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庶先生,真的是萬分抱歉。」

撲通!

朱高峰知道自己得罪了一位不該得罪的大師。

在致歉的瞬間,朱高峰雙膝一曲,直接跪倒在了李庶跟前。

「對不起!我……我因為父親病重,所以害怕父親被庸醫亂治。」

「李庶先生,是我有眼不識泰山,懇請您原諒我剛才的不敬。」

「只要您願意出手救治我父親,我願意為李庶先生做任何事兒。」

跪下之後,朱高峰剛準備磕下三記響頭,以示自己的歉意。

不過這頭才剛低下,就被李庶的手給擋了下來。

「朱先生,磕頭這種事兒就不必了!」

看到朱高峰的確做出了一番真誠的道歉。

李庶這個做晚輩的,怎麼能讓長輩真的給自己磕頭?

畢竟,朱高峰也是因為父親病重,心神徹底亂了。

所以才會有了後面的事兒。

「請起!」

隨後,李庶將朱高峰給扶了起來。

「李庶先生,您……您願意為家父出診了?」

這一刻,朱高峰的臉上寫滿了緊張。

倘若李庶拒絕,那自己的父親又該如何撐過今晚?

李庶自信一笑,隨即快速來到老先生跟前。

對於常人,李庶只需要一指點在老先生頸脖處。

十秒鐘不到,李庶已經大致診斷出了老先生的病情。

「朱先生不用擔心,按照這個藥方先為老先生熬制一碗藥水。」

李庶快速寫下一個藥方,隨後遞在了朱高峰跟前。

朱高峰點了點頭后當即安排下人抓緊熬制。

很快,隨著一碗溫度適宜的藥水被快速端了上來。

李庶親自為老先生服下了藥水。

隨後,老先生那蒼白的面色開始逐漸變得紅潤了起來。

效果,應該說還算不錯。

然而,李庶的面色卻是顯得十分凝重。

。 過了四牌樓,機耕路靠海灣一側,是一片低矮的紅樹林,一望無際,艷紅勝火,煞是好看。這是海灣常見的原始野生灌木,似藤似樹,枝枝蔓蔓,密密砸砸,一直蔓延到海底深處。

「好美的一片紅樹林!這是生長在內陸的人難得一見的海邊景緻,小海灣,紅樹林,銀色沙灘,各形各色的貝殼,加上四牌樓這一人文景觀,完全可以開發成一個旅遊景點嘛,田家村人這是坐擁金山而不知啊,回去后得給甘雄軍提個建議才行,鎮里不是在搞什麼紅樓旅遊嗎?咱們紅蓮灣也可以打點擦邊球,沾點光,充分挖掘特色資源,讓鄉親們也發點旅遊財嘛,呵呵。」

自從當了村文書,高有田考慮問題總會自然而然地從鄉親們脫貧致富的角度出發,他認為只要開動腦筋,總可以找到一條活路,世間並不缺少美,而是缺少發現美的眼睛以及感受美的心靈。

上一世,海邊地區就有很多以紅樹林為主題的旅遊景點,其實也沒什麼好看的,就是一片野生灌木,漲潮時什麼都看不到,退潮時露出一大片一身海泥的灌木,還有滿地爬來爬去的小花蟹,對住活在海邊的人來說,這太平常了,可對生活在內陸地區的人們來說,就覺得新奇無比,紅樹林景點曾熱過一段世間。想到將來田家村這個默默無聞的小漁村變成一個遠近聞名的紅樹林景區,高有田越發覺得自己蠻有當村幹部的潛質了。

「救命啊,救命啊……」這時,紅樹林中傳來一陣微弱的呼救聲,說真的,要不是恰好像高有田這樣的練過武且六識過人的人路過這裡,真的很難聽得到。

什麼情況!紅樹林里怎麼有人呼救?難道是捉蝦摸蟹的村民遇險了?

高有田停下車,看了看四周,沒見有其他村民,又往密密匝匝的紅樹林里搜索一遍,也沒發現有人,以為是一種錯覺,正打算往村裡走,這時紅樹林里又傳來呼救聲,這才確定不是錯覺,且聽出是女子的聲音。

「誰在紅樹林里?需要幫助嗎?」高有田發聲問。

「救我……救我……」女子微弱而斷斷續續地應著。

這時,高有田才發現紅樹林雖然茂密叢生,但還是有一條小徑可以進入的,但也不是石板路,而是平時村民們在退潮時進入紅樹林捕蟹的一條小徑,看得出海泥很深,要是陷進海泥中,又迷了路,那是很危險的,因為這時海水已是慢慢地開始漲潮了,最多再過個把鍾,這片紅樹林都要被淹沒。

本地的村民對潮漲潮落很熟悉,不可能幹這樣蠢事,何況這個時候也沒什麼蟹螺好摸。

高有田停好車,三下兩下的脫了衣服和鞋襪,穿著一條褲衩下了海田,順著小徑朝呼救處鑽去,這是一條荒蕪的小徑,平時很少人走的了,雖然殘留記憶里沒有什麼痕迹,但一踏入紅樹林,高有田卻有一種親切和熟悉感,看來住在外婆家那些日子裡沒少鑽紅樹林。

尋著尋著,高有田發覺有些不對,他看到一雙粗大的腳印,這是男人的腳印,好想走得有些慌亂,似乎還拖著什麼東西。情況不對!感覺有點像是作案現場似的,在這密密麻麻的紅樹林里,要是發生什麼,還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高有田頓時警覺了起來,全身內勁猛的提了起來,像豹子一樣適應和搜索著。

娘的,誰的膽子不會是長了毛吧,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兇作案?

