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官有什麼吩咐?”幽靈走過來問。

“在想什麼?”響雷遞給他一杯酒。

“沒有,只是感覺很無聊。”幽靈接過來喝了一口。

“怎麼不去和美‘女’聊天,沒準今晚會有‘豔’遇。”響雷打趣兒的說道。

“她們……”幽靈掃了一眼正被其他人圍成一團三名‘女’兵搖了搖頭。

“在聊什麼?”紳士走過來搭住幽靈的肩膀問道。

“閒聊。”響雷笑了笑。

“紳士,空騎究竟在哪?”樹妖也湊了過來,他一直在牽掛着失蹤的空騎。

紳士‘欲’言又止的看着樹妖然後又看了看不遠處正在和山狼說話的隊長最後才說道:“這個問題你應該問隊長,我無法在沒有授權的情況下透‘露’任何消息,雖然我這麼答覆你肯定不滿意但是……很抱歉。”

“那爲什麼我們遲遲不動手?”樹妖追問。

“只能說時機還不成熟,各方面的協調還沒完成,另外空騎的關押地點很特殊,需要進一步的偵查覈實,而馬丁的人近期一直在做,所以我們只能等,等他們的消息。”

“等等等,再等下去人都完了。”樹妖很不耐煩的說道,他是聲音有些大,幾乎所有人都停止了‘交’談轉頭看着他。

“樹妖。”本·艾倫轉過頭看着他,“不要破壞氣氛。”

“對不起長官。”樹妖嘆了口氣,“我只是擔心空騎。”

“你們的關係我清楚,你的心情我也能理解,不過很多事情不是你想像的那麼簡單,所以請你收起那份‘毛’躁的心情。”本·艾倫口氣嚴肅的說道。

“是,長官,我會記住。”樹妖很真心的說道,在“黑血”本·艾倫有着絕對的地位和威嚴。

“大家繼續,相聚不易,大家好好珍惜,我敬各位。”本·艾倫舉起酒杯,“乾杯。”

“乾杯。”

聚會進行到晚上十點多,除了執勤人員之外大家多或多或少的喝了點酒,當然巨人是不會少喝的,他是個不醉不罷休的酒鬼。

聚餐之後本·艾倫和山狼單獨聊了一個多小時,誰也不知道他們聊了些什麼。

第二天早上本·艾倫給大家開了個會,談了關於最近得到的情報和即將展開的行動計劃。

“我知道大家都很關心空騎的下落,但在沒有準確的情報之前我們還無法對他展開營救工作,我負責人的告訴大家,我們絕不放棄空騎,只要有一線希望我們都要把他找回來。”本·艾倫看着衆人,“可以告訴大家的是他被關在一座軍營裏。”

他的話如同一枚重磅炸彈扔進了衆人的心裏,空騎居然被關在軍營裏。

本·艾倫敲了敲桌子示意大家安靜:“這座軍營防衛森嚴,而且我們還無法確定空騎關押的具體地點,所以我們需要詳細的情報,因爲我們在強大也無法從一支軍隊裏把他搶回來。”

“隊長,這支軍隊和‘握手’組織有多大關係?”彎刀問。

“應該是協議合作關係。”

“我們除了在營救空騎的時候可能和他們發生衝突之外還有和他們相遇的可能嗎?”重拳問。

“有,但不高於百分之十,他們並不屬於‘握手’組織,也不受他們的控制。”

“軍隊的規模有多大?”幽靈問。

“根據情報顯示,這支是一支五百人的軍隊,火力配備齊全,‘握手’組織之所以將空騎關押在軍營裏,目的很明顯,就是讓我們自投羅網,我們再強也無法從這支軍隊裏將空騎搶出來,所以我們目前要做的就是繼續展開針對‘握手’組織的復仇行動,空騎的事情我來想辦法,如果需要各位,我會隨時調你們回來。”

“我們的下一個目標在哪裏?” 暖婚溺愛,厲少的盛世寵妻 巨人問。

“冰島。”本·艾倫示意一邊的信使打開設備。

信使點了點頭敲了一下電腦,衆人面前立即出現了一個立體投影人像。

“艾森,握手’的組織者之一。”幽靈一眼認出了眼前投影。

“對,是他,艾森·布勞恩,已知的握手組織的組織者之一,我們的頭號目標。”本·艾倫點了點頭,“他隱藏在冰島。”

