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更新十章,親們記得看哦!)

。零點中文網] 「如果是齊飛鴻大師畫的,那齊飛鴻大師怎麼說他自己沒有畫過這些萬馬奔騰呢?要不是齊飛鴻大師畫的,他又為什麼要這麼激動呢?」

「所以齊飛鴻大師這到底是怎麼了呢?」

「可能是這幅畫是個贗品,齊飛鴻大師看到了太生氣了吧,畢竟眾所周知當年有人拿齊飛鴻大師的畫作去騙人,害了一條人命,所以從那以後齊飛鴻大師就特別討厭別人贗品他的畫。」

「說真的,那個事情真的是太可恨了,齊飛鴻大師何其無辜啊。」

…………

幾秒鐘了以後,齊飛鴻大師再次的把那個手機給撿起來了。

古閻大師眉頭緊皺著問道:「老齊,你好歹看看,這個真的是贗品啊?」

她的心裡也很震撼。

原來齊飛鴻說的也還真的是有可能啊,現在的這些贗品啊,技術也太高超了,他以假亂真,要不是老齊知道自己沒有畫過的話,可能他自己來了這都不一定認得出。

但是現在也有很多的網友們都表示非常的不解,他們不明白也不相信,憑藉太太的先生的身份,想要收藏齊飛鴻大師的作品的話,難道還要的著收藏贗品的嗎?

不可能的啊。

不存在的好吧。

囚禁歪著頭,手裡攥緊了小粉拳,說道:「想不到我先生居然收藏了贗品了,等他回家,我一定要給他好好的教育教育,讓他跟齊飛鴻大師道歉認錯。」

一下子,直播間的網友們都炸開了鍋,都倜儻起來了。

「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東西可以讓世界巔峰上的王認錯的,除了他的女人。」

「太太好氣勢,你知不知道你老公是什麼人啊,你還敢讓他認錯?」

「我可以明確的負責任的告訴大家,從太太的表現來看,太太的先生絕對會因為太太的話去跟齊飛鴻大師認錯的。」

「就算是太太的先生願意認錯,你問問齊飛鴻大師敢不敢答應啊。」

…………

此時,齊飛鴻大師問道:「太太,敢問一下您先生的稱呼。」

秋瑾露出一個幸福的笑容,道:「他姓葉,叫葉浮生。」

看著秋瑾這很是幸福的笑容,網友們都是羨慕的不要不要的。

「看太太的這個樣子,平時在家絕對是非常被寵溺的那個。」

「說到自己先生的名字,太太臉上的笑容都是藏不住的啊。」

「看來太太已經是不管從身體還是心靈都是徹底的被她先生征服了的啊。」

「大家都好好的快看看,也許這就是能白頭偕老的愛情吧。」

「只羨鴛鴦不羨仙,說的可能就是人家這樣的,這也是我所嚮往的那樣的啊。」

「快起來搬磚了,大白天的瞎作什麼什麼白日夢?」

正當網友們還在一個勁的議論著的時候,讓人無比震驚的事情再次發生了。

在知道葉浮生的名字以後,齊飛鴻大師的手機居然在一次的掉落在地上了。

大家:「……」

這一下子讓很多人心裡都不約而同的有了一個想法,那就是到底有沒有必要這樣啊,難道是齊飛鴻大師真的老年痴獃了,所以手抖拿不穩手機。

這次,齊飛鴻大師也是愣了幾秒了以後才再次的撿起了這個手機,說道:「太太,您先生,我認識他。」

秋瑾滿臉的驚喜不已,問道:「齊飛鴻大師,您也認識我先生?」

「對,我認識他。」

「您先生,也是我的救命恩人。」

「這個萬馬奔騰也是我在您先生的輔導下,才畫出來的。」

齊飛鴻大師非常認真地說道。特么的!

聽著齊飛鴻大師的這話,大家都是徹底的傻眼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按照之前的那些套路來看的話這些面具的畫畫,難道不是這些人為了報答對太太的先生的恩情,才給太太的先生畫的嗎?

