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家四口,外加上凌楓腦袋上的陌刎,五人坐在後花園裡,桌上是淡香清寧的綠茶,爐內散發著寧神靜氣的檀香。

「這麼說,你在斷月崖下面露宿了近一個星期,原因就是找不到出口?」

歐陽重聽過凌楓的話后搖頭笑問道。

凌楓點點頭

「那幾天快把人悶死了,什麼都沒有,最後還是在我出去找食物的途中發現了暈倒的唐原,這才從那鬼地方走了出來」凌楓一臉心有餘悸的道。

老爺子道

「這幾天,我派了影衛去下面找你,但一無所獲,所以我們才認為你遭遇了不測。。。可沒成想。。你倒是自己走了回來」

「影衛?」

「恩!以前一直沒跟你說過,一是你理解不了,二是害怕你小,到處亂說,影衛是我們歐陽家的。。。可以說是底牌,在和平之際,不過用來偵查一些目標。戰時則要達到給敵人沉重一擊的目的。由於咱們家直接管轄西北軍,人員的選拔便不是問題」

凌楓點點頭,這年頭,手中握著一張底牌,等於在一些無聲的戰鬥中佔據了主導優勢,這對於一些家族來說很重要。既要戰勝對方,又要以極小的代價,這種不戰而屈人之兵的方法就顯得十分的受歡迎。歐陽家是一個,在一些大的家族,這種家族私屬的秘密武裝已成為了一個私下裡公開的秘密。國家不是不管,而是羈絆太多,這種家族,哪個不是在本國能夠呼風喚雨的勢力,所以在前提為不傷害國家利益和皇室利益的約束下,國家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家裡面派私屬武裝來找自己,這意味著歐陽家族也在憑藉此,展現一下自身的實力,近些年,歐陽家在朝堂至上一直是眾大臣聯手打壓的對象,如果不是與相國唐家有親密的聯繫,歐陽家族恐怕早被人啃食乾淨了。

「過兩天,你可就要入學了!準備的怎麼樣了?」老爺子問道

「這個呀!我給唐原說了,這兩天····」

「老將軍,宮裡來的急信」

凌楓的話還沒說完,就被這福伯的突然到來給打斷了。

福伯說罷,將金色信件交給了老爺子,然後對著眾人點點頭,退了出去,走前還對著凌楓微微一笑,凌楓也回報以微笑。這福伯從小對自己就很好,凌楓心裡也一直很敬重他。

嚯。

福伯剛退下,就見老爺子嚯的站了起來。

凌楓試圖從老爺子陰晴不定的臉上發現點什麼,但這絕對是徒勞。

「老大跟我過來」

說罷,轉身就往後堂的書房走去。

歐陽重應了一聲,手忙腳亂的站起身跟了上去。

一切發生的實在突然。唐韻到現在還沒回過神。

「媽!我。。。去轉轉!」凌楓甩下一句話,然後一把扯下腦袋上的陌刎,也不聽他那些憤怒的宣言,扭頭跑了。

唐韻怎麼可能不知道凌楓想幹嘛!

「小心點!讓他們逮到看你臉往哪放!」唐韻笑罵

「知道啦!」

··········

凌楓貓著身子將耳朵貼在書房的前窗上

依稀可以聽見書房裡兩人刻意壓低嗓音的談話。

「。。。。。。西大陸什麼意思?」歐陽重的聲音低沉的問道。

「現在還不得而知。不過看樣子,南大陸那邊最近幾年是有點不安分了!」

老爺子道

凌楓一驚,南大陸,那裡不是已經被魔族佔領了么?

