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砸……你這是怎麼了?!」金大龍焦急的上前,看着兒子這滿臉的淤青紅腫,還有渾身的傷口,不由得焦急心疼的問道!

兒子金柯,整個人再也忍不住,鼻子一酸,情緒崩潰的哭了出來。

「爸……你一定要替我報仇……!!」

金家別墅內。

金大龍聽完了兒子顫抖哭泣的形容。

這一刻,金大龍的面色猙獰,雙拳緊攥…!!

豈有此理!!

簡直豈有此理……!!

這簡直無法無天了!

自己,好歹是堂堂西湖區的某公家單位的小主任!

可,自己兒子……竟被人在學校里如此欺辱虐待?!

這個仇,怎能忍?!!

金大龍當即拿起手機,撥通了西湖區小學,某領導的電話。

「我是金大龍…!今天我兒子的事,你們學校……必須給我一個交代……!!」

「立刻給我說出秦小鯉那賤丫頭家的住址……!!這件事,我要親自處理……!!」金大龍對着電話那頭,怒道…!!在第十一日夜晚,當【踏浪前行】通過幽暗森林的傳送門,以領主身份來到【月沙島】外圍時,整個疾風大陸的【封鎖者】兵團,全部啟動。

截止到第十二日晨,【金色夢鄉保衛戰】結束,第一支封鎖者兵團正式戰敗。

但是,這絕非此次災難的平均時間。

大陸的各個角落,戰役在以各種各樣的方

《全球攻防:開局隨機S級》第一百一十二章全面災害 對於雲芊芊,葉星還是十分感激的。雖然為人冷漠,但是對於葉星還算頗為照顧……

所以當得知雲芊芊落在了雪夜手中的時候,葉星也不由暗自擔心。

「她在哪裡?怎麼沒有帶出來?」鐵木破軍不由疑惑問道。

須知皇族的這幾個成員,現在可都是帶出來了,但是其中並沒有雲芊芊的身影。

「說來慚愧,雲芊芊臣下並沒有親手捉住。」雪夜慚愧的說道。

「沒有親手捉住?」鐵木破軍不由面顯不悅之色,這雪夜沒有捉住,為什麼還要向他彙報這個消息呢?是拿他消遣嗎?

「對,雖然沒有親手捉住,但是臣下卻把她逼進了空間通道,如果沒有意外的話,她現在還在人群之中。」雪夜卻是十分自信的道。

「真的?」鐵木破軍不由面色緩和了下來,只要還在人群之中,那和被親手捉住又有什麼區別呢?

「自然是真的。」雪夜笑著道。

「好好。」鐵木破軍喜形於色,「捉住了雲芊芊,那這次的目的就達到了。八大天驕,皇室有其四……好大的口氣啊。」

鐵木破軍說著,目光就在人群之中搜尋了起來。也許是因為人太多的原因,他搜尋了一圈,竟然沒有發現雲芊芊的身影。

鐵木破軍不由皺了皺眉,然後揚聲道:「雲三公主,既然來了,何不現身一見,難道連雲三公主都是這等藏頭露尾之輩了嗎?」

果然在鐵木破軍話落不久后,就見一道人影,從人群之中飛竄了出來,然後站在了眾人的前列。雖然對著眾多的強大敵人,但是那道雪白色的人影,卻沒有任何的懼色,她仍然顯得十分的冷淡。只是不知何時,她手中卻多了一把銀色的長劍……

「哈哈,哈哈……」鐵木破軍痛快的大笑著:「真不容易,我鐵木破軍何德何能,竟然能請到雲三公主,真是幸何如之啊。」

從鐵木破軍的語氣之中,就可以聽得出,他對於雲芊芊十分的重視。雖然已經抓了幾個皇室的成員,但是在鐵木破軍眼中,兩者很顯然不可同日而語。

「雲三公主,請上船一敘如何?」鐵木破軍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哼。」雲芊芊只是冷哼一聲,並不答話。

