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擊,足矣。

「這就算作是第二招好了。還打嗎?你心裡應該清楚,繼續下去的話,自己沒有勝算的。」

「打!」

毫不猶豫一聲嘶吼,段罡崛左手一抓,雙手共同握劍,咬牙切齒的痛楚之色下,也是流露出幾抹不屈的毅然。

急促著喘息著,但是伴隨著他每一口吸氣,下垂傾斜的劍刃上都是亮起一枚依稀符文,很快,點點光暈連綿在一起,冥冥中似有一圈模糊古陣轉動在劍格之上。

雲劍一脈,聖品武學,須彌古劍。

這一刻,四周席位上就算是之前甚至不願正眼一看的許多九族長老也是心中不由一凜,縱使在整個雲劍古族中,這須彌古劍都是能夠排名前五的武學。當然,穩居第一的只可能是那逆天級武學,神罰劫劍。

「竟然動用這招?這一下子,有得看好了。」

就連睚眥部大長老風燼都是來了些興趣,遠遠瞥了一眼雲劍古族席位上的諸位長老,他們的臉色似乎有些不太好看。

修為層次上高出一籌,竟然還要動用這等壓箱底的劍道武學,簡直就是對雲劍一脈的恥辱。

甚至,他們都可以聽到周圍其餘幾族長老竊竊私語中暗含的几絲輕蔑之意。

「段罡崛,你若是敢輸了,回去後面壁三年!」

長老的傳音直接響起在段罡崛耳中,他渾身微微一顫,心中的決然更盛。

對,不可以輸。哥哥的仇,還等著去報。現在好不容易有了線索,其能夠放過?

橫劍而立,風韌也是自然留意到了周圍許多人的注意力都是集中到了自己這邊,這樣的舞台正是一鳴驚人的基石。

「我知道你有非贏不可的理由,但是抱歉,我也一樣不能止步於此。所以,讓劍來回應我們的期盼吧!」

本書首發來自17K,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includevirtual=””.qrcodeidth:590px;margin:0aut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padding:5px5px;overflo:hidden;.qrcodeimgfloat:left;.qrcodeulmargin-left:120px;font:14px/1.5″MicrosoftYahei”;padding-left:15px;.qrcodelilist-style:square;margin-bottom:5px;padding-top:14px;

關注微信公眾號「17K」(微信號ap_17K),《怒劍龍吟》最新章節隨時隨地輕鬆閱讀!連續簽到即可獲得免費閱讀特權;更多精彩活動敬請關注! ?勁風驟然激蕩而起,盎然寒意在劍嘯中清寒幽然,幾乎要凍結這座競技場中所有強者的血脈。

敵對雙劍卻在共鳴,強者的心,劍道的領悟,跨越一切阻礙相互呼應。

「風韌哥哥,加油。」

雙手抱拳成祈禱狀舉在胸前,風輕柔雙眼緊閉,長發獵獵飄舞。

「讓劍來回應嗎?」

心中砰然一動,這一剎那,段罡崛覺得自己好似失去了什麼,卻同時好像又尋回了多年前忘卻的某樣重要之物。

「我明白了,來吧,雲劍一脈的弟子又豈容九族外系來說教?」

聖品武學,須彌古劍,鳴動!

霎時間,古樸威嚴的氤氳法陣轉動在天穹之下,若隱若現的紋路瀰漫厚重劍意,內斂寧發,大巧不工。

「你的輕視,註定了自己的敗局。」

風韌一嘆,身形飄忽如風,劍勢悠然遞出,亂舞星河璀璨,傾瀉剎那芳華。

星塵主速,瞬息萬滅。

星雲萬里驚風色,銀河九曲墜碧霄!

電光石火間的須臾就在此刻仿若永恆凝固,天地乾坤都在低鳴,不知是畏懼又或者讚賞。

然而,那虛無的沉寂瞬間又被撕裂,閃耀的唯有一線璀璨劍光。

乒!

崩裂,剛剛還耀眼無比的寒芒劍意卻是折斷在漫天轉動的古陣之下,威嚴的符文泯滅余勢寒意,縱使是傾瀉的星河森然也在此宣告消逝。

「啊哈哈哈哈哈,你輸了!」

手臂滑落鮮血的段罡崛根本不顧渾身經脈中奔涌的劇痛,繼續揮動著手中利劍,磅礴古陣繼續運轉,神聖的肅然持續瀰漫。

「這可未必。」

聲音從正上方傳來,風韌迅捷的身影不知何時竟然直接踏足在了那副古陣之上,星塵淚劍尖傾斜所指之處,裂縫觸目驚心。

剛才一劍,並非未收寸功。

「真正的第三招,在這裡。」

劍落,星雲戮神擊,充斥了逆道劫劍終式一百零八重劍勢疊加的劍吼。

三寸人間 轟!

