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理手一鬆,在姬旦耳邊低聲說道:“有我在,不會讓你寂寞的。”轉身回到了座位。

“周公,怎麼樣?誰贏了?”桂小寶急忙問道。

“平分秋,很厲害。”姬旦表情越發嚴肅。這傢伙到底是誰?

評選結果很快出來了,查理由於一來獲得了大量女生的支持,而姬旦由於和女神老師的事情傳的沸沸揚揚,早已成爲男生公敵了。因此班長毫無懸念的到了查理頭上。

班會很快結束了,超人班裏又來了一個相貌勘與超人匹敵的高材生的事情,也很快傳遍了學校。兩人在一起握手好像惺惺相惜的照片早已被女學生們放到了上。

看着同樣帥氣卻不同風格的兩人,上甚至很多女生呼籲在一起在一起。事後令姬旦和查理兩人哭笑不得。他們那是在較量好嘛!

回到寢室,看着空蕩蕩的兩張牀鋪,姬旦有些赧然。他們倆都是因爲自己的牽連,不然也不會住進醫院。

看到姬旦的樣子,桂小寶過去拍了拍他肩膀,安慰道:“我想闖王和劉琲也不會怪你的,跟你一起,我們活的很瀟灑。”

姬旦苦笑着搖了搖頭,自己交朋友,是對還是錯呢?

“對了周公,今天我表弟一會到了,你跟我去學校門口接下他?這樣我也倍兒有面子不是?”桂小寶終於想起了正經事。

“好,那走。”姬旦披上外套,跟桂小寶一起向校門口走去。

快走到門口的時候,兩人都停下了。是在這裏,剛來11宿舍的姬旦幫闖王狠狠地把秦帥懲治了一頓,然後有了4人第一次的聚會和醉酒。可現在另外兩人卻在醫院裏了。

“表哥!傻了唧發什麼呆呢?”一個清爽的聲音叫道。

桂小寶一擡頭,正是他表弟。

留着一頭清爽的短髮,濃眉大眼,斜揹着一個cote&ciel雙肩包,任天航正瞪着大眼睛奚落着桂小寶。

“次奧,怎麼跟表哥說話呢!你丫欠抽啊!”桂小寶上前要來一個爆慄,任天航跳着躲開了。

“哇,表哥,這位是你跟我提起的超人了!這臉完全超越你一大截,難怪是超人!帥哥,你好!我叫任天航!”小夥子過來伸出了手。

“你好,你們倆很像。”姬旦笑了,這小子挺。

“千萬別這麼說!他那長相,一看是遺傳的我姨丈,長的忒磕磣了。”任天航好像一點也不怕桂小寶,上來玩命的黑他。

“嘿!你這死小子,今兒我不教訓教訓你,你不知道韋爵爺幾隻眼!”桂小寶急了。

“我知道,三隻嘛,兩隻看的,一隻拉的。”任天航陰陽怪氣地說。

“好了!小桂子。走,校門口找個餐廳,給你弟弟接風!”姬旦大手一揮,兩人登時不再鬧了,三人一起向外面走去。

一路上不停的有女學生對姬旦暗送秋波,看的任天航直把姬旦當做神人,差點膜拜了。

三人進了一家淮揚菜館。姬旦知道他們倆都是北方人,吃不了太辣的。

“姬哥!有什麼泡妞**沒,教教小弟!”任天航狗腿的幫姬旦倒上了茶水,恭敬地遞到了面前。

“還用問他,我都知道!”桂小寶斜眼45度角望着天花板,甚爲自信。

“那你來說說看啊!好像你真懂似的。”任天航激將了。

“我不告訴你,哈哈!周公,你也不準說!”桂小寶對姬旦眨了眨左眼。他要把剛在外面被這表弟奚落的茬子找回來。

“表哥,剛纔是我的錯,來來喝茶!”任天航又給桂小寶倒了杯茶,雙手遞到眼前。

桂小寶美美地喝了一口,看了他一眼道:“看你這麼誠心的份上,哥告訴你好了。其實這泡妞啊,最大的祕訣是—-帥,我估計你這輩子是沒指望了。”

“呸,照你這麼說,你更沒指望了,這輩子打光棍!”任天航不服氣的還了回去。

兩人又爭吵了起來,姬旦頓時一陣頭疼,低頭不語看起手機來。

“姬旦同學,好巧!”一個修長的身形出現在了他們旁邊的桌上,正是查理。

他嘴角叼着一根雪茄,跟在班上的時候完全不同,鋒芒畢露。一股尊貴地氣質渾然天成,愣是讓桂小寶和任天航看呆了!

