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十兒將鍾財主邀請進花龍山莊,龍十兒擡頭看了看,也沒多少人要來了,這個時候,大街上忽然亂了起來。

龍十兒擡頭一看,臉上的表情變了,這是一個女人的隊伍,隊伍裏全是女人,她們統一的穿着紫色服裝,人數有幾十個之多。

龍十兒心中疑惑。“雪嫣怎麼會帶這麼多人來呢?”

雪嫣堂的人來到花龍山莊前,引來街道上無數人的注意。

路人甲:哎,這不是雪嫣堂嗎?我不是聽說雪嫣堂是不會參合任何門派的事務的嗎?怎麼今天會來花龍山莊呢?

路人乙:老兄,這你就不知道了吧,雪嫣喜歡花龍門的一個人,雪嫣堂就是爲了這個人建立的。

路人甲:雪嫣樓那夜的事兒我也聽說了,可是你怎麼知道是花龍門的人呢?

路人乙:我可是親眼看到過那人從花龍山莊走出來過!

路人甲:真的嗎?要是這樣的話,花龍門佔據南城,雪嫣堂佔據北城,那花龍門不是快有金陵城一半的地盤了嗎?哇,看來,我們金陵城一直以來四足鼎立的天要變了。

路人乙:是啊是啊,老兄你可得準備準備,千萬別站錯了地方。

路人甲:那行,多謝老哥提醒,我明日就去退團,到時候來參加花龍門的招新,對了老哥,怎麼稱呼?


路人乙:叫我神花就好,哈哈!

這人笑着離開了。

兩人的對話被很多人聽到,尤其是神識敏銳的龍十兒。

龍十兒臉色沒有變化,就像沒聽到一般,朝這邊走來的雪嫣也裝作是沒聽到的樣子。

她帶着人來到龍十兒身邊後,四下都沒多少人,畢竟他們可是金陵城兩大門派,強烈的氣場足以排開周圍的人。

雪嫣笑了笑,對龍十兒說:“恭喜啊!”

很簡單的三個字,卻讓龍十兒聽出言語未完的感覺,龍十兒笑了笑,拱手回覆道:“什麼風把雪嫣堂的堂主都刮來了呢?

雪嫣看到龍十兒淡淡的表情,還有不冷不熱的話語,心中無盡的酸楚,不過還是被她忍住了,她靠近龍十兒,壓低聲音說。

“我得到消息天微帶人來了!他好像是衝着花龍門來的,你要小心!”雪嫣說完,看了眼四周,然後眼神定格在徐容容身上。

徐容容低着頭,一句話也沒說,她們以前的關係很好,可是現在,她們見一面,都會感覺尷尬。

龍十兒對着雪嫣點頭。“這事兒我猜到了,你們先進去吧!”

雪嫣帶着雪嫣堂的人進入了花龍山莊,天微會帶着人來,肯定是因爲他女兒的原因,龍十兒轉眼看着徐容容,發現他的臉色有些不好看,便輕輕的握緊了她的手。

“容容,別這樣了,從今以後,我們就當她是陌生人了,好嗎?”

“陌生人……”徐容容悼念了一句,當年的姐妹,今日的陌生,時間帶着感情消逝,感情隨着現實淡化,即使自己不願意,那又如何呢?

這會兒時間已經到了正午,花龍山莊裏的賓客們都來到了聚集的前院,五百多名金陵城權勢者,加上家僕等就有兩千餘人。

花龍山莊開始熱鬧起來,龍十兒和徐容容帶上幾名弟子,還站在花龍山莊門口的位置,龍十兒在等,等天微的到來。

Www▪ Tтkд n▪ ¢ Ο

這個時候,孫迪來到了龍十兒邊上。“門主,時間到了,是不是可以開始了?”

龍十兒看了眼遠處,街上的行人依舊,還是不見天微的樣子,龍十兒心中一哼。

“媽 的,你算什麼東西,憑毛要老子等你?”

龍十兒啓動了花龍山莊的陣法,然後示意弟子進門,將大門緊閉上,看這架勢,是準備將天微拒之門外了。

“可以開始了。”

帶着衆弟子走到人羣的前方,龍十兒說:“歡迎大家賞臉參加花龍門的宴席,說實話,我很少經歷這樣的場面,大家都看着我,我還有點兒小緊張哈,那好,那我就長話短說,這次宴會呢,有兩件事兒要公之於衆,第一,前段時間我閉關,沒有在門內,花龍門還是有些人不承認,那麼好,我現在在這裏正式宣佈,花龍門從今天開始,正式成立!”

“好!”

“希望花龍門的勢力能夠越來越大,生意日進萬鬥晶,哈哈!”

