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執事指着這些工人道:“看到了沒有,這地底下面的岩石,都是火石礦。你們每天要乾的,和這些人一樣,就是挖火石礦,然後用着推車,將一車車的火石礦,全部放入銅爐裏頭!”

“銅爐燃燒釋放能量,需要大量的火石礦。同樣,每天也會有許多廢料,渣子,會誕生出來。你們也要負責,處理和清潔這些廢料,垃圾!”

“基本上,你們的工作,就這麼多。很簡單,都是眼頭活,你們賣些力氣,很簡單的!”

朱執事說罷,便帶着幾個弟子離開了。

臨走之前,朱執事還撂下一句話:”每隔三天,我都會專門下來檢查你們。如果,發現,誰要是偷懶的話,休怪我心狠手辣!”

這個時候,一些眼尖的人,頓時發現了,在銅爐附近,還埋葬了,許多屍骨。

而且,這些屍骨,並沒有存放多久,就被幾個監工弟子,給投入了銅爐當中。

“呼嚕嚕!”

烈焰熊熊,瞬間,將這些工人們的屍骨,給燃燒殆盡,灰燼都不剩下了。

辛苦來此工作,來一個全屍,都沒有留下。

……….

燕?商會總部,高級執事包震熊,看着自己這個不成器的獨子——包扒滸。

“你被草木鎮被幾個鄉巴佬欺負了!”

包震熊,陰蟄地說着。

“是啊!爹,你可得爲我作主呀!”

包扒滸,委屈地說道。

“我查過了,那一撥人,不簡單,雖然來自窮鄉僻壤,但是,他們實力不差,至少有三個半神!我要滅掉他們,得付出很大的代價!”

包震熊,冷然地說道。

“爹,難道,我們不報仇了?”

包扒滸,心有不甘。

“我一直派人盯着他們呢,你不也是嗎?想必,你也知道了,那些鄉巴佬去應聘神爐宗的維護工了!”

包震熊,冷笑着說道。

“他們也是窮瘋了,那種工作,都敢接下來?哈哈!”

包震熊,哈哈一笑。 “那羣土鱉們,被神爐宗當傻-子一樣利用,自以爲拿到了薪水很高的工作,實際上,他們的價值被榨乾後,就會痛苦地死掉!”

包震熊,似乎非常瞭解內幕。

包扒滸心中一奇,不禁問道:“父親,那裏頭有什麼門道?”

“門道?”

“自然有!”

包震熊,畢竟是燕?商會裏頭的高級執事,經驗十足,人脈關係和消息網絡,十分寬廣,一般人根本比不了。

“實話告訴你,神爐宗之所以強大無比,無盡歲月,一直是神城裏頭的頂尖勢力,還不是因爲他們宗門裏頭,獲得了焚陽神爐,這件超級神器!只要,將焚陽神爐,維護好,然後用特殊的陣法加以引導,神爐,就會誕生出許多精純的火屬性仙氣。”

“這些火屬性仙氣,比我們外界的普通天地靈氣,要精純多了。只要,吸納一點點,都裨益無窮。”

“爲此,神爐宗,也是人才輩出,這麼多年來,始終是強勢無比!這就是他們的底蘊所在!”

包震熊,緩緩地說出了神爐宗的一些辛密。

“那麼和那些維護工,有什麼關係?”

包扒滸好奇地說着。

“呵呵,焚陽神爐是超級神器,威力無窮,雖然,能夠提供精純無比的火屬性仙氣,供給神爐宗的那些人們修煉。但是,焚陽神爐在燃燒時,周邊會釋放出一些奇異的能量波動,這種能量波動,自帶一種無藥可解的火毒。那些維護工人們,經常在神爐旁邊做一些近距離地維護,火毒就會一點點地侵入他們的體內。”

“如果,那些維護工人們,實力強大,達到真神境,到可以憑藉神力,長久地抵抗火毒。可惜,他們實力不行,不到真神境,只要長久近距離維護接觸神爐,必中火毒,用不了多久,就會痛苦而死!”