好像不是巧合,姬旦心道。難不成這傢伙一直在跟着自己?看來以後出來要注意點了。

自從闖王和劉琲出了事,他一直很謹慎。

像是看出了姬旦的想法,查理笑了。吐出一口濃烈的煙霧,他在旁邊的桌子坐了下來。

“我對你沒有惡意,至少現在沒有。”說完他喊來服務員,“給我照着那桌點的菜,一樣來一份。”…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姬旦無語地看着查理點了一桌跟他們這一樣的菜。這傢伙吃的完嗎?他無奈地搖了搖頭。

查理將滿桌子的菜與其說是吃,倒不如說是倒進了嘴裏,把周圍的人全看傻眼了。這老外是豬肚子!所有人心裏這麼想到。

“我吃完了,你們慢用。”查理過來笑着跟姬旦打了個招呼,向外走去。

“超人,這傢伙也是你朋友嗎?國外你都認識這麼有錢的朋友,牛逼!”任天航伸出了大拇指。

“你怎麼知道他有錢?你怎麼知道他不是裝的?”桂小寶跳出來唱反調了。

“你丫懂個屁,知道他剛纔抽那根雪茄什麼牌子嗎?那叫高希霸長矛le!這雪茄最初可是給古巴的領導人卡斯特羅定製的,有多珍貴你這種門外漢懂個屁!那是雪茄極品中的極品!抽的起這種煙的,你覺得會是窮人嗎?”任天航一副專家的樣子解釋道。

“這麼厲害?你丫才17歲,怎麼對煙這麼瞭解?看來你小子平時沒少抽菸,看我回頭不告訴你媽!”桂小寶終於發現了問題所在。

“別,表哥,千萬別! 煙雨樓 你是我親哥啊,你要告訴我媽,我的零花錢誰來給我!”任天航終於服軟了。

兩人的爭吵並沒有影響到姬旦,他還在想着剛纔教室裏,查理在他耳邊說的那句話:有我在,不會讓你寂寞的。

這傢伙到底什麼意思?到底是敵是友?

帶着濃濃的疑惑,姬旦心不在焉的吃完了這頓飯。然後任天航依依不捨的告別了。

“小桂子,你這表弟到底來幹嘛了?只是來看看你?”姬旦問道。這孩子一過來好像什麼都沒幹,吃了頓飯回去了。

“哎,這事怪我。都怪我把你跟他說的太厲害了。這傢伙以爲你長了三頭六臂,非要過來看看,這不來了麼。”桂小寶道出了實情。姬旦頗爲無奈的搖了搖頭。

查理走在校園裏面,總是會有路過的女生駐足停下,偷偷地拍着照片。這情景跟前段時間姬旦的遭遇何其相似。

“法蘭克,我要你在這附近給我找的房子,找好了沒有?”查理懶洋洋通着電話。

“伯爵大人,已經給您準備好了,是市區不遠的一座別墅,我把他買了下來。地段非常好,晚上很安靜。”那邊一個老人的聲音傳了過來。

“哦?這麼好的地段,買的順利嗎?”查理又掏出了一根雪茄點上了。

“呵呵,開始那人不肯賣,我出雙倍的價錢他還是不肯。無奈之下,我只好清洗了一下他的記憶,讓他直接過戶給您了。”法蘭克謔笑着說。貪婪的人總該受到懲罰。

“以後這種小事不要向我彙報了。不過神州大地奇人無數,你以後做事低調點,懂了嗎?”查理深知這片土地臥虎藏龍。

“是的,伯爵大人,法蘭克一定遵從您的指示。”法蘭克那邊一個激靈,像是查理在他眼前。

“一會把鑰匙給我送到學校來!”查理說完掛斷了電話。蘇卉啊蘇卉,你到底在哪呢?爲今之計,只有先看着姬旦了,他一定會找到你!

校園外,法蘭克開着一輛勞斯萊斯幻影正在門口等着查理伯爵。引起了無數人旁觀。

“我靠,這學校都尼瑪什麼人?前幾天還有一輛賓利慕尚停在門口呢!”一個男生驚異地說。尼瑪的,這還讓我們這幫**絲活不活了?

眼看圍觀的人越來越多,校門口的保安出來了,敲了敲勞斯勞斯的窗子。法蘭克把車窗搖了下來,面不悅地看着保安。

保安一看是外國人,操着不太熟練的英語說道:“excuseme?……”

還沒說完被法蘭克打斷了,一口熟練的中文彪了出來:“小子,你想幹嘛?知道這車多少錢嗎?砸壞了窗子你賠得起嗎?”

