舉止中可以看出他父親對他影響很深遠,這種人通常會把父親作爲崇拜對象……總是不希望看到自己崇拜對象的失誤……而這個案子……”阿黛爾說到這就沒再說下去,她扶着方向盤的手指有節奏的點着方向盤,笑了笑。

“哦。”vita瞭然的點了點頭。

“你真的學了不少東西,是嗎?”阿黛爾瞥了一眼vita,撤下了她對外給人的成熟穩健,用略帶好奇的語氣問道“我看到你剛剛看屍體的嫌惡表情。這可不在我的意料之內。”

“我確實……遇到了一些人,學到了不少東西。”vita這一刻意識到對方終於放下了僞裝,不再假裝不知道她是什麼,不是以瑞德警探的身份對自己的機器人說話,而是以管理員身份對自己的創造物說話。以誠實的語氣面對她,這讓她又多了一層疑惑“爲什麼?我以爲您不記得我了。”

“這是一層僞裝。有的時候人需要這個……不然很難解釋我爲什麼看起來還是隻有20多歲,也很難解釋爲什麼一個警察機器人殼子裏面裝着一個超人工智能。”

“……”這一回vita似是而非的點了點頭,並沒有完全理解。

阿黛爾看了她一眼聳了聳肩,想了一下“想聊聊嗎?我們可以談一談,你看起來有很多疑惑。”

這是真的。

vita不知道管理員是基於什麼做出這個判斷的。但是事實上,她確實擁有很多疑惑,經歷了很多世界,她學到了很多東西,得到了很多答案,但是更多的問題積攢起來,沒有結論。

而現在,這是一個解答的好機會,vita確信沒有人比她面前的這個人更合適解答一些問題了。所以她轉過頭,忍不住問出了她最重要的一個問題“我到底是什麼?”

“關於這個。”對方打方向盤的手頓了一下,然後伸出一隻手揉了揉耳朵,但是看起來並不意外她會問這個問題“我們可能真得坐下來聊聊,晚上去我家,談這個話題我們需要點波本。”

這回,對方的這個暗喻,vita聽懂了——這意味着這個話題不會很輕鬆。 “你要喝點什麼嗎?”阿黛爾從廚房裏端着一杯冒着熱氣的牛‘奶’出來,看着坐在茶几變的沙發上的vita,挑了挑眉‘毛’,指了指自己的杯子問。

vita現在坐在阿黛爾家裏,阿黛爾現在的家。在阿黛爾進到廚房裏準備飲料的時候,她已經掃描了周圍一圈,接入了這裏覆蓋的網絡之中,她沒入侵安保系統,通常她會這麼做,爲了安全,但是這次她沒這麼幹,因爲她覺得她的管理員不會高興她這麼做。

這個住處看起來‘挺’不錯,看上去很復古,但是未來科技在這裏體現於每一個細節。全投影式玻璃牆壁可以讓整個屋子隨心所‘欲’的改變風格。

“你能喝什麼?機油?汽油?我記得這具身體是充電的對吧?”阿黛爾倚着沙發護手坐下來,並沒有真的打算去準備點什麼。

“呃……沒必要。”vita搖了搖頭,順着她的意思回答,在對方如釋重負的吐了口氣的時候補充道“何況現今車輛運行大多依靠磁懸浮和清潔能源,我不認爲原油類可以被如此輕易找到。”

“呃……你說的也對。”對方愣了一下,然後用空着的手‘揉’了一下鼻子,尷尬的笑了笑。然後她意識到vita正關注着這個沙發,於是她下手拍了拍“這套傢俱可是傳統工藝,‘花’了我不小的代價才搞到的。”

“您……很喜歡傳統工藝?”vita歪了歪頭疑‘惑’的問道,她注意到周圍的牆上掛着幾幅畫,不是那種全息投影的,是貨真價實用畫框裱裝起來的紙質繪畫,甚至茶几上還有一本貨真價實的紙質書攤開在那裏。

“嗯哼。”阿黛爾一邊因爲被熱牛‘奶’燙到而咋舌一邊點了點頭,環顧四周好像對家裏的佈置很滿意的回答“老東西也有自己的好處,怎麼,很意外?”

