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布說:“我還沒問過你的名字!你叫什麼名字?”

這回輪到駱駝嘲諷她。也跟她一樣白了她一眼。“你到現在還不知道我的名字?都這麼長時間了,你纔想起來問我。”

阿布老成的答:“這不是很忙嗎?忙着逃命,忙着趕路。”

“我叫笨驢。”

“笨驢!這太好玩了!你怎麼會叫笨驢呢?誰給你起的名字啊?”阿布聽了他的話,幾乎要跳起來了。

在這無聊的時光,聽到這個好玩的事情,的確是打發時光最好的手段。相互調侃,相互取笑。

“我本來不叫笨驢,我叫駱駝,是一個人逼迫我改名。”

“是誰?這麼壞,我要殺死他!”

“我不知道他在哪裏。我想,下次有機會,我一定會幹掉他。”

“你跟他很熟,是嗎?”

“熟,非常熟,沒有什麼人比我對他更熟悉了。我做夢都想殺死他。”

“爲什麼不殺?”

“時機不成熟。”

“現在呢?”

“差不多了,快結束了!”

“你很神祕。難道,你跟島上那些人不是一夥的,我總覺得你背後有很多祕密,比如你一個人怎麼就答應了那個老頭子的命令,這很危險你知道嗎?”

“再危險,我也必須去做。我得找到我的兄弟。”

“他們纔是你真正的同伴,對嗎?”

“對,他們是我同生共死的兄弟!”

“那麼我也算嗎?駱駝!”

駱駝想了想,用堅定的語氣說道:“算,你也是我同生共死的兄弟!”

“可我是女人!”

“在我們的隊伍裏,也有同生共死的女兵。”

“我不是女兵。我是你的奴隸,是你的僕人。無論你在哪裏,我都會跟着你!一生一世都跟着你,照顧你!”

駱駝聽了,驚訝的看着她。

在駱駝的心裏,阿布是不應該有如此的想法的。現在是高度文明的社會,哪裏還興什麼奴隸僕人之說。

但駱駝根本沒想到阿布生活的環境,在巴波爾島,乃至非洲部落社會,是有這樣的慣例的。也是一些非洲部落的傳統。

阿布說出這樣的話,無非是想告訴駱駝。她跟他,跟定了!

接下來的時光,是難熬的。這個叫阿布的女孩子,表現得十分令人難堪,她爲了讓自己舒服點,自由自在點,甚至脫下上衣在地下室走來走去。

鐵板外面是轟隆隆作響的坦克,還有上百人的神祕武裝在四處搜索。而鐵板下面充滿了微妙的氛圍。甚至有一些火辣辣的感覺。

在巴波爾島,女人洗澡的時候,是不忌諱男人的。成年的女子在海邊游泳,通常是脫得乾乾淨淨,只有未婚的女孩游泳才穿一條短褲。而其他的男人對此熟視無睹。

不得不說阿布來自另外一個世界。無論是風俗,還是生活習慣,都跟駱駝不同。

現在鐵板下面的世界,同時隱蔽着兩個人。一男一女,一個是非洲的女孩,有着非洲的奔放與熱情,一個是來自東方世界,有着東方人的傳統與含蓄。兩個人在一個狹小的空間呆着,有着奇特的味道。

阿布脫下上衣並沒有其它的意思,她根本沒想到駱駝會爲此不自在。她脫下衣服是因爲下面很炎熱。

才呆了兩個多小時的時間,身體就溼漉漉的,好像從水中撈出來一樣。

駱駝跟她不同。駱駝把上衣給了她後,只穿着一件煙色的背心。這在她看來,要涼快一些。於是她乾脆把上衣脫下,光着上身在煙暗的世界裏走來走去。

阿布走來走去,並不是像人想象中的搔首弄姿,她是無拘無束慣了。特別是在現在悶熱的情況下,脫下衣服對她來說是一種解脫。

另外,阿布是想找點水喝,最好有點吃的。

因爲駱駝帶的那點東西吃完了。

外面鬧哄哄的,神祕的軍隊還沒有走,也不知道撐到什麼時候。沒有吃的喝的,就標誌着死在這裏。

這是阿布不能接受的。她不能死,也不想駱駝死在這裏。,,:!,:,,! 877:超常的忍耐力

在阿布心底,這個叫駱駝的男子跟其它男人不一樣。..

