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蒼天那老傢伙說了,如果老爹三個月之後還是這個決定,那他會幫助老爹晉級的。”未等江北心放在肚子裏,江南這一句話,直接又給江北嚇了個半死。

“哥……以後說話別大喘氣,俺受不了。”江北欲哭無淚。

江南愣了一下,一臉認真的點了點頭。

“弟弟,我們去勸勸老爹吧?不然老爹真的就剩一年好活了我們該怎麼辦?”江南的聲音,有些抖。

他是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就算他是江北的哥哥,他也才二十三歲啊!只比江北大了不過兩歲而已!

甚至一些經歷還沒江北那麼多,更別說心智上的成熟了!

他是真的慌了,所以他才忍了這麼久來找的江北,只希望聽聽弟弟的想法。

而江北,也是一瞬間便站了起來,鄭重的點了點頭。

“哥,我們走!”

“江北,江南哥,等等!”一旁的侯煙嵐突然開口。 聞聲,江北不由得停了下來,面帶疑惑的看着侯煙嵐,那眉頭微皺的樣子。

一時間,好像明白了什麼……


“哥,你先回去,既然還有三個月的時間,我們還得從長計議,現在去找老爹,肯定是雪上加霜。”江北沉聲說道。

而江南聞言如此,雖然也不太懂,但還是點了點頭。

“弟弟,記得千萬不要瞞着我,想幹什麼,我們一起去好嗎?”

“好……”江北咧了咧嘴,看着老哥這樣,自己的心又何嘗不是在碎裂和恢復之間來回反覆?

江南離開了。

那背影是真的極爲寂寥,壓抑的江北都要上不來氣了一般。

半晌,等老哥徹底離開小院,江北才一屁股坐下,想倒一杯茶,卻是直接捧起那茶壺咕嘟咕嘟的往嘴裏倒。

“煙嵐……你說老爹到底怎麼了?”江北擡起頭,露出了那滿是血絲的雙眼。

事實便是如此,這消息,給江北的打擊太大了。

還有老爹說的那句,“已然無憾”,到底是爲什麼!老爹難道活夠了嗎!他可是還沒抱孫子啊!

“江北,你先別急。”侯煙嵐趕緊按住了江北的手,一臉的急切。

她是真怕江北想不開,去做一些衝動的事。

但是很顯然,江北不是那種人,只有留住這條命,才能把這件事徹底解決明白。

老爹到底是怎麼了!怎麼好端端的道心就崩碎了呢!

“師傅曾給我講過關於道心,乃是修煉者對世間萬物最本質的看法,就如同出家人要看破紅塵,清規戒律,而江伯伯那種人……恐怕是不能有一絲猶如。”

“所以老爹的道心崩碎是因爲……”江北感覺自己突然被什麼噎住了。

“料想江伯伯二十年來未曾晉級,定然是因爲道心崩碎,而這個崩碎的原因,大可能是二十年前那一戰。”侯煙嵐輕輕開口。

“二十年前……”

“是的。”侯煙嵐重重點了點頭,“所想不錯的話,二十年前江伯伯和那老冥神一戰,一方是你的母親,一方則是嗷嗷待哺的你和江南哥。”

“所以……老爹選擇了我們?而放棄了和萬魔宗拼死?”江北突然明白了什麼,感覺又抓不住,這種虛無縹緲的感覺讓他恨不得直接瘋掉。

“是,當初江伯伯放棄了自己的妻子,而選了你們,這足以摧毀他的道心,他那種驕傲的人,不允許自己做出那樣的事。”侯煙嵐答道。

“所以……老爹二十年不能晉級,忍着屈辱離開,也是爲了我們?”江北說完這句話,便沉默了。

胸口,又像是被狠狠給了一拳一般。

痛入靈魂。


“嗯……”侯煙嵐微微點了點頭,雖然她也不願意這麼說,但是事態已經如此嚴重了。

“不行,我得去找我爹!”江北猛地站了起來,一臉的決然!

“江北,你冷靜!你現在去了能做什麼!還不是爲江伯伯徒增煩惱!”

“我不管,煙嵐,我冷靜不了了,我得去給我爹洗腦,我得告訴他,沒那麼嚴重的!真的沒那麼嚴重的!如果說當初老爹放棄了我們,選擇了母親呢!是不是現在我們一家四口已經都死了!”江北嘶吼了出來。

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如同一個小孩子一般。

這還是侯煙嵐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江北……

她的心也不自覺的開始痛了起來,隨時可能要碎開一般。

尤其是看到江北那龐然無措的樣子,低着頭,像是一個遇到了沙暴般的鴕鳥,將頭埋在沙地之中,可能江北的頭沒法低成那樣。

但是這落寞的身形當是如此。

侯煙嵐一肚子的話,愣是不知道該怎麼說了,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他……

“江北,你冷靜一些……一切都會好起來的。”侯煙嵐蹲在江北身前,牽強的笑着。

“煙嵐,你放心吧,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江北嘴一咧,那個笑容,讓侯煙嵐的心都一陣陣收縮。

良久,江北終於緩緩從地上又爬了起來,只是縱然有合谷境大圓滿的強橫實力,他也感覺身體一點力量都沒有。

一屁股又跌坐在太師椅上。

從戒指裏取出一根菸,點燃,深深吸了一口,卻是直接被嗆得劇烈咳嗽了起來。

侯煙嵐沒說話,甚至是不敢說話了,她怕她再說什麼會更刺激到江北。

“所以……是不是我和老哥把母親救出來,老爹就不用搞什麼晉級了?”江北突然擡起頭。

“是不是……我把那什麼老冥神給殺了,老爹就沒事了?”

