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他失望了,當然耗費大量精力和靈藥,保住對方一條小命之後,發現龍戰只是從中原過來的武者。

而在北洲高手如雲,根本瞧得上他。


但是,靈藥已經消耗進去,那人不甘心就這麼放棄,於是就把龍戰收為麾下,專門使喚他做一些瑣碎的事情,既不幫他徹底恢復體內傷勢,也不提供給他修鍊的靈材,就這麼耗著,把他當僕人。

此人便是謝秋陽新招攬的客卿,方俊策,一個徹頭徹尾的投機者。

所以,在北洲呆了這麼些年,龍戰的修為沒有進步,甚至連身體也一日不如一日。

現在,龍戰公然表達心中的不忿,雖然說得在理,但依然引起了方俊策的不滿,他不希望自己的麾下任務失敗還找各種理由,冷哼道:「怎麼,你這是不服氣?你有今天,完全是依賴於我,我要你做狗,你就沒資格做人!」

「大人,請你說話尊重點,我龍戰感念你的恩情,但也是有尊嚴的!如果有一天你肯放我離開,我會立刻回到中原,找到我那些兄弟,也不知道韓飛現在過得怎麼樣了!」龍戰微微垂頭,語氣低沉。

他在心中感嘆造化弄人,如果當年自己沒有被傳送到北洲,而是回到中原,那估計將會是另外一番機遇了。

現在的他,不得不肆意被羞辱,被貶低,卻無力反抗。

「大膽,你口中那個韓飛,就是太一門誅殺的對象,早晚要死,你如果去找他,也是死路一條,現在居然還敢在我面前提他,好大的膽子!」方俊策目光一冷,這就要出手教訓一下龍戰,以示懲戒。

他緩緩抬手,一道黑氣陡然射出,像是一條黑色的絲綢一般,向著龍戰捲動過去,這就要擊打在他的身上!

轟!

電光火石之間,一道璀璨的閃電從天而降,帶著一股毀滅性的力量,準確無誤地轟擊在那道黑色氣芒之上。

兩股力量撞擊在一起,頓時在空中出現一個耀眼的光球,轉瞬即逝,各種力量都灰飛煙滅。


「什麼人,膽敢對我出手!」方俊策暴怒,揚聲大喝。

韓飛緩步上前,神情無比平靜,眼中卻滿是寒意,聲音輕緩地道:「不好意思,你吵到我了。」

「你是誰?」方俊策微微一愣,發現對方也是上等客卿,臉上閃過一絲不悅,他沒想到有人敢阻止自己教訓僕人。

「跟你一樣,我也是紫陽殿的客卿。」韓飛冷聲回應。

方俊策負手而立,當他意識到對方不過是通靈境修為,內心一陣輕蔑,不過並沒有當場發作,勉強露出一個笑容:「打擾了閣下,不好意思,我這就帶奴才們離開這。」

他身邊的幾名隨從,在意識到韓飛是上等客卿之後,也改變了態度,語氣也緩和不少。

「走,我們這就離開,龍戰還不快滾回去!」一名隨從吼道。

轉過頭,龍戰虎軀一震,他注意到了韓飛,頓時愣住了。


他的臉上滿是詫異,眼睛睜得大大的,在韓飛身上上下打量著,喉嚨有些乾澀,不斷吞咽口水,似乎想要說什麼。

有沒有認錯人?到底有沒有認錯人?

