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中毒了。”獅鷲說,“掛到了毒藤的刺,估計要半小時才能恢復過來。”

“該死。”重拳罵了一句,他也很無奈,但又做不了什麼,只能躺在這裏不動。

二十幾分鍾之後鐵拳和火繩狼狽的出現,他們遭遇了鱷魚的狂追,第一次發現鱷魚在路上也會追獵物,而且不是一條,至少有十條鱷魚追了他們兩公里才罷休。

“太古怪了,這些鱷魚都瘋了。”火繩擦着臉上的汗水說。

“怎麼?沒遇到其他人嗎?”獅鷲問。

鐵拳搖了搖頭:“沒有,這片林子太原始了,簡直鑽都鑽不出來,樹木密集不說而且枝杈交集,幾乎沒有行進的空間,我們飛了好大力氣才繞路過來。”

“嗯,發現了,這裏的林子是完全的原始叢林,比其這幾天我們經過的任何一個地方都難走。”獅鷲認同這一點。

校園那些事 “垃圾地方。”火繩罵道。

獅鷲提起槍命令道:“你在這裏看着重拳,我和鐵拳去接應其他人。”

“是。”火繩端着槍站在重拳一邊,看到那條被打死的鱷魚之後嚇了一跳,“我靠,這是什麼時候乾的?你乾的?”

“瞎?我能動嗎?”重拳沒好氣地說,這個時候他已經可以靠着石頭坐起來,不像剛纔的一灘爛泥。

“真的像一天爛泥。”火繩看着他說。

“滾開。”重拳更生氣了,一拳輪過去。

“靠,你進入使詐。”火蛇躲開。

重拳這才發現自己的手已經恢復控制了,他甩了甩胳膊撐着石頭想站起來結果一頭栽倒了死鱷魚的身上又滾出去老遠差點掉進水裏。

“你還是老實點。”火繩趕緊把他“抓”回來放在石頭上。

“該死的。”重拳罵着躺在石頭上。

在太陽升起來的時候獅鷲陸續帶回了除山狼和軍醫之外的所有人,幾乎每個人都受了不同的傷,看來這片林子的確給他們製造了不小的麻煩。

“情況不樂觀。”獅鷲說,他是這裏的最高軍銜,所以山狼不再的時候由他負責。

“我們怎麼辦?要不要再找找?”風刃問。

“必須找到,但我們沒有任何方向感,不知道該從哪個方向下手,我們是完全被瀑布衝散的,而且衝到了不同方向的兩條河道,有可能在對岸也不一定,所以我們只能沿岸搜索。”獅鷲說。

“那就沿岸再走一次,沒有再說。”鐵拳建議。

“可以。”獅鷲點了點頭,然後大家分頭行動,重拳已經恢復了行動能力,但身體依然很虛弱,他跟着獅鷲一組沿河而下。

“難道他們出了什麼問題?”重拳揉着頭說。

“不管什麼問題,我們必須找到他們。”獅鷲說,“他們肯定也在找我們,那麼高的地方摔下來通信系統出現問題是很正常的。”

“我是擔心他們遇到了什麼麻煩,他們肯定很清楚河岸是和我們相會的唯一辦法,所以是不可能貿然進入叢林的。”重拳分析着說,“除非他們遇到了麻煩不得不進入叢林,比如火繩他們被鱷魚追。”

“這個可能我也考慮過,但就算是這樣他們也肯定明白必須在河灘才能與我們相遇,這一點他們肯定很清楚,所以……”說到這獅鷲頓了一下,“我擔心他們出了其他事情。”

“嗯。”重拳明白獅鷲的意思是山狼他們很可能已經遭遇了不測,或者在墜下瀑布的時候就已經出了事兒,人已經死掉或者別瀑布衝到了更遠的地方,只是他沒有明說而以。獅鷲有繼續說道:“但這只是推測,在沒有想到好的解決辦法之前我們只能這麼做。”“是啊,我們沒什麼好辦法,總不能一把火把這片林子燒了。”重拳看着林子嘆了口氣,其實他擔心的不是燒了林子會怎麼樣,而是他擔心山狼他們在裏面會被燒死,這纔是問題的關鍵,因爲這種事情他是乾的出來的。

