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子晨,你之前渡過雷劫,你知不知道這道天雷是幹嘛的?為何沒有一點攻擊性,而且這道天雷落下之後,竟然這麼久都沒有在落過雷……」

蘇竹在一旁蹙眉開口,可話音未落他們便看到盤膝坐在地面的蘇柳兒,體內突兀的釋放出狂暴的殺意。

雙眸赤紅的她周圍瀰漫著紅色的氣,她的尾巴也都是血紅之色,雙手化作利爪毫無理智的在木屋全瘋狂的破壞著。

這……

是便是天雷中最為詭秘的,心魔天雷! 第982章心魔天劫

「誒,你們看那邊好像在打雷。說不定一會就要下雨了,到時候給那娘們的火給澆滅了,咱就能殺進去了。」

龜縮在朱雀涅槃範圍外的魔族殘兵,指著遠方虛空處的驚雷開口。

其餘魔族也都朝著那雷雲看了看,旋即便有比較有學識的人說道。

「別做夢了,鳳凰的火都不是普通雷雨能澆滅的,何況那是朱雀的火。」

「還有雷雨澆不滅的火?」那魔族戰士詫異的說著,只不過他的無知卻是已沒有人願意去理會。

「龍城有人在渡劫。」

那魔族的戰士的話也傳到了這些高層的耳中,魔尊中有人將手放到眼前看了看,旋即對這雷雲有了判斷。

「是在渡劫。」

其餘的魔尊也是相繼點頭,心裡憋屈的黑龍聽到有人渡劫,這才將目光落了過去。

緊鎖的眉頭鎖的更深,語氣也是變得陰沉。

「這才多久,竟然有人渡神劫了。蘇兄,這四象陣難道還有提升陣內人員修為的效果么?」

良久,黑龍也沒有得到蘇逸雲的回答,當他回過頭便看到蘇逸雲的臉色很是凝重。

「蘇兄?」

手掌輕拍了下蘇逸雲的肩膀,他這才回過神挑眉道。

「怎麼了?」

「蘇兄也注意到那雷劫了吧。」黑龍指著遠處的雷劫開口道,「渡劫的人貌似是九尾狐族的那個女娃娃,之前交手的時候,她貌似實力就在半步仙王左右。沒有感覺她有渡劫的徵兆,可這四象陣剛布置,她就渡劫了……這中間是不是有什麼聯繫?」

如果四象陣還有著提升陣中人員實力的功效,那這道靈陣說什麼都不能讓他們布置成功。

三界之人本就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他們有龍脈為其提純靈力。

要是這四象陣也有提升實力的效果,還能保持無敵狀態,那他們魔族還玩個屁了!