現在的韓飛,跟幾年前相比差別太大,尤其是他現在臉上帶著一個人皮面具,容貌有些改變,但是有種直覺,龍戰覺得此人真的似曾相識。

但是,他一身強大的氣息,卻讓他不敢相認,幾乎可以跟破碎境匹敵的強大力量,那種孤傲,霸氣,已經今非昔比。

更何況眼前的青年是紫陽殿上等客卿,跟自己主人方俊策平起平坐,所以龍戰內心糾結,生怕自己認錯了。

正當龍戰失望地轉身,準備離開的時候,韓飛忽然開口。

「龍戰,你的朋友韓飛托我照顧你,從現在開始,你跟著我如何?」

他一把拉住了龍戰的手臂,眼中滿是堅定。

「你是誰?」龍戰身軀再次震動,內心的豪情被點燃:「你跟韓飛是什麼關係?那麼多年過去,他果真沒有忘記我,還托你關照我?」

他感覺自己像是在做夢一樣。

韓飛笑容不變,深吸一口氣,淡然地道:「他當然記得你,而且一直記得,今天我總算是幫他找到了你,從此你就不用寄人籬下,受那份罪,以後就跟在我身邊。」

「跟在你身邊?真的可以嗎?」龍戰有些猶豫,他的表情僵住了。

他清楚地知道紫陽殿上等客卿是什麼地位,而自己不過是方俊策的僕從而已,兩者有著巨大差別。

韓飛上前,摟住了龍戰的肩部,悄然將一縷神念傳入:「我便是韓飛,現在化名韓立,千萬別點破,我先幫你解決掉眼前的麻煩,其他事情以後再說。」

收到這縷訊息,龍戰更是猛地退後兩步,表情驚駭,雖然這些年有不少零星的消息傳入北洲,有一些是關於韓飛的,大致就是他在中原一些所作所為,他明白韓飛正在快速成長。

但是,他沒想到,韓飛居然會進入北洲,還成為了紫陽殿上等客卿,關鍵是當兩者地位差異巨大的時候,韓飛一點也沒有嫌棄自己的意思。

「怎麼,不願意跟我走嗎?那我可沒法跟你那位朋友交代了。」韓飛咧嘴一笑。

方俊策等人眼神怪異,時而看看龍戰,時而看看韓飛,有些懵了。

「這位大人,你跟那位韓飛認識?你知不知道龍戰身上有舊傷,他可能一輩子都要停留在通靈境。」

「是啊,而且我還答應人家,要把龍戰帶回去,你看能不能讓你這位麾下恢復自由之身?他的傷,我自然會幫他想辦法,不需要你操心。」韓飛眯著眼問道。

這下方俊策終於認出了韓飛身上掛的腰牌,知道他便是那個剛進來的上等客卿韓立,眼中閃過一絲陰翳的光芒,但臉上依然擠出笑容:「按道理說,他是我的奴才,不能隨便送人,不過么,我已經看出來閣下便是新來的客卿韓立,既然你都已經開口了,我也不好不成人之美,這樣吧,你用十顆紫霄天雷跟我交換,如何?」

「真的?」韓飛內心有些不爽,這個方俊策居然如此無恥,把人當做牲口一樣,用靈材來交換,不過轉念一想,現在還是先幫龍戰恢復自由為好,其他都不太重要。< 「不過,這還要問問他自己,願不願意跟您走啦,畢竟這事情不可以勉強。」方俊策用略帶威脅的目光,投向龍戰,他覺得對方應該沒這個膽子。

龍戰深吸一口氣,胸膛挺起,透出一股昂然之氣,傲然道:「我——願意跟他走!請大人成全!」

「你……」方俊策氣的差點背過氣去,他不知道這龍戰怎麼突然變得如此強硬,在外人面前讓自己丟臉了,但是話已經說出口,不好收回來,「好好好,那請韓大人拿出十顆紫霄天雷吧。」

「接好了。」韓飛拋出十顆金色小球,在空中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

這一扔不要緊,可把方俊策等人嚇出一身冷汗,差一點就高聲喊叫起來,他們都知道這紫霄天雷的威力。

如果不小心掉到地上爆炸的話,十顆紫霄天雷同時爆炸產生的威力,只要會把這裡所有人都炸死。

「龍戰,你聽好,現在你已經是自由身,不再拖欠這位大人任何情義!以後誰要是再敢使喚你,我會對他不客氣。」韓飛一隻手搭在龍戰肩膀上,親密如兄弟,拉著他往自己院子走去。

「方大人,是這樣嗎?」龍戰一臉平靜地問道。

此時,方俊策正忙著全神貫注觀察紫霄天雷,像是發現新大陸一樣,連生氣都忘記了,漫不經心地道:「對對對,以後你不用再跟著我了,走吧走吧……哎,我說這紫霄天雷好像跟謝長老的很不一樣啊……真的不一樣!」

「這回放心了吧。」韓飛大笑,向著院子裡面走去。

在兩人離開之後,其中一名隨從怔怔地對方俊策道:「大人,真的就這麼把龍戰換給對方了?那小子實在有些囂張啊!」

「大家都是上等客卿,我不想在這個時候跟他正面衝突,不然一個通靈境的武者,我殺死他比碾死一隻螞蟻還容易!」方俊策眼中閃動陰險的光芒,「我是為了好好研究一下他煉製的紫霄天雷,好在謝長老那表現一下,更何況,那龍戰身上有蠱毒留下的暗傷,扔給對方這包袱也可以損傷他的元氣。」