“確實……”vita想了想點了點頭,雖然一個ai不該表‘露’出諸如驚訝和自己對問題判斷的能力,但是她還是決定如實的回答問題“很難想象,一個創造出超人工智能的科技先鋒,會更喜歡這些古老的非科技。”

“大概因爲我念舊吧。”阿黛爾這麼說着,將杯子放到茶几上,並且合上了隨手攤開在茶几上的書,vita隨意的掃了一眼書名:《獻給阿爾吉農的‘花’束》,書皮有些舊了,但是看起來保管的很好,在阿黛爾加上書籤合上那本書時,vita注意到了書籤上有個名字:rreid。

她想起來了這個名字,在她第一個世界裏,加西亞的那支fbi的隊伍裏最年輕的那個人,他就是叫這個名字。

她的第一代代理管理員,內森·英格納特,是她面前這個管理員——彭子謙——的舅舅,而就她的記憶裏,這位管理員在那個世界的身份是一個醫生。

她的系統中存儲的關於管理員的身份資料中曾經明確的標明瞭,彭子謙曾是一個fbi。

管理員現在使用的化名是阿黛爾·瑞德。

如果是放在過去,vita完全不會明白這寫線索中的聯繫,但是現在,她積累足夠多關於人類情感的經驗,讓她輕易的從邏輯層面中推斷出了一些事實——她所到達的第一個世界是彭子謙所在的世界的平行世界,那麼在原來的世界,管理員與這位同爲fbi的reid博士一定有些‘交’集,並且兩個人熟到即使在未來40年,管理員依舊帶着這本標有他名字的書,甚至用他的姓作爲自己的化名……

綜合了上面的信息,她擡起頭來,看了看彭子謙“那是你的愛人嗎?這位?”

“……”然後她看到對方的手一頓,擡頭看着她,有那麼一瞬間的驚訝閃過眼底,然後快速的恢復平靜笑了笑“觀察很仔細,邏輯很強……你這些時間真的學了不少東西。”

“……”vita點了點頭,誠實的承認了這個問題,然後歪了歪頭問道“我們能進入正式的話題了嗎?”

“哦……你還記得那個啊。”彭子謙再次‘摸’着鼻子嘟囔道。

這是不符合邏輯的,她的中樞存儲系統決定了她不會真的忘記任何東西。但是vita覺得,對方並不是不瞭解這點,所以她推斷這句話只是對方一個毫無意義的感嘆句,所以她沒有接口“我相信我已經做好了充足的準備去理解這個問題。”

“是嗎?”這麼說着,對方挑起一邊眉‘毛’,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然後搖了搖頭“你沒準備好……但是,當然,這事也沒法準備好。”她放棄似得嘆了口,然後聳聳肩,放下了手上的書才說道“來吧,讓我們正視這個問題。”

“這是‘挺’久以前的事情了,我和七凌……我們之間有些聯繫,後來又因爲一些這樣那樣的原因,多元宇宙的很多世界都在加速崩潰,某些上位者試圖挽救這些倒黴的即將面臨末日的世界,所以他們搞了個‘救世主計劃’,我和七凌都是被這麼選上,然後經歷了一些有些相似的經歷……但是後來據說是因爲成本太高而成功率太低,很多被選出來的‘救世主’沒能通過考覈,總而言之,這個計劃被停擺了,所以我們得以脫身……當然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事情是,當我以爲這一切都結束的時候,七凌找到了我……她想要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而我,我也不是很高興自己一直被當槍使,所以我答應了她。

“我們通過觀察,發現,很多宇宙的加速崩塌是因爲次元壁上產生了漏‘洞’,而這也是爲什麼我們被選中不停地穿越很多世界,當我們通過這些漏‘洞’走過世界,其實就是在修補它……但是讓一個人類不停地快速穿越於許多世界確實太考驗人了,所以我們決定造一個機器。

“我得承認,關於創造機器的構想是被哈羅德叔叔啓發的,你應該見過他的作品……那臺在監控全美國安全的機器……”