在巴波爾島,酋長只是把她當作一個交換的工具。她是島上最漂亮的女人,而小島只有兩百多人,真正能拿刀扛槍的青壯年不超出一百個。要知道這個實力很難在非洲戰亂地區立足。於是乎,酋長跟一個叫辛巴的部落達成協議,用她交換,獲取辛巴人的庇護。

辛巴人在另外一個島。距離這裏有十幾公里。通常情況下駕船不超過一個小時。

可惜的是,辛巴人在另外一場戰爭中被大陸上的武裝給佔領了。巴波爾島酋長的算盤落了空。

不過巴波爾島人並不悲觀失望,他們幻想着會有其它的部落對阿布感興趣。如果這樣的話,達成聯姻,就能獲得一些資助或者是軍事上的援助。

這就是阿布爲什麼這麼大沒嫁人的原因之一。也是她的幾個堂哥爲什麼拼了命保護她的重要原因。

阿布見到的男人大多是巴波爾島上的,他們跟駱駝相比,那簡直是天壤之別。

駱駝見過世面,有一雙煙煙的大眼睛,他身上擁有超人的能量,能在危險的時候保護自己。

特別是駱駝的那種臨危不亂、臨危不懼的自信與沉穩,都深深讓阿布着迷。

阿布已經下定了決心,要跟着駱駝走下去。無論出現什麼情況,都無怨無悔。

事實上阿布除了駱駝,還有其它的人可以信任嗎?

沒有。

什麼都沒有。

只有眼前的這個東方男人,纔是她生命中的依靠。

她要做他的奴隸,做他的僕人。..如果可以,她願意用自己的嘴脣添****身上的汗珠。

只要他感到快樂。

就在這種思維的指導下,才讓阿布願意爲駱駝付出一切。

比如現在,阿布脫下上衣,走來走去,就是想找點東西。

阿布是聰明的。她認爲,這是一座坍塌的房子,既然是房子,那麼就有人居住。有人居住就標誌着有生活用品。說不定有吃的喝的。

果然,經過一番努力。阿布找到了一罐水,還有兩個臭烘烘的椰果。

這些東西都是她用手挖出來的。她趴在地上,屁股朝上,忙碌了幾十分鐘,才把這些東西挖出來。

挖出來的時候,頭頂鐵板上過着坦克。

笨重的坦克幾乎把鐵板壓塌,幸虧裏面有堵牆在支撐,坦克過得也快,不然真被壓塌了。那樣的話,他們兩個只能被活埋。

阿布找到那罐水的時候欣喜若狂。她興奮地大叫:“有水,有水!”

她的聲音很大,要不是上面有轟隆隆的坦克,駱駝會站起來捂住她的嘴巴。

兩個人喝了點水,吃了一個椰果。

水是渾濁的,有點變味,但總比沒有水源要幸福的多。還有那個椰果,已經潰爛了,散發着臭烘烘的味道。

要是平時,他們聞都不想聞。這不是沒吃的嗎?爲了活命,他們兩個只好逼迫自己吃一點。

吃了東西后,身體舒服多了。就是肚子呼呼作響。

駱駝指着椰果說:“這東西不許再吃,再吃,會死人。”

阿布知道他說的意思,會得病。

在這個地方如果得病,那將是致命的打擊。跟餓死渴死沒什麼兩樣。幸虧難受只是心理效應。過了一會兒,就沒事了。

而上面的喧譁也同時停止。那些坦克似乎走遠了,周圍再也沒有灰塵落下來,也沒有那種嗡嗡嗡的震動。

這代表着他們不能吭聲。也不能有大的動靜。

因爲沒有坦克的聲音,但有人在上面走來走去。似乎有一個兵專門踩在鐵板上面。時不時跺上兩腳,發出刺耳的響動,藉以嚇唬他們。

其實這只是幻想。

因爲上面的軍人如果發現了他們,會想辦法把他們撈出來。在別人的腳下隱藏着,有什麼樣的後果他們很清楚。

阿布一直仰着頭,盯着幾聲腳步響起的地方移動。

雙手握住刀,看她樣子恨不得衝出去把那個幹掉。

駱駝看的忍不住笑。

要不是危險,他可能會捧腹大笑。

也是,阿布這個樣子太滑稽了。赤着上身,挺着胸,拿着刀,怎麼看都不倫不類。

“你把衣服穿上!”