「雲三公主,都到了這個時候,你以為你還能走的掉嗎?」鐵木破軍笑著道:「何不放下成見,大家好好聊聊,豈不是人生一大快事?」

「走不走的掉,試過了才知道。」雲芊芊冷冷的道,那神情冷漠中,既然還有著幾分倨傲。

「好好。不愧是雲三公主,果然有氣魄。」鐵木破軍反而生出了幾分欣賞。皇室的天驕果然與眾不同,不像被他抓住的這幾位,雖然都是雲飛蒼天的子女,可是氣度卻是差了極大。

「既然如此,誰去為我擒住她?」鐵木破軍環顧左右。

「還是臣下再走一遭吧。」雪夜自告奮勇道。

「好,那就有勞雪夜大人了。」鐵木破軍道。

雪夜也不含糊,作為宗霸城有數的高手,他幾乎毫不猶豫的就對三公主選擇了出手。他和三公主交過手,自然知道三公主的厲害,所以一下手就是極為厲害的招數。

然而此時,久久沒有發聲的黃重,在看到果然是三公主后,他猛的竄出,直奔雪夜……

「三公主,快走,臣下為公主斷後。」黃重怒喝著:「……還不為三公主斷後。」

隨著他一聲令下,剛才還猶豫著的眾多帝京的護衛,此時幾乎有多一半直接選擇了保衛皇室公主。然後有還沒有想好的護衛,此時也在大勢裹挾之下,選擇了和皇室共生死。

他們一個個拔出長劍,直接向著雪夜等人衝去。

鐵木破軍不由看的臉色陰沉,他沒有想到,本來看似可以兵不血刃可以拿下的這些人,竟然突然有了勇氣反抗。

猶豫了一下,他猛然揮了揮手道:「能活捉的就活捉,不能活捉的就都殺了吧。」

然後在鐵木破軍一聲令下之後,那艘巨船之中,彷彿藏著無窮無盡的人馬,一個個如蝗蟲一般,向著一千左右的帝京護衛衝去……

這是一場實力極為不對等的屠殺,宗霸城一方,不但高手眾多,而且人數多到難以想象。而帝京一方,不但高手沒有多少,人數也是大大不如對方。

「恐怕在帝京的時候,宗霸城也是沒有精銳盡出吧。」葉星不得不這樣懷疑。因為藏在這船上的人,實在是太多了一點。

本來葉星也不是皇室的死忠分子,他來到這裡本來是打算和白芷相認。有著白芷這層關係在,他想來也還能過得去。

可是現在,他壓根就沒有見到白芷的面。而且現在,這樣的情況嚇,雙方已經殺紅了眼,宗霸城的一方,完全是逢人就殺,他能怎麼辦呢?

「護衛公主!」黃重聲嘶力竭的呼喊著,他一人幾乎面對數大高手的進攻,不過片刻時間,他就身受重傷。但是他仍然不忘自己的責任,仍然在高聲呼喊著。

可能黃重也知道,今天難逃一劫,但是他卻連死,也都要死在雲芊芊的前面,這樣他就盡了他為人臣的責任了。

黃重的行為,看的葉星心中有些震動。黃重的的確確是一個難得的高手,如果他想投降的話,宗霸城一方肯定是極力歡迎的。可是他卻做出了和皇室共存亡的態勢……

「罷了!」葉星不由也有了決斷。雲芊芊對他有恩,既然現在情況這樣混亂,那能帶著雲芊芊走的話,就帶著她走吧,就當是報恩了。連黃重都知道報恩,他葉星如何不知?

不過面對這樣的情況,葉星也沒有任何把握,先不說宗霸城精銳盡數在此,高手不知有多少。就算沒有這些高手,那隻黑漆漆的大船,只那股氣勢就給他以無以言語的壓迫感。不要說救人,就是他一人,面對這樣的神秘大船,他都沒有一絲把握的。

不過事已至此,多說無益,人生總得有所取捨。

。 白孫氏當初對他們的種種,誰能不寒心呢?

誰對自己好,誰對自己不好,要等自己落難的時候才能看得清楚。

就連巧雲在他們家落難的時候還能拉他們一把,給她們送菜送吃的,讓她們熬過來最難過的那幾天,在白糖心理,巧雲家的這份恩情他們肯定是不會忘的。

在鎮上賣魚的時候,連一個陌生的女人都能夠幫着她們招呼生意,而自己家的人呢,白孫氏和白易秋為什麼就不能對他們好一些?

現在好了,她家有了掙錢的收益了,才想着要過來找白糖討好處,這樣的親戚這樣的家人,要還是不要,有還是沒有,有什麼區別呢?

白孫氏的心到底是黑透了,她心裏只有她自己的兩個兒子,白義和白禮終究是別的女人生的,不管他們過得怎麼樣,日子過得如何,都跟她沒有任何關係。

她這次來,只想着從白糖手裏把配方要過來。

「這個世道只有孩子孝敬父母的,你難不成還想要父母來孝敬你們這些兒女的?就算我當初對不起你們,但還是還是養了那麼多年了,再怎麼說也有養育之恩,你們就必須報恩。」

白孫氏說的理直氣壯的,對於白糖說的那些數落,她都當自己沒聽過。她可從不會覺得她做的有什麼不對。

但是白糖,若是不把配方給她,她就理所當然的認為,那是白糖的錯,那就是白禮的不孝順。

養育之恩是最難報的,無論給多少銀子,都報答不了。只要這條命還在,養育之恩就沒有報的完的一天。

白糖無奈的嘆了口氣,這件事想要解決,真的沒有那麼容易。

對於其他人,他們都可以直接拒絕,但是對於白易秋和白孫氏,無論怎麼說,他們都是白義和白禮的爹娘,是把他們兄弟倆養大的人,白糖不能輕易的把他們趕走。

就算今天把人趕走了,明天後天或者大後天,甚至以後的每一天都可能來找她們麻煩,昨天已經拒絕了白孫氏了,她今日還帶着白易秋一起來了,明天呢,後天呢誰又能預料她又要做出些什麼事情來。

