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赫手指錯了錯,解開了那辰牛仔褲的扣子,往下把褲子拉到了他大腿上。

「我操,」那辰愣了,低頭看了看,「安大爺你老手啊,剛這扣子我扣半天才扣上,你這一搓就開了?」

「廢話,」安赫抬起他一條腿,把褲子扯了下去,「這是老子的褲子。」

那辰笑了半天,勾著安赫的脖子低聲說:「脫了,我想摸你。」

「成全你。」安赫脫掉了上衣,壓到那辰身上,在他耳垂上脖子上親吻著,手往下滑過去,輕輕搓揉著。

那辰的呼吸頓時有些急促,喘息聲也漸漸大聲起來,帶出幾聲呻|吟,摟住安赫想要坐起來。

安赫知道他想幹嘛,很快地按住了他,把他的手壓到了頭頂,扯過旁邊的網線幾下纏緊了,貼在他耳邊說:「小東西,一樣的招想用幾回?」

「安老師,」那辰笑了笑,動了動手,沒能把緊緊纏著的網線掙開,「你想干我?」


「你說呢,」安赫按著他的手,另一隻手扯下了他的內褲,「都這份兒上了還用說么。」

「你有潤滑劑么,我後面還沒人碰過,你想疼死我么?」那辰偏過頭在他胳膊上舔了舔,「我包里有。」

安赫沒動,他知道自己一旦鬆手過去拿,那辰絕對不會再老實躺桌上等他。

做個愛都得鬥智斗勇上哪兒說理去。

「不用,」安赫笑笑,拉開了電腦桌旁邊的抽屜,摸出一瓶橄欖油,「你對橄欖油不過敏吧?」

「不過敏……」那辰看著他手上的橄欖油,「你來真的?」

「要麼老實讓我干,要麼呆一邊看我做PPT,」安赫看著他,心裡隱隱已經感覺到了那辰的變化,「趁我勁兒沒上來還來得及拒絕。」

「我……」那辰慢慢地躺倒在桌上,眉頭一點點皺了起來,很長時間才低聲說了一句,「你做PPT吧。」

安赫笑了笑,放下了橄欖油瓶子,解開了纏在那辰手腕上的線,坐回了椅子上。

那辰從桌上跳下來,沉默著套上了褲子,坐到了一邊的沙發上,抱著膝不再說話。

安赫也沒再說話,穿了衣服把桌子整理好盯著屏幕開始幹活。

安赫對著電腦折騰了快一個小時,一直安靜得像是不存在的那辰才在一邊開口叫了他一聲:「安赫。」

「嗯?」安赫正在翻書,應了一聲。

「你是不是,不願意在下邊兒?」那辰看著他問。

「嗯,是。」安赫敲了幾下鍵盤。

「我也……我是不是挺自私的?」那辰說得有些困難。

安赫拿著滑鼠拖了張圖片,聽了這話,他放下了滑鼠,靠在椅子轉過去面對著那辰,過了一會兒才說:「每個人都有不願意的事,談不上自私不自私。」

「你不也不願意么。」那辰輕輕嘆了口氣。

「怎麼說呢,」安赫點了根煙,靠在椅子上想了想,「臨到那會兒了大概沒太去想這個。」

「為什麼?」那辰站起來走到桌邊,拿了根煙叼著。

「什麼為什麼。」安赫把打火機遞給他。

「你為什麼不太願意,」那辰點了煙,在吐出的煙霧中眯縫了一下眼睛,「是因為上回說的事么?」

安赫沒出聲。

「我媽一直說我長得漂亮,」那辰笑了笑,「我小時候長得挺像小姑娘的,像我媽。」

安赫把做到一半的PPT保存了一下,看著那辰:「你現在也很漂亮。」

「是么,」那辰勾勾嘴角,「我爸有個朋友,有時候會來我家玩,會陪我玩,跟我聊天兒,我挺喜歡跟他呆一塊兒的,覺得他比我爸對我好。」

安赫抽了口煙,這個故事大概會是什麼樣他感覺自己已經知道了。

「我爸從來不會帶我出門,所以我想跟他去看電影,他說行,但是有條件,他讓我脫衣服,」那辰叼著煙嘖了一聲,「我那會兒挺小的,但不傻,我被他嚇著了,我跑了,告訴我爸了,你猜我爸怎麼說?」