包震熊,不鹹不淡地說道。

“神爐宗這些年來,一直在修建分部高塔,除了因爲焚陽神爐,這一件超級神器,實在是太大了,另一方面則是:想要多建立分部高塔,利用陣法,來傳導分散一些神爐的火毒!”

“不然的話,維護工們的死亡時間,實在是太短了,以前只要留在總部高塔工作的,不出三天就會死掉一大批人。神爐宗此舉,也是爲了細水長流,不過,終究紙包不住火,這在太白神城裏頭的各大高層眼裏頭,算不得什麼祕密。”

包震熊,解釋道。

包扒滸這才釋然一笑:“哈哈,現在,那些土鱉他們進了神爐宗裏頭,幹那些死亡工作,肯定活不長久了。也用不着我們出手了。”

“的確是這樣。那些人不足爲懼了,我已經撤掉了手下,你手底下的人,也可以撤掉了。”

包震熊說罷,起身揮了揮手:“我還有事情,要去處理。你自己也在在這裏反思一下,不要以後,盡給老子惹麻煩事情!”

“是,是!爹爹!”

包扒滸,點了點頭。

ωωω▪ ttkan▪ C ○

……….

神爐宗總部高塔裏頭。。

南天他們這些新來的工人們,都拿起了鏟子,小推車,開始工作了。

這裏的火石礦很多,不過,聽挺堅硬的,四品聖境的壯漢,也得費一番功夫,才能用鏟子,挖出一塊。

“呼嚕嚕!”

衆人大汗淋漓,一車又一車的火石礦,被倒入了銅爐裏頭。

火光四射,炎熱無比。

在地底下,有不少老工人。

他們相對於南天他們,是先來幾天。

南天用“陰陽神眼”,對着那些老工人們,仔細地探看了一番。

很快,南天就有了發現。

這些老工人們,他們的身體內,積聚了很深的毒素,不少人,都已經毒素融入了骨骼裏頭,縱然是神醫在世,也是無藥可救了。

只不過,衆人,再不濟,好歹都是四品聖境以上的壯漢,靠着聖力修爲抵抗着,大家還可以苟延殘喘一段日子。

在這種惡劣的環境下,工作了沒幾天。

雖然,神爐宗的弟子,都會每天按時送吃送喝地,但是仍舊有許多人,不願意了。

一些新來的青年工人,憤怒無比,朝着送飯而來的神爐宗弟子,叫嚷着:“這裏太熱了,每天都是大汗淋漓。我們不幹了,再幹下去,得累死掉!”

神爐宗弟子,頓時冷笑:“都來到了這裏,我們總部高塔,是你們想走就能走的嗎?”

神爐宗弟子和不少新來的青年工人們,發生了糾紛。

“砰砰!”

雙方差點兒打了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聽到動靜的朱執事,也是走了下來。

朱執事,身後,跟着許多手持武器的弟子。

“你們竟然敢鬧事!這裏是神爐宗總部!”

“鬧事者,全部殺了,上!”

朱執事是一個心狠手辣的人,揮了揮手。

大批的神爐宗弟子,一擁而上,將那些鬧事的青年工人們,一個不留,全部殺了。

鮮血流了一地,死去的百來個青年工人,則是被神爐宗的弟子,殘忍地投入了銅爐當中。

烈焰滾滾,瞬間吞沒了他們的屍骨,頃刻間,屍骨無存,下場悲慘。

“你們都給我好好幹活!我神爐宗不差靈晶,若是心懷不軌,休怪我等無情!”