紅樹林里,光線有些陰暗,空氣有些潮濕,且又咸又腥,漲潮開始,海上生物如蟹、海蛇等都在往高處逃生,窸窸窣窣的,各種各樣的聲音都有,獨自一人呆在這樣一大片紅樹林里,還真是很恐怖的,尤其天色一暗,迷了路,真是出不來的。

高有田藝高人膽大,倒也不怕迷路,可如今發覺事情不大對勁,情況還不明,明明是男人的腳印,呼救的怎麼是女人的聲音呢?難道真有鬼魂?雖說不信這些鬼東西,但事實上有些現象科學並無法解釋,未知的事物,總會讓產生神秘感。高有田感覺渾身汗毛都豎起來了,不過這也讓他瞬間進入一種空靈的境界,六識提升至極致,如雷達掃描一樣,百米之內,只要有活物,他都能感受得到。果然,在左前方約10多米處,他發現一個女人半個身子都陷進海泥中,海水已經漫過了她的****,滿臉的泥巴,要不是那一頭長發,都無法辨認是男是女。高有田審慎地搜索了一遍四周,倒是除了蟹、蛇和一些海鳥外,沒有其它活物,於是快速接近那女子,但不知她是什麼人什麼情況,也不敢怎麼馬上伸出援手,於是喝問:「你是什麼人?怎麼跑到紅樹林里來?到底發生什麼事情?」

「我……是田家村的,我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我剛從四牌樓出來,邊走邊想著心事,突然後面給人敲了一下,然後什麼都不知道了,醒來時發覺自己躺著紅樹林里,周身乏力,一掙紮起來,身子就越陷越深了,求求你,救救我吧,我還不能死,求求你了……我一定會感謝你的……」

「你……剛從四牌樓出來?你……是田大鳳?!」高有田大吃一驚,他沒想到眼前的女子是剛才在四牌樓門口遇到的女子,聽靜安師太說,這個田大鳳還是自己一個什麼親戚。

「嗯嗯,我是田大鳳,你是……哪位了?你認識我?……」沒想到對方會認識她,田大鳳驚喜地道:「咦,是你,我好像在哪兒見過你,感覺好面熟,真是幸運,又見到你。」

「呵呵,是嗎,先不說這些吧,先把拉上來再說,你還有力氣嗎?」高有田苦笑著道。

心說:還真是有緣分呀,才不到半個小時就見了兩次,還救了你一命。

高有田找了一根堅實的樹枝,一手攀住一棵海欖,一手握著樹枝伸給田大鳳,道:「你抓住樹枝,死勁抓住,不要放手,我拉你上來,對,就是這樣,要相信我……」

「嗯嗯……謝謝……」田大鳳雙手一把抓住伸過來的樹枝,感激地道。

其實,不用高有田叮囑,此刻的田大鳳就是一個溺水的人,別說是救命的樹枝,就是一根水草,她也會死死地纏住,這也是高有田為什麼不伸手而是樹枝,溺水之人求生的爆發力很大,她往往不是密切配合你,而是只有一個念頭:把你拉下來,踩著你的身體儘快脫險,這也不是她自私,而是求生的本能,何況她的神智在驚慌恐懼之下,已經不大清楚,甚至產生各種幻覺,即使是親生父母,她也一樣把他們當做脫險的踏板。

田大鳳這次真的幸運,她遇到了一身神力且有正義感的高有田,只見他揪住機會猛的用力,一下子就將田大鳳拉出泥潭,不過田大鳳受驚過度,她似乎尚不敢相信自己真的脫險,只見順勢撲了過來,雙臂死死地纏在高有田身上,任憑高有田怎麼勸都不肯鬆手。

