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人與他年紀相仿,這人到底有著什麼來頭?

林羽看著此人伸出手,淡然一笑,伸出手,與此人握住了手。

「我的姓名不方便透露。」林羽淡淡的說道。

湯君一怔。

他沒想到眼前與他年紀相仿的少年竟然與他的氣息碰撞之後絲毫不落下風,甚至可以說將他強大的威壓都化之無形!

這還是他第一次在世俗間,遇到這麼強大的同齡人!

有意思!

湯君嘴角泛起一抹微笑,跟著,看向了一旁的凌夏。

美!

太美了!

哪怕湯君這樣的心態見過凌夏之後,都覺得眼前一陣恍惚,可是,在短暫的心曠神怡之後,接踵而來的是如墜冰窟!

因為,這個少女看了他一眼!

那種眼神中,肅殺,陰沉,殘忍,一切的負面情緒瘋狂的湧向了他的識海,強大的鎮壓直接讓他倒退一步!

他看著眼前這個少女,彷彿就是來自深淵的死神一樣!

那種氣息,將他引以為傲的氣息和心性如同摧枯拉朽一樣撕碎,甚至在撕碎之餘還輕蔑的嘲笑他的自尊!

更讓他心寒的是,他在這樣的眼神面前,卻絲毫不能抵抗!

瞬間,湯君的額頭上就布滿了冷汗!

藍欣看著自己的弟弟倒退了一步,上前,疑惑的看了一眼湯君,問道,「怎麼了?」

「沒事。」湯君強壓下心中的不安,甚至不敢多看凌夏一眼,但是,他爭強好勝之心卻徹底被挑了起來。

藍欣疑惑的看著自己的弟弟,搖搖頭,她不知道一直在外人面前都風度翩翩的弟弟怎麼了,跟著她站了出來,對著劉成業問道,「怎麼回事?」

藍欣雖然和他們是敵對陣營,但是畢竟是四會之人,穩壓他們霸刀門,劉成業看了一眼潘天籌,在後者點了點頭之後,劉成業這才說道,「他要找人打架。」

潘天籌聞言,眉頭皺了皺,轉頭看向了林羽。

「他說得對,我只是最近手癢想找人打架。」林羽淡淡的說道,「他的主子得罪過我,所以我就來找他了。」

潘天籌聽后,心想現在是四會都擴張的時機,雖然這林羽囂張至極,但是絕不能在這個時間出差錯,惹了這麼強的敵人!

「好!」潘天籌忍下怒意,低喝一聲,對著劉成業說道,「那老劉,你就找手下讓這位公子過過癮!」

跟著,潘天籌看向了林羽,說道,「此地不適合打鬥,不如去我龍鷹會的地下拳場如何?距離這裡很近。」

林羽想想,也不想多麻煩人,便點了點頭。

跟著,林羽和凌夏兩人就跟著潘天籌的人馬走了出去。

藍欣看著身旁的湯君,看著湯君眼神之中的熱度,問道,「你也想去?」

「想。」湯君對自己的姐姐毫不隱瞞。


「那就去。」藍欣笑著說道,「這點面子,它龍鷹會還是要給我們的。」

言畢,兩人也跟了上去。

的確那地下拳場距離這裡不遠,很快一行人就走到了這房間裡面,經過了通往地下的階梯,是一片非常空曠的場地。

地下拳場一般都是晚上才開啟,所以現在空無一人,一行人來后,甚至腳步聲在偌大的場地中傳來回聲。

林羽看著擂台,直接一躍而上,而劉成業的四個手下,也是在看過劉成業的眼神后,直接跳了上去!

藍欣看著這一幕,因為她根本不是修行者,也看不出這些人的修為,對著身旁的湯君問道,「這些人實力如何?」

「台上四人,兩個太陽境大成,兩個太陽境巔峰。」湯君一語道出四人的實力,甚至沒有多去感知,就如此準確。

藍欣聞言微怔,心想這四人的實力有點太強了吧,跟著有些疑惑的問道,「那少年呢?」

湯君聞言皺了皺眉,負手而立,看著台上還未動手的林羽,說道,「如果我沒感應錯的話,應該是少陰境大成。」

「什麼?」藍欣低呼,跟著對自己的弟弟說道,「那這四個人豈不是每一個都比他厲害至少一個大境界?他豈不是在找死?!」

「不。」湯君斬釘截鐵的說道,面色凝重,語氣極為認真的說道,「姐,在我們那個地方,如果按境界去度量一個人真正實力的話,那就是白痴。」

藍欣聞言沉默,眼神看向了台上的林羽。

她心想,那是你們那個變︶態的地方,而這是世俗,此人再強,也不過是三大帝國的人,能和那個地方相提並論嗎?