保安嚇呆了。

查理已經看到了法蘭克,以他非人的感知,閉上眼都能知道法蘭克在什麼位置。

“法蘭克,別鬧了!把鑰匙給我,車子趕緊開走!這麼招搖幹什麼!”查理訓斥着法蘭克,一面回頭對保安行了個禮道:“這是我的管家,初到中國,你別跟他一般見識。”

保安受寵若驚,連連說沒事。

查理拿過車鑰匙,又對法蘭克說了句讓周圍的人汗顏不已的話。

“開這麼輛破車你給我丟人來了?不是叫你把我那輛科尼塞克空運過來的嗎?怎麼辦事的!”

周圍的男同學已經淚奔了,先有超人,接着又來了個查理,還叫不叫我們活了!他們早已在學校論壇上見過查理的照片了。

“你是姬旦的朋友?”一個不和諧的聲音從耳邊傳來,查理回頭一看,完全不認識。

來人正是林峯。他一直在關注着x大的動靜。

從今天上午黃毛跟他彙報了x大可能來了個姬旦的外國朋友,還把兩人惺惺握手的照片發給了他。

“算是,你又是誰?”查理一改剛纔的彬彬有禮,倨傲的看着來人。

“很好!想不到報應來的這麼快,我既然打不過姬旦,只好從你身上先收點利息了!”林峯嘴角泛起一絲冷笑。

“怎麼,你是他的敵人?對頭?”查理不確定地看着林峯。看着他的小身板,爲他的勇氣點了個贊。看來這廝被姬旦狠狠的修理過。

“哼!我早晚要他跪在我面前,像狗一樣搖尾乞憐!”林峯一提起姬旦,心中一陣怒火。

“憑你?”查理的聲音冷了下來。我的敵人,要是被你踩在腳下,你叫我顏面何存!

“來人,給我狠狠的修理修理這個洋鬼子!”林峯退後一步,惡狠狠地喊道。

7、8個大漢從一輛別克gl8裏魚貫而出,每人手裏拿着一根橡膠棍。這種棍子打在身上,看不出傷痕,卻會留下暗傷淤血。

法蘭克坐在車裏沒動,真要他動手的話,查理伯爵早暗示他了。這小子慘了!他憐憫地看着林峯。

“哎呀我去!這根前陣子林峯和姬旦的交鋒何其相似,只不過換成了7、8個人打一個。”一個大胖子在人堆裏喊道。

他叫李東霖,今年18歲,上次林峯和姬旦校園門口的對決,他恰巧是旁觀者。

林峯一道嚴厲的眼神向着人堆掃了過去,李東霖早鑽到另一片人羣中了。

查理冷笑着看着這些衝過來的大漢,雙手抱胸那麼站在那裏。一股無形的氣勢猛然籠罩了衝上來的大漢,他們覺得他們此刻已經置身於另一個世界了。

四處都是血海,無數的蝙蝠衝他們不停的撕咬,他們用盡全力卻仍然被撕去一塊一塊的血肉,慘不忍睹。

在衆人眼裏,這羣大漢不停地撕扯着身上的衣服,很快連褲子都快被扯爛了,彼此用橡膠棍互相毆打着,彷彿不知疼痛。

旁邊觀看的學生瞬間離的遠遠的。這林峯,是找來了一羣精神病人來表演的嗎?這些傢伙到底在幹什麼?

查理的嘴角邪惡的笑着,一點點幻境,收拾起這些壞事作盡的傢伙,輕而易舉。這些傢伙長期欺軟怕硬,精神極易崩潰,已經身處幻境不可自拔了。

林峯懵逼了,他憤怒地嚎叫了起來:“草泥馬,老子叫你們來不是讓你們耍猴戲的!給我打他啊!打他!往死裏打!”

“這個螻蟻,還沒有看清形勢麼?連對手是誰都不知道,敢拔刀相向。我真的很佩服你的勇氣。”查理不着痕跡的對着林峯一指,大漢們登時紅了眼對着林峯打了過來!

此時此刻在他們眼裏,林峯正站在一羣蝙蝠中間,指揮蝙蝠撕咬着他們!