立體畫面一轉衆人之間出現了一片冰雪荒原,一個銀白‘色’的世界,畫面不斷的局部放大,很快一座以白‘色’的宮殿呈現在衆人面前。

本·艾倫繼續說道:“艾森·布勞恩的冰宮,上百噸堅冰搭建,外圍是三米後的冰體圍牆,由八十八名全副武裝的‘私’人保鏢護衛,二十四小時巡邏,配有雪地車和雪地摩托,裝備‘精’良,訓練有素,全部受過專業訓練的退伍軍人,其中大部分接受過實戰考驗。”

“他也不怕凍死!”樹妖看着晶瑩剔透的冰宮說道。

“其實這個宮殿的內部是由雙層的隔熱玻璃構建的,只有外表是冰層,所以內部相當的暖和,衛星掃描探測的內部溫度大約在二十到二十二攝氏度之間,黑廠舒適的溫度。”本·艾倫指着冰宮周圍說道,“這些紅‘色’的亮點是警戒少尉,配備反器材狙擊步槍和六管轉輪機槍,可以將方圓三百沒內完全封鎖,冰宮頂部有戰場監視雷達,能準確探測到在1000米範圍以內移動的敵人和車輛並及時發出警報。”

“只要‘弄’清型號這東西好對付。”幽靈道。

信使點了點頭:“從天線形狀上看應該是美國九十年代末期軍用產品,我們的設備應該可以屏蔽,點如果敵人對其進行了改造就需要重新考慮。”

本·艾倫道:“這個問題後面會詳細討論,我們先回到正題;冰宮內部空間不小,房舍衆多,艾森·布勞恩生活的大概區域在這裏。”

“我們的目的是殺死還是活捉?”重拳問。

本·艾倫笑了笑:“活捉最好,但沒有硬‘性’要求,在保證自身安全的前提下展開行動,畢竟敵人多餘我們數倍,我不會給大家下達這種無法變通的死命令,我們是僱傭軍,以利益和保命爲先。”

“什麼時候動身?”幽靈問。

“三天後,我會和馬丁協調,做統一安排,但行動開始時間由你們根據實際情況自己決定。”

巨人問了一個他最關心的問題:“裝備問題如何解決?”

“依然有馬丁提供,這次不會哥倫比亞那樣‘弄’一堆破爛,不過也別指望太好。”

“只要不低於美軍現役裝備我就滿足。”巨人很無所謂地說道。

獅鷲道:“建議以特種部隊水準配備,我們去完成的任務是普通軍隊無法完成的,所以配備水平要略高一些。”

本·艾倫點了點頭:“這個我會反饋給馬丁,大家有什麼特殊需要的儘管提出來。”獅鷲想了想:“我需要一支帶消音器的巴雷特反器材狙擊步槍,其他沒有特殊要求。”“M214一‘挺’,備彈‘藥’5000發。”巨人舉起手。“和他一樣!”颶風沒什麼特殊要求。“我要多一些C4。”幽靈道。

“沒啥特殊的,只要不給破爛我都能湊合用。”重拳聳了聳肩。

“重拳說得對,無所謂。”幽靈隨聲附和。

……

本·艾倫點了點頭:“好,我會想辦法盡力滿足大家的需要,馬丁那行對好協調,所以大家不用擔心裝備問題,這次去天寒地凍的冰島,大家一定要注意保暖!”會議整整開了兩個多小時,計劃制定和參與人員的問題本·艾倫全都‘交’給了山狼,帶上多少人他都沒意見,畢竟敵人接近一百人,而在不直接參與行動,所以他從來對這種事情都不過多幹預,他相信山狼會充分考慮道各種情況而制定合適的計劃。當天下午本·艾倫就帶着紳士匆匆離去,他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這邊一切都‘交’給了山狼,其實山狼這個副隊長就是行動隊長,而本·艾倫卻是內務部長,一切內部問題、情報收集、設備採購、業務洽談都由他負責,而山狼帶着人在外面打拼,兩人的分工是越來越明確了。 198、冰島之旅(01)

冰島國土面積爲10。3萬平方千米,人口約爲32萬,是歐洲人口密度最小的國家,地處大西洋洋中脊上,是一個多火山、地質活動頻繁的國家。雖然位於北極圈邊緣,但有墨西哥灣暖流所以氣溫適中。