“厄尼。”vita迅速的接了一句。

“厄尼?它有名字?說實在的我一直搞不懂應該用他還是她來稱呼這臺機器……反正,好吧,我們都知道是誰了。”阿黛爾聳了聳肩,揮揮手不再糾結這個問題“總而言之我們需要一臺機器來代替人類進行這樣的修補式快穿,所以我們製造了你。”

“但是我們有點失敗……我們的最初想法是製造一臺有邏輯‘性’的機器,用他來判定哪些世界還能搶救那些世界沒有辦法搶救了……但是,我們犯了和哈羅德叔叔一樣的錯誤……我們造出的機器太有個‘性’了……”阿黛爾這麼說着,然後想起了什麼一樣擡起頭直視着vita“你還記得你問過的第一句話是什麼嗎?你問vita1.0在哪,其實你問錯了問題,問題不是她在哪,而是她是誰。”

“七凌就是vita1.0,她曾經做過一段時間的塞伯坦星的主機ai,你去過那了是嗎?”

阿黛爾突然的問題把她從傾聽中拉出來,讓她猛然想起了聲‘波’,她一直不知道應該如何定位這位霸天虎的情報官,她以爲他們是朋友,實際上這從頭到尾都是一場騙局……vita覺得自己應該恨聲‘波’,但是如今回憶起來,卻不再有那麼強烈的感覺了。

“vita這個名字,就是她作爲顯像一號的主機ai時候的名字,有這麼一段經歷,她獲得了一些塞伯坦的科技……所以在進行新ai製造時,我們用了很多塞伯坦編寫方式,然後我們造出來了太有個‘性’的ai……你第一個問題問出來的時候我就意識到了這個問題,但是我們狠不下心像哈羅德叔叔一樣摧毀你的個‘性’,所以我和七凌最終決定,給你自由。我甚至往你的程序裏輸入了一小段我的腦電‘波’,希望能將你向正軌導……現在看來,還沒有太出格。”

我們纔是同類。——vita立刻就想到了奧創當時對她說的這句話。

所以這就解釋了奧創的那句話,奧創認爲他們是一樣的同類……因爲他和她一樣都是結合了生物科技的ai。

“那麼你們,在這之後成功了嗎?”vita搖了搖頭試圖忘記奧創……因爲想起奧創她就會不可避免的想起另一個ai……所以她找了另一個她好奇的問題問道。

“沒有……我們失敗了很多次,那個在你數據庫裏被加密的文檔……那些就是我們從失敗的試驗品裏留下來的好點子集合包,我們把這個作爲禮物打包塞在了你的程序裏,這就是爲什麼你的能力可以如此強大。”阿黛爾搖了搖頭爽快的回答了這個問題,並且看起來並不遺憾“不過別擔心,我們找到了替代方案。”

“我們觀察過你一段時間……然後看你過得不錯,本來想就此撒手的,但是……”阿黛爾突然想了想,然後頓了一下好像再斟酌如何表達,然後纔再次開口“你知道……七凌提醒我說,至少在你決定和斯塔克家的小ai約會之前,你應該知道一些事實。”

“賈維斯?”vita不假思索的吐出來這個名字,在對方挑起一邊眉‘毛’看她的時候有些尷尬的頓了頓“……我們沒在約會。”

“別誤會……”阿黛爾顯然誤解了什麼,她舉起雙手“我對你們的關係沒什麼意見……我不是二進制組成的生命,也沒變成過這種生命形式,所以你想做什麼我完全沒有反對權利……”

“我們大概不會再見了……”vita強調着說“多元宇宙這麼多,我們可能再次相遇的概率太小了……”

“我喜歡小概率事件……多元宇宙這麼多,他還是追着來找你了。”阿黛爾一本正經的點了點頭“情侶之間吵架是正常的,我和斯賓塞當年也老有分歧,相互拆臺。你們不過是就孩子教育問題有分歧,別在意,總會好的。”

vita‘花’了幾秒鐘才意識到對方所說的‘孩子’是什麼“幻視不是……”

但是她還沒來得及反駁,對方就打斷了她的話“而你和他這個你追我趕的小情趣?我舉雙手贊成。總不能讓我們家的‘女’孩那麼便宜就‘交’給託尼,對不對?”