駱駝把衣服扔起來,扔在阿布的頭上。

衣服把阿布的腦袋矇住了。她頭也不回的把衣服拽下,扔回去。

駱駝接住衣服,有點惱火。“你穿不穿衣服?”

阿布收起刀,走過來指着汗津津的上身說:“天太熱,受不了!”

駱駝瞟了一眼她的上身,隨即轉過頭。

她的身上光滑光滑的,的確冒着大汗。

哎,這個地方太悶熱。

“你這樣不合適,知道嗎?是個人,必須穿上衣服,男女之間是有區別的?”

“區別,什麼區別?不就是個身體嗎?這在巴波爾島,所有的女人都這樣。”

“但這裏不是巴波爾島。”

“爲什麼非得要我穿上衣服呢?你不知道這裏很熱嗎?”

駱駝見她天真爛漫的樣子,長嘆一口氣。

這的確是個淳樸的女孩,對他沒有任何防備。這是一種信任,也是一種鞭策。所以駱駝暗暗打主意,要管好她。

怎麼能管好她?

首先不許她隨便暴露身體。讓她學會保護自己。

其次,讓她掌握一點自衛的技巧,比如開槍,比如格鬥。

“你如果不穿衣服,我就不帶你走,你也知道,我半路上扔下你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這句話把阿布說的緊張極了。

“好吧,我穿上衣服,真不明白爲什麼要穿上衣服,天這麼熱,不費事嗎?”

阿布絮絮叨叨,穿上衣服。

駱駝走上前,幫她捲起衣袖。還用一根細繩束緊衣服的下襬。這樣一來,衣服合身多了。

“想跟着我,必須聽話,懂嗎?”

“懂!我很乖的!”

“不僅僅要乖,還必須服從命令,聽從指揮!”

“我明白,你是想教我當一個士兵。放心吧?我是你忠心耿耿的僕人,你叫我幹什麼,我就幹什麼?”

這句話把駱駝說的哭笑不得。

但是又有什麼可以反駁的呢?

如果要反駁,勢必要說出一大堆道理。阿布未必能懂。

所以駱駝還是默認了這種觀點。就讓阿布做他忠心耿耿的僕人。,,:!,:,,! 878:半夜激戰

晚上的時候,外面風雲突變。.pb.上面的廢墟槍聲大作,炮彈呼嘯了半個晚上。駱駝一晚上沒睡好,只感覺大地在顫抖,好像在發地震似的。

阿布像只可憐的小貓蜷伏在他身邊。駱駝心裏不禁一陣愛憐,有時候會抱住她。

她還是個孩子。

儘管她在非洲人的眼中是個大姑娘。

阿布極度恐懼,一晚上睜着大眼睛發呆。

直到凌晨五點的樣子,外面的槍聲漸漸稀了。又過了一會兒,鐵板上面有人跑過,發出雜亂的腳步聲。

緊接着,小鎮恢復平靜。

駱駝站起身,拽起阿布說:“走,我們走!”

兩人刨開小洞,像只狗鑽到外面

外面的慘像令人驚訝。臥着十幾具屍體,這些屍體有的是炮彈炸死的,有的是被子彈擊中的。看他們摔倒的方向,就知道是在逃跑過程中遇到襲擊。

對手從後面打槍炮擊,他們在前面奔跑,這樣不死人,那纔是奇蹟。

很顯然,昨晚的那些軍隊沒有多少實戰的能力,不然不會敗得這麼慘。

阿布在幾具屍體上奔跑着,找了一些彈藥,還有吃的喝的。

吃的是壓縮餅乾,喝的是水壺裏的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