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珊珊去食堂排隊打飯,而陳天則一個人坐在食堂的長椅上,面無表情的觀察著人來人往的學生,曾經何時陳天也是這些忙碌身影中的一個,但是此時他再看這些人感觸良多。

「你他媽瞎了是不是?走路不看路啊?」

就在這個時候,人群之中突然傳來一個尖銳的罵聲。

眾人聽到聲音紛紛扭頭看向了聲音發出來的位置。

「喂,你這個人會不會說話啊?我剛才也不是故意的,你說誰瞎呢?」緊跟著就是徐珊珊那充滿委屈的反駁聲。

陳天聽到徐珊珊的聲音無奈一笑,扭頭看向了徐珊珊的位置。

幾個穿著打扮時尚的青年站在徐珊珊的面前,而徐珊珊手中端著兩碗餛飩,其中一碗已經打翻了,混沌湯水灑了對面青年一身,青年表情心疼的擦拭著自己衣服上面的污漬。

陳天猶豫了一下邁著步子走到徐珊珊面前,輕聲問道:「怎麼回事?」

「這些人走路不看路,撞在我身上把我的混沌撞翻了,然後張嘴就罵人!」徐珊珊表情十分激動的沖著陳天解釋道。

「你放屁,明明是你自己往我身上撞的!」其中青年瞪著眼珠子喊了一聲,然後扭頭簡單的打量了一下陳天身上的衣服,眼神不屑,心中暗暗感嘆沒想到這樣的窮小子竟然能找一個這麼漂亮的女朋友,還真是艷福不淺!

「你在這裡喊什麼啊?不就是衣服髒了嗎?我花錢給你洗一下好了!」徐珊珊看見圍觀的人越來越多,不想繼續鬧下去,冷聲回了一句。

「洗一下?你都把我衣服弄成這樣了還怎麼洗啊?能洗乾淨嗎?」青年冷笑著回了一句。

「那你想怎麼樣?」

徐珊珊深吸了一口氣,秀眉一蹙,忍著怒氣道:「這樣吧,你這件衣服多少錢,我賠給你行了吧?」

「你知道不知道老子這件衣服是紀梵希限量款,你以為你有錢就能買得到嗎?真是搞笑,看你們兩個這個窮酸樣你能賠的起嗎?你可能連紀梵希是什麼都不知道吧?」青年語氣十分不屑的喊道。

「你怎麼這麼廢話,你就說多少錢!」徐珊珊十分不耐煩的問道道。

「……」青年眼神猥瑣的打量了徐珊珊一眼,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十萬塊錢,一分不能少!」

「一件衣服你竟然要十萬塊錢?你是不是瘋了?」徐珊珊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表情不可思議。

「呵呵,我就知道你們賠不起,賠不起也沒有關係,你今天晚上跟我睡一覺這件事就算過去了,要不然十萬塊錢一分都不少!」青年冷笑著回了一句。

徐珊珊聽到對方如此赤裸直接的污言穢語,直接愣在了原地,俏臉羞紅表情異常尷尬,忍不住扭頭看了一眼自己身旁的陳天,不管怎麼樣,徐珊珊都是一個女生,在有的時候她也需要得到一個男人的保護。

陳天上前一步,看著跟徐珊珊發生矛盾的青年面無表情的說道:「錢一分都沒有,如果你現在給她道歉,然後滾開,我可以不打你!」

「你他媽算個什麼……」

青年聽到陳天的話之後,張嘴就要罵人。

「啪!」

一聲巨響。

陳天眼睛都不眨一下,反手便是一個嘴巴扇了出去,異常兇狠的抽在了青年的臉上。

青年的身體瞬間便倒飛了出去,最後狠狠的砸在了食堂的桌子上面。

食堂裡面的學生全部都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無比震驚,因為誰都不曾想到看似瘦瘦弱弱斯斯文文的陳天竟然會這麼不講道理,上去就是一嘴巴。