以點破面,轟塌全局,星塵淚的嘯動森然下,古陣支離破碎,崩裂的碎響也是同時從段罡崛手中之劍響起,不堪重負的利刃裂為點點亮銀色凋零在勁風鼓動之下。

孰勝孰負,一目了然。

噗咚。

終於扛不住跪倒在地,雙袖盡裂,手臂上血跡斑斕,段罡崛俯身便是一大口猩紅噴出,渾身顫抖不止。

「輸了,我輸了。」

一件長袍披下罩在他的身上,後方不知何時出現的一道身影輕輕搖頭道:「小崛,你明白自己為何贏不了嗎?」

回首一望,段罡崛有些驚詫為何應該是另一處虛幻競技場中的段鋒寒會出現在自己身後,但還是立即疑惑回道:「為什麼?」

「人法天,天法地,地法道,道法自然。劍道,並不僅僅只有劍,你過於刻意的追求反而是迷失了真正的方向。敗局,早已註定。」

輕聲一嘆,段鋒寒扶起重創中的段罡崛將他送出了競技場。

勝敗不過兵家常事,這一次,也許他能夠找回當年走錯的方向。

做完這些,段鋒寒聳肩一笑,瞬間拔劍一跺虛空,驟然激蕩的勁風將這座競技場中其餘強者盡數往後一顫。

「雲劍一脈段鋒寒,在此向劍魔風韌挑戰。若是你贏了,我那一場的名額也送給你。」

他的目光往側面一瞥,所落之處正是風輕柔的位置。

風韌會意,自己對於神龍埋骨地的名額勢在必得,但是以風輕柔的實力目前無法與九族嫡系爭鋒。若是可以這樣的話,最好不過。

「只是,這種賭約可以嗎?」

哼聲一笑,段鋒寒瞥了一眼自己原先所在的虛幻競技場,其餘人皆是單漆跪下顫身不起。那樣的對手,之前一招之間足以盡數收拾。

而後,他又望向了雲劍古族的長老,鐵青著臉的為首之人輕輕頷首,這樣的決鬥,倒也合他心意。

雲劍一脈剛才丟掉的臉面,必須在這裡找回來。

「若是你們雙方都認可的話,我別無意見。」大長老風燼也是點頭認可,就算是龍魂族外系,能夠取得進入太古神龍埋骨地的資格,對於他來說也好過讓給其餘八族。

況且,他也很好奇,充滿著神秘的風韌究竟能夠做到怎樣的一步。

「那麼,你可否接受?」

段鋒寒的目光又回到了風韌身上,眼中的寒意,手中劍嘯的凜冽,都不容拒絕。

「這麼好的賭注,要是拒絕的話,我是不是太暴殄天物了?」

風韌點頭一笑,擊敗一個段罡崛並不夠分量令九族震驚,但是若是眼前這人,絕對足夠。

「你是不是瘋了,一戰之後還想要對陣真正的玄道級強者?」

一聲呵斥突然傳來,同樣在這座競技場中的風淺墨柳眉一皺,心裡都是一陣不爽。風碧芙交待給她的話是,如若可能,保風韌晉級獲取名額。

龍魂天姬的名頭雖然不小,但是在這場角逐中想要獲取前十二個名額卻是依舊難度巨大,倒不如順水推舟。

「啊?原來你也在這裡。」風韌微微一愣,回之一個微笑:「放心吧,我自有分寸。」

同時,段鋒寒也是掃了一眼這座虛幻競技場中的其餘九族弟子,哼道:「你們是不是讓一下位置,不然的話可不好施展。」

「也罷,反正不是對手,換一場精彩的決鬥看看挺好。」一位同樣是觸摸到玄道級門檻的星卜族強者搖頭一笑,扭身跳到了外圍,也代表著放棄了名額的爭取。

緊接著,其餘數人也是照做,寬敞的虛幻競技場中很快就只剩下三道人影。

風韌卻是一把按住了風輕柔正欲除去的嬌軀,搖頭說道:「這裡位置同樣太小,還是我換個地方打吧。」

說罷,他縱身一躍升入空中。

「等一下,你這意思是——我明白了。」

段鋒寒一笑,躍身跟上。

這一處的名額的歸屬自然是唯一留在競技場中的風輕柔,如若風韌也想晉級的話,途徑唯有一個,正面擊敗段鋒寒。

破釜沉舟。

風輕柔也是隨即反應過來,美目中掠過絲絲悔意,揚聲喝道:「風韌哥哥,不要這樣,輕柔無所謂的!」

伸手一揮,風韌笑道:「怎麼了,連輕柔都信不過我嗎?」

「不,我相信。只要是風韌哥哥的話,永遠都可以喚醒奇迹。」

風輕柔強擠出一抹微笑,雙拳再次抱緊握成祈禱狀,心中默念。

「這是何等自信……或者說,狂妄?」

風碧芙一陣唏噓,心中驚詫不止。

「紫姐,這恐怕不是從你那裡繼承而來的吧?那麼只可能是……那個人了。風韌的父親,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