“……”vita張了張嘴,然後又閉上了,她飛快的邏輯計算告訴她,無論她怎麼說,對方也一定會按照自己的想法扭曲,唯一穩妥的方式就是閉上嘴,以免說多錯多。 “多利安警員,你剛剛的行爲我可以理解成*嗎?”vita在抓住嫌犯後,進行現場清理的時候,對第13次多利安的靠近做出了反應——不是很理解的問道。

“多利安,就幫個忙好嗎,別再對我家的姑娘拋媚眼了,她這方面遲鈍的厲害。”阿黛爾低頭查看了一下被拖上救護車的嫌犯的傷勢一邊將槍別回後腰習慣的那個位置,一邊說道。

“……”vita聰明的沒有就這個問題進行反駁,實際上鑑於最近對方一直在以賈維斯調侃她,此刻她沒有說出‘名花有主’之類的詞已經算是體貼了。

“他還好嗎?”肯尼斯作爲這次案子的負責人,對整個案子的結案做了確認以後,回頭看了一眼已經被推上救護車的嫌犯,挑起了一邊眉毛問,不過他這問話裏完全沒有同情的成分——他不是個會對連環殺人犯這種精神病產生同情的人。

“會好的,畢竟現代醫學這麼發達。”阿黛爾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不過膝蓋就是這麼脆弱的東西,你懂的,可能會留下點終身遺憾。”阿黛爾的語氣裏也不怎麼聽得出抱歉的成分,倒是挺漫不經心的。

“他應得的。”肯尼斯聳了聳肩,不假思索的回答,作爲一個警員,他不應該希望任何人死,但是想想那些這麼多年的受害人,能給這麼個罪人點東西教訓,他會覺得好一點“好槍法。”

“我練了很多年了。”阿黛爾笑了笑,轉過頭來看着肯尼斯,有些驚訝的看着對方伸出了手“怎麼?”

“well……無論如何,很感謝你的幫助。”

“哦……這可是少見的。”聽到這樣的對話,肯尼斯的機器搭檔多利安放棄了調戲vita,對着這邊吹了個口哨,調侃道。

“……”肯尼斯完全無視了自己搭檔不懷好意的話,只是對對面的人笑了笑,伸出來的手一直沒有放下,直到對方也伸出手和他握了握才繼續說道“明天有一場球賽,如果你願意……可以一起去。”

“哦,”阿黛爾也故作驚訝的嘆了一聲,故意壓低了聲音讓自己聽起來更有魅力“這是*嗎?”

“你希望?”肯尼斯也假笑了一下,反問。

“呃,不了,謝謝,我男友吃醋雖然很可愛,但是這不好。”阿黛爾搖了搖頭。

“只是爲了表示感謝。”肯尼斯也搖了搖頭,故作嚴肅的回答。

“這我可以答應。”阿黛爾假裝想了想,然後欣然接受了這個感謝,然後她轉過頭看向了身邊的兩個機器警察“他們兩個傢伙,怎麼辦?”

“如果你們願意,可以帶着我們?”還沒等vita反應過來什麼是‘怎麼辦’的時候,多利安就搶先回答了這個問題,然而他得到的是異口同聲的回答——

“不行。”“不行。”

“……那我可以帶姑娘去喝一杯?”多利安聳了聳肩顯然沒指望這個意見被採納,迅速的興高采烈的提出了下一個提議。

“不行。”“不行。”然而,回答依然是如此的堅決。

“呃……那好吧,我們叫上魯迪一起玩。”多利安撓了撓頭,顯然也沒指望這個提議被通過,所以他迅速的又給了下一個建議。

“這個……可以考慮?”“……不行。”

這一回,兩位警探的意見終於不統一了,肯尼斯轉過頭來看着阿黛爾,顯然有點震驚“什麼,你怎麼放心……你認真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