「以大會的名義。。。。看來西大陸也為當初的果決有些抹不開面子啊!」老爺子有點好笑的道。

「哼。那就是群蠢豬,沒事了嫌我們麻煩,有事了又找上門來,臉皮可不是一般的厚!」

歐陽重的聲音多少顯得有些義憤填膺。

「那怎麼給聖上說?」歐陽重又問道

聖上?凌楓一驚,呼吸立刻變得不均勻起來。

這時,凌楓意識到自己暴露了。

歐陽重的聲音適時響起

「臭小子,給我進來!」 凌楓摸著腦袋尷尬的挪進了書房,面對眼前二人嚴肅的眼神,凌楓傻乎乎的笑了笑。

老爺子搖搖頭,拿起桌上的信件。

「知道你好奇,給,拿去好好看看,這件事你遲早會知道的!」

凌楓拿過信件,仔細的看了起來。

大致內容是,西大陸聯盟發現隱藏在西大陸的一些魔族探子最近蠢蠢欲動。聯盟猜測南大陸大概在近期會有不小的活動。為防止南大陸的魔族突然做出過於激進的舉動,聯盟希望能夠重啟東西大陸會談,以組成專門的應對部門。

在最後,西大陸還希望能夠雙方聯手,舉辦一次東、西大陸精英交流會,以此來穩固雙方關係,並期待能夠長遠發展。

而東大陸聯盟總部則將此信下發到各國,以徵求各國的意見和看法。

此信的署名是炎武公國當朝皇帝李羲。他在信中詢問了老爺子的看法。

凌楓抬起頭,將信還給老爺子,看著他。

「您怎麼想?」

老爺子手裡捏著信左折右折。

「西大陸這般作為,不過是覺得自己受到了南大陸的威脅,當年魔族撤退,不同於東大陸對魔族的強硬政策,西大陸對魔族的防範程度明顯不高,以至於到現在,西大陸魔族才如此泛濫。如今南大陸魔族蠢蠢欲動一起戰事,西大陸定是首當其衝。現在西大陸提出重新聯合,為的就是在自身受到攻擊時不至於沒有援手,他想把東大陸也拖下水。」

西大陸的做法不能說不好,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種做法傳出去名聲實在不好,但西大陸的人明顯管不上這些了,這正好說明了當前的局勢。

老爺子嘖嘖嘴,接著道

「唇亡齒寒,即使西大陸不把東大陸拖下水,東大陸也不見得能夠明哲保身。真正起了戰事,沒有人可以置身事外,想必西大陸也清楚的考慮到了這一點,東大陸。。。。。。沒得選!」

一旁的歐陽重出聲了

「那這個東西大陸精英交流會什麼用意?」

老爺子看了他一眼

「這個東西就好比兩個人談合作,有人選在會議室,也有人選在餐廳,有時候附帶的東西卻能夠直接影響到談判的結果,當然,也不是絕對的。我倒是覺得這是一個比較好的開頭」

歐陽重愣了愣,沒懂!但他還是點點頭。老爺子裝作沒看見,這段話其實是想說給凌楓聽得。這場東西大陸精英交流會,其實就是一場比賽,參賽者的年齡大概就是凌楓這個年齡段的。

「好了,你們兩個先出去吧!我也得給聖上回信了」

凌楓父子聽罷,聳聳肩扭頭離開。

走出書房,凌楓將門關上。

「你小子過來!」身後傳來歐陽重惡狠狠地聲音。

凌楓苦笑一聲,該來的還是來了!

凌楓慢騰騰的挪到歐陽重面前,然後咧嘴一笑

「老爸。。。」

歐陽重一個爆栗子。

「你活膩啦?銀背狼王的崽子都敢動,你哪來這麼大的膽子?」

「我。。。當時。。也是腦袋一熱,誰想到那群傢伙這麼賣命!」

凌楓一臉無辜的道。

「這麼點常識都沒的么?」

凌楓抬頭可憐巴巴的道

「也得有人教我啊!」

。。。。。。

這下歐陽重沒得說了,自己好像是忽略了點什麼。

「你們兩個!沒事別在我門前瞎吵吵」

老爺子不滿的聲音讓兩人落荒而逃,凌楓暫逃過一劫。

凌楓往自己的房間走,一路上想著的居然還是在無盡之森之外碰到的那個女子,喜歡?凌楓不確定,這樣的女子沒人會不動心,但喜歡好像還夠不上邊,只是單純的驚艷吧!

