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亮,你這個混蛋,你真的害死我啊,還不快,快停下。”章強臉色漲紅,痛苦地握着王虎的手

“嘿嘿,剛剛只是人多,萬一那些人走出去,把這事傳出去對我的名聲不太好,不過嘛,現在你可以去死了。”章強的腳掌重重地踏向地面,向王虎衝了過來,他的速度完全不弱於此時的王虎

“嘿嘿,那就成全你。”王虎一拳剛要打出,突然間章強的腰間竄出一條黑蛇,對着王虎飛射了過去

這樣黑蛇一直在他的身上,他只是在等時機,等到王虎放鬆的那一刻

王虎的手快速撒開,將這條黑蛇打飛,章強則是趁機滾向了對面

“少爺,小心。”王追誠一聲大喝,王虎一擡頭,章亮已經近在咫尺了,王虎擡起了手,可還是慢了一拍

“殺。”王追誠渾身氣息暴動,一掌猛地劈向章亮


渾厚的氣息震得章亮臉色變得凝重,他一個靈巧的閃身,躲了過去,王追誠抱起地上的王虎逃入了林中

“給我追。”章亮看着王追誠遠去的背影,怒道

這邊,夢道臣於冰雅閣來到了亂叢外圍的一處村落,兩人遠遠的就望見了自己的畫像,不過他們做了簡單的易容,有持無恐地在村內慢慢行走着

這個村落的人幾乎都是獵手,村子裏邊也只是賣些進入亂叢必備的物品,很多人都在這裏兜售妖獸的牙齒跟皮毛

“唉,我們上次在山洞裏的那些,有空去拿一下,那些都是錢啊。”夢道臣想起來上次進入亂叢深處,沒來得及拿的那些物品

“嗯。是得去拿一下,反正也離這裏不遠。”冰雅閣點了點頭,說道


“嗯?你怎麼知道離這裏不遠?你有心裏感應?”夢道臣一臉驚訝地說道

“你是不是傻,咱們上次不是去過了嗎?”

“原路的話,我就知道在哪,不過要估測距離的話,就真的不知道了。”夢道臣饒了繞頭,無奈地說道

“嗯?”突然,夢道臣的目光鎖定了地上的一塊石頭,它看起來尋常無比,此刻被一個大漢坐在身下

可,夢道臣卻能從中感覺到一股微不可察的波動

“大叔,你這塊石頭怎麼來的?我也想去那一塊,走了太久的路,腿好酸。”夢道臣走上前去問道

“哈哈,我也是剛來,發現這裏有塊石頭,便拿了過來。”那大漢愣了愣,隨即笑了出來,便如實說道

“大叔,你這是在賣什麼的?”夢道臣看着地上的那些藥草,還有一些石頭,轉移話題道

“駕駕駕。”一輛馬車突然沖人羣中穿過,車上似乎載着重物,發出“隆隆”的響聲

夢道臣回頭一看,那是狂犬的標識,車上的那些東西應該就是這些石頭,狂犬他們可能手裏有礦,一想到這,他眼中充滿笑意。

“哦,這些啊,就是一些低階的草藥,你有錢嗎?帶幾株走,我在這已經擺了幾天來了,都沒人過來看一下。”大漢嘆了嘆氣,無奈地說道

“我身上沒什麼錢,不過拿一顆普通的療傷藥換你的幾株藥草還有你的這塊大石頭可好?”夢道臣看出了這個大漢身上有傷,說道

大漢愣了愣,隨即他的臉色一下子變得激動,連連說道,“好好好好。”說罷,他把石頭還有幾株止血的藥草交給夢道臣,他身上的傷已經好幾天了,要是再賣不出去的話,身上的傷拖久了可能會導致行動不便,而少年的丹藥正好解了他的燃眉之急

“哈哈哈,大叔,再見了。”夢道臣把凝血丹交給了他,在周圍人詫異的目光中,拿着藥草離開了,而石頭則是讓冰雅閣拿着

在別人看來,丫鬟搬這塊石頭是正常的

但,別人不知道的是,這塊石頭纔是真正的寶貝

“這個少年真是財大氣粗,拿一顆丹藥去買那些垃圾藥草。”

“唉,想說傻就直說。”

過了一會兒,一羣奇怪的人走入了村落,悄悄地把還在療傷的大漢打暈,帶走

夢道臣與冰雅閣拐了好幾個彎,來到了一處極爲偏僻的角落才停了下來,直接坐到了地上

“這塊石頭有東西?”冰雅閣把石頭不停地擺弄,疑惑地說道,她真的看不出什麼來,只是覺得這塊石頭比較輕

“嘿嘿,肯定是有的,不然我會那麼積極?”夢道臣得意得笑了起來,一把搶過石頭,不停地晃動,然後放在耳邊仔細地聽着

“裏面到底是什麼?我怎麼一點都看不出來?”