起舞電子書 兩支隊伍沿河跋涉了一上午也沒能找到山狼和軍醫,兩人或不見人死不見屍,徹底在他們的視野中消失,這一路上他們見到做對的就是鱷魚,大量的鱷魚,密密麻麻的浮在水面上,猶如數不清的枯木的隨水沉浮,而那種膘肥體壯的巨蟒在河水中目中無人的暢遊,連看都不看那些鱷魚。 獅鷲判斷這種蟒蛇是不會輕易遠離河水或者沼澤的,不提靈活性的問題,畢竟它的體重擺在那,在其他地方活動起來是非常消耗體力的,所以水裏纔是它活動的最佳場所,所以在遇到有水或者沼澤地的時候要格外的留神,這種龐然大物的襲擊可不是鬧着玩的。

除了蟒蛇和鱷魚之外在這裏的林子也非常的可怕,這種純粹的原始叢林可能千百年來都沒人來過,整個林子融爲一體,完全形成了一個巨大無比的整體,來着甚至很難找到深入的辦法,真不知道那些巨大的石雕像是什麼時候建造的。

重拳已經恢復狀態,只是頭上的傷口很大,縫了五針,頭痛得厲害。

中午他們回到出發點,沒找人大家都很沉悶,什麼話都不說。

重拳捂着頭坐在一邊,他看着遠處巨大的瀑布思索了很久纔開口道:“下一步該怎麼辦?”

“首先明確一點,我們的任務已經無法完成,畢竟我們已經完全失去了敵人的蹤跡,現在我們面臨的問題就是找到山狼和軍醫然後離開這裏,他們是我們的夥伴,我們是不可能丟下他們不管的,另一個就是我們如何離開這裏,其實大家都明白我們只有一條路可走,那就是順流而下,滿河道的鱷魚過河是不現實的,這種林子進去就是自找麻煩。”獅鷲看着被這片半島分開的兩條河流,“可是我們該從那邊走就需要深思一下了,地圖上沒有這片區域的,衛星地圖上也只能看到這條河,延伸到上百公里之外,所以我們只能嘗試從沒有鱷魚或者鱷魚蟒蛇較少的地方過河,然後橫穿叢林回到明社會,離開的方式很明確,現在最主要的問題是如何找到失蹤的兩個人reads;。”

巴祖卡說:“擴大搜索範圍,這是目前唯一的辦法,只是我們的人手太少,根本無法完成如此大規模的搜索。 “那就以有限的人手發揮最大的能力,繼續找。”獅鷲說的很堅定,大家也都清楚夥伴是不能拋棄的,活要見人死要見屍,就算他們什麼也找不到也要做最終的努力。

搜索,還是搜索,這次他們的辦法是集中所有人手搜索左翼的河道,也就是獅鷲和重拳他們被瀑布衝過來的地方,理由就是大多數人都是被衝到這個方向的,所以山狼他們在這邊的可能性更大,兩個人被淹死的可能性不是沒有,但以他們的身手來說,除非是在落水之後嚴重昏迷否則是不會出現這種情況的,如果沿岸找不到他們也只能接受這個現實了。

這一側的鱷魚更多,他們真幸運沒有被河水衝到這麼遠就上了岸,否則恐怕真的會屍骨無存,不知道山狼和軍醫的情況怎麼樣了,會不會葬身鱷口還是個未知數。

重拳眯着眼睛看着天上毒辣的太陽說,“我們已經沿河搜索十公里,根本看不到與人類相關的任何東西,難道是他們根本就不在這邊?方向上出了什麼問題?”

“明天我們可以搜索另一邊,不管怎麼樣我們不能就這麼離開。”獅鷲頭也不回地說,“決不放棄,是我們並肩戰鬥的準則。”

“嗯,必須找到,活要見人,死要見屍。”重拳用力的點了點頭,卻牽扯到了頭上的傷口痛得他直咧嘴。

“方向性問題的出現是不可避免的,畢竟我們不知道他們在哪。”獅鷲說,“這個地方實在是太大了,一路上我們還沒見過乾淨的河面。”

“鱷魚多的讓人難以理解,我真搞不懂他們是靠吃什麼東西繁衍到這個地步的。”火繩說。

“叢林就是它們的糧倉,這種地方是不可能存在食物問題的,它們甚至可以追上岸你認爲它們還會餓死嗎?”重拳揉着頭說,“我就很奇怪的是這裏依靠什麼來控制鱷魚的種羣數量,大自然是不可能讓一種生物佔有絕對優勢的。”