這個時候白義和白禮也不好說話,但凡她們說了一句話,那麼白孫氏當場就能告到里正那去,鬧得全村都知道。

全家人的都沒說話,都在等著白禮做決定。無論白禮做什麼決定,她們都會支持白禮。

僵持了那麼久,白糖倒是有些擔心白禮了,把白禮放到這麼一個兩難的境地。

白易秋打破僵局:「大禮啊,算是爹求你了,你讓糖姐兒把配方給我們吧,也為了你四弟,家裏沒錢都供不了他繼續讀書,我們家就這麼一個讀書人啊,就算砸鍋賣鐵也要供着他繼續讀下去,就算把配方給了我們,我們不還是把一家人,你們賣你們的,我們賣我們的,大家一起賺錢有什麼不好的?」

白易秋都發話了,白糖看着白禮為難的神色,都不禁心疼起起了他。

白禮搖搖頭:「這配方全都是糖姐兒自己研究的,就算我報答你們的也得有我自己掙來的,開春了我就去鎮上找份工,到時候掙了錢除了家裏要用的,剩下的都給你們就當是我還你們的養育之恩。」

白柳氏點點頭,表示支持白禮。

白孫氏剛想發作,白糖搶先開口了:「我可以把調料配方給你們…」

白孫氏一聽,趕忙收住自己想繼續罵人的衝動,轉頭看着白糖。

「我可以把調料配方交給你們,但是裏面很多調料都是我在山上自己採的,你們需要自己上山上去采,所以裏面的配方我也不能保證你們能百分之百的採到。」

白孫氏只顧著開心了,白糖這麼說了,她只想着反正東西都在山上,到時候在讓白趙氏去山上找就行了,白糖能找到,她一個大人了怎麼可能找不到。

白義和白禮兩兄弟一聽,對視了一眼,什麼多沒說。

白糖一聽,心裏面就冒出一股不祥的預感,白孫氏就開口了。

「我跟你爹從小把你們拉扯大也不容易,如今你們有了營生,爹娘也想着跟你們沾沾光,家裏的情況你們也是清楚的,你爹那麼大歲數了,還要下田去拾掇那幾畝田,不拾掇咱們全家都得跟着餓肚子。你四弟你也只是知道的,讀書人一個,還要靠家裏的接濟。」

說着就嘆了口氣:「你三弟也是個不成器的,家裏啊就全靠你爹了,我於心不忍啊!」

白糖冷笑了一聲說道:「你心疼爺要耕那麼多田,不如把我爹和我大伯的田還給他們,那爺也不用那麼辛苦了!」

白孫氏臉色難看,心理罵着賤蹄子,怎麼可能把田分給你們,別做夢了。

「不分也無所謂,畢竟當初我們說了不要的,也不會逼着你們一定要給。」

白孫氏索性當沒聽見白糖說話,對着白禮繼續說道:「上次我來問你們怎麼捕魚你們不願意告訴我,那我也不說什麼了,白糖他們賣的烤魚,我也是知道的,生意是真的好,才上午啊,就賣出那麼多魚,肯定也賺了不少錢。」

說着露出一副為難的樣子:「娘也不問你們要銀子了,只想着你們把那腌魚的調料配方給我們就行了,一來我們幫你們分擔些,糖姐兒們也沒那麼辛苦了,二來嘛我們也可以給家裏掙點錢,你爹也就不用為了這個家那麼辛苦了。」

白糖心理冷笑,果然還是為了這個事來的。白孫氏就從來沒死過心,自己丟人就算了,居然還說動了白易秋。白易秋平日是最好面子的,居然能陪着白孫氏來要配方。

這話一說出口以後,屋子裏的人臉色都有些難看,白錢氏是沒想到白孫氏這麼不要臉,三番五次的上門來要配方。

白易秋也有些犯難,但還是說了:「我也知道我們以前對你們…有甚多對不起你們的地方,你娘也只是為了家裏考慮,我們也不問你們要銀子,就是想要個調料配方,到時候,你們賺你們的銀子,你娘他們賺她們的,咱們一家人和和氣氣的多好。」

蘇鳳祁像是看透了白孫氏的想法,只是小小沒說話。

白錢氏最看不慣的就是白孫氏那高高在上的態度,反正關係已經鬧僵了,她也不在乎了,張口就說到:「真的是這樣嗎?就算糖姐兒給你了你們調料配方,我們還能和和氣氣的?我們好像就從沒和氣過吧,只是我們單方面的在忍氣吞聲。」

白錢氏的的話說到了大房二房的心坎子裏了,大家都沒說話,白孫氏心裏面開始有些着急了。又用胳膊肘捅了捅白易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