朱執事,鐵血地鎮壓叛亂後,便帶着一波弟子們,快步離開了。

南天敏銳的發現,這個朱執事和這些每天過來的神爐宗弟子,似乎很懼怕這個地方,一點也不想在這個地方多呆。

而且,這些弟子,甚至包括朱執事,也不像是神爐宗裏頭真正的大人物。

他們似乎都不受宗門的待見,於是乎,被派遣,幹了這種活。

至於,那些幹了一些日子的老工人們,似乎見慣了這種事情。

南天從他們的眼裏,沒有察覺到一絲生氣,眼眸裏頭,完全充滿地是死氣和絕望。

南天主動和一個巔峯一品聖境的老工人,攀談着。

這個老工人,神情冷漠,並不想多說。

南天則是拿出了一瓶生命之泉,遞給了這個老工人:“這東西,或許可以延長你的壽命,興許,還能徹底救了你命。有什麼話,跟我悄悄地說一說吧。我初來乍到,對這裏,並不熟悉。” 這個巔峯一品聖境的老工人,目光閃過一絲異樣。

總算是,升騰起一絲生機。

丹桂物語 這個老工人,帶着南天來到角落處,壓低聲音,問道:“這個東西,真的可以延長我的生命?救我的性命?”

“你試一試就行了!”

南天笑了笑,現在如今,一瓶生命之泉,對於他來說,也算不得什麼。

“咕嚕!”

這個老工人,仰頭喝下。

生命之泉,蘊含-着-充沛的生命精氣,對於人來說,最是滋補了。

尤其是,對於這些在惡劣環境下,從事維護焚陽神爐的工人,更是有着意想不到的奇效。

這個老工人枯燥,蛻皮的臉蛋,立馬是有一絲紅-潤。

“這東西,真好!”

老工人,舔-了舔-嘴脣。

“我感覺,我生命力恢復了很多。”

“我想知道一些事情,關於這裏的工作!”

南天淡淡地問道。

“你是巔峯一品聖境,只差一步,就可以步入半神。 誤上王榻:邪王請輕寵 實力強大,想必在這裏,工作很長時間了吧。”

南天不鹹不淡地道。

這個老工人,眼裏頭,閃過一絲詫異:“你知道我的修爲?”

“沒錯,我的確工作很長時間了。”

“這該死的,遭天譴的神爐宗,根本沒有打算,放我們這些維護工人離開!”

“我在這裏,已經工作快半年了,來了一批又一批的新人。我見證了一個又一個新人的死亡!”

老工人,嘆氣道。

“我們分明是在煉獄裏頭工作!”

“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可以支撐多久!”

老工人,嘆氣道。

“在這裏工作半年了,我也算是,略微知道了一點祕密,關於:是什麼置於我們死地的。你閉上眼睛,用心感受,就會發現,這裏,充斥着一種淡紅色的三角形粒子。這些三角形的粒子,就是神爐宗弟子們口中的火毒,殺人於無形,久而久之,在這裏工作,吸入了大量這樣的粒子,就會無藥可救!”

老工人,狠狠地說道,充滿了對神爐宗的憤恨!

“尤其是,我們這些在總部高塔工作的,因爲神爐的主體部位就位於這裏,我們這裏的火毒濃郁程度,最少是外界那些分部高塔的十幾倍甚至百倍!”

老工人,聲音悲痛地說道。

“是那些三角形地淡紅色的粒子嗎?”

南天閉上眼睛,用心感受着。

這些粒子,主動朝着人體各個毛孔飛去,想要襲入人體內。

不過,南天的體魄異於常人,經過幾次洗髓蛻變,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改變。

周身毛孔,甚至體內每一個細胞,南天都可以靈活地把控着。

只要,南天不願意,就算是再小的一個外界粒子,也休想襲入南天的體內。

老工人的一席話,引起了南天的興趣。

南天自問,自己的體魄現在,就算是比肩一些九品神境,應該也差不了多少了。

“沒錯,就是那些粒子!這些火毒,是罪魁兇手!神爐宗的強大,是我們這些人,當了犧牲品!”

老工人,流下了血淚。

“好的,我知道了!”

南天主動打開毛孔和一些穴竅,吸入了一些三角形淡紅色的粒子,也就是這個老工人口中的“火毒”!

這些粒子入體,南天驀然間,覺得自己身體增加了一絲能量!

對於常人來說,是“殺手”,是“致命毒素”的死亡粒子,對於南天的肉體來說,似乎是最好的補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