“可以靠蟒蛇,蛇和鱷魚的鬥爭始終存在,吃和被吃的關係都有,如果鱷魚種羣達到飽和那自然而然食物會不夠,種羣會減少,這就是大自然的法則reads;。”獅鷲指着河裏的鱷魚,“看似很多,其實他們只是集中而已,如果食物不夠它們自然不會都聚集在一起。”

就這樣一整天過去了,這次搜索的範圍比前一次要大很多,但仍然毫無收穫,沿途他們留下了一些只有自己人能看懂的痕跡,以便山狼他們發現的時候知道他們的去向。

宿營是一片林中高地,靠近河灘,視野很開闊,附近全都是參天大樹,他們在樹上搭建了一個樹屋,這樣就可以遠離地面避開鱷魚的襲擊。

“一天毫無收穫,明天我們是繼續前進還是折返搜索另一條河道?”重拳問。

“折返,不必要在一個方向浪費太多時間。”獅鷲躺在僞裝網上看着枝葉間的夜空說。

“這兩個傢伙究竟去哪了呢?”重拳嘆了口氣,他很擔心山狼和軍醫的安全,其實大家都有一樣,都在擔心,只是表達方式不同而已。

“不想了,睡覺,到我值哨的時候叫我。”獅鷲翻了個身不再說話。

衆人各懷心事的睡了,午夜時分負責警戒的巴祖卡叫醒了所有人,他們見到了非常壯觀的景象,大羣的巨蟒和毒蛇從河道方向爬過來從他們的營地下面經過向叢林深處爬去,數量躲得讓人看了頭皮發麻,那真是前呼後擁成羣結隊。

“我靠,蛇類大遷徙。”重拳看着下面粗細不一的蟒蛇和數不清的毒蛇低聲說道。

“看來不在下面露營就是對了。”火繩擦着冷汗說。

“鱷魚沒來卻遇到了蛇羣,這真是歪打正着。”重拳趴在僞裝網上盯着下面的蛇羣,“真的可以和緬甸那次行動中見到的蛇羣規模相比了。”

“它們究竟要去哪裏?爲什麼大半夜的搬家?”巴祖卡很納悶。

“蛇類遷徙肯定和環境有關,應該是發生了什麼大事,或者即將發生大事。”獅鷲說,“加一個人警戒,其他人睡覺。”

沉塘畸戀:冤女逆襲 這幅奇景之上他們再次入眠,身下數米就是蛇羣巨蟒,上面卻在呼呼大睡,這種心理素質可不是什麼人都能磨練得出來的reads;。

次日清晨營地下面到處都是蛇類爬過留下的痕跡,枯草和灌木被壓得東倒西歪,可見蛇的數量有多恐怖。

“幸好它們沒上樹,否則我們就完了,這麼多毒蛇隨便一口都是致命的。”重拳看了一眼林子深處,“這個地方太古怪了,之前掉下來的時候看到的巨大雕像全都隱沒在林子,不知道里面究竟是個什麼去處。”

“暫時我們沒時間顧及這些,如果運氣好路上你可能見到,現在我們去搜索另一條河道,我們快錯過最佳的救援時機了。”獅鷲看了看天,“走,上路。”

在原計劃中他們是要返回從原路穿越整片叢林的,但爲了節省時間他們決定橫穿叢林,這樣才能節省時間。

叢林行軍再次開始,這要比之前的河岸行軍難得多,儘管他們早有準備,但他們還是低估了這片叢林的行軍難度,無數餐點但是籠罩之下整個叢林好似一個立體的牢籠,把一切生物都關在裏面,重拳有種錯覺,從林彷彿就是一個巨型的怪物,正在會慢慢的吞噬他們,然後腐爛、變成叢林的養料。

林子裏除了密實的枝葉之外還有無數橫生的藤條,將他們的去路攔住,每一步行進都要耗費比平路更多的體力,一米以上直徑的樹木隨處可見,他們彷彿是一羣來到巨人過的小矮人,和這裏的一切嚴重不成比例。

“這種地方曾經也誕生過明?真是不明白他們怎麼活下來的。”重拳低聲說。

“被自然法則淘汰和人類紛爭消滅,這是能滅掉一個國家的兩理由,至於瑪雅人如何消失就不得而知了,至少在現在還是個無法解開的謎團,而且最重要的是……”獅鷲頓了一下繼續說,“這和我們沒關係,現在我們的任務是找人。”