彷彿一瞬間整個食堂都安靜了下來。

「真的是太帥了!」

徐珊珊此時也有一種震驚的目光看著陳天,因為她沒有想到看上去人畜無害的陳天竟然也會有如此暴力的一面,根本就是一點道理都不講。

青年躺在地上身體抽搐了兩下,然後直接昏迷了過去。

青年身邊的同伴此時也全都用一種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陳天。

「你……你知道不知道他是誰?你完了,你竟然連凱哥都敢打,有能耐你別走,你在這等著吧,你會後悔的!」其中一個青年瞪著眼珠子喊了一聲,然後直接轉身跑到了青年的身邊。

「凱哥,你沒事吧?」

「凱哥……」

「快點把凱哥抬走!」

剎那間,整個食堂都亂成了一鍋粥,所有人都把注意力放在了那個被打的青年身上。

陳天扭頭看了徐珊珊一眼,輕聲說道:「下次碰到這種人,讓他閉嘴的最好的方法就是一巴掌扇飛他!」

「……」徐珊珊呆愣楞的看著陳天,不會知道應該說些什麼才好,此時她只感覺陳天剛才扇的那一巴掌實在是太帥了。

「混沌灑了,從新買一份吧!」

陳天說完這話彷彿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安靜的坐在了椅子上面。

「陳天,我聽他們說那個人好像有點背景,要不然咱們兩個還是先離開這裡吧?」徐珊珊猶豫了一下輕聲沖著陳天說道。

「早飯還沒有吃為什麼要走?」陳天淡笑著問道。

「可是……」

「去打飯吧!」陳天語氣淡然的打斷了徐珊珊的話。

徐珊珊猶豫了一下,轉身奔著打飯的位置走去。

就在這個時候,龔正丁天宇張文三個人從人群中跑了出來。

「陳天,剛才是你把錢小凱給打了?」龔正表情十分震驚的沖著陳天問道。

「誰是錢小凱?」陳天面無表情的反問道。

「就是剛才被抬出去那個啊!」龔正無奈喊了一聲。

「啊,是我打的!」陳天輕輕點頭。

「我的天,你是不是瘋了?你知道不知道那個錢小凱是什麼人啊?他是咱們高二散打社團的,而且還是散打社團團長錢旭的親表弟,你把錢小凱給打了,錢旭肯定不會放過你的!」龔正大喊了一聲,然後拽著陳天就要往食堂外面走。

「你拽我幹什麼?」陳天坐在原地皺著眉頭沖著龔正問道。

「什麼拽你幹什麼?錢旭要是知道錢小凱挨打了,肯定會過來報仇的,你快點跟我走,我跟你說那個錢旭散打特別厲害,在咱們市拿過好幾個大獎呢,他容易打死你,你知道不知道?」龔正表情焦急的沖著陳天喊道。

「那就讓他過來找我好了!」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

「陳天你還是先躲一下?」丁天宇輕聲勸道。

「我能躲得了一時,能躲得了一輩子嗎?你要知道,該面對的東西早晚都要面對的,躲是躲不掉的!」陳天坐在椅子上面,語氣隨意。 想到自己來鬼域的目的,風玫不由勾起了唇角。

此行若是順利,她的任務很快就能完成。若是不順……到時候再說。

見紅娘子因為她的話還沉浸在安雅茹是人是鬼的糾結中,忍不住笑了:「你這麼在乎她是人是鬼幹什麼?」

紅娘子抬頭,一臉無辜:「大佬,不是你在乎嗎?」因為大佬在乎她才在乎啊,雖然她並不知道大佬為什麼在乎。

風玫嘴角一抽,這話沒毛病,她確實挺在乎的。只是現在,她們在這裡糾結也糾結不出個結果來啊。

果斷閉嘴,風玫直接進入鬼域。

紅娘子有些納悶的眨眼,不明白大佬怎麼突然就不理她了,剛剛明明還很好說話的模樣啊。不過想到這一路行來風玫的態度,紅娘子又淡定地跟上去。

鬼域是一個荒廢已久的城中村,目前正處於被開發的狀態。她們進去的時候,施工已經停止,有警察在一處工地上拉起了警戒線,據說這裡昨日出了命案。

鬼域出現命案什麼的,再正常不過。這片區域從另一層意義上來說,就是屬於鬼魂的,人類想來佔據,又豈能討了好果子吃去?