「大人果然好計策,一舉多得,既扔掉龍戰這個廢物,還得到紫霄天雷的用來解剖,同時還能讓那小子消耗大量元氣為龍戰治傷,有趣!」隨從也跟著笑起來。

「不過此人來歷神秘,我們要小心提防,在合適的時機,可以除掉他,為謝長老掃清障礙。」方俊策臉色一變,「他怎麼會把龍戰看的如此重要,還認識那個什麼韓飛……奇怪!」

……

韓飛帶著龍戰進入自己的院落,裡面布置考究,桌子上堆放了大量靈材和丹藥。

「上等客卿待遇果然好啊,這些靈材,丹藥不少都是王級,對武者來說如果能夠合理利用,必定可以提升修為。」龍戰眼眸一亮,神情振奮,不覺露出羨慕之色。

回想起自己這幾年的遭遇,心中不禁有些黯然,這方俊策根本就沒有對方產生什麼幫助,一直都在利用他。

他把自己這些年的經歷都講述給了韓飛聽,總算是把淤積在心中的那根刺給去掉了,這對武者非常重要,一些負面情緒長期積累,會形成心魔,影響修為的進步。

而當韓飛把自己在中原的舉動高速龍戰的時候,他更是驚駭欲絕:「現在你是一方勢力魁首,而我的修為停滯不前,也幫不了你什麼,哎……」

「這是什麼話,你我兄弟,無需多言,對了,你身上的傷怎麼樣?我來替你治療一下。」韓飛忽然望向龍戰,發問道。

「算了,這傷很難治,那方俊策都不願意在上面浪費時間,據說要消耗大量靈材,而且施救者修為必須要強大,搞不好會遭到反噬,還是算了!」龍戰頓了一下,搖頭:「這麼多年,我已經習慣了,在有生之年能夠再次見到你,我願足矣。」

他覺得以韓飛的修為,還不至於能夠治好那麼複雜傷,而且更不想在這種時候讓對方消耗精元。

對於武者來說,每一點精元都十分寶貴,除非是為了至親,否則是不願意浪費時間,冒險給別人治傷的。

韓飛有些錯愕,苦笑道:「你把我當什麼人了?」

說著他眼中射出兩道冷光,直接滲透到龍戰身體內部,尋找那舊傷所在的位置,仔細查看。

幾分鐘后,他微微點頭:「確實很棘手,也是那些妖蟲的蠱毒所致,再加上這麼多年也沒人幫助你把傷勢徹底調理一下,現在有些已經深入骨髓,如果再不治,不僅你修為無法提升,恐怕壽命也就剩下二十年了!」

「那我也認了!哈哈!」龍戰極為洒脫,在碰到韓飛的那一刻開始,他就尋找到了自我,不再壓抑自己。

「好了,你坐下來,我來治傷!」韓飛話音剛落,手指在空中連連虛點,一簇簇精元倏地注入到龍戰的各處穴道當中。

一陣精元風暴在房間里肆虐起來。

龍戰全身感到一陣麻木,全力配合韓飛,把身體內部的精元也調動起來,向著各處輸送。

整個過程還算是順利,毒素在吞天神通作用之下,被排出體外,化作一縷縷飄渺的黑煙。

「你身體太虛,需要大量丹藥補充,現在正是時候!」

時間流逝著,韓飛不斷把一些容易煉化的丹藥灌輸到龍戰體內,一股股強大的力量在他身體當中孕育著。

「好熱!」龍戰感到體內力量在蘇醒,不由得精神一震。

「這一顆乾元造化丹煉化掉,你的傷就差不多了!」韓飛一指點破了龍戰肩膀,將他體內毒素徹底祛除乾淨,同時那一顆圓滾滾的丹藥也壓制在傷口附近。

這樣一來,濃重的藥力可以塑造新的肌膚,強大的生命力滲透到龍戰的心靈深處,讓他感覺到重獲新生。


「好丹藥,實在是好,我這輩子都沒有見識我,要不是有你,我恐怕一輩子都要受這舊傷困擾了。」龍戰內心激動,感覺前途一片光明,他知道自己這個朋友算是結交對了。

啪啪啪!

在龍戰身體內部,沒有了蠱毒的侵蝕,生命機能快速恢復著,一股股蘊含著神妙力量的精元此起彼伏,蕩滌著他的身體,每一個細胞,每一個穴道,每一寸骨骼都在煥發生機。

他就像是一塊海綿,盡情地吸收著力量。

韓飛心中也是一陣喜悅,他知道蠱毒比起屍毒還是遜色不少,清除起來比較容易,眼看著周圍一片片霧氣般的精元在龍戰身體周圍吞吐,他知道對方已經沉浸在一片微妙的境地。

當他接觸到龍戰的識海,忽然,他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正從龍戰識海內部爆發出來,令他心中疑惑。

「好奇怪,這是一股什麼力量?」韓飛也捉摸不透那一股潛伏在龍戰識海內部的能量波動,那裡一片漆黑,深不見底。

「難道龍戰身體裡面有著什麼秘密?」

韓飛試圖把神識深入進去,但是很快碰到了阻礙,他不敢強行突破,這會傷害到龍戰的識海,所以自覺地放棄了。

他還是加緊煉化丹藥,注入到龍戰身體裡面,使他補充元氣。

就在這時候,一聲悠揚的龍吟響起,那聲音的源頭居然是龍戰的識海!