「你是想說問我,四象陣是否有提升人實力的功效么?」

蘇逸雲只是在黑龍拍他肩膀的時候,目光稍有挪動。之後,他的目光就一直鎖定在遠處的雷劫處。

「是的。」

黑龍點了點頭,可心中卻是狐疑為何蘇兄對那雷劫如此上心。

「四象陣沒有提升靈力的效果,她能在此時渡劫,可能是她之前對靈力進行過壓制,就跟之前的你一樣。現在她將靈力全部釋放,自然會招來雷劫。」

蘇逸雲蹙眉回答,旋即便聽到黑龍不解道。

總裁大人不要跑! 「那為何我沒有渡劫。」

「你們魔族無需渡劫。」蘇逸雲依舊凝視著雷劫的方向,放在腿上的拳頭都是微微握緊。

「竟然是這樣。」

黑龍瞭然點頭,沒想到他們魔族竟然還有這等優勢。

轉瞬間,他的心頭便是充斥著對蘇逸雲此時狀態的困惑。九尾狐族那邊的人渡劫,為何他會如此憂心。

「蘇大師,那您知不知道為何那位女帝的天雷是紅色的,一般天雷不都是藍白的么?」

魔尊中有人開口,蘇逸雲也是不假思索的回道。

「她這是心魔雷,跟普通的天雷不同,心魔天雷是直問本心的。這道天雷沒有攻擊力,可是卻是渡劫者最不想碰到的劫雷。從古至今,無數英傑都是載在了這心魔天雷之上。」

「心魔天雷竟然這麼強?」

「縱使是大豪傑,這一生誰敢說沒做到真正的問心無愧。不光如此,心魔天雷會找你最為薄弱痛苦的記憶來對你進行攻擊,鮮有人能抗住這種攻勢。」

啪。

話音未落,坐在藤椅上的蘇逸雲雙手狠狠的抓住了椅子的扶手。

周圍的人都滿是錯愕的看著他,旋即便看到他竟然從椅子上起身,懷中取出數枚靈石,屈指朝著燃燒著火焰的朱雀周圍彈了過去。

嗡。

靈識光芒四射,驟然間,一道牢籠竟是將諸葛虹直接鎖在了內部,而她釋放的熱浪也是讓那牢籠給隔絕,釋放不出半點熱能。

「蘇兄!」

當看到蘇逸雲的這種手段時,黑龍直接鎖眉要出言質問。既然他有遏制朱雀的方法,為何到這時才拿出來。

只不過蘇逸雲根本沒有回答他的質問,響指一打,便是從藤椅處消失。

黑龍這邊的人都是愕然的看著這一切,尤其是黑龍更是將眉頭團簇成一座小山。

轉瞬間,他便是想到龍城之上的四象陣,背部鑽出無數骨刺,化作骨翼朝著龍城快速掠去。

在其之後的魔尊和魔族戰士,看到之後也不敢耽擱,緊隨其後。

「姐姐!」

蘇柳兒的突變讓蘇竹和蘇煙都是發出驚呼,就在這時一名穿著白衣的中年男子從空中落下。

「心魔天雷,看來女帝是墜入心魔之中了。」

「白族長。」

看到從空中飄落的白衣中年人,葉子晨朝著他挑眉拱手。

此人真是天狗一族族長。

在之前的大戰中他沒有出面,是由於他一直都處於深度閉關中,不知外界發生的一切。

當他出關之後,從獄王的口中得知三界局勢,沒有任何遲疑便是屈身來到龍族,恰巧趕上蘇柳兒正在渡劫。

「姐姐。」

蘇竹和蘇柳兒站在遠處很是焦急,在雷罰中央的蘇柳兒,白皙手掌上的利爪不停的揮動著,一道道銳利的氣從她得爪子中劃出,將周圍的古樹都是給斬斷。

「心魔天雷?」

對於雷罰這些,葉子晨儘管經歷過卻也是一竅不通。聽白族長說這是心魔天雷,又墜入心魔的,他忍不住出言問道。

「柳兒姐墜入心魔,那如何才能讓她破了此局?」

「難。」天狗族白族長眯著眼搖頭道,「要是我沒有記錯的話,在之前花果山三大王袁洪袁將軍為女帝而死,他們倆之間的關係……是戀人?」

「是的,不過那跟這之間有什麼關係么?」

「有。」白族長鎖眉道,「其實我對天雷的了解也只是一知半解,不過在古籍中我貌似看到過,心魔天雷會將渡劫者心中最難以割捨下的執念無數次重播,只要稍有不慎著了它的道,就很難在從中走出來了,現在的女帝想要破局……」

白族長突然間停了下來,不住的搖頭道。

「難呀!」 第983章蘇逸雲的異樣

雷劫之中,此時的蘇柳兒又回到了當時袁洪身死的紅楓城。

胸口洞穿的袁洪雙眸無神的躺在地面,在他們的周圍是看不到盡頭的魔族士兵,將他們團團包圍。

「該死,你們都該死!」

轟。

磅礴的靈力向外宣洩,湛藍色的雙眸剎那間便是化作血眸。

血紅色的煞氣從她的體內瀰漫而出,用著妖族最本能的戰鬥方式,用她的利爪和獠牙,將那些蜂擁而至的魔族全部解決於十米之外。

她要為袁洪留下最後一片凈土,誰都不能踏入這十米的範圍之內。

只是那群魔族卻沒有讓她的雷霆手段給殺退,他們就跟不知恐懼似得,依舊朝著她和袁洪的位置掠進著。

整片世界,只留下她和袁洪,還有的就是看不到盡頭的魔族。

「都去死。」

利爪不停的將魔族撕碎,她都不知道死在她手下的魔族到底有多少。

放眼望去,她能看到是魔族堆積如山的屍體,還有不停的踩著他們同族屍體,朝著他們不停邁進的魔族。

莫名間,她有些絕望。

為何到現在也沒有人來救她們,為什麼她拖延了這麼久的時間,卻沒有看到一名友軍對他們施以援手。

她能看到的只有屍山血海,只有蜂擁而上的魔族。

為什麼,難道她和袁洪就這麼被放棄了么?

