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就是,你看啊,她這法術有啥用啊?”八極古龍說。

的確沒什麼用,這些風刀雖然砍中了千海魔聖而且也爆炸了,但直到最後一把風刀爆炸,千海魔聖也是一點事都沒有,仍然保持着極速衝鋒的勢頭。

但九天貓神卻隨後露出了一個笑容,只不過這個笑容轉瞬即逝,她猛地伸出右手一握拳:“易水寒!”

‘通!’的一聲,那些風刀爆炸消失的位置突然出現了一些白色的光球,光球瞬間出現又瞬間爆炸,爆發出了超低的溫度。

千海魔聖一瞬間被冰凍住了。 鐵皇龜好像早就預料到了會有着一幕出現,在千海魔聖被冰凍住的一瞬間他就做出了反應,大嚎一聲,張嘴噴出了一個不方不圓的冰疙瘩。

這個冰疙瘩剛從他嘴裏出來的時候不大,但是隨着飛行越飛越大。

只不過這個冰疙瘩的飛行速度有點慢。

八極古龍這纔看明白:“原來小九的風嘯式已經煉出來第二層水寒式了,難怪,真沒想到。”

“她的風嘯式作用不大,修煉起來也很困難,我也以爲她不會再修煉了,卻沒想到她居然修煉出來了。”鐵皇龜笑道,“我的北冰訣總算有用武之地了。”

鐵皇龜的北冰訣,也就是那個冰疙瘩,飛行的速度真的很慢,當然了,這個很慢是相對於像他們這種強者來說的。

但是千海魔聖現在已經被九天貓神給冰封住了,冰疙瘩飛的再慢最終還是穩穩當當的砸在了她的身上。

‘喀拉喀拉’

大冰疙瘩撞上了千海魔聖,發出了類似於結冰一樣的聲音,同時冰疙瘩再次迅速變大,千海魔聖在一瞬間被這一大坨冰塊給凍在了裏面。

張謙也明白了鐵皇龜的話的意思。

北冰訣能一下子把一個目標冰封在一大坨冰塊裏面,但是飛行速度太慢,在一般情況下應該是打不到人的,但是現在九天貓神替他先控了一下,所以北冰訣才能這麼順利的封住千海魔聖。

然而,封住以後呢?

“龜佬前輩,現在只是封住了,能把她弄死嗎?”張謙問。

“當然,”鐵皇龜說,“我的法術可以穿透冰塊,你想殺了她嗎?”

“這傢伙現在奇怪的很,實力又這麼強悍,所以得儘快除掉啊!”張謙說,“順便麻煩您一件事,讓我收了她的魂魄吧。”本來千海魔聖產生異變之後就變得有些生猛了,現在又吸收了其他三位魔聖這麼多的魔力,她的魂魄所提供的能量點肯定很多,張謙可不想放過。

“當然沒問題,”鐵皇龜說,隨後壓低了聲音:“不過我之所以凍住她是想把她之前吸收的三位魔聖的魔力抽回來。”

“抽回來?”張謙一愣。

“嗯,”鐵皇龜一點頭,“我覺得咱們做好事的話就乾脆做到底,把他們的魔力抽回來還給他們,這樣的話也算賣他們一個好,你覺得呢?當然了,你要說直接殺了她也可以。”

張謙考慮了起來。

其實這樣也行吧,畢竟現在蒼丘和蒲安已經算是自己的手下了,把他們的魔力還給他們也不是什麼壞事。

至於雲甘魔聖…張謙眼睛轉了轉,還是算了,一起給他吧。

蒼丘和蒲安都成了自己的手下了,這個雲甘和他們是一夥的,也算是自己這邊的友軍,坑外人也就罷了,沒必要坑友軍。

“那行,需要我們幫忙嗎?”張謙問。

“需要。”鐵皇龜凌空盤腿坐下,雙手一邊慢慢舞動一邊說,“如果千海魔聖沒有吸收另外三個魔聖的魔力,我的北冰訣肯定能困住她很長時間,但是現在她吸收了另外三個魔聖的魔力,這就沒準了。”

說完他看着八極古龍和九天貓神說:“我現在就用我的法術抽她的魔力送還給另外三位魔聖,你們倆和小張一起幫我護法,尤其是看好這個千海魔聖,我擔心她會跑出來。”

“好!”三個人齊聲說。

“小牛,”鐵皇龜對牛魔王說,“讓三個魔聖離我近一點,我好把他們的魔力送還回去!”