只是讓風玫疑惑的是,她與紅娘子將整個鬼域逛了個遍,竟然一個鬼影都沒看到!

「你確定這是鬼域?」一隻鬼都沒有的地方也稱得上鬼域?開什麼國際玩笑!

紅娘子也是一臉懵逼,她環顧四周:「就是,這裡啊,我上次來的時候明明就有很多鬼的。」

「你上次來是什麼時候?」小說娃小說網

「大概幾百年前吧,具體我也記不清了。」

風玫謹以「呵呵」兩字來表達自己此時的心情。

「大佬,這裡真的是鬼域,我沒有騙你。」紅娘子有些委屈,她也不知道這裡怎麼會變成這樣,但是這裡真的就是鬼域啊。

風玫當然知道這裡就是鬼域,不論其他,就這空氣中爭先恐後地往她體內鑽的陰氣就能說明一切。但是就算她沒來過鬼域,也知道現在這樣一隻鬼都沒有絕對不正常。

別說現在是白天,對於鬼域里的鬼來說,這裡是沒有白天與黑夜之分的,濃郁到極致的陰氣是這裡的眾鬼最好的保護傘。

「我知道了!」紅娘子突然拔高了聲音,風玫朝她看去,只聽她道,「一定是她們察覺到大佬來了,所以都藏起來了。」

風玫嘴角一抽,繼續呵呵噠。她可真有能耐,竟然把一整個鬼域的鬼都給嚇跑了,她是不是該自得一下。

有些無聊地撇了撇嘴,風玫懶得理會她的犯蠢,開始哀嘆自己接下來的時光該怎麼打發。

原本想著鬼域是眾鬼集聚地,怎麼也有什麼好玩的呢,可是理想是豐滿的,奈何現實太骨感。

這個世界真的好無聊啊!

以前的世界中,她無聊了還可以找人干架,可是這個世界——

男女主的戰鬥力太渣,她看不上。一個覺得還行的反派BOSS,卻有要殺她的意圖,惹不得啊惹不得。

至於其他的……風玫眸子一轉,目光落在了紅娘子的身上。 「可是……」

就在這個時候,徐珊珊端著兩碗熱氣騰騰的混沌走到了陳天的面前,一碗遞到了陳天的面前,一碗放在了自己的面前。

陳天扭頭看了龔正一眼,輕聲問道:「你們三個吃飯了嗎?要不要一塊吃點?」

「大哥,這都什麼時候了,你竟然還有心情吃飯,我不是江州本地人我都知道咱們學校有個散打社團,裡面的人都非常的厲害!」丁天宇此時也非常著急的沖著陳天喊道。

「厲害又能怎麼樣?」

陳天淡淡一笑,然後低頭開始吃起了混沌。

「這件事是因我而起,一會那個錢旭要是過來了,我就說是我打的,我倒要看看這個錢旭能把我一個女孩子怎麼樣!」徐珊珊撇著小嘴回了一句,然後也開始吃起了混沌。

龔正丁天宇張文三人看著陳天徐珊珊兩人,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才好,只能表情無奈的坐在原地等待著錢旭的到來。

幾分鐘之後,食堂門口處突然傳來了一陣躁動。

三四個人身材健碩的青年走進了食堂,走在最前面的那個身穿黑色跨欄背心,皮膚黝黑的青年就是錢小凱的表哥,也是江州大學散打社團的團長,據說在江州拿過好幾個青年組的散打冠軍,將來在散打方面的成就簡直不可限量。

