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少!狗咬你一口,你豈能反咬骨狗一口啊!那條狗是無辜的,罪魁禍首是那個沈勇!」

麻三道。

「沈勇!就是他!我必須要殺了他!以絕後患!」

鄧沖咬牙道。

話音剛落,鄧衝突然聽到病房外面熙熙攘攘,有人喊著要見自己。

「外面怎麼回事?」

鄧沖問道。

「是地下拳場的那五十個拳王,吵著要錢!」

麻三道。

「狗屁的拳王!都特么的一幫廢物!連一幫村民都打不過!不就是褲子掉了嘛!光著屁股打,也不能讓一幫村民打成那樣啊!一幫蠢貨!竟然還敢要錢!他們沒有看到那五十萬已經被沈勇搞走了嘛!麻了個逼的!讓他們都給老子滾!」

鄧沖大罵道。

「這些我都說了!他們也都知道!可是一點用都沒有!他們只認錢!」

麻三道。

「麻三!這就是找來的拳王啊!一個能打的都沒有!就知道要錢!跟著我爸的那個號稱是『武皇』的傢伙,竟然也不是沈勇的對手!難道地下拳場就沒有能打的嗎?雲河縣就沒有一個能收拾的了沈勇的人嗎?」

鄧沖埋怨道。

「鄧少,你別生氣!以我對沈勇的觀察,普通的打手很難傷到他!如果想要傷到他,只有兩種辦法!」

麻三道。

「哪兩種辦法?快說啊!」

鄧沖有些迫不及待。

「第一種辦法就是請武者!」

麻三道。

「武者?你不就是練武的嗎?」

鄧沖不解的問道。

「鄧少!我們這些學習格鬥的,在真正的武者面前是不值一提的,並不能真正算是練武之人!我們充其量就是外力比普通人強一點的打手而已!但是,武者就不一樣了,他們是修鍊功法的,不僅有強悍的外力,還有高深莫測的內力!也許他們一根手指,便能夠將沈勇打敗!」

麻三道。

「有這樣的人,那就快去請啊!出多少錢都可以!」

鄧沖道。

「鄧少!你別著急!這不是錢的問題!我也只是聽說過這樣的人,但是沒有見過,也沒有這方面的人脈!像那些大張旗鼓到處宣傳自己,號稱是某某宗師的人,都是一些蹭熱度蹭流量的騙子!根本不是武者!真正的武者往往善於隱藏自己,行蹤詭秘!例如大家族的保鏢,一般人根本感受不到他們的存在!都在是在暗處保護的!」

麻三解釋道。

「你說了這麼多,還是找不來一個武者,沒有一點屁用!說第二種辦法!」

鄧沖沒好氣地道。

「第二種辦法就是暗殺!」

麻三陰冷冷地道。

「哦!這個不用你解釋!我懂!」

鄧沖臉上漏出一抹陰邪的笑容道,「我現在給財務打個電話,讓他們再支出來五十萬現金,你去拿了發給外面那幫廢物!」

「是!鄧少!」

麻三答應一聲,便出去了。

鄧沖走後,病房裡就只剩下了鄧沖一個人,聽到病房外面有女護士甜美的聲音,鄧沖的心裡便有些受不來了。

於是,給自己廠里的女財務打過電話之後,便點開了手機上的瀏覽器,輸入了一個看小片的網址,點擊搜索,手機屏幕上便出現了誘人的男女畫面。

「不讓我見女人,我看小片總可以了吧!」

鄧衝心想。

可是,鄧沖卻忘了,根本原因不在於見不見女人。

就在鄧沖打開小片看了一眼的時候,全身血脈沸騰,下面突然一陣疼痛,縫線崩開了!

「唉啊——!」

鄧沖一陣慘叫,大聲喊道,「醫生!醫生!快來人啊!出人命了!」

外面的男護士聽到喊聲之後,立刻衝到了病房裡,看到鄧沖身上正在往外噴血,連忙叫來醫生,把他再次推進了手術室,又縫了十八針!

手術后,為了防止鄧沖再出現類似的事情,先收走了他的手機,又給他打了一陣防膨脹劑,這才讓他安穩下來。

與此同時,在金峰隧道處的村民們,親自動手把隧道的邊邊角角修正完畢后,舉行了一個隆重的金峰隧道貫通儀式,還在隧道出入口上刻上「金峰隧道」四個大字。

沈勇吩咐趙大彪、趙二虎和趙三狗,將那一千多瓶的早熟靈液分給村民,讓村民們將其噴施道自家的山桃上,明天一早來收購。

吩咐完之後,沈勇便返回雲河縣。

關虎將之前得到的金條賣掉之後,得到了不少錢,在縣裡買了房子,一家人也從老家搬到了縣裡住。

關虎找施工隊對一刀砍屠宰場進行改造,不再宰殺牲畜,也落得個清閑。

沈勇找到關虎,讓他幫忙找一個能夠裝得下一百萬斤的水果冷藏庫,明天就要用。

今天晚上,村裡的山桃都會全部變成多汁甜桃而成熟,即使銷售再快,也不可能三五天就銷售完。

為了保證多汁甜桃的新鮮,必須先冷藏起來。

之前沈萬山估計今年村裡的山桃總量在五十萬斤左右,一旦噴施早熟靈液,全部變成更大的多汁甜桃之後,產量便會翻一倍,所以需要大一點的水果冷藏庫。

關虎之前需要冷藏屠宰場里的生肉,與雲河縣裡的冷藏庫的人也比較熟悉。

關虎現在是財大氣粗,聽沈勇說以後可能會長期使用水果冷藏庫,便一個電話打過去,直接買下了雪花冷藏庫。

雪花冷藏庫裝二百萬斤的水果都沒問題!