牛魔王一愣,隨後說道:“遵命!”然後帶着樹皇他們就去找幾個魔聖去了。

幾位魔聖一聽鐵皇龜要這麼幹,頓時都露出了驚喜的表情。

牛魔王把他們接了過來以後,這三人全都一臉感激的看着鐵皇龜,連聲道謝。

“不用謝我,要謝就謝小張。”鐵皇龜說,“我本來打算直接殺了他,是人家小張考慮的周全,讓我在殺她之前先把魔力還給你們。”

這三位魔聖又開始感謝張謙。

鐵皇龜的法術準備好了,他對準了冰塊雙掌一推,一道冰藍色的光芒從他的手掌心裏蔓延了出來,射中了冰塊,隨後這道光芒又從冰塊裏面飛射了出來,連接在了三位魔聖的身上。

三位魔聖的臉上立刻露出了些許痛苦的表情。

“抽回魔力也會讓你們感覺到不適,忍一忍吧!”鐵皇龜說。

三位魔聖一點頭,咬緊了牙關。

所有人都能看到,鐵皇龜放出來的冰藍色的光芒慢慢的變成了藍紫色,這是魔力的傳導所導致的。

而就在魔力傳導的這個過程中,待在冰塊裏的千海魔聖突然睜開了眼睛。

“她睜眼了。”張謙說。

“我看到了,”鐵皇龜說,“她感覺到我正在抽她的魔力了,小心一點,她接下來可能會反抗的。”

“你要不要再給她糊上一層冰塊?”張謙問。

“北冰訣不能疊加使用,”鐵皇龜說,“我要專心致志的抽她的魔力了。”

“哦,不打擾你了。”

張謙召喚出了自己的八個分身,拉開了軒轅乾坤弓瞄準了千海魔聖,八極古龍和九天貓神也開始準備各自的法術了。

然而接下來,千海魔聖卻並沒有要破開冰層反抗的意思,反而露出了一個陰森的笑容。

張謙他們都看到了這個笑容,頓時有些摸不着頭腦。

魔力被抽了居然還在笑?

張謙突然有些擔心的問鐵皇龜:“龜佬,先前她能吸收那三位魔聖的魔力,現在你這麼搞,她會不會吸收你的?”

鐵皇龜笑了:“你放心,我有一個叫做龜靈鎖息的天賦,任何人不管用什麼方法都沒法吸收我的法力。”他剛說完,眉毛突然一皺。

“怎麼了?”張謙趕緊問。

“噝…有點不對勁啊,”鐵皇龜說,“按理說我抽她的魔力,她應該反抗纔對,可是這我抽的也太順利了!就好像…好像她在故意輸送魔力出來一樣。”

“什麼?”衆人都愣了,三個魔聖也有點奇怪。

張謙皺着眉毛思考了一下,突然說道:“龜佬,快停下!快!” 鐵皇龜被張謙這突如其來的喊叫嚇了一跳:“怎麼了?”

“總之你先快停下!”張謙說,“這傢伙肯定沒安好心!”

鐵皇龜說:“那我停了啊。”

“別停啊!”三位魔聖不樂意了,“現在纔剛剛開始傳輸了一點!”

“幸虧才傳輸了一點!”張謙說,“不想變成和她一樣就快停!”

鐵皇龜像是明白了啥一樣,趕緊停手了。

三位魔聖站起身說:“你什麼意思!”

“你們知道到底是因爲發生了什麼事才導致千海魔聖變成了這樣子嗎?”張謙問。

“我哪裏知道!”雲甘魔聖說。

“那不就結了,”張謙說,“你不知道她因爲什麼變成了這樣,現在要把她的魔力傳輸給你們,萬一你們也變成她這副模樣怎麼辦?”

三位魔聖全都一愣。

“我當然願意把她吸收你們的魔力全都給你們還回去,這一點我們都是這麼想的!但是萬一讓你們也變成這樣,那豈不是害了你們?”張謙說。

三個魔聖不說話了。

“多餘的廢話我也不多說了,”張謙說,“魔力沒有了還可以修煉回來,要是變成了她那樣,你們就徹底完蛋了。”

鐵皇龜點了點頭:“小張說的有道理,難怪我抽她魔力的時候她不但不抗拒,反而還主動輸送魔力。估計原因就是小張說的那樣吧!”

“龜佬,殺。”張謙說。

鐵皇龜衝他一點頭,伸出雙手,手上放射出了冰藍色的光芒,冰塊像呼應他一樣也開始發出了光芒。

鐵皇龜嘴裏唸唸有詞,冰塊的光芒越來越強盛,然而就在這時候,天空中突然劈下來了一道閃電,咔嚓一下劈中了冰塊,瞬間把冰塊劈成了粉碎!

鐵皇龜愣了!

其他人也愣了!

這又是什麼情況?怎麼會從天上劈下來一道閃電?

千海魔聖重獲自由之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極速衝向九天貓神,九天貓神趕緊飛身躲避,千海魔聖撲了個空,卻反身朝着九天貓神張嘴噴出了一道濃郁的紫色光芒!

九天貓神再次飛身躲避,但是這道紫色光芒的速度卻非常快,而且還帶有追蹤性質!