“好,就當我沒問好了。”重拳無奈的說道。叢林走的超乎想像,越往裏走越困難,巨大的藤蔓完全封鎖了叢林,手臂粗的藤蔓隨處可見,有新有舊,也有死亡乾枯的,總之開山刀砍起來特別消耗體力,力氣小了一刀砍下去,根本就砍不斷。前進的速度遠遠慢於計劃的速度,原本他們以爲指揮比在其他叢林慢一些,沒想到會這麼慢,估計要用兩倍以上的時間才能完成全程。 行至中午,他們的路程還沒完成一半,速度被這片林子嚴重拖慢,按照這個速度他是無法在天黑之前穿過這片林子的。

“該死的林子。”重拳一邊揮動開山刀一邊咒罵着說,“我靠……”

一條碩大的蟒蛇突然出現在頭頂是什麼感覺,蟒蛇太大的了,大的讓人無法想像,粗略一看直徑超過一米的身軀是什麼感覺?普通人肯定會嚇破膽,但重拳沒有,他急速後躍手中開山刀橫在‘胸’前,他已經來不起拿槍,只能用刀應付一下,以防萬一,其他人也迅速把槍口轉了過來,如臨大敵的盯着上空,他們都清楚林中巨蟒可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

等重拳做完這一切他發現自己有點大驚小怪了,因爲他已經看清,那不是一條蟒蛇,而是一條蛇蛻。

虛驚一場,看清了才發現,這條蛇蛻其實沒有那麼粗,只是扁了之後顯得很寬,看起來非常的粗壯。

“媽.的,虛驚一場。”重拳擦了擦腦‘門’上的汗水罵道。

“不要這麼搞好不好?會嚇死有人的。”埃克斯確實下嚇得夠嗆。

“我靠,你以爲我願意?”重拳長出了一口氣,“以現在的進度我看天黑我們都喘不過這片林子。”

“加快進度,我不想繼續在林子裏過夜。”獅鷲看了一眼那條蛇蛻說,其實他也清楚,無論如何都要在林子裏過夜了,但必須遠離這片區域,因爲剛纔那條蛇蛻是新的,也就是說巨蟒很可能就在附近,這條巨蟒雖然只有五米左右的長度,但對人類來說已經非常大了,而且在林子裏它還佔有絕對優勢。

天黑的時候他們只走完了三分之二的路程,無奈之下只好在林子裏‘露’營,當然有了前車之鑑之後他們將營地建立的更高,在二十米以上的空中,這個高度蟒蛇不太容易爬得上來,畢竟蟒蛇的自重比較大,爬高有一定的困難。

二十米雖然已經很高了,但對於這裏的參天大樹來說這個高度簡直不值一提,重拳爬上樹頂從高出輔食整片叢林,黑漆漆的看不到邊際,這片林子打得可怕,根本就看不出他們現在的位置在什麼地方,除了林子還是林子,在這個巨大的林海中他們可能如一片葉子一樣微不足道,這裏的叢林面積實在是太大了,不愧是地球之肺,這裏產生的氧氣可以用數以萬計來形容。

在無邊的林木之間他還隱約看到了一些巨大的黑影,這應該就是之前他在墜瀑布時候看到的巨型石像,他想不明白這些石像究竟有多核高,這裏林木的平均高度都在三十米以上,難道這些石像要有三十幾米甚至四十米高嗎?

林海無邊,他們置身其中,如果沒有衛星地圖,他們根本不可能從林子裏走出去,傳統地圖已經失去意義,到處都是書,你根本無法確定自己的位置,樹木的遮擋之下你也不可能找到合適的參照物。

“衛星地圖顯示我們現在離另一條河還有大約十公里的距離,預計明天中午會到達。”重拳說。

“中午,比預計時間晚了整整八個小時,這片林子……”獅鷲嘆了口氣,的確林子太難走了,這個他深有體會。

夜晚,他們再次監視了更加震撼的場面,地面上到處都是蛇,就如昨晚的情況一樣,‘亂’糟糟的從下面爬過,這次的蟒蛇數量卻翻了一倍,最大的一條他們估算至少有八米,普通人可能認爲八米不算長,但作爲一條蟒蛇簡直就已經超越了極限,這就是一條爬在地面上的巨龍,讓人不自覺的產生恐懼。

“媽的,好多。”巴祖卡吞着口水說,“它們爲什麼每天都要夜行,這不是遷徙,蟒蛇不可能每天都遷徙,這更像是在朝聖。”

“蟒蛇的朝聖?”重拳皺了皺眉。

巴祖卡趕緊說:“我只是這麼形容一下,你別往裏鑽。”

