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縷天道之贈那當真是索命之刀劈了下來,難承其重!

「都說好人有好報,這鬼好不容易做個好事,居然還得遭惡報?這鬼也當得太沒勁了!不如死了乾脆!」

陳小天被這股天道之贈壓得動彈不得,只得眼睜睜地看著一縷極淡卻又極凶的浩然之氣當頭罩來,絕望地吼出不甘憤怒的話。

就在這股浩然之氣即將臨頭,陳小天甚至都能感覺到魂體眉心開始恍惚消散,就在這瞬間,倏然,自進入陳小天眉心深處從未動彈過的奈河玉心陡然綻開一點靈光,彷彿張大的嘴一般一口就將這縷天道饋贈給吞了進去。

「啊?」

陳小天眨了眨眼。

這……就沒了?奈何玉心居然還能吞掉浩然之氣?

是了,當踏足正陽鬼體之時,奈河玉心自蘊的魂氣也會變為正心魂氣,按理來說,奈何玉心沒道理進化,唯一的可能就是這玩意本身就有正心魂氣,只是我現在還沒修到正陽鬼體,所以無法使用罷了!

陳小天猛地從床上翻身而起,劫後餘生的喜悅這才後知後覺地湧上,忍不住哈哈大笑。

「就是嘛,如果做好事沒好報,那這老天也太不長眼了!」

當天夜裡,痛定思痛的陳小天正守著溫泉眼修鍊,倏然間,心有所感,不禁睜開雙眼,一臉詭異地看著一縷不知從何而來的淡淡煙氣緩緩匯入體內。

這東西哪來的?

陳小天大惑不解。

當這縷煙氣融入命魂位的那瞬間,他恍惚間看到了祝老爹正對著自己拜了兩拜,抬手插上三根香火。

這……就是祭祀香火么?

隨後,陳小天就吃了一驚。

這縷香火融入命魂位后不過在漩渦中轉了兩轉就直接化為一縷少陽氣!

這!一根香火竟然就抵得上我一個晚上修行的四分之一成果?

竟然有如此恐怖的效能?

陳小天摸著下巴認真思考。

那我是不是可以多做些好人好事,多積些因果,如果有十個人……啊不,只要有五個人能給我上上香,那我成就少陽體指日可待啊!

反正天道之贈可以由奈河玉心吸收!

當然,陳小天是想差了。

他這次解了一樁冤案,這是一份連天道都承認的因果,再加上陳小天貌似施恩不圖報,實際上是逃之夭夭,但終究是沒得承惠,所以,那股因果就順著這支誠心正意的香火來到陳小天體內。

若是普通的好人好事,那可就沒這麼大的因果了。

是了,今天好像是那位祝家姐姐頭七的日子,我琢磨著,是不是應該去送上一程?畢竟這是我變成鬼后遇到的第一個鬼,她的爹爹也算給了我一份好處,於情於理,都該去上一趟。 「石兄你是不是有什麼地方不舒服啊!」天機紫雲緊張的問道。