顯然,她不這麼認為。

可是,湯君的眼神卻一直凝重,他目不轉睛的看著台上的林羽,他想知道,這林羽憑什麼會給他危險的感覺。

台上,劉成業的手下四人,在互相對視了一眼之後,點了一下頭,跟著四個人的實力全部爆發!

轟!

四股強大的氣息瀰漫在這地下拳場,三股是大地之力,還有一股是星辰之力,這樣強大的陣容,已經足以在任何勢力裡面得到重用!


更為重要的是,林羽分明感覺到,這四個人的腳步輕微移動,身體按照不同程度匍匐,很顯然,這是一個配合!

這四人很明顯是常年的配合而產生的默契,或者說,這四人是一個團隊更加合適!

林羽看著這一幕,眼神之中金光微閃,這一幕,讓台下的湯君為之一怔。

湯君疑惑,就在他懷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花了而再次認真的看林羽的眼神時,卻發現哪有什麼金光。

難道剛剛真的是自己看錯了?畢竟那光芒是那麼微弱。

不是他看錯了,是林羽決定了先不用金瞳,他要試一試自己全力施為能達到何等地步!

「接招吧!」四人之中為首的兩人齊聲喝道,跟著,兩人身旁的大地之力迅速轉換為化為一虎一豹,沖著林羽瘋狂襲去!

與此同時,站在兩人身後的武道者在前方兩人衝出去的時候,也開始前沖!

而在最後的那名星辰師,也開始飛快的吟唱起來!

「八荒拳!」

「掘金拳!」

那為首的兩人同時吼道,沖著林羽的腦袋一左一右飛快襲來!

林羽眼神一凝,一個太陽境大成一個太陽境巔峰的實力,足以讓他為之重視!

林羽的雙拳握得吱吱作響,跟著,他猛地對著兩人的拳頭轟出極為暴力的兩拳!

毫無功法,單純本身力量的兩拳!

「退!」林羽低吼一聲!

轟!

三人四拳狠狠的轟在一起,拳風所至,讓林羽的衣服如同烈風中的旗幟一樣被吹得獵獵作響!

咔!

林羽的腳將這擂台的堅硬石面踩出了兩道深深的腳印,但是——-在兩人的合力攻擊下,他竟然沒有後退!

以少陰境大成的境界,硬撼兩名太陽境強者!

台下,湯君看著這一幕瞳孔一縮,果然,這林羽絕對不是表面上看的那麼簡單!

而那潘天籌和藍欣,則是睜大了眼睛看著這一幕,瞬間渾身打了一個寒戰!

這怎麼可能?!

他們以為林羽連這一招都接不下來,可是他卻在不使用功法的情況下,硬接了下來!

可是——林羽並不滿意!

看著還在與自己對拼的兩人,林羽心中的傲氣勃發,大聲喝道,「我說——-退!」

跟著,林羽的經脈之中瘋狂涌動,修神之怒的氣息在林羽的經脈滾滾而出,從他的拳頭上瘋狂宣洩!

強大的氣息,從林羽的身上爆發,剎那間,那兩人只感覺一股大力從自己的拳頭上襲來!

下一瞬,在兩人還來不及反應的情況下,兩人的身體就被這股突如其來的力量掀飛!

他們不理解,為什麼這個少年還會爆發出如此強悍的力量,這力量甚至將這少年的功法提升了太多!

台下,湯君看著這一幕之後,眼神再次凝重,可是下一秒,他的嘴角卻泛起一抹微笑。

就在那四人中第三個人將要衝到林羽面前對林羽進行攻擊的時候,突然間一道身影從人群中閃過,跟著,就在此人剛要達到林羽面前的時候,突然間被一腳踢飛!

轟隆隆!

此人的身體直接飛出了擂台之外,撞在了椅子上,也撞碎了無數的桌椅!

