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繼續行走。

突然間。

又是一個小弟突然倒下!

此刻,眾人的心情緊張到了極點!

「媽的,那幽靈又來了!」艾克大怒。

他端著手中的重型武器,往前方樹林裡面掃射進去!

但是,卻沒有射中任何人。

此時,又有一個小弟倒下!

羅賓遜看著前方的樹林,突然間叫道:「那有個黑衣人!」

現場的強者都被這些神出鬼沒的黑衣人折磨得夠嗆。

當他們看見前面有黑衣人出現的時候,馬上衝過去!

可是等到他們衝過去的時候,黑衣人早就消失了。

「那確實是個人,不是邪靈,大家可以放心了。」艾克笑道。

不少成員都笑了。

既然不是邪靈,那麼他們自然就不用畏懼了。

「他媽的,搞了半天,竟然是有人在裝神弄鬼!」

「想嚇死我們,那可沒那麼簡單!」

「呵呵,有種就出來!」

現場二十幾個大漢咆哮起來。

有些人甚至武器在四處掃射。

但是黑衣人並沒有出來。

倒是馬三,馬雲龍,李欣茹嚇得臉色慘白。

他們站在陳天選的身後,瑟瑟發抖。

「這些人太兇殘了。」馬三低聲說道。

「別說話。」陳天選說道。

現在這個時候,要是說太多的話,很容易惹來關注。

倘若是這樣的話,那就危險了。

在密/林之中,陳天選很難保護馬三等人全身而退。

畢竟這裡時不時有黑衣人出來騷擾,那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 「打暈?」

聞言,陳天龍先是一怔,接著心頭懸著的大石也放下了。

陳天龍本以為皇甫正楷這些人既然綁架了紀秋水母女,那麼所有保護他們母女的人恐怕都被暗中殺害了。

除了龍組的人之外,冢虎恐怕也被殺了。

冢虎是龍魂軍團十三太保之一,是陳天龍最好的兄弟之一,若是冢虎因紀秋水和陳妞妞而死,陳天龍會自責愧疚一輩子的。

好在,皇甫正楷等人應該知道守護紀秋水母女的是龍家人。

皇甫正楷再囂張跋扈,也不敢和龍家人作對,所以就只是打暈了保護紀秋水娘倆的人而已。

這就說明,冢虎還活著。

「龍小姐,我們皇甫家族和龍家井水不犯河水,你驟然插手此事,恐怕有些不太妥當吧?」

這時,手持鐵扇的黃長老已眯起眼睛,冷冷地說道。

龍不染回過頭,看向黃長老,冷冷地道:「我不妥當,還是閣下不妥當?」

「陳天龍是龍魂軍團首領,是撤僑英雄,更是龍組成員!」

「我龍家是做什麼的,恐怕不用多說吧?」

「你們敢在帝都鳳凰山,在天子腳下殺陳天龍一家,可是欺我龍家無人啊!」

最後一聲嬌喝,氣勢十足,霸道無匹,駭得黃長老忍不住縮了縮脖子。

龍不染可是大圓滿境界中的頂峰強者,就算以一敵二,也能輕易殺掉他們。

而且,皇甫家族絕不可能為了他們向龍家宣戰,讓龍家償命,所以他們就算被殺,也只能白死。

黃長老是個聰明人,自然縮起腦袋,不再和龍不染頂嘴。

紅袍老人雖然脾氣火爆,此刻卻也收斂起了那份「火爆」。

風長老瞥了一眼神色慌亂的皇甫正楷,沖著龍不染拱了拱手,道:「既然閣下是龍家人,那我們便給龍家一個面子,放過陳天龍和他的家人。但皇甫正楷乃是我們皇甫家族的大少爺,還請龍小姐高抬貴手,放他一條生路,這樣我們回去也好向家主交差,秉明此事,告訴家主,我們皇甫家族欠龍家一個人情,倘若不能把大少爺帶走……」