「真是不知道該說你有恃無恐,還是自負無知。」

聽著四起的唏噓聲,段鋒寒搖頭一嘆。

「不過,這些也與我無關了,用你的話說,結果就讓手中的劍來宣告。」

點頭一笑,風韌回道:「正合我意。」

錚!

星塵淚長嘯一聲,幽然寒意同時令段鋒寒手中的重劍共鳴一顫,直到此刻,風韌才發現那柄重劍不僅銹跡斑斕,更是在中間位置的有一道崩裂的缺口,超過了劍刃寬度的一半,幾乎要將整支劍刃折斷一樣。

「好劍。我這柄隕墨據稱是上古時期被魔神之血污染的凶劍,鉛華下只剩最後几絲靈性,卻是會被你的劍所喚醒。這一戰,連它都在興奮,更何況是我自己!」段鋒寒戰意昂然,單手之力將那看似重達百斤的重劍高高舉起。

風韌點頭道:「你能夠駕馭那樣的劍,我同樣很期盼這一戰。那麼,就此開始吧。」

無須再多言,劍的交鋒,不是言語可以說清的。鳴動的呼嘯,也只有在碰撞中它們自身能夠知曉。

劍出,雙影共舞,雙劍齊揮,一抹銀虹攪亂天穹,一泓棕紅碎擊乾坤。

乒乒乒乒乒乒——

一閃即逝的飛濺火光奏響激昂旋律,雙劍交鋒縱橫無數寒芒,突然重斬劈落的一劍強行撕裂層層虛影寒光,剛猛勁力噴發轟鳴,一道身影應聲潰退,卻又是迅疾一翻,展開的十片迷離光翼顫動,身形重新穩在空中。

抬手一抽,風韌的左手中焚寂涅炎也是終於出鞘,僅憑一柄星塵淚對抗玄道級強者顯然過於勉強。不僅如此,在他雙眸之中,淡色金光已是悄然幻化為龍形印刻在瞳孔正中,低鳴的龍吟聲在虛無中回蕩。

滄海龍吟,起。

十翼順勢揚起一顫,幻化的迷離虛影分裂數百道飛躍長空,虛實難辨中舞動的雙劍迅疾逼近,星塵淚的深寒,焚寂涅炎的炙熱,交叉斬落。

「來得好。」

段鋒寒點頭一喝,雙手緊握劍柄掀起一掃,無需任何精妙招數,僅僅只是純粹的剛猛勁力橫掃千軍。

一力降十會,藏拙於巧,大巧不工。

叮!

劍尖一點,風韌並非與那剛猛雄渾正面衝擊,虛招劍光崩裂,但是他的身形也是換位到了段鋒寒側面,倒持的焚寂涅炎斜劃一削。

然而,瞬間被斬裂的也僅僅只是一道保持著微笑的虛影,消散於風中之刻,呼嘯捲動之聲再次響起,段鋒寒高舉重劍從另一側凌空劈落。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來得好。」

如出一轍點頭輕笑,這一次,風韌沒有選擇躲避,五指鬆開一放又迅疾握緊,正持的焚寂涅炎上赤焰燃起,猩紅的一線炙熱迅速凝聚。在他指間,滾燙的淡金色罡氣也是不斷洶湧而出。

聖陽罡氣為火,焚寂涅炎為爐,煉化萬物,寂滅蒼生。

修羅蒼炎,咆哮!

下一剎那,重劍斬落,顫慄蒼穹。焚寂涅炎的迎擊也是絲毫不讓半步,至陽至剛的毀滅炙熱灼燒一切。

乒!

轟轟轟!

激蕩的劍氣瞬間將長空遮掩,攪碎破裂的空域中凜冽不見天日,很快,如血殘陽的餘暉浮現在連綿天際邊緣,撕裂的雲層下,兩道身影重現。

一襲深邃黑袍已是裂開襤褸,風韌略顯狼狽的身姿已是無法稱得上淡然平靜。

不過段鋒寒也是好不到哪裡去,身上就好像被烈焰直接灼燒一樣,右手衣袖化為焦黑,點點灰燼殘留沾染在裸露的手臂上,衣袍上也是一個個缺口焦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