「完了,錢旭來了!」

龔正看見食堂入口處的幾個青年,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表情十分緊張。

徐珊珊也扭頭偷偷看了一眼錢旭的位置。

「旭哥,就是那個小子打的凱哥!」之前威脅陳天的那個青年看見陳天正在悠然吃早飯之後瞪著眼珠子喊了一聲。

「這屆新生還真是好大的譜子啊,把小凱打成那個樣子竟然還能這麼淡定的坐在那裡吃早飯,這份心境我倒是有些佩服!」錢旭身邊一個個子很高長相斯文身穿籃球服的青年笑呵呵的說道。

此人叫康寧,是錢旭所在的散打社團副團長,而且還是大二金融系學生會主席,在江州大學頗具威望。

「去會一會這個大一的新生!」錢旭面無表情的回了一句。

「我聽說這小子一巴掌就把小凱給扇飛了,應該有點本事,一會你說話的時候注意一下方式,如果聊的不錯可以把他招攬到咱們散打社,咱們散打社現在正是缺人的時候!」康寧面無表情的沖著錢旭說道。

「放心吧,我知道這小子有點底子,要不然也不可能一巴掌把一個大活人扇飛,而且小凱那孩子說話一直不走大腦,肯定是說什麼得罪了人家!」錢旭輕輕點頭。

就在錢旭康寧兩人說話的時候,食堂的學生大部分都圍在了陳天等人的身邊,因為他們知道陳天把錢小凱給打了,錢旭肯定不會善罷甘休,這些學生都是在等著看熱鬧。

錢旭邁著步子走到了陳天的面前,簡單打量了陳天兩眼,發現陳天竟然根本沒有抬頭看自己的意思,一直都在低頭吃著混沌。

而龔正丁天宇張文三人坐在陳天身邊,如坐針氈,臉上的表情十分緊張,因為他們知道散打社的兩大高手,錢旭康寧都過來了,這足以證明錢小凱在散打社的地位。

錢旭看見陳天把自己無視之後不僅沒有生氣,反而直接坐在了陳天的面前,然後笑呵呵的沖著陳天說道:「你小子挺厲害啊,竟然連我們散打社的人都敢打,你知道不知道……」

「誰讓你坐下的?」

陳天緩緩抬頭打斷了錢旭的話。

「你……你說什麼?」錢旭臉上的笑容瞬間僵硬,目光冰冷的沖著陳天問道。

「我說是誰讓你坐在我對面的?」

陳天面無表情的重複了一句。

錢旭康寧以及在場的所有人聽到陳天這句話全部都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異常震驚。

剛才錢旭能夠如此心平氣和的跟陳天說話其實已經有些讓人感覺出乎意料了,但是陳天這句話就更讓眾人震驚了。

一個大一新生竟然用這種口氣跟大三的學長如此說話已經非常不可思議了。

而且此時坐在陳天面前這位大三學長還不是別人,正是江州大學鼎鼎有名的散打冠軍錢旭!

「陳天,你說什麼呢啊?這是咱們學校的錢學長!」龔正坐在一旁滿臉冷汗,表情十分崩潰的喊道。

「我不認識他!」

陳天淡淡回了龔正一句。

「呵呵,好,很好!」錢旭看著陳天冷笑了一聲。

「我現在給你一個代替錢小凱道歉的機會!」陳天放下手中的筷子,看著錢旭說道。

「你他媽找死!」

錢旭身邊的青年大喊了一聲。

陳天扭頭看向青年,眼神平靜。

「我本來看在你是我學弟的份上,不想跟你過分計較這件事,畢竟小凱是個什麼性格我非常清楚,但是既然你如此瞧不起我們散打社,那我也不介意好好的教訓教訓你,讓你明白江州大學這個地方雖然不大,但也不是你想怎麼樣就能怎麼樣的!」錢旭冷聲沖著陳天喊道。

「你想怎麼教訓我?」

陳天歪著腦袋看著錢旭,表情一如既往的平靜。

「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