“不,我只是覺得真的有點那個意思,也就是說這些蛇有一個共同的目的,而他們每天可能都要去那個地方。”

“這有點不太可能,蛇類並非羣居動物,他們怎麼纔能有共同的目的?”巴祖卡搖了搖頭。

“這個問題就不是我們能猜透的了,也沒時間去猜,所以我們只能不去理。”獅鷲又說,“別忘了我們的處境,別忘了我們的目的,現在我們沒時間扯淡。”

“好,你說了算。”重拳很無奈的聳了聳肩。

“鐵拳,計算一下這羣要過多久,其他人睡覺,你們不累嗎?”獅鷲躺下,“在空中還是個不錯的選擇。”

“你覺得我們找到山狼和獅鷲的可能‘性’有多大?”重拳突然問。

“不知道。”獅鷲背對着他說,“你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我只是在擔心他們。”重拳很直接的說。

“嗯,但我們只能以這種方式去找他們。”獅鷲說,“這就是我們要面對的現實,不放棄兄弟。”

“這個我懂,但問題在於,這片林子已經給我們帶來了不小的驚喜,所以我們還是要慎重一點,畢竟這裏充滿了危險。”重拳說,“其實蛇的舉動本身就很奇怪,它們究竟去了什麼地方?爲什麼如此之多的蛇要一起走,而且是一個方向,它們肯定有一個我們不理解的目的,我擔心的是白天也會遇到這種情況,畢竟蛇類是低等動物,它的行爲習慣不是我們能理解和猜測的。”

“我知道,你打算怎麼辦?”獅鷲反問。

“我也不知道,林子另一邊的情況我們還無法判斷,畢竟這次我們走出來的距離足夠遠,已經遠遠超越了上次搜索的範圍,所以我們要繼續長途跋涉,也就是一路上之前我們遇到的困難依然存在,只是換了一個地方而已……”

“好了,廢話不要說了,我明白了。”獅鷲說,“睡,我知道你想說什麼。”

重拳被噎得差點背過氣去,最後也只是嘟囔了一句就不再說話了。

獅鷲知道重拳是在爲整支隊伍而擔心,其實他也隱隱產生了一絲不安,他總是覺得後面的路上會發生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而且很可能會非常的危險,但是這條路他們必須走下去,就算你找不到山狼他們也要在完成搜索,進行三天的搜救,進最大努力,如果超過三天,他們就不在繼續下去,想辦法離開,他們不能在這裏守一輩子。就在獅鷲考慮這些問題的時候遠處隱隱突然傳來了槍聲,很連續,從距離上判斷應該不超過三公里。“是m4的,會不會是山狼他們。”巴祖卡問。

“不知道。”獅鷲搖了搖頭,“距離太遠了聽不清,只是這個密度的槍聲有可能是遇到了很大的麻煩,而且是在瘋狂掃‘射’。”

“如果是我們應該去救他們纔對。”重拳有點着急了,這附近沒別人,只有他們以及失散的山狼和軍醫。“下面全是蛇,你怎麼下去?”巴祖卡提出了第一個難題。“我靠,被困在這裏的感覺真他m的不好。”重拳罵道,但也無計可施,就算他在理會也無法和成羣的毒蛇和巨蟒對抗。

“那我們怎麼辦?繼續等下去?這也太……”鐵拳有些矛盾,去,走不了,不去就不行。

“很簡單,走書上嘛。”重拳靈機一動。

“怎麼走?這可是幾十米高的大樹,你打算摔死?”巴祖卡問,

“做猴子,怎麼也得冒一點風險。”說着重拳抓過一條垂下來的樹藤在衆人還沒反應過來之前‘蕩’了出去,很輕鬆的又抓住了一條‘蕩’的更遠,緊跟着他的聲音傳了回來,“這是個不錯的想法,白天我們也可以用一下。”

шшш•TTKΛN•C O

“我靠,這掉下去就算不被摔死也會掉進蛇羣。”重拳哆嗦了一下。

“沒關係,很簡單,嘗試一下就知道了,只要你不是運動白癡就很快能掌握敲‘門’。”重拳在耳機裏說,“快,趁着槍聲還在,否則很快我們就會失去方向,在林立像相隔機密都有可能毫無差距的擦肩而過。”