沈勇讓關虎明天親自負責多汁甜桃的入庫任務,關虎欣然同意。

沈勇回到誘你來水果店,唐影快步迎了上去。

「沈勇!你們村裡發生什麼事了啊?現在怎麼樣了?」

唐影問道。

「一點小事!現在已經解決了!」

沈勇笑道,「給你說一件開心的事情!」

「開心的事?難道是你有女朋友了?」

唐影問道。

「我沒女朋友!如果你想做我的臨時女朋友也可以啊!」

沈勇壞笑道。

「想得美!別以為本美女親過你,你就以為想得寸進尺!還想讓我做你臨時的女朋友?你把本美女當什麼人了?工具人啊?本美女可是感情專一的人,一旦戀愛,就必須是一輩子!要是某人敢腳踏兩隻船,本美女就算追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把他幹掉!」

唐影生氣地道。

其實,唐影說這些話的時候,是故意試探沈勇對她的真心的,可是卻得到了沈勇這樣的回答,她心裡頓時就有些不開心了!

「哪有!我開玩笑的!我要說的開心的事是我們村的金峰隧道今天正式貫通了!」

沈勇開心地道。

「隧道貫通了!那真是太好了!那以後你是不是就不用回村了?跟我一塊住在縣城裡吧?」

聞言,唐影激動地上前一把抱住了沈勇。 吃過午飯,喬安夏去了龍氏,路過大堂的時候,楚瀾特意交代了句,「好好跟龍夜擎說,別逞強,你鬥不過他的,還有,浩宇的事你好好解釋一下,免得他為難華宇。」

喬安夏走進龍氏大堂,再次被前台攔下,前台兩名小姑娘小聲議論著,「她怎麼又來了?阿敏,你說她不會又想冒充龍總的未婚妻吧?」

「真是好笑,龍總是什麼人,怎麼可能娶一個落魄千金?」

「喂,那個誰,你有預約嗎?」阿敏仰著臉面露不屑。

喬安夏還在氣頭上,「我見我老公還需要預約嗎?」

「老公?」阿敏笑了起來,「她說她是龍總的太太?太好笑了,上回冒充未婚妻,這回乾脆冒充起少奶奶來了!」

喬安夏水眸一縮,現在是任憑誰都可以欺負她了?好吧,這是龍氏,她是來找龍夜擎談注資的,不能衝動,「你給秦牧打個電話,就說喬安夏找他。」

前台依然是面露不屑,「不好意思,沒有提前預約的話,你不能上去。」

喬安夏有些冒火,「那請問我要怎麼樣才能上去?」

「除非,你能給龍總打電話,龍總親自同意了,你才能上去。」兩名女孩得意的看着她。

喬安夏有些無奈,「堂堂龍氏,怎麼會招了你們這兩個勢利眼!沒點禮貌,沒點素質!」

「你罵誰呢?這是龍氏,你居然跑這來撒野?」阿敏仗着每天給秦牧那送資料、送快遞,跟秦牧很熟,根本沒把喬安夏放在眼裏,「我告訴你,你再不走,我可要叫保安來趕你出去了!」

「是嗎?我看誰敢!」老虎不發威還真當我是病貓了?喬安夏盯着她的工作牌,「我記住你了!」

「你最好是記住我,保安!快過來把這女人丟出去!」阿敏一聲大吼,她剛畢業,靠着她舅舅是行政部經理被破格招進來的,仗着有關係、有後台,平時就比較囂張。

不遠處站了個保安,一路小跑過來,「怎麼了?」

「把這女人給我丟出去!」阿敏拍著桌子指著喬安夏。

喬安夏一把拽着她的手用力一扭,「你算什麼東西?也敢把我丟出去!」

阿敏一聲尖叫,「痛!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誰嗎?」

「我不想知道。」喬安夏還趕着去見龍夜擎,看着旁邊的保安,「給秦特助打個電話,就說喬安夏來了。」

保安給秦牧打了個電話,秦牧說,讓喬安夏上去。

阿敏搶過電話,「秦特助,你救救我,這女人太過分了,蠻橫無理,怒氣沖沖的,好像全世界都欠了她,我只是告訴她,沒有預約不能上去,她居然差點扭斷了我的手,還說,還說就算你來了她也根本不會放在眼裏!」

喬安夏水眸一縮,她有這麼說過嗎?

阿敏得意的看着喬安夏,這回,看你還怎麼跟龍總談合作! 與此同時,在龍城中,天驕大會如火如荼的舉行之時。

雙溪鎮,天嵐帝國的一個邊塞小鎮,也是通往的北炎帝國的重要交通樞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