侯煙嵐愣住了。

“江北,你別危難自己,一切都有希望的,不是還有師傅在的嗎,老魔主也沒回來。”侯煙嵐有些焦急。

“靠人不如靠自己,放心吧煙嵐,我自己心中有數。”江北搖了搖頭。

他可能不明白那蒼天是個什麼秉性?收徒弟傳傳道還行,讓他幫着出手?

憑什麼呢?

人家又不虧錢我江家的!

半晌,江北感覺力氣恢復了幾分,緩緩站了起來,朝着樓上走去,倒頭就睡。


臨近黃昏,江北才睡醒,他這一覺,睡了整整一個下午。

“江北,你醒了?”剛睜開眼睛,傳入耳邊的便是侯煙嵐的聲音,還有那有些憔悴的臉頰。

“煙嵐你……”江北怔了怔,隨後緩緩坐了起來,輕輕抱住侯煙嵐嬌弱的身軀,“不好意思啊,讓你擔心了。”

“沒事……”侯煙嵐身體明顯的一顫,下意識的就要順着牀邊滑下去,卻是被江北直接抱緊了。

“走吧,該去吃晚飯了,記得,千萬別讓江伯伯擔心啊。”侯煙嵐輕笑一聲,推開了江北的懷抱。

“好。”江北點了點頭,趕緊下牀,衣服也不用現穿了,傷心的人,睡覺不必脫衣服。

……

不過多時,江北和侯煙嵐倆人便到了江萬貫的小院前,好巧不巧的是,老哥也拉着小魔女王昱涵過來了。

“哥,你過來。”江北離老遠便跟老哥招了招手。

江南有些狐疑,不過也還是走過來了。

看起來這精神狀態要比江北好上太多了。

忍不住暗歎一句,心大的人就是吃得香睡得熟,反正他還有個聰明的弟弟呢……

至於老爹的事,他相信弟弟一定有辦法的! “怎麼了弟弟?”江南狐疑的問道。

“哥,一會兒進去了可千萬什麼都別說……不要亂說啊,這件事我們就裝作不知道就行。”江北咧開嘴,露出個笑容。

雖然還能看出來有些牽強,但是已經要比那會兒好多了。

“好的。”江南點了點頭,也沒說什麼。

說實在話,現在的江北還是有些不放心,不過這玩意也沒法多說啊,老哥都答應了,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只希望別說漏了就行了。

四人重新聚在一起,由江北敲響大門,“爹!開門爹!幹嘛呢!是不是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呢!”

來自江萬貫的怒氣值+250

“他奶奶的,吼什麼吼!來了!”院內,傳來江萬貫的罵聲,還帶着怒氣值一道而來的。

讓江北不免有些放心,老爹還是那個老爹。

院門打開。

只見此時的江萬貫腰上還圍了個白色的圍裙,活像是……家庭婦男。

而院內,支起了一個火堆,旁邊還有個像是羊羔一般的動物,已經被穿了起來,等着烤呢。

“瞅瞅,兩個敗家玩意,今晚就吃這個!”江萬貫大手一揮,那叫一個豪邁。

江北的心一抖,這樣的老爹要是說沒就沒了,那他豈不是得哭死?

“爹……”

“又幹啥!”

“就這麼一個玩意啊?不符合我們富家子弟的身份吧?”江北撇了撇嘴,一臉的鄙視。

“你小子有能耐一會兒別吃!哼!”江萬貫冷哼一聲,完全不理江北了。

“來來來,來兒媳婦,坐我身邊來,哎,這纔對嘛,回去努努力,還有你們兩個,敗家玩意,說她們就沒說你們了嗎!回去勤於耕耘,老子還惦記抱孫子呢!”江萬貫一邊拉着凳子,一邊罵着。


同時還把那串起來的小羊羔放在了火架子上,翻滾了起來。

“知道了知道了……”江北頭皮發麻,怪不得老爹這麼惦記抱孫子呢,八成是知道如果晉級之後只能活一年。

不行,絕對不能讓老爹晉級!

“爹,你應該不知道吧?本公子已經隨時可以晉級闢海境了。”江北冷哼一聲,那叫一個驕傲。

“嗯?”江萬貫挑了挑眉,忍不住停下了手中的動作,面色驚疑的看了一眼自己這小兒子。

“滾癟犢子,就知道騙你老子!”江萬貫大罵,繼續手頭的動作。

江北有點無語,老爹能看出來個屁啊,他又不知道自己開了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