弄死他!不弄死他,我們都得死!所有大漢心中都這麼想。…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這傢伙,到底對這些人做了什麼?爲什麼這些人會發了狂一樣來攻擊我?林峯擺開了架勢,向這些他帶來的大漢衝了過去。

根基紮實無比,每一掌都切中要害,短短的幾分鐘,這些大漢已經橫七豎八地躺在了地上。從小練武的林峯收拾起這些人還是綽綽有餘的。

查理叼着雪茄,正用一種欣賞的眼光看着他。這傢伙在普通人裏,也該算出類拔萃了。

然而在林峯眼裏,這一切都變成了嘲笑。這傢伙一定在諷刺我自己帶來的人卻對我拳腳相向!這該死的傢伙,到底用了什麼手段?這傢伙身上,一定有不爲人知的祕密!

“你等着,我一定會回來的!”林峯扔下一句話,轉身走。

“嗯,我等着你。可別讓我等太久哦!”查理笑了。林峯,你父親的公司前陣子才找我手下投資,不知道你知道了會是什麼心情,哈哈!

等我完全控制了你父親的公司,想必我在這邊做很多事都能更方便一些。

“我一定要忍住,以後我一定要讓你們加倍償還!”林峯假裝沒聽見,頭也不回的走了。

查理對法蘭克使了個眼,法蘭克點點頭開車走了。

“哇,查理好帥啊!”英俊又強大的男人,不管他是做什麼的,總會被別人追捧。有了林峯這塊墊腳石,查理在x大的名氣再次水漲船高。

桂小寶翻着校內的論壇,已經被查理這個名字佔滿了。

“這傢伙跟你當初來一樣,現在大出風頭。照這種情況發展下去,這傢伙很快會壓過你,成爲x大第一風雲人物了。可惜了林峯這傻比孩子,做了兩回墊腳石。”桂小寶的語氣不無嫉妒。

“都是虛名而已,如果他想要,隨他去是了。”姬旦毫不在意地說。

“您的覺悟真高,真是皇帝不急太監急。”桂小寶沒好氣地說。

“太監你好。”姬旦眼睛眯成了一條線看着桂小寶。

緊接着他做了個噤聲的手勢,林雅給他來電話了。

“姬旦嗎?”電話那邊的林雅柔聲問道。

“是我。小雅,那裏還住的習慣嗎?”姬旦的低聲問着。

“啊!那個我已經決定搬出來了,我還是覺得住在那裏不太習慣。還有個事情跟你說,婉儀跟我說,她想跟你借輛車……”林雅在電話裏有些不好意思。

“哦,沒事。你做主好。車鑰匙都在書房的抽屜裏。”姬旦沒有絲毫不悅。

“那謝謝你了!你不會怪我搬出來?”林雅小心的問着。

“不會,只要你喜歡好。你喜歡住哪裏是你的自由,畢竟我們還沒結婚。不過那裏你隨時可以住的。”姬旦溺地說。

“好,謝謝你。我是覺得一切發生的太快了,有點不適應。”林雅終於說出了心聲。

果然還是自己心急了嗎!既然如此,一切順其自然。姬旦嘆了口氣。

“那沒什麼事的話,我先掛了。拜拜~”姬旦一直不說話,林雅心情忐忑地掛了電話。

“怎麼樣?他有沒有答應把車借給我?”朱婉儀迫不及待的問。

“借給你了,只是我搬出去他好像不太開心。”林雅的心情有些低落。

“我說不讓你搬出去嘛,反正他又不回來住。萬一他哪天回來住,你去我那裏不好了?現在男女朋友沒結婚住一起的多了去了。”朱婉儀勸道。

“不行,我還是覺得這樣名不正言不順的。”林雅固執地堅持己見。

“好,你說的也有道理。既然這樣,那你先搬出去好了。既然他答應了,你幫我把那輛邁巴赫的車鑰匙找出來唄!”朱婉儀搖着林雅的手。

“你記得自己還回來哦!我正好一會跟你一起走。”林雅去抽屜翻了翻,在一堆車鑰匙中間找到了朱婉儀要的。

林雅跟公孫管家打了招呼,和朱婉儀上車一道走了。朱婉儀把林雅送到學校門口,俏皮地親了一下她,表示感謝。緊接着上車一溜煙走了,她父親今天找他有事,不然她也不會借車。

朱婉儀的父親最近在逼她結婚。對方是一個地產商的公子,他覺得要聯手的話,沒有什麼比結成親家更靠譜了。

她父親名叫朱國,那個年代的人基本上都是這種名字。 幽冥巫師 白手起家,做實業的。近來想轉型做投資,因此把市場瞄向了火熱的房地產。

男方是老戰友介紹的,廣東人。據說資本雄厚,人脈超廣。男方的孩子叫吳越,美國留洋回來的高材生,現在幫父親打理公司,難得的青年才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