眾人一驚,跟著潘天籌看向了台上的青年,勃然大怒,大聲吼道,「湯君!你幹什麼?!」

湯君卻猶若未聞,頭也不回的身體猛然倒退,下一秒,那星辰師的脖子已經落入了他的手中!


掐著這星辰師的脖子,直接強行打斷了此人的吟唱,跟著將此人猶如垃圾一樣甩了下去!

轟!

又是一片桌椅被撞碎,此時此刻,四個劉成業的手下已經完全落入了擂台之下!

做完這一切,湯君的眼神一直沒有離開過面前不遠處的林羽。

林羽看著這一幕,悄然將自己的氣勢收回,看著湯君,安靜,沒有說話。

「他們不是你的對手。」湯君看著林羽,氣質文雅但眼神之中的傲氣毫不眼神,極為自負的說道,「我來做你的對手如何?」

林羽聞言,識海之中閃過一絲絲的金光,看著湯君,輕輕的抬起頭,微笑著說道,「求之不得。」

… 潘天籌看著擂台之上的湯君,頓時覺得自己的怒氣已經完全忍不了了,出來一個林羽已經讓他足夠忍耐了,可這湯君的出現,直接觸碰了他的底線!

你算是什麼東西?敢在我龍鷹會的地盤動手?!

「湯君,你給我滾下來!」潘天籌對著擂台上的湯君大聲吼道,跟著就要衝上擂台!

「何必如此激動,潘少。」藍欣悅耳的聲音出現在潘天籌的耳朵里,「讓他們兩個打,豈不是省得你們出手費力了?」

潘天籌畢竟是對藍欣有意思,聽到藍欣的話之後,想強行壓下了自己心中的怒火,可是卻怎麼也壓不住!

「潘少,這湯君不簡單!」劉成業突然來到了潘天籌的身邊,小聲的說道,「和傳聞不符!」

潘天籌聞言一愣,跟著想到了什麼,猛然看向了那擂台之上的湯君!

傳聞中,君心會一直是藍欣掌握下一輩的大權,這不是說君心會沒有男性繼承,而是那男性太過痴迷於詩歌。

也就是湯君!

據說這湯君極為痴迷於作詩作曲,對於世俗上的恩怨和權力並無興趣,並且極為低調,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很少有人見到,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紈絝子弟,所以在君心會極為失望,才將大權交到藍欣手裡。

可是,今天所見,確實湯君在電光火石之間出手解決了兩名太陽境的強者!

這他媽要是廢物,那自己是什麼?

潘天籌心中狂罵,跟著他意識到,對於君心會,他們掌握的情報還是太少了!

而且,多少是君心會自己刻意做出來的假情報?他們根本不得而知!

「哼!」潘天籌冷哼一聲,說道,「看著你的面子,我不和小輩計較!」

跟著,潘天籌看向了擂台之上,目光閃爍,想要從湯君身上看出更多東西!

藍欣自然知道潘天籌在打什麼主意,也不多說,看向了台上的弟弟。

還有林羽。

這兩個人,氣質都是那麼的出眾。

兩個人都不像是其他的修行者,沒有那種暴戾的氣息,沒有世俗的氣息,更沒有那種修行者那種殺戮猖狂的氣息,相反,兩人的氣息是那麼溫文儒雅,風度翩翩的像是書生一樣。

兩個人的相貌同樣出眾,絕對是上等。

但是,兩個人也有著不同。

兩人都是驕傲的,但是湯君的驕傲從不掩飾,那種自信甚至是自負形於色,那種傲氣讓湯君顯得目空一切、高人一等,站在他人的面前,湯君的自信就會給人無形的壓力!

而林羽,藍欣看得出來,他同樣是驕傲的,甚至可以說,他的驕傲更要遠遠超過湯君!

但不同的是,林羽的性格是那樣的安靜,倒不是說林羽可以偽裝或者虛偽,而是他真的能將一切沉澱下去,將所有的傲氣化為傲骨,安安靜靜,平平淡淡,整個人站在那裡,彷彿世界上最亘古的存在一樣。

那麼這兩人的氣質到底誰能強呢?

藍欣搖搖頭,她也不好說,但是今天如此自信如此驕傲的兩人,必將有一個人要戰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