弄得高有田也是一身海泥,黏糊糊的很難受,還好有先見之明,下來之前脫了衣服,無奈之下,只好任由她纏著。

不過,很快,高有田就遇到麻煩了,他發覺田大鳳竟然是裸著身子的,剛才她一身污泥,根本沒留意到。

老天,這是什麼回事?她的衣服呢?她不會是遭遇劫色吧。

。。衝天的水柱只是一個開始,在第一顆水雷被引爆之後,幾乎所有周遭的水雷都在水中掉頭,朝着海峽的地方衝刺而去,不論撞擊到什麼,都會立即爆炸。

接連不斷的水雷在海底引爆,撕裂了海床,炸起了水花,將海水拋向空中,形成了一個小範圍的人工降雨。

第一防線的都炮台也沒有閑着,粗壯的靈力洪流

《綻靈記》第105章.陷落 約阿希姆:「高達啊,就和我的魔劍神機阿拉哈托一樣。」

女裝程序員:「魔劍神機!這名字一聽就很厲害,@約阿希姆,能否讓我觀摩一下?」

約阿希姆:「呵呵,有人喜歡我也很開心,我給你幾個模型吧。」

這件事也讓瓦爾特有了一個想法。

或許他可以將自己的作品販賣到其他世界去。

藉此來獲得其他世界的資源。

唯一的問題就是次元壁的事情了,不過可以和群主商量。

卡塔莉娜:「唔,誰能來給我解釋一下,高達,是什麼東西?」

凌淵:「像你這樣乙女向的就不用了解了。你還是老老實實攻略你的男人吧。」

卡塔莉娜:「???群主大大你在說什麼啊,為什麼我聽不懂。」

凌淵:「沒事,等你長大就懂了。」

雷之滅龍:「別理他,這貨就是個謎語人。」

凌淵:「@雷之滅龍,麗莎娜的事情你處理完了嗎?」

雷之滅龍:「你這是什麼年代的信息了。我都已經將公會的所有人從魔水晶中解放了。」

雷之滅龍:「至於現在的話,在艾克斯達利亞王國,也就是納茲養的那隻貓的家。」

凌淵:「@雷之滅龍,抓住機會啊。」

雷之滅龍:「抓住什麼機會?」

凌淵:「你也不看看,所有的滅龍魔導士是不是只有你沒有寵物。」

雷之滅龍:「你的意思是說,我需要一隻貓咪當寵物?哼,笑話,本大爺才不需要那種生物。」

凌淵:「拉克薩斯:沒有那隻貓,我照樣能飛起來!」

第一皇子:「拉克薩斯:沒有那隻貓,我照樣能飛來!」

雷之滅龍:「紅炎,你……」

卡塔莉娜:「抱歉,已經笑不活了。」

雷之滅龍:「那就憋著。」

雷之滅龍:「雷光縱使一瞬,也足以讓敵人斃命!」

女裝程序員:「厲害!是在是太厲害了!世界上怎麼會有如此精緻的模型!」

女裝程序員:「@約阿希姆,您是一位天才!」

救世之銘:「所謂的機甲,都不夠我一劍砍的。」

女裝程序員:「@救世之銘,機甲乃是科技的結晶,是人類問鼎神壇的證明!我不知道你為什麼會說出這樣的話,但我絕對不允許你玷污我心中神聖的凈土!」

約阿希姆:「沒錯,像那種和時代脫軌的老年人是不會懂的,機甲是科技的結晶,是人類文明的延續!」

女裝程序員:「啊,太棒了,沒想到在異世界竟然與我有相同想法的人。」

女裝程序員:「@約阿希姆,不知道你可否願意與我一起打造名為阿拉哈托的光芒綻放於這個世界?!」

約阿希姆:「材料方面,我提供不了太大的幫助,但在技術和設計方面我可以給你最大的支持。」

女裝程序員:「yes!我敢發誓,只要魔劍神機阿拉哈托一出,將會鎮壓整個澤特蘭德大陸!」

約阿希姆:「沒想到你對機甲竟然有如此熱忱之心。」

瓦爾特眸子微動。

這個艾爾是個人才,不說其他,光是這種對機甲的執著和熱情,正是逆熵缺少的。

整個逆熵真正在創造機甲新品的就只有特斯拉一人。

以至於十幾年才更新了幾代。

約阿希姆:「@女裝程序員,如果可以,我希望你以後如果製造出了什麼新型的機甲,將數據給我一份。」

女裝程序員:「自然沒有問題,交換知識,只為做出心中的至高神座!」

赤瞳:「???」

茅場晶彥:「高達啊,可惜,涉及到我的知識盲區了。」

梅普露:「我,我有個武裝是機械神,@女裝程序員,要資料嗎?我傳給你啊。」

凌淵:「額,無限的斯特拉托斯、最弱無敗神裝機龍?」

亞絲娜:「群主你又在說什麼啞謎。」

沙尼亞特:「@凌淵,凌淵,最近主教向我提出了一個名為[永恆之槍]的計劃,我要不要答應?」

凌淵:「答應個鎚子,不用答應。」

沙尼亞特:「好。」

救世之銘:「說起來,也差不多了吧。@約阿希姆,你那準備的如何?」

約阿希姆:「算是十七年前的那座,只能湊出三台。」

救世之銘:「十七年的時間裡,你就造了兩台?」

約阿希姆:「@救世之銘,逆熵也是需要守衛力量的@救世之銘,我還沒找你算賬呢,你欠的百億巨款什麼時候還?」

救世之銘:「?誰欠你錢了,莫須有的罪名別想扣我頭上。」

約阿希姆:「天命之戰,化身空之律者的琪亞娜摧毀了總共五百架以上的泰坦,琪亞娜肯定是沒有能力償還了,俗話說子債父償,你身為他的祖先,應該替她接下這筆債款。」

救世之銘:「嗯?不是兩百架嗎?」

約阿希姆:「你記得就好。」

救世之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