「龍吟!難道他擁有龍族血統?不對,他是人類,為何會有龍族血統!」燭炎臉色驟然一遍,忽然在玄黃戰旗當中尖叫了起來:「人龍,一定是人龍,那是人跟龍交配后的特殊存在,既擁有龍族強大的力量,卻保持人族的外表,這小子來歷不凡!不過我看他肯定連自己都不知道,否則不會到現在才激活龍族的血脈。」

「什麼,居然是人龍!」韓飛思考片刻,心靈一閃,再次打出一個個法印。

各種靈材不要錢一樣地扔給龍戰,現在是他激活血脈的特殊時期,韓飛根本就不在乎這些財富消耗,哪怕是變得一無所有也無所謂。

一股股力量,如白色小龍一般,滲透進龍戰身體裡面,龐大的信息,記憶,潮水般在龍戰思維中翻騰,使他非常吃力。

這一刻,韓飛不惜耗費自己的精元,運用龐大的精神力,引導龍戰識海的力量,不讓他陷入癲狂。

轟隆!

半個時辰之後,龍戰識海中一股奇異的力量湧出,瞬間凝聚在他身體內部,一道龍形紋身已經刻畫在他的背部!

噼里啪啦!

龍戰身體內部發出炒豆子一般的炸裂聲,氣勢節節攀升!

通靈一重!

通靈二重初期!

通靈二重巔峰!

他的境界不斷攀升,同時爆發出震天的龍吟聲,要不是韓飛早就把這裡的能量禁錮住,只怕會驚動紫陽殿的武者。

最後,龍戰一直攀升到通靈三重巔峰,這時候才算是停止了進階。

「居然連續破階,直接進入通靈三重,看來壓制在你體內的力量非常強大!」韓飛內心震撼,讓他意外的是,龍戰居然會有龍族血統。

「好,很好。我的修為居然攀升了一大截,現在可算是揚眉吐氣了!」龍戰熱淚盈眶,感激地望著韓飛,「我知道你想問什麼,其實關於我身體裡面的秘密,我自己都不知道,如果不是今天你幫我解開枷鎖,這個秘密不知道還要保持多久呢!」< 「難道你家族的人從來沒跟你提起過關於你身世的秘密?」韓飛皺眉問道。

「確實沒有,不過這已經不重要了,關鍵是這股力量在激活的同時,還有大量信息傳入我的識海,今後我只怕要往龍族的修鍊方式上前進,我腦海中很多關於龍族的修鍊功法!不久的將來我可能要去尋找沒落的龍族。」龍戰熱淚盈眶,話鋒一轉:「算起來,這麼多年的苦也是沒有白吃,要不是蠱毒侵蝕,我體內潛力也不會激發出來!」

「韓飛,感謝的話我就不多說了,從此以後,我絕對會堅定不移地站在你身邊,誰若是敢對你不利,就是我龍戰的仇敵!」

「這沒什麼,關鍵是現在你身體無恙,這才是最重要的。」韓飛也激動地點頭,看到自己朋友修為提升,內心也是無限喜悅。

「龍族不屬於靈源大陸,你這位朋友只怕早晚要離開這的。」燭炎有些錯愕,聲音低沉地向韓飛傳訊:「估計他的血脈當中有大量訊息,只要給他時間,他就會慢慢揭開自己身世之謎,這點你也不用替他擔心。」

「龍戰果然不是尋常人!」韓飛默然。

就這樣,又是幾天過去了,一個平靜的午後,韓飛,龍戰正在修鍊,周圍也是一片寂靜,沒有一點聲音。

忽然,一聲震耳欲聾的爆響,打破了原本的平靜。

「哪裡爆炸?」龍戰極為警覺,修為提升之後,他的神識也變得敏銳,立刻循著聲音來源追溯過去。

韓飛緩緩睜眼,似乎早已預料到一般,淡淡地道:「應該是那個方俊策,估計我給他的紫霄天雷發生了意外。」

「你在上面做了手腳?」龍戰不解地問道。

「沒有,是他自己犯賤,應該是想揭開我所煉製紫霄天雷的秘密,解剖的過程中觸動了靈陣圖,這才引起爆炸,咎由自取!」韓飛嘿嘿一笑。

他這麼一說,龍戰也明白了過來,滿不在乎地笑了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