安赫彈彈煙灰:「是你的錯,誰讓你長得漂亮,是么。」

那辰笑了起來,伸手在安赫臉上摸了摸:「差不多這個意思吧,那人後來跟我爸合夥做生意,經常來我家。」

「你爸挺神奇。」安赫說。

「有一天,」那辰突然湊到他耳邊笑著說,「他進了我屋……」

安赫看了他一眼,心裡抽了抽。

「不知道想幹嘛,我醒著呢,」那辰沖窗口豎了豎中指,「那是我第一次揍人,初一,挺爽的。」

「後來呢。」安赫握住他的手輕輕捏著。

「沒後來了,非要說的話就是後來我發現挺多人想上我的,」那辰笑著說,眼神卻有些冷,「是我的問題么,長了張欠操的臉?」

安赫本來挺沉痛,聽了這話又有點兒想笑:「話不能這麼說。」

「你不也是么。」

「我是見誰都一樣,跟你長沒長欠操的臉沒關係。」安赫很誠懇地看著他說。

那辰笑了半天,最後蹲在他了他椅子旁邊:「這話我愛聽。」

安赫也笑了,手指在他腦門兒上彈了彈:「其實你不需要用這種方式來證明自己,欠操不欠操床上練了才知道。」


那辰趴在扶手上看著他:「一個政治老師說出這樣的話,真該給你錄個音。」

「大實話,你就是想得太多,還是那句話,不要用別人的錯誤折騰自己,」安赫摸摸他的頭,「同學,我真要開始幹活了。」

「好,」那辰拖了張椅子坐到他身邊,「我一直這麼盯著你幹活你會不自在么?」

「不會,歡迎來盯。」安赫笑笑,拿起手邊的書翻了翻,找回之前的思路,繼續開工。

那辰一旦保持安靜,就會安靜得如同不存在一樣。

安赫在電腦前坐了兩個多小時,幾次都回過頭看那辰,以為他走開了,或者睡著了。

但每次都能看到那辰亮晶晶的眸子。

安赫終於在三個小時之後把PPT做完了,這是第一次心理課要用的內容,他用了比平時上課配合用的PPT多得多的精力,做完的時候有種皇上終於大赦天下的感覺。

他伸了個懶腰,靠在椅背上用力嘆了口氣:「哎——」

「完事兒了?」那辰在他手心裡摳了摳。

「完了,下周上課先看看效果再改了,」安赫也在他手心裡摳了摳,「我發現你不出聲的時候真安靜啊。」

「你不出聲的時候還能很吵么?」那辰笑笑,「打嗝放屁帶磨牙。」

「你能不能有點兒素質!」安赫嘖了一聲。

「安老師,」那辰把他的椅轉過去對著自己,「帶我出去玩吧。」

安赫看了看時間,六點,按說他平時這麼忙完一天基本不會再想著出門,林若雪他們來約他也懶得動。

但看著那辰有些期待的眼神,再加上考慮到現在他正在跟那辰談戀愛,於是點了點頭:「玩什麼?」

「先吃飯,然後去電玩城,然後再去夜歌,」那辰想了想,「或者去蹦的,怎麼樣?」

「蹦的?」安赫愣了愣,他基本上大學畢業之後就改蹦的為泡吧了,這麼有活力的項目他好幾年沒玩過了。

「去不去?不過你要蹦得跟扭秧歌似的咱們就還是去夜歌。」那辰笑笑。

「我還怕你扭秧歌呢。」安赫笑笑。

「不會,我就怕你看著我會把持不住。」那辰打了個響指。

「看著你欠操的臉么?」安赫地湊過去在他嘴上親了親。

這也許是那辰不願意被觸碰的一個點,但當倆個人都放鬆著,用明顯開玩笑的語氣說出來時,效果就會不同。

不過安赫也只是試試,而且是在前面開玩笑時那辰沒什麼不爽的反應的基礎上,他覺得對自己學生都沒這麼上心過。

那辰笑了,站起來退了一步,用手指比了個框,從框里看著他:「你也差不多,我看到你就覺得壓著你會很爽。」

安赫笑了笑,迅速轉開了臉,轉身快步往卧室走過去:「我換衣服,出去吃飯。」

「嗯。」那辰躺倒在沙發上。

安赫進了卧室,打開衣櫃門沖著柜子里的衣服發了半天愣,然後才抬手揉了揉自己的臉。

同樣是玩笑,那辰這句無意的玩笑卻讓他的心情在一瞬間猛地往下跌了跌。

他閉上眼深深吸了口氣,慢慢吐出來,然後隨便抓了件襯衣換上,再拿了條休閑褲穿上。

走出卧室門的時候那辰正站在門外,看到他出來伸手摟著他:「快親一下好出發。」