“花龍門,聽這名字,我就很喜歡,相信花龍門會越來越強的。”

……

衆人開始回覆龍十兒的話語,不過說話的這些人基本都是商人,當然,嘴上這麼說,心裏可不想讓花龍門像自己嘴巴說的一樣,這個時候,他們在期盼自己烏鴉嘴。

龍十兒笑着說:“然後呢,第二件事,就是花龍門在金陵城全面招新的事兒,這次招新,將會是花龍門有史以來最大的一次,而且,本次招新成功進入花龍門的人,都將獲得特定武器和功法,要知道,功法可是很難得的哦!”

“龍門主,你有什麼功法啊?可不可以我們私人談談啊!”

頓時,就有人不少門主還愁自己門派功法的人開始皺起了眉頭。

功法,在這個世界,比那些高手還要缺少,大家的修煉,就是因爲沒有功法纔會越來越不精進,更別說晉級了。

“這可是不外傳的,咳咳。”龍十兒玩笑着說。

那些人鬱悶的說着。“別啊,龍門主你生意做得這麼大,而且門派勢力還這麼強,肯定有不少好的功法,只要你開個價,我絕對高價給你買!”

“是啊是啊,就算把我們所有的積蓄都用上,我也會義不容辭的。”

……

衆人開始嚷嚷起來,達到這樣的效果,龍十兒頗爲滿意,在場的人中,臉色沒有變化的也就那麼少許的人了。

“好,既然大家都這麼缺,那這樣,十天之後,我們華龍商行舉行一次拍賣會,到時候,我一定會獻上這些功法,我可告訴你們,這些功法可是都能修煉到渡劫期的哦!”

“哇!那我先預定一個位置!”

“恩恩,我也要預定!”

大家又開始嚷嚷起來,功法的吸引力之大,已經超乎了龍十兒的預料,不知道讓他們知道自己的功法是一直延續到修煉最高境界的他們會有什麼想法。 場面的轟動,龍十兒第一次感覺在公衆場合有些手誤舉措,舉起自己的右手,示意大家停下來。

終於,喋喋不休的人羣開始慢慢安靜下來,看着龍十兒,龍十兒大聲說道。

“到時候呢,拍賣會會在華龍商行如期舉行,還望大家能賞臉參加,我也不耽擱大家了,大家請隨意哦!”

招呼好了人羣,龍十兒來到孫迪那邊,與花龍門弟子同桌,有說有笑的。

鹿青等一番金陵城高層在一張桌上,看着桌子邊上的一個空位,大家的臉色都不好看。

龍十兒的意思很明白,他不想與各大勢力有任何的交往,也就證明,花龍門不想和任何勢力門派合作。

其實,這些龍十兒都有計算,鹿青他們一桌子人,都是金陵城那些與花龍門敵對的勢力。

龍十兒對着孫迪點了點頭,兩人拿着酒壺和杯子,開始一桌一桌的拜訪這次來的賓客,這些賓客們大多數人還是很高興的,沒想到龍十兒這麼平易近人,當然,徐容容也跟在龍十兒身邊。

龍十兒熱情的跟大家介紹說。 豪門棄婦 這是我的妻子,容容。”

龍十兒拜訪的第一桌人並不是鹿青他們,有心的人或許會關注這些細節,在所有人都快拜訪完了的時候,孫迪端着酒壺來到這桌人的邊上。


“各位各位,謝謝大家這次賞臉來到我們花龍門。”

孫迪的邊上,還有一些人沒有拜訪,這桌子勢力最強的人,被拜訪的位置居然會在靠後的位置,那麼,也就是說,在花龍門的眼裏,他們只是一羣烏合之衆。

頓時,就有人怒了,拿起桌上的酒杯重重的摔在桌子上,不悅的看着孫迪。

“你算是什麼東西?”轉眼看着朝這邊看來的龍十兒。“龍十兒門,難道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嗎?”

龍十兒懷着微笑來到這桌子人前,在所有人的關注下,龍十兒微笑着說。

“別激動別激動,我剛纔離這邊有點兒遠,所以就不能親自拜訪,抱歉啊,我只是覺得,我離誰比較近我就先到誰那邊去,我覺得這樣纔是人人平等,沒考慮到你們的感受,真是對不住哈?”

“哼!”這人冷哼一聲,卻又不好多說,龍十兒一字一句都將人人平等這四個字抓得很緊。

衆人一聽龍十兒這話,頓時覺得自己偉大了,能和很多人平起平坐,挺起胸膛。

龍十兒則是賠禮道:“這位門主別生氣,我自罰一杯,你看可以嗎?”