打開門,一個藍色的身影直接撲到了凌楓的臉上,陌刎。

「你這個傢伙居然敢甩我。。。。讓你甩。。。我。。。讓你甩。。」邊說,陌刎一邊使勁拽著凌楓的頭髮。

凌楓火了,眼睛被擋住了,慌亂中凌楓一把抓住了陌刎的脖子,提了起來。

「有完沒完了!甩你怎麼了?啊?有種你咬我啊!」

出奇的,陌刎居然安靜了下來,他看著凌楓,就這麼看著

。。。。。。。。。。

「看什麼?」凌楓問

陌刎突然咧嘴笑了,也不說話,只是看著凌楓的眼神讓凌楓感覺裡面透著巨大的陰謀。

凌楓一鬆手,陌刎輕巧的落在地上,抬頭看著凌楓。

「我覺得,該到我們訓練的時候了!」

「訓練?什。。。」

話還沒說完,凌楓眼前突然一黑,暈了過去。站在一旁的陌刎嘿嘿的笑著,然後一個閃光,不見了。

············

凌楓微微睜開雙眼,光線很刺眼,凌楓不得不微閉雙眼。

周圍一片白色,腳下有淡薄的霧慢慢的盪著。

「有人嗎?。。。」

聲音顯得很小,沒有回聲的增強作用,寂靜壓迫耳膜,感覺很悶。

「嘿!。。。。有沒有人?倒是說話啊!」

凌楓有點急了。

依舊寂靜,凌楓張開嘴,又要喊。

「唉唉唉。。。你喊什麼喊?」

聲音是從前方傳出的,凌楓眯起眼睛注視著。一個身影走了出來,這人凌楓很熟,陌刎?

「這不是陌刎么?」

凌楓說著,向陌刎走去。

「站住!」陌刎突然臉色變得十分嚴肅。

別說,凌楓還真被唬住了,但隨即就反應過來了,這個小傢伙敢這麼跟我說話,想著,手就伸了過去想要抓住陌刎。

「你居然敢。。。。哎呦。。。嘶」

陌刎手裡居然握著根細棍,剛才直接抽在了凌楓的右手上。

「我先警告你,這裡是陌刎空間,在你沒得到陌刎,也就是我的同意前,我就是這裡的老大,這裡的一切都要應我的要求所變,而你接下來的訓練,將會在這裡完成,在我的指導下,相信你一定能夠一飛衝天」陌刎齜著白花花的大牙。

凌楓無語的看著陌刎,這是**絲逆襲的節奏么?這傢伙前面一直被打壓,這會兒找到機會報仇了,自己的處境堪憂啊!

凌楓心一橫,不成,怎麼能被一個小屁孩威脅呢?

凌楓挺直身體深吸一口氣,向著陌刎發起衝擊。陌刎笑了,對,就是這樣,你不反抗,怎麼能顯示出我的能力呢?又怎麼能讓你服呢?嘿嘿嘿。。。。 陌刎帶著詭異的微笑慢慢升向半空,凌楓不由加快了腳步。

看自己離目標越來越近,凌楓不由的吶喊起來。

就在距離不過五個身位的時候,陌刎抬起右臂,食指和拇指揉捻。環繞陌刎而飛的念兵開始抖動,接著表面開始出現裂紋,一枚刃片沖著凌楓的臉就這麼飛了過來。

這一舉動嚇得凌楓綳起了全身的肌肉,堪堪向左避過了疾馳而來的刃片,整個人像是剛從水裡撈起來一樣,冷汗濕透全身,眼看著陌刎得意的表情,他愣是不敢再有所行動。這明顯是想要自己的小命。

陌刎一臉人畜無害的笑容,凌楓冷汗止不住的流。

「你有病啊!這東西能這麼玩么?」

凌楓說完,用衣袖擦擦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