那辰胳膊摟住他時,他也摟住了那辰的腰,不知道為什麼,他喜歡被那辰這樣抱著,也喜歡這樣貼近他,會猛地松馳下來。

就像跑了一萬米的人猛地倒在草地上時那種疲憊和舒暢同時包圍上來的感覺。

他在那辰的唇上碰了碰,然後慢慢壓了過去,那唇的舌尖迎上來,在他唇間劃過,探進嘴裡。

按照那辰的計劃,他倆先直奔粥城吃飯,那辰喜歡這家的鴿子粥,一個人幹掉了一盆粥,安赫看得有些吃驚。

「感覺你吃飯的時候沒這麼大的量啊,是之前都沒好意思放開吃么?」他看看那辰面前的空粥盆,不光粥盆空了,跟粥一塊兒上來的小點心也都光了。

「粥嘛,」那辰很無所謂地摸摸肚子,猶豫了一下後半句沒說下去,「我又沒素質了。」

「想說什麼?我反正吃完了。」安赫笑笑。

「跟啤酒一樣,幾泡尿的事兒。」那辰招手叫了服務員過來結賬。

「那你這頓吃了能有三泡,」安赫按下他的手,拿出錢包,「我來結。」

「我來,怎麼能讓只吃了一泡的人結賬。」那辰看了他一眼。

「有完沒完啊?」安赫有點兒無奈。

「別跟我搶行么?」那辰在服務員過來的時候迅速拿了錢放在服務員手上。

出了粥城,倆人上了車直接往電玩城開,安赫看著坐在副駕上靠著的那辰:「我一直沒問過你,你有收入嗎?」

「沒有,」那辰閉著眼回答,「怎麼了。」

「你的錢從哪兒來的?」

「認識我這麼久才想起來問,」那辰嘖了一聲,「我媽有張卡,我爸以前給她辦的,治療的費用和我的生活費都從那裡邊兒拿。」

「夠么?」安赫有點兒擔心,看得出那辰不是個對錢上心的人,平時花錢似乎也沒什麼概念。

「不知道,還有我爸的賠償金,」那辰偏過頭看了他一眼,「擔心我啊?」

「嗯,有點兒。」安赫笑笑,其實也許他的擔心是多餘的,那辰一個人這麼過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沒事兒,我媽的卡夠我用到畢業的,我爸的錢我不會動。」那辰伸手在車頂上一下下敲著。

安赫琢磨找個別人的話題,他對於無論是嚴肅正經還是輕鬆活潑的話題最後都會殊途同歸地拐到讓那辰情緒往下滑的路上很無奈,也覺得很吃力。


他甚至有時都顧不上考慮自己的感受。

那辰跟他不同,他習慣了隱藏,而那辰卻習慣了肆無忌憚。

那辰在這方面唯一的優點大概就是注意力轉移比較快。

進了電玩城,他之前的低落就一掃而空,眼神里閃出的光芒也不一樣了。

「今天時間多,」那辰手一揮,「我要挨個玩個遍。」

「你先慢慢排個序。」安赫拍了拍他的肩,走到櫃檯根據那辰的水平,買了五十的幣,想了想又加了五十。

「這麼多?」那辰捧著一盒子幣。

「主要是你的水平……」安赫從盒子里拿了十來個幣,「我的話,用這些就夠了。」

「我去推幣機那兒踢幾腳就夠了,」那辰往裡看了看,指著籃球機喊了一聲,「來比賽!投籃!這你肯定得輸。」

安赫往那邊走過去,邊走邊說:「你上回穿的是什麼衣服還記得么。」

「上回?」那辰跟上來,想了想,「靠,你是校籃的對吧?」

「嗯,要賭么。」安赫脫了外套,搭在籃球機旁邊的架子上,慢慢挽著襯衣袖子。

「安赫,」那辰看著他,半天才說了一句,「你真性感。」

「你能不打岔么,是不是剛坐牢出來啊,憋得都快從天靈蓋射出來了吧?」安赫斜了他一眼。

「賭,」那辰也脫了外套往架子上一搭,「我打球不行,投籃閉眼兒甩你三條街。」

「賭什麼?」安赫拿出幣,他不太玩投籃機,但投籃這東西他相當有自信,「來點兒刺激的,安大爺需要動力。」

那辰拿起一個球,輕輕轉了一下,球在他指尖上穩穩地開始轉圈,他盯著球看了一會兒,轉過頭:「你要贏了,床上隨便你怎麼玩我都陪著。」

作者有話要說:這是贏了還是輸了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