龍十兒在自己的酒杯裏倒滿了一杯酒,然後一飲而盡,龍十兒的稱呼,代筆了他並不認識這人,他可是金陵城大名鼎鼎的人,在金陵城,還是第一次被人這麼稱呼,他死死的盯着龍十兒,恨不得用眼神將龍十兒秒殺。

他的怒氣,正在緩緩的暴漲,他眼角的餘光看着周圍的人羣,就好像感覺那些人都在嘲笑他一般,眼看這樣的情況,鹿青起身,對那人說道。“白幫主,你也別生龍老弟的氣了,我相信龍老弟也不是故意的,好啦好啦,龍老弟,您繼續吧!”

鹿青笑了笑,不知道爲什麼,一看到鹿青的臉色,尤其是他虛僞的笑容,龍十兒恨不得殺了他,他讓自己受到的傷害,簡直就不是人所能想出來的。

可是,龍十兒必須懷着笑容,強逼着自己對他說。“好的好的,謝謝路老兄了。”

龍十兒正準備繼續拜訪,這時,一名弟子朝龍十兒跑來,在龍十兒的耳邊說了一句話,說是天微帶着人馬已經到了山莊外。

龍十兒對着弟子點點頭,然後走到雪嫣她們那桌,端起手中的酒杯“雪堂主,雪嫣堂的各位美女們,謝謝大家賞臉參加我們花龍門的正式成立宴席哦!”

“好了,我們是不請自到,你不怪我們就好。”

雪嫣端起自己的酒杯,淡淡的說完,自顧自的和龍十兒碰了一杯,然後一飲而盡,話也沒說,便坐下繼續吃着東西,吃了一塊肉,還讚賞的說:“恩,這肉不錯,華龍商行的花龍客棧廚藝還真是名不虛傳。”

“呵呵,那雪堂主請自便了哦!”

龍十兒笑了笑了,帶着徐容容離開了,宴席開始了。

吃飯的時候,經常會有人來給龍十兒敬酒,隨便試探試探能不能和花龍門合作的事情。

面對這樣的人,龍十兒話中有話的跟他們說着,表面上答應得很爽快,可是話語中已經明確的拒絕了他們的合作意識。


宴會在繼續,跑來給龍十兒報告的花龍門弟子越來越多,時間間隔也不停的縮短。

宴會進行到差不多最後的時候,緊閉着的花龍門大門被人強行打開,天微的人馬一股腦的竄了進來,針鋒與對的樣子。

參加宴會的所有人臉色都變了,變得有些疑惑,疑惑怎麼天微承認了的門派,這個時候卻會帶人來騷擾呢?

金陵城的士兵們包圍了花龍山莊之後,天微的身形慢慢的從門外走了進來,他的臉色變得怒了,通紅的臉頰,在像人們述說他心中的憤怒。

不少人開始小聲的言論起來。“天城主最近不是閉關嗎?怎麼這會兒出關了呢?還帶人來花龍門。”

“我也正奇怪呢,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天城主憤怒的表情的。”

“老兄,難道你忘了?天微城主上任沒多久。”

“哦哦!”這人一點即通似的不住點頭。

龍十兒來到前方,微笑的表情依舊,天微故意擺出憤怒的樣子,也是有原因的,這樣的原因,很繁瑣,目的卻很簡單,龍十兒不緊不慢的說道。

“天城主如此大駕光臨,不知道是何故呢?”

“龍老弟,你可千萬別在意,我不是故意在這個時候來打擾你們的,事情是這樣的,我聽說龍老弟的花龍門在今天正式成立,然後我就準備出關前來祝賀,可是我剛出關,就有家將來報,說是我的女兒已經失蹤很久了,而且,不僅我的女兒,還有歐陽老弟的女兒和鹿老弟的女兒都在同一時間失蹤了,據士兵來報,說是有人在她們失蹤之前看到她們隨同花龍門的一名弟子進了花龍山莊,所以……”

“原來是因爲這事兒啊,可是天城主,我想,公私分明纔是臣子的本質吧,你就這麼帶着公家的士兵來辦私人的事兒,是不是有點兒,還有,這樣的話會對我們花龍的名聲造成多大的打擊?要是你不想同意我們花龍門建立就請直說,況且,你們的女兒根本就不在花龍山莊,我想,要是真的在的話,天城主也不會這麼大張旗鼓的來我花龍山莊吧,天城主你到底是個什麼意思,就在這裏直說吧!”

說到後面,龍十兒的話語已經很冷了,大有跟天微幹一場的氣勢。

一聽龍十兒這麼說,天微的臉色變了些,不過被他巧妙的掩飾過去了,走到龍十兒身前。

“龍老弟,別生氣嘛,我們的女兒在不在花龍山莊,我搜一下不就可以啦!”

龍十兒也朝天微靠近了兩步。“你用這樣的招數試探我有沒有外世寶,是不是有點兒太直白了。”

龍十兒說話的角度,巧妙的讓所有人都沒看見,說得也很快,幾乎也就龍十兒和天微兩人知道龍十兒說了這麼一句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