島上多火山,以“極圈火島”之名著稱,共有火山200至300座,有40至50座活火山。主要的火山有拉基火山、華納達爾斯火山、海克拉火山與卡特拉火山等等。冰島溫泉的數量是全世界之冠,全島約有250個鹼性溫泉,最大的溫泉每秒可產生200升的泉水。

冰島是歐洲北部的國家,位於北大西洋中部,靠近北極圈。在這個島上可以領略到冰川、熱泉、冰原、雪峯、活火山、火山岩荒漠、瀑布等千姿百態的自然風光。這裏屬寒溫帶海洋性氣候,變化無常。因受北大西洋暖流影響,比同緯度的其他地方暖和。夏季日照長,冬季日照極短。秋季和冬初可見極光。到冰島旅遊,以夏天爲較美。冰島有着歐洲較清新的空氣。冰島還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小的一個國家之一。

冰島之名的起源於發現者的最初印象。公元4世紀,希臘地理學家皮菲依曾稱它爲“霧島”。但由於海島遠離大陸,交通不便,很少有人光臨。公元864年,斯堪的納維亞航海家弗洛克踏上島岸,此島才真正被“發現”。後斯堪的納維亞人、愛爾蘭人、蘇格蘭人紛至沓來。當這些移民的船駛近南部海岸時,首先見到的是一座巨大冰川,即冰島著名的瓦特納冰川。人們對這個冰川留下了極深的印象,於是把該島命名爲“冰島”。

正值隆冬,天寒地凍,純淨的天空中月光皎潔,照耀着厚厚積雪覆蓋着的大地,蒼茫的荒野一片銀白,整個世界在白雪的裝扮下寧靜、純粹……

夜色中兩輛大型雪地車在起伏的冰原上默默前行,巨大的冰川縱橫交錯,銀色的雪原彷彿冰封千年的原是荒野……

“這種地方就不是人呆的。”重拳掛掉車窗上厚厚的霜看相外面,“除了冰就是雪,冷得要命不說還他孃的一個活人都見不到。”

幽靈道:“這種地方你想見到個死人也同樣困難,冷得連鳥都懶得飛上天。”

“這纔是真正的大自然,緊挨着北極圈,如果坐在溫泉邊上看冰川那纔是享受,那簡直就是上帝的恩賜。”樹妖無比嚮往的說道。

“我們可不是來泡溫泉賞雪景的。”山狼通過單兵電臺說道,他在另一臺雪地車上。

“是啊,我們是來執行任務的,安逸的生活還是等休假的時候吧。”樹妖嘆了口氣無比遺憾的說道。

“艾森的冰宮在一個很大的溫泉附近,那裏是個綠色的河谷,可以成爲冰原綠洲了,和外面相比簡直就是兩個世界。”重拳看着地圖,“這孫子真會享受,等我有了足夠的錢一定也搞一個這樣的地方,冰宮太奢侈了,在溫泉邊上弄個小別墅,身邊是花草樹木,遠處是蒼茫冰原,這種奇特景觀可不是到處能見到的,那時候帶着老婆孩兒每年過來住上兩個月真是神仙般的生活。”

“你這嚮往不錯,不過你還是先解決老婆的問題,在這裏買別墅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幽靈看着天上的月亮,“這種生活值得嚮往。”

“我們還要多久才能到?”樹妖看着地圖問,雖然到達目的地的直線距離並不遠,但在這種冰川之間穿行走的路程要比實際的遠很多。

“大約兩個小時,在午夜十二點我們將到達目的地。”開雪地車的巨人說道,這是他自告奮勇掙得的工作,按他的話講什麼車都開過,這大型雪地車還是真沒摸過,所以他想上車找找感覺。

“無聊。”重拳拉下帽子蓋住眼睛,“睡覺。”

“無聊的是不睡覺幹嘛?”樹妖帶上耳機聽音樂。

“別睡覺,陪我聊聊天。”巨人開始抗議,“旁邊的人睡覺是對駕駛員的一種折磨。”

“有什麼可聊的?開着玩兒吧,你不是很積極的要開雪地車嗎?這下滿足你的!”幽靈拉了拉自己的防寒服閉上了眼睛。

“你們這些東西真是不夠意思。”巨人撇着嘴說道,“不知道開車這工作很無聊嗎?”