風長老沒有繼續說下去,但威脅之意卻足得很。

龍不染沒有說話,但卻緩緩讓了開來。

風長老大喜過望,道:「多謝龍小姐成全!」

說著,風長老便要上前,將皇甫正楷帶走。

「砰!」

只是風長老剛過來,便被龍不染一腳踢了回去。

風長老面色一變,道:「龍小姐這是什麼意思?」

龍不染淡淡地道:「沒什麼意思,我不殺皇甫正楷,但沒說陳天龍也不殺。」

「龍不染!」

風長老勃然大怒道:「你們龍家是要和皇甫家族決裂嗎!」

龍不染挑眉道:「我又沒有殺皇甫正楷,這件事情和龍家有什麼關係?」

「只准你們皇甫家族的人殺陳天龍,便不準陳天龍殺回去?」

「天下間哪有這樣的道理?」

「既然是在帝都,在我的眼皮子底下,那我就不允許這種不公出現。」

「我不動,你們也不準動。」

「殺不殺皇甫正楷,那是陳天龍的事情,和我們三個都沒有關係,懂嗎?」

此言一出,風長老和黃長老面色微微一變。

龍不染的做法,不僅明面上公正,而且還讓皇甫家族沒法兒把氣發泄到龍家頭上。

龍家什麼時候出了這麼一個妖孽般的女人?

可既然龍不染不准他們動,他們就不能動。

因為他們確確實實不是龍不染的對手,龍不染想要殺他們,易如反掌。

他們想要救皇甫正楷,就只能把希望放在陳天龍身上。

現在,他們只希望,陳天龍能夠對皇甫家族心生畏懼,刺不下這一劍!

「小子!你既然知道皇甫家族的厲害,就最好把皇甫正楷給我放了!」

「就算今天龍不染保了你,難道她還能保你一輩子?你總有落單的時候吧?只要殺了皇甫正楷,我保證天涯海角,你都要為皇甫正楷償命!」

「得罪皇甫家族的下場你最好想清楚,天下間可沒有能後悔的葯!」

皇甫正楷也瞪著眼睛,大喊大叫著:「陳天龍……我可是皇甫家族的大少爺!你要是敢殺我,我保證你會被碎屍萬段,九族盡滅!」

呼!

聽到「九族盡滅」的剎那,陳天龍的眼中,猛然爆發出一股濃濃的殺意來!

…… 周雨薇看不下去,直接走上前,搬起石頭單獨放一旁,

「您看吧,需要翻面說聲,別指望陳智輝的細胳膊瘦腿的,他哪兒有勁。」

柳師傅的眼裏只是玉石,也不管誰幫忙又撲過去仔細看,嘴裏嘟囔,

「好好,太好,這麼大塊就算出一半也能雕個大的擺件,這下我的手藝可有用武之地的。」

「快搬出去,我們去解石,看看到底多大。」

周雨薇看到幾個保安裝好一套機器,估計就是解石用,一彎腰,抱起石頭走出庫房,放到解石機上。

「我把石頭給您放這裏,怎麼做您自己來。」

從周雨薇開始搬石頭,在到把原石搬出去,

陳智輝就張大嘴發獃,被她的大力氣驚呆了,看到石頭被她輕飄飄放到解石機上,陳智輝跟着柳師傅跑到院裏。

他走到周雨薇身邊,「雨薇,你牛,一百多斤,搬起就走,比我厲害。」

周雨薇白了他一眼,「切,你才知道啊。」

柳師傅已經在原石上畫好切割的白線,招呼人解石,他才沒閑心,安慰陳三的小心肝,不過那小姑娘力氣着實不小。

院裏想起刺耳的解石聲音,把總經理陳明輝都吸引過來了,聽秘書說,庫房正在解石,他還奇怪,最近公司沒有進原石,才過來看看。

見到周雨薇也在,跟她點點頭,沒說話,噪音太大,說了也聽不見。

這時候機器停下了,柳師傅上前,提起一桶水潑上去,衝去粉末,「天啊,上上等,哈哈哈,快快這邊,繼續。」

等這塊石頭全部解開,就連陳明輝都吃驚,好大一塊羊脂白玉,能做很多大個擺件,成品會價值連城,就算原石都值上億,玉石哪裏來的?

「大哥,我們發財,哈哈,雨薇送來一批玉石,你快進來看看,。」陳智輝笑的露出大牙,把大哥拉近庫房裏。

陳明輝看到那些原石也是一驚,聽說是周雨薇送來,便明白了。

「陳大哥,這些玉石,就算籌建研究所的資金,現金我可沒有。」

陳明輝點點頭,「這個沒問題,我們會給你,最高的原石採購價,絕對不會讓你吃虧。」

「嗯,只要夠建研究所的就成,以後我每月都會送來一批,我剛才還跟智輝說,怕原石多了,會使市場價格滑落。」

「暫時沒關係,我們也會慢慢投放進市場,幾年內絕對沒問題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