九天貓神見躲避不開,臉色一變,趕緊開始唸咒,很快,一個巨大的龍捲風就出現了,龍捲風迎着紫光吹了過去,卻被紫光一下子就打散了!

這一切都發生的太快了,直到現在其他人才反應過來,鐵皇龜和八極古龍趕緊釋放法術,張謙則是一揮手,八個分身嗖的一下射出了八支震天箭。

但是已經晚了。

紫光在一瞬間穿透了九天貓神的胸口,貓神慘叫了一聲,當場慘死!

“小九!”

“小貓!”

鐵皇龜和八極古龍大叫道。

妖魔們都傻眼了!

就算在妖界三巨頭裏面九天貓神是最弱的,但她好歹也是三巨頭之一啊!

站在妖界金字塔頂端的人物!

卻被千海魔聖的一個嘴炮就給秒殺了?沃日!這個千海魔聖的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啊!

就在這個時候,八支震天箭也來到了千海魔聖的身邊,就在張謙以爲震天箭妥妥的能射死她的時候,天空中突然再次劈下來了八道閃電!

這些閃電看起來和平時雷雨天的閃電沒什麼區別,很普通,在氣勢上甚至還不如張謙渡劫那時候的天雷,但就是這八道區區的閃電卻硬把這八支震天箭給劈的偏離了方向!

隨後就像憑空出現了一場雷暴一樣,一道道的閃電從天而降,接二連三的劈在這八支震天箭上,震天箭一時間被劈的暈頭轉向,別說射死千海魔聖了,它們現在連方向都找不到了。

鐵皇龜和八極古龍的法術隨後也到了,但是千海魔聖突然釋放出了一個紫色的護盾,把這倆人的法術給全部擋下了。

九天貓神的屍體消失了,緊接着在她死亡的地方出現了一道光芒,光芒閃爍了幾下,九天貓神再次出現了。

她一臉的憤怒!

活了這麼多年,一條命都沒丟,卻在今天被秒殺了一次!

這簡直不能忍!

真當老孃是病貓嗎!

“大風起兮!”九天貓神發出了怒吼,整個人飛上半空,平舉起雙手面向了千海魔聖,一個小小的風團慢慢的出現在了她的手心。

“去!”她嬌叱一聲,雙手猛地一推,她的身後突然出現了無數的小型龍捲風!

這些龍捲風移動速度非常快,而且在移動的過程中慢慢的的匯聚成了一隻猛獸的形狀,惡狠狠的撲向了千海魔聖。

千海魔聖轉過臉看着這個由風組成的猛獸,一臉的不屑。

但是很快她就吃到教訓了。

九天貓神沒想到她那個嘴炮那麼厲害,她也沒想到貓神放出來的這個颶風猛獸會這麼厲害!

颶風猛獸一口就把她的那個護盾給吞掉了!

千海魔聖立刻閃避,但還是晚了一步,被颶風猛獸一口吞掉了一隻胳膊!

鮮血噴濺!

天空中立刻出現了幾道閃電,接連劈在了颶風猛獸的身上,把這隻猛獸硬給劈散了。

“這個在天上幫千海魔聖的人到底是誰?”張謙擰着眉毛。

“不知道。”系統說,“不過也有可能不是有人在幫她,有可能是她自己召喚的閃電。”

“我看看去!”張謙說着,變成了一隻小蒼蠅飛走了。

八個分身繼續搭弓瞄準了千海魔聖。

很快,牛魔王、樹皇這些人也加入了戰鬥,開始狂飆法術掃向千海魔聖。

然而,天空中的閃電卻越來越多了,一道接一道的劈向在場的所有人。

而且這閃電威力極大,就算是防禦力超強的鐵皇龜被劈一下也會覺得渾身酥麻,疼痛難忍。

“大家注意躲避這些閃電!”鐵皇龜大叫道,“這些閃電威力很大!”

樹皇的一個心腹不小心被劈了一下,當場變成了一截黑乎乎的焦炭。

“這閃電太詭異了!”八極古龍也捱了一下,疼的齜牙咧嘴,“這到底是哪來的閃電!”

“小張已經飛上去查看了,”鐵皇龜小聲說,“注意躲避,隨時準備援助小張!”

“嗯!”八極古龍和九天貓神用力的一點頭。 張謙飛上了雲層,卻見不到一個人。

只有一片片雷雲懸浮在雲層之上,一下一下的往下劈着閃電。

“這什麼情況?”張謙問,“這哪裏來的雷雲?”

“你問我我問誰去。”系統說。

“你不是啥都懂嗎。”張謙翻了個白眼,然後就要往雷雲那邊飛。

“等等,先不要隨便靠近,別再給你一下劈死了。”系統說。

“沒事,我還有替身法符呢。”張謙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