“要是你也看得出來,我就不用混了,這是天賦懂嗎?我自己的天賦。”夢道臣興奮地把石頭放了下來,拳頭猛地擰緊,砸了下去

石頭應聲龜裂,裏面藍色地光澤慢慢溢出,夢道臣的拳再次用力,石頭瞬間四分五裂

在這些碎石塊中間,有着一塊指甲大的石頭,通體呈淡藍色,有着淡淡的靈力波動,裏面更是有一股氣韻在其中

“竟然是靈石。”冰雅閣滿臉驚訝,這塊靈石雖然比起王虎的那塊小了不少,但,這一塊也足以賣出近千金幣的價格

“還有一個好消息。”夢道臣神祕的說道

“你不會是在打靈石的注意吧。”冰雅閣深吸了一口氣,瞪了他一眼,說道


“這塊靈石的出處應該是個礦洞,而且,還是狂犬的,趕緊提升實力,然後大幹一場,怎麼樣?”夢道臣激動地說道

“唉。”冰雅閣地垂下了頭,一臉無奈,她知道夢道臣的決定是很難改變的,不過,他也好像沒有怎麼冒險過

“他們就在這裏。”一個聲音從巷子裏面傳了過來

“好,這回肯定要好好賞賞你。”另一個有力的聲音也傳來過來

冰雅閣和夢道臣立馬警覺了起來,將靈石收了起來

“看,他們就在那。”一個乾瘦的男子走了出來,指着夢道臣與冰雅閣說道,在他的身旁還有一位身披錦袍的胖子,正目光不善地打量着他們 “就是你們剛剛在街上買石頭的?。”胖子質問道,他趾高氣昂,一副不可一世的樣子

“有事?”夢道臣淡淡地說道,雖然對於前面這個胖子很不爽

“小子,注意你的態度,這位可是大名鼎鼎的黃牛,人稱黃大爺。”身旁那個乾瘦的男子大聲呵斥道

夢道臣與冰雅閣瞬間臉色黑了下了,冷冷地盯着那個乾瘦的人

“無妨,年輕人嘛,總要有些傲氣。”黃牛制止了乾瘦男子,說道,不過他的眼神卻閃過一絲厲色

他看了看夢道臣與冰雅閣二人,“小子,你們可算有福了,我是雲天傭兵團的人,只要加入我們,大富大貴那是必定的。”

“聽到了嗎?我們黃大爺可是雲天傭兵團三團長的小舅子,你要是能阪上我們黃爺,保證一生榮華富貴。”

這次,黃牛沒有在制止他,一臉享受地聽着,居高臨下的看向他們, 好像能加入雲天傭兵團是莫大的榮光

看着這兩人一唱一喝的,夢道臣滿臉厭惡,他可不相信天下會有這等好事,他連實力都沒表現出來,就有人要邀請他們加入傭兵團

果然,黃牛緩緩地開口說道,“不過呢,你要先把身上的東西交出來,以示對雲天的忠心,當然,我們也不會白拿你東西,一個月後,便會盡數歸還。”他的耐心很好,因爲沒有人敢拒絕他

而且這對於他們來說,是一種賞賜,一場造化

“裝逼裝夠了嗎?裝夠了就給我滾。”夢道臣的臉色對着黃牛,淡淡地說道,他的眼中盡是不屑,像是在看一個傻逼

“看來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那麼,今天就怪不得我了。“黃牛大喝一聲,身上的氣息噴薄而出,勁氣對着夢道臣逼去,望着夢道臣如同在看着一個死人

“小子,你的侍女,你還沒玩過吧,雖然醜是醜了點,但大爺我不在意,放心,我是不會讓你太早死的,你要好好的看大爺表演。”