想不到這個居然是在太太的先生的輔導下畫的。

這真的是讓在座的人都意想不到。

網友們這次也是大開了眼界了。

「厲害了,要知道齊飛鴻大師可是國寶級別的,整個華夏最厲害的那些大師了,怎麼還要太太的先生輔導畫畫?」

「莫非是太太的先生的藝術畫畫上面是比這些大師們還要厲害的?」

「其實這也沒什麼,大家可不要忘了之前展示的那些太太的先生的書法,那可都是被拍出了天價了的。」

「這話讓我再次的想到了太太的先生那些書法,那真的是凝聚天地間的靈氣的啊。」

…………

聽了齊飛鴻大師的這話,古閻大師也忍不住問道:「老齊啊,你的藝術造詣我們大家是都知道的,確實也很厲害的了,但是這幅畫作的藝術造詣好像是比之前的那些畫的更加厲害,我記得你前幾年的時候不是還碰到了藝術創作的瓶頸了嗎?莫非那個就是太太的先生幫忙的?」

聽到這話,所有人都是愣住了。

大家都覺得可能真的就是古閻大師說的那麼一回事了。

視頻的畫面上,齊飛鴻大師的臉上露出一股尊崇的神色,說道:「對的,要是沒有太太的先生的幫助的話我可能就真的無法突破藝術的瓶頸了,可能連命都丟了。」

說著,齊飛鴻就閉上了眼睛,好像是再回首什麼不堪的往事。

他接著說道:「前幾年的嘶吼,那個時候我已經六十多歲了,我的畫畫技術已經很多年都沒有再提高了,再加上那時候的我已經退休了,把書畫作品當做了我的所有,這個瓶頸對於我來說是無比痛苦的折磨,最後我被確診為抑鬱症。」

聽了這話,大家都呆住了。

多少人都在羨慕齊飛鴻大師這一生的功成名就,享譽世界,簡直是每一個畫畫人都想擁有的美好人生,可是就算是這樣的一個人居然也還得了抑鬱症了。

齊飛鴻大師接著說道:「那個時期的我每天都會畫上十幾幅畫,可是就是沒一個是讓我滿意的,所以我的心裡也覺得極其的壓抑,把所有的畫作都撕碎,我覺得我可能是江郎才盡了,我開始對自己產生質疑。

每天晚上都是整夜整夜的誰不這叫,走到陽台的時候都一直有一股衝動想要一躍跳下去,徹底的解脫,徹底的離開這個世界,在某一天晚上的時候我真的受不了了,熬不住了,所以我選擇毫不猶豫的直接從陽台上跳下去。」

我靠!

大家都傻眼了。

大師們也是這麼的任性的嗎? 「如果你是來欣賞我辦公室的,那麼請你出去,我沒時間陪你這種小屁孩玩……」

「別着急嘛。談大事之前要先聊聊其他的,不然直接進入主題多傷感情啊!」說着,崔譽豪一屁股坐在沙發上,翹起了二郎腿。

「呵呵……」厲默川冷笑了一聲,「所以才說現在的年輕人辦事效率太差啊,有事說事沒事滾蛋!」

崔譽豪也不生氣,只是從懷裏拿出一個檔案袋放在了厲默川的桌上,「看看吧,我想你肯定會喜歡的。」說着,又痞里痞氣地吹起了口哨。

「什麼東西?」

見厲默川根本就沒打開檔案袋的意思,崔譽豪有些無語,「大叔,你這麼懶確定能追到老婆?」

話雖這麼說,但崔譽豪還是打開了檔案袋,當一張張接吻的照片散落在辦公桌上時,厲默川的一張俊臉瞬間變得冰冷,「你跟蹤我?」

接吻的兩人不是別人,正是喬思語和厲默川。

「說跟蹤就太嚴重了,我只是無意間發現原來你愛的女人是靳氏總裁靳子塵的老婆,就一不小心拍下了你們吻得如痴如醉的照片,怎麼樣?角度還不錯吧?」說着,崔譽豪拿起了其中一張喬思語和厲默川在雨里相擁的照片,「嘖嘖,這麼唯美的照片要是傳到網上或者是報紙雜誌上,說不定還能獲獎呢?」

「說出你的目的!」

崔譽豪眼前一亮,雙手撐在桌子上目光灼灼地看向了厲默川,「我要你的賽車,跟了你長達十年之久的賽車!」

四目相對,厲默川眼裏的冰冷和寒意讓崔譽豪硬生生打了個寒顫,想到自己手裏有他的把柄,他膽子也大了起來,「堂堂厲氏總裁,賽車界的Numberone竟然愛上了一個有夫之婦,而且那個女人還是你競爭對手的老婆,這麼猛的料如果爆出去,我想你應該知道……」

話音剛落,腦袋上結結實實挨了幾個爆栗!