“那也是你自己找的,誰讓你非得要試試開雪地車的感覺?這可沒人逼你!”重拳撥開一塊巧克力塞進嘴裏猛嚼。

“這玩意開起來還不錯,穩穩地盤,動力強勁,噪音也沒想像中的那麼大,有探測雷達和電腦輔助開起來也不算累。”巨人拍着方向盤說道,“一定要買一臺冬天去貝加爾湖釣魚,在冰面上開一個洞,魚出水就凍成一個,保險鮮果非常好。”

“不如去阿拉斯加買下一大片林子開個林場,整天伐木打獵,晚上守着壁爐喝上一杯,一邊吃着烤鹿腿和肥嫩的野雞一邊和朋友閒聊,那纔是最美的生活。”樹妖咂着嘴說道。

“你們都醒醒吧,我們現在是在冰島,離你們的夢想遠着呢,想享受夢想中的生活就得給我好好幹活,完成任務賺足佣金,然後願意去哪去哪!”山狼的一句話將衆人的夢想敲的粉碎。

“暢想一下還不行?”樹妖有些鬱悶。

“我擔心你的鬥志隨着暢想一起消失;看,北極光。”

夜空中巨大的帶狀綠色光幕遮蔽天空,絢麗的如同仙女的裙帶。

“愛斯基摩人認爲“極光,是鬼神引導死者靈魂上天堂的火炬,原住民則視極光爲神靈現身,深信快速移動的極光會發出神靈在空中踏步的聲音,將取走人的靈魂,留下厄運。”幽靈透過車窗看着光幕緩緩地說道。

“這是上帝的畫板。”樹妖取出相機一邊拍攝一邊說道。

“上帝爲何只在南北極會話?”重拳問他。

“因爲。”樹妖一邊拍攝一邊說道,“南北極是被上帝遺忘的角落,但他不打算放棄,而在努力拯救,他希望冰雪銀白的世界裏多一抹絢麗的色彩。”

“你怎麼知道上帝在想什麼?”

“只要你擁有一顆前程的心就會無限的接近主的意識。”樹妖很認真地說道。

“嗯,雖然我不懂,但我尊重你的信仰!”重拳也很認真地說。

“你尊重我的同時更應該尊重上帝。”

“我沒有不敬的意思。”重拳看着窗外的極光,“信仰是一種力量,神在心中的意義就是指引你驅散恐懼。”

“你是個合格的信徒,只可惜我們信奉的不是同一個神。”樹妖頗爲惋惜的說道。

重拳看着他:“信仰是力量,但不是隻有一種信仰可以給人力量。”

樹妖歪着頭想了半天也沒找到反駁他的理由最後只好承認道:“你說的沒錯,但我仍然保留自己的看法。”

“無所謂,我本來也沒打算說服你!”重拳聳了聳肩,“我只是表達一下自己的看法,僅此而已。”

幽靈道:“還是別討論信仰的,這個話題不適合在多宗教信徒環境下談論。”

“說得對。”重拳點了點頭,他這纔想起隊伍裏有東正教徒、天主教徒、佛教徒……

“討論而已,誰也沒打算說服誰!這不算犯戒。”樹妖聳了聳肩。

“看北極光吧,別那麼多廢話,這東西可不是哪裏都能見到的。”幽靈轉移話題。

“北極光,世界上最絢麗的美景。”巨人仰望巨大的光幕,“真的神之畫筆!”

“別感嘆了,看前面,車快撞上冰川了。”幽靈提醒他。

巨人趕緊轉回頭,雪地車離前面的冰川只有不到五米遠了,幸虧速度不夠快,否則早撞上了。

“該死的地方,到處都是冰川河谷。”巨人一邊抱怨一邊說道。

“巨人,如果不想開就滾一邊去。”山狼在耳機裏罵道。

“對不起長官,剛纔走神了,北極光實在是太漂亮了。”巨人抱歉地說。

“眼睛不夠用就到一邊休息去,幽靈,你來開。”

“是。”幽靈起身拍了拍巨人的肩膀,“停車。”

“犯個小錯就剝奪我的開車權利。”巨人小聲抱怨着將車停下和幽靈交換位置。

“全車人的性命都在你手裏,錯誤是不能隨便犯的。”幽靈試了試手感慢慢地把車開起來。

幽暗主宰 “全速前進,儘快到達指定地點,我們不能在路上耽擱太久,其他人抓緊時間休息。”山狼命令道。

“收到,全速前進。”幽靈重複了一遍命令。

“終於輪到我睡覺了!”巨人頗有些幸災樂禍的說道。

“我可沒你那麼小氣。”幽靈無所謂地說道,“睡覺去吧,傻大個。”