夢道臣撇了他一眼,武士三重而已,“就衝你這句話,今天你要是不死,我就不姓..”說到這裏,夢道臣停了下來,因爲在他的身旁,已經有一道倩影衝出

正是忍無可忍的冰雅閣

她羞紅着臉,武士二重的氣息翻滾而出,功法猛地運轉,三種屬性的光不斷溢出,她擡起腳,帶着微微地破風聲,還有嘎嘎的骨裂聲,踹向黃牛

這一腳,她根本沒有保留,全面爆發,對於一個武士三重的,她根本用不着去試探

黃牛臉上還是掛着笑意,風輕雲淡,對着冰雅閣的攻擊,她不慌不忙地擡手擋住。

只是,在接觸的時候他才發現自己錯了,錯得很離譜

手臂上傳來的巨力令得他的整條手臂都在扭曲,咔咔的骨碎聲不斷傳出,而且還帶有一股陰寒的感覺,黃牛根本擋不住,

他整個人倒飛了出去,砸入了牆壁內

“殺。”冰雅閣大喝一身,氣息再次達到了巔峯,衝了過去

“死娘們的,出手這麼重,給我殺。”黃牛從廢墟中站了起來,拿起來身後的大刀,對着冰雅閣殺了過去

四周迅速地有人衝了進來,分爲五個方向,人人皆是凶神惡煞,手中拿着鋼刀

“切,就會欺負人少嗎?”夢道臣不懼,慢慢地走了過來,掃了掃這些人,他們的肩上都繡着雲的字跡,最強的也就兩位武士三重,“今天誰要是敢上,我就讓誰死。”

他的話語犀利,帶着一股篤定的霸氣,身上的氣息隨之爆發,帶着淡淡地血氣,震懾全場

刀光快速閃過,勁氣流竄,本來還想以修爲壓制住冰雅閣的黃牛此刻心中滿是震驚,他發現這個女子強大得有點令人心驚

在一次次交手中,他始終沒討到任何好處

“媽的,你們吃乾飯的嗎?連個小鬼都拿不下,給我殺。”

看着這些人居然被一個小鬼震住了,黃牛大怒地罵道


“給我砍。”一名光頭的武士三重帶頭,朝着夢道臣殺了過來,他沒有任何的保留,一出手便是殺招

“哼。”夢道臣不屑地哼了一聲,他將地上的刀一踩,跳到了他手上,他腳上氣息滾動,對着那人爆衝而去

“哐哐哐。”刀刃的碰撞聲不斷傳來,夢道臣的攻勢很強,殺得那人連連爆退

“還不助我。”光頭男子大吼一聲,滾動的氣息,一掌打向刀刃,震開了夢道臣

“隨我殺了這兩個賊人。”這羣人這才反應過來,這兩個小鬼是塊難啃的骨頭,那也就是說,他們身上有不少好東西,一想到這,這些人的目光變得瘋狂,至於後果,只要處理乾淨了,就不會有後果

“哼,就你們這些垃圾,還想殺我們?”夢道臣一臉不屑,對着雅閣說道,“雅閣,你再幫我扛住一個,我先滅了這個光頭再說。”

說罷,他擡起手臂,繃緊的拳頭上,血紅的光芒慢慢顯現,帶着恐怖的力量,攻向另一個武士三重,此時的他,宛若是一頭嗜血的兇獸

“不好。”那人感受到莫大的壓力,急忙拿刀擋到自己的身前,而後被夢道臣咂飛到了冰雅閣那裏

“好強。”那名武士三重的男子暗暗震驚,他感覺兩個手臂還在發抖,虎口都被震裂了,隨後冰雅閣一腳朝着他的門面踢來

這次他身子一閃,躲開了,寒冷的氣息卻是讓他渾身難受

“現在就你我了,那麼就給我去死吧。”夢道臣大刀揮舞,在人羣中斬出一條通道,而後他的腳掌跺地,衝向光頭男子

他的手掌漩渦凝聚,不斷地吸收着靈力,氣息也開始暴動,帶着淡淡的血紅色,毛髮飛舞,衣服獵獵作響,他的眼光變得銳利,帶着劇烈的破風聲,一掌打向光頭男子

“散風掌。”

“什麼?”光頭男子顯然沒有想到夢道臣能爆發出如此戰力,他的後背發麻,嚥了咽口水後,將身後的一個雲天的傭兵拖到身前,擋住了夢道臣的攻勢

“轟。”一股悶響聲傳出,那個人一臉不可思議地看着光頭,死了

光頭男子也沒好到哪去,他被夢道臣的攻勢打得倒飛了出去

“攔住他。”這是光頭男子說的最後一句話

可攔得住嗎?夢道臣狂暴地破開的人羣,衝了過去

再次擡起手,一拳打得那人的腦殼都要碎掉了

“砰砰砰。”夢道臣怕他不死,又狠狠地砸了幾下

光頭男子的頭垂落,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