「啊啊啊,大叔,你幹嘛打我?」

「我原以為你只是個沒長大的孩子,綁架喬席兒,設置路障,包括賽車只是為了尋求刺激,可沒想到你竟然拿着這些照片來威脅我,作為一個賽車手,你就不覺得羞恥嗎?」

畫風變得好快,以至於崔譽豪都愣了半天,反應過來后,他的臉一下子就紅了起來,「我只是想要你的那輛車,怕你不給,自然要想辦法威脅你了。」

「告訴我,為什麼非要那輛車不可?」

崔譽豪扭捏了半天,終於抵不住偶像的魅力,說出了實情,「我上小學的時候就知道Merlin是賽車界神一般的存在,我很崇拜他,想盡各種辦法想見他一面,可惜他在賽車界只待了兩年就消失了,後來不管我怎麼打聽都打聽不到,現在我好不容易見到了本人,還見到了傳說中的機甲戰車,我怎麼可能不激動呢?」

刻意忽略崔譽豪口中「我上小學就認識你」的話,厲默川淡淡道:「你一激動就拿這些照片來威脅我?」

「我也是沒有辦法嘛……Merlin,我是真的很崇拜你,你能不能把你那輛機甲戰車送給我?我保證以後好好做人,絕對不亂來了。」

。 卡卡西不負眾望的遲到了。

看着眼前氣鼓鼓的鳴人,佐助和小櫻,鹹魚並不覺得尷尬,「今天的任務是清理河道的垃圾。」

頓了頓,「可別小看這個,弄不好會吃很多苦頭哦。」鹹魚語氣玩味。

卡卡西坐在樹上看小劉備,鳴人佐助和小櫻清理河道。

鳴人和佐助清理完岸邊的垃圾,站到水面上清理河裏的垃圾。

「已經能控制查克拉做到這種地步了么,比我想像的更優秀啊。」卡卡西瞥了一眼河裏,繼續看書。

小櫻站在岸邊,看着水面上的佐助和鳴人。

「佐助君,你是怎麼站在水面上的啊。」

「emmm」佐助思索一會,回想當時鳴人的話語「查克拉附在腳底就行,比爬樹難一點。」

「爬樹?爬什麼樹?」小櫻表情獃滯,get不到重點。

「不過這個水,還是爬樹好哦。」鳴人拿着垃圾走了過來。

分出分身讓他們幹活,佐助帶着小櫻爬樹單方面增進感情,卡卡西靠在書上看看不完的小劉備。

「這老師當的,真是輕鬆啊。」看着佐助教小櫻,佐助都會了鳴人肯定也會了,兩個人都已經到查克拉性質變化了。

「有這種省心的弟子可真好啊」卡卡西發現自己突然會教學生了,反正他們自己就能學會,兩耳不聞樹下事,一心只讀聖賢書。自來也大人寫的真好啊。

每天照常接任務。

直到這天的任務集會所。

火影大樓下,卡卡西小隊碰到了紅和阿斯瑪的隊伍,這倆人接任務都要一起來。

「鳴人君,佐助君」

小夥伴們熱情的打招呼,丁次看到鳴人眼睛直接變成燈泡,就差把「我要吃的」寫在臉上了。

牙和赤丸嗷嗚嗷嗚的不知道說些什麼,雛田還是老樣子一見面臉紅。

志乃推了推眼鏡。

小櫻倒是和井野碰在一起罕見的沒有吵架,井野一直再像小櫻訴苦。

鳴人,直衝雛田旁邊,拉起小手,調戲蘿莉才是正經事。

「啊,可惡,鳴人,你就不能有點反應么?」這一看就是狗上人下的牙,「鳴人,要觀察周圍是否有忍者存在,要問什麼的話……」

「哦哦,你們也好。還有丁次,鹿丸,好久不見了。」

「你這傢伙……」牙剛剛張開嘴,就被一塊烤肉堵住了嘴,在拿出一塊生肉給赤丸,一桶給眼冒金光的丁次后。

「任務大廳禁止喧嘩的,牙。」

「嗚嗚嗚」嘴裏被塞滿的牙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早,紅,阿斯瑪也在啊。」此時卡卡西已經慢悠悠的出現了。

「早,卡卡西前輩。」×2

御姐紅和阿斯瑪很給面子的說早安,木葉的上級忍者都知道卡卡西的時間表是什麼。

拉着雛田一頓交流后,鳴人知道他們兩個班都打算出村,去接一個清剿山賊,或者護送的高級任務,有上忍在很安全。

兩個班一起出木葉的話,路上紅和阿斯瑪還能調調情什麼的~懂得都懂,現在的忍者學院小孩也很早熟。

鳴人覺得自己呆在木葉很安全,出村什麼的是不可能出村的。

萬一碰到再不斬可怎麼辦,全火影能和再不斬比戰績的,下一個叫輝夜姬。

哪有剛出村就刷大boss的道理,再不斬單手困住木葉六代目,拳打阿修羅,腳踢因陀羅,殺氣嚇的小櫻瑟瑟發抖。

這種猛人還是交給別人吧,怕了,怕了,還是等到中忍考試去會會蛇姨。

此時一個手持酒瓶,喝的面紅耳赤的大叔走了進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