“遊擊小子,不要挑釁哦,小心我揍你。”巨人的話柔中帶火。“睡你的覺吧。”重拳被他吵得有些不耐煩,“你的廢話真多。”“有人抗議了,睡覺。”巨人裹了裹衣服拉下帽檐蓋在眼睛上,“各位大仙,好夢。” 199、冰島之旅(02)

雪地車藉着黑夜的掩護默默前行,巨人已經咒罵了艾森布勞恩無數遍,咒罵他住在這麼一個荒無人煙的地方,讓他們受了這麼多的罪,最後巨人罵道口乾舌燥纔算作罷,幽靈說他分明是有病。

經過幾個小時的長途奔波,在離任務地點還有數公里的時候隊伍就停止了前進,雪地車太招搖,如果敵人安排了瞭望哨很容易被發現,雪地車被停在了較爲隱蔽的地點,並仔細的做了僞裝。

幽靈和重拳已經先一步出發,探查地形永,擔任尖兵,遠是他們兩個的任務,根據衛星地圖顯示他們離目的地至少還有數公里之遙,山狼帶着衆人沿着幽靈和重拳留下的痕跡快速推進,冰川此起彼伏,這些是真正意義上的冰川,經過萬年的積累形成的據他冰體,而每年都會隨着降雪而慢慢的增加厚度,同時在風雪、低溫和地震的作用下變得變得形狀各異,千奇百怪。

十幾個全身雪地迷彩的人影在冰川之間快速穿行,只有天上皎潔的月亮默默的注視着衆人的一舉一動,四種安靜的如同聲音已經被從這個空間中抽離了一樣,如果你不動什麼都聽不見,哪怕是一絲風聲。

隊伍拉開隊形迅速推進,靴子踩在硬雪上的沙沙聲聽起來無比刺耳,彷彿在幾百米外都能聽見,在絕對安寧的環境裏任何聲音都顯得異常刺耳。

半個小時後前面的幽靈和重拳停了下來,再往前是一片大約一百米的開闊地,遠處是一個三十米高的斜坡,坡上地形開始變得伏在起來。

“如果是我肯定在這裏佈置瞭望哨或者狙擊手。”幽靈舉着望遠鏡仔細觀察着坡上的情況,“一挺機槍就可以將我們全部放到。”

“是個防守設伏的好地方,找暗哨這種事情應該讓獅鷲來。”重拳通過單兵電臺將獅鷲叫了上來。

“我試試。”獅鷲將槍放在一邊,舉起了望遠鏡,動作遲緩的一寸寸移動着,如同在觀察一件非常稀有的藝術作品一樣異常的仔細,巨人曾經戲稱,被獅鷲觀察過的地方連螞蟻都會被他一槍打死,任何東西都逃不過他的眼睛。

誰也不說話,氣氛變得沉悶了起來,就在幽靈和重拳即將失去耐性的時候,獅鷲終於說話了:“兩點鐘方向斜坡背影處,距離一百四,高度三十五,敵一名;九點鐘方向,冰柱下面的雪窩裏,距離一百一,高度二十九,敵一名。”“兩個怎麼清理”重拳撓了撓頭,“距離這麼遠,必須同時下手。”“當然。”獅鷲將自己的dtasrs狙擊步槍遞給他,“幫個忙,一起動手。”“你不怕我打不中”重拳也不推辭,直接狙擊步槍開始調試。“除非你是笨蛋。”獅鷲拿過他的scarh突擊步槍快速拆卸,最後換上一根長槍管狙擊型槍管。

“你用我的槍會不會感覺不順手”重拳已經調整好了姿勢。

“槍都一樣,差別在用的人。”獅鷲試了試槍,最後擰上消音器,“最後確認,注意距離、風速、溫度,扣動扳機的時候手要穩,防止槍身抖動,一定要保證一槍斃命。”

“用你的槍在三百米範圍內打不死敵人我就別混了,找個地方撒泡尿把自己淹死得了。”重拳一邊說一邊將眼睛貼在瞄準鏡上,“右翼,兩點鐘方向,距離一百四,高度三十五,斜坡背影處,媽的,這傢伙手裏的是巴雷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