衆人嘗試了一下火繩和埃克斯是不習慣這種做法的,獅鷲將他們留下,如果沒蛇了他們可以再跟上,而其他人就直接出發,以這種方式直奔事發地點。

這麼在空中‘蕩’的確速度要快很多,但就在向前推進了一公里之後槍聲就消失了,這讓他們很無奈,槍聲消失等於失去指引,在這種地方他們很可能再也無法找到事發地點。

“該死。”重拳地罵了一句。

“繼續前進,應該就在附近了。”獅鷲說。林子太密了找的希望簡直就是大海撈針,儘管就在一公里的範圍內,那也沒那麼容易找到,單靠他們幾個人地毯式搜索是不現實的,有樹木的遮擋戰場範圍不會太大,造成破壞的能程度也會很有限,所以找到這個戰場的可能‘性’不大,更別提發生戰鬥的人了,經過幾次努力之後搜尋再次宣告失敗。 槍聲持續的時間很短,可以說來得快去的也快,獅鷲他們只能繼續向前,但事情永遠不可能如預想的那麼簡單,事發地點並沒有找到,他們只能在附近休息,的死啊灰姑娘依然是的流滾滾,這簡直就是這片林子最大的特色,但也是他們最討厭的地方。?手機電子書

“這是什麼混蛋地方”重拳恨恨地罵道。

沒人說話,其他人都分散是四周搜索,在樹上以猴子的方式活動,的確方便了很多,只是在黑暗中這麼做非常的危險,下面是蛇羣,掉下去只有死路一條,他們無法理解的是爲什麼毒蛇的數量會如此之多,如果沒猜錯的話剛纔的戰鬥應該就是山狼他們遇到毒蛇之後的槍聲,爲什麼他們沒有躲在樹上呢難道他們不知道地面危險這一點嗎重拳皺了皺眉,不對,他們是不可能不知道這一點的,所以,只能說明他們遇到了不小的麻煩。

在他們搜索的過程中火繩和埃克斯也跟了上來,他們已經將營地收起,經過一番折騰終於在凌晨的時候找到了那片發生戰鬥的地方,戰場很雜亂,散落着十幾條死蛇和蟒蛇的屍體,只是在這裏明天發現的不是山狼他們留下的痕跡,而是敵人。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原本他們以爲已經失去了敵人的蹤跡,沒想到居然會如此輕鬆的再次出現,沒找到山狼他們反而找到了敵人,這簡直是太意外了。

“看來這就是他們的目的地了,這些神像說明了一切。”重拳低聲說。

“有可能,但不要這麼絕對,我們不瞭解這裏。”獅鷲說。

“嗯。”重拳點了點頭,“酋長還在,他們的人手也少了很多,這說明路上他們遇到了不小的麻煩,所以可能是出現了變故,或者遇到了什麼麻煩;他們居然找到方法從上面下來,我們卻直接掉下來,還差點被弄死,這真是有點不公平。”

“有酋長帶路他們肯定事半功倍,所以他們找到從上面下來的辦法也無可厚非。”巴祖卡說。

“這種地方死人是身正常的,從裏的兇險在某種程度上將不亞於戰場,死亡隨時都可能出現。熱門小說給力”獅鷲觀察了一下彈着點,“他們並不慌亂,所以這次是有備而戰。?“但問題在於爲什麼他們要留在地面上,按理說他們肯定知道這有問題,怎麼可能傻到留在地面上呢”巴祖卡不解。

“肯定是遇到了什麼事情,否則他們不會這麼大意的。”重拳思索了一下,“我分析是因爲酋長,否則沒有其他因素能導致他們晚上在地面上活動。”說完他爬上附近的大樹搜索一番很快找到有人曾經露營的痕跡,也就是說敵人本來就是在樹上的,但不知道爲什麼又下來了。

“不管因爲什麼,我們都要把他們弄死,所以,任務重啓,我們去找他們。”獅鷲說。

“那山狼他們呢”重拳問道。

“我們留下那麼多痕跡,他們如果還活着肯定會來找我們的,如果”獅鷲頓了一下,“如果他們已經不再了,那我們也不必要浪費力氣,總不能遇到敵人不殺,我們這次來的目的就是消滅這支僱傭軍。”

“好,現在你是老大,你說了算。”重拳說,其實他並不贊成這個決定,消滅不消滅敵人對他來說不是首要的,他的第一目的還是找到山狼他們,畢竟夥伴纔是第一位的。

“那好,重拳尖兵,巴祖卡斷後,沿敵人搜索繼續前進。”山狼命令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