「殺,黑龍大人說了,誰要是將這小娘們擒了,就封咱們千戶侯。兄弟們,殺呀!」

手中揮動著骨棒和利刃的魔族吆喝著朝著她狂奔而至,在經過前面的沒有停息的戰鬥,讓蘇柳兒的氣力已經到了底端。

她大口的喘著粗氣,聽著那群魔族的話……

「兄弟們,殺,那小娘們快不行了。」

看到蘇柳兒喘息的樣子,那群魔族就跟打了雞血似得朝前沖著。

「呵……」

就在這時,蘇柳兒突然間面露冷笑。

咔嚓。

那群蜂擁而至的魔族剎那間便是全部讓她冰凍成冰雕,只不過在釋放了這道靈技之後,她也用光了最後的氣力。

手臂緊緊的抱住袁洪的屍體,沒多久,無數的魔族便是用刀刃將其團團包圍。

「袁洪。」

手指摩挲著袁洪的臉頰,那不施粉黛的臉上流露著讓人心碎的笑。

「你怎麼那麼傻呀,為什麼你那麼傻。」

輕吟呢喃著,蘇柳兒將袁洪的頭放到腿上。她抬起頭,一道道凜冽的寒風從她的身體捲起,讓周圍的魔族都忍不住後退了兩步。

「是我太沒用了,竟然不能將你的屍體帶回族裡。不過沒關係,黃泉路上你不會孤單,一會我就會過去陪你的。只不過,在這之前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柳兒姐停下來了,是不是已經渡過心魔了?」

看著跪在地面不動的蘇柳兒,葉子晨忍不住開口。

天狗族白族長也是眉頭深鎖,手指摩挲著下巴道。

「不能確定,不過看她周圍的煞氣已經減弱,像是已經渡過去的跡象。」

「不好了,魔族的人攻進來了。」

就在這時,遠處突然間傳出他人的爆喝。

正在觀察蘇柳兒情況的葉子晨和白族長几乎全都神色一震,在相互對視一眼之後,白族長直接縱身離開。

葉子晨卻是深深的凝視了蘇柳兒一眼,又看了眼緊緊的握著拳頭的蘇柳兒,也是跟著從此處離開。

只不過在他離開之時,他卻是隱約感覺到周圍的空間出現了一道波動。

「奇怪。」

撂荒的土地 凝眉低吟,葉子晨卻是也沒有做過多的理會,朝著龍城城門便是趕了過去。

「死守四象陣!」

龍城之上夏華死守在四象陣之前爆喝,其目光卻是尤為凝重的看著前方百里處,魔族浩蕩大軍奔騰而來,只不過他們並非是長驅直入,而是停在玄武化作的禁制前,瘋狂的破著那道禁制。

「情況如何?」

葉子晨也在這時落到龍城之上,目光遠眺。

旋即他便是注意到,朱雀涅槃化作的火女,火焰依舊在熊熊燃燒。只不過那些火焰卻猶如受到了某種禁錮,無法將火焰的熱浪釋放出來。

「朱雀涅槃,玄武為牆……」

天狗族白族長驚嘆,他怎麼也想不到此番戰鬥竟是如此慘烈。

「朱雀涅槃能夠煉化天地,為何他們竟然能將朱雀涅槃之火封印在內?」

「這點我也不知。」

夏華凝眸看著前方的魔族,這一切來太過突然,以至於他都沒有心情和時間去跟白族長去寒暄。

「現在重要的是魔族的人來了到底該如何守住四象陣,白族長你有所不知,魔族的黑龍是天至尊的實力!」

「什麼?」淡然的臉色瞬間變得凝重,天狗族族長心頭狂跳,「怎麼可能,難道沒有規則約束制衡么?」

「現在咱們這裡已經沒有規則了,否則黑龍也不會如此囂張。其中的細節現在沒有辦法跟你解釋,這魔族……」

轟。

夏華話音未落,就看到百裡外的魔族已是破開玄武留下的禁制,朝著龍城掠過。

龍城之上,各族族人都是屏息凝神的看著前方。 絕愛天王迷糊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