「是啊!有沒有什麼地方感覺到異常的」柳翠忙上前問道「你還記得我第一次跟你說的話嗎?」

「說,快說。」

「額」石蠻本就剛回過神來,哪經得起這個架勢,頓時僵住了。

「哈哈,我也忘了。看來你是真的無疑了。」柳翠見石蠻呆萌的樣子頓時樂了起來「對了,你剛剛再搗鼓什麼,手裏為什麼拿着骷髏頭。」

柳翠說道最後,一臉嫌棄的看着石蠻里的骷髏頭。

「啊!」石蠻下意識的就要扔掉,但在脫手的瞬間神色猛的一變,立馬止住。

石蠻望着手裏的骷髏頭,內心如海浪般波濤起伏,真的有種恍然隔世的感覺。

又抬頭看着石壁,一臉心思的走到石壁旁,望着石壁陣陣出神。

「你…」柳翠間石蠻沒理他,正欲吼道,卻被天機紫雲阻止了。

天機紫雲搖了搖頭,默默的跟在石蠻後面,也是觀察著石壁。

石壁上有着無數的印痕,應該是以前佈置的陣紋,但由於時間久遠而淡化了,有些地方甚至已經風化,留下一個個坑坑窪窪。

「陣紋明顯已年久失效,那剛剛的金光又來源何處了。」天機紫雲感覺有什麼地方被她疏漏了,心裏不由疑問想着。

但又不好當面詢問,只好作罷,陌陌的等著石蠻。

石蠻望着石壁,心裏也是充滿疑問,之前的陣紋到底是幻覺,還是被他破了之後變成這樣的。

那麼那個神秘通道?

遺骸是他從通道里取來的,如今頭部在他手裏,那麼通道是否為真?

石蠻想着便仔細勘查起石壁,石壁跟他記憶中有所區別,紋絡消失了大半,想要尋找源頭並不是很容易。

但石蠻並沒有放棄,還是憑着記憶一點的探尋着紋絡的走向,最後花了兩個時辰,終於讓他找到了石門本該的位置。

前提是石門是真的存在,對此,石蠻也不能保證,但他還是想驗證下心中的想法。

石蠻來到本該是石門的位置,收起骷髏頭,雙手猛的一推石壁。

哄的一聲悶響,石蠻臉漲的通紅,但石壁巋然不動。

柳翠「…」

天機紫雲「…」

石壁「…」

石蠻也是尷尬無比,但並未放棄,臉上通紅無比,也不知是因為用力還是因為不好意思。

「給我開。」

石蠻神色猛的變得認真,右手上金光閃動,骨骼上的氣旋瞬間湧出恐怖的力量柳遍全身,雙手猛的一推石壁,同時怒吼道。

柳翠忍不住了,望了眼天機紫雲沒有說話,但指了指石蠻比劃着。

這是她們之間的手語。

意思是「小姐,石兄不會被金光照傻了吧!怎麼跟石壁較勁啊!」

「要不要阻止他。」柳翠比劃了一通見小姐不理她,又比劃了下「都瘋了。」

便安靜的呆在一旁。

天機紫雲其實也是充滿疑惑,但她認為石兄並不是那種荒誕的人,做什麼傻不拉幾的事。

比之石蠻在做什麼,她對石蠻手臂上爆發的金光更感興趣,其爆發的力量竟讓她心生忌憚。

石蠻掙扎了一會,弄的滿頭大汗都是拿石壁沒辦法,只得停下歇一會。

望着陷入石壁的手印,石蠻十分不解,按照記憶中,門如果是這個位置,就算打不開,也不應該毫無反應。

石蠻抓耳撓腮,最後將視線移向天機紫雲,雙眼頓時冒出精光。

也不管身旁掐腰的柳翠,對着天機紫雲討好的說道「紫雲姑娘,能不能請你幫個忙。」

「不可以。」柳翠見狀,立馬猜出了這混蛋在想什麼,直接吼道「雖不知道你在幹什麼,但你要是不說清楚,我絕對不讓小姐跟你做傻事。」

石蠻看了眼正專心撥弄著沙盤的天機紫雲,知道他自己是有點強人所難,但要他說出原因又不可能。

總不能說他回到了過去又回來了,這邊有道石門吧!

那柳翠估計直接把他當成傻子了,雖然現在他所作所為有點讓人誤解,但至少說的過去。

「不好意思,是我唐突了。」石蠻想了想知道自己太想要證明心中猜想,而有點冒失了,立即改口道。

「石兄你是怎麼知道這有道石門的」就在石蠻轉身繼續『干傻事』時,身後天機紫雲突然說道。

石蠻和柳翠聞言皆是詫異的望着天機紫雲

「小姐,你是認真的嗎?」柳翠疑惑道。

天機紫雲解釋地「剛剛我使用晶沙對着石壁探查了一番,發現石兄推的方位其實裏面另有乾坤,雖不知石兄你是怎麼知道的,但確實是一個石門。」

有了天機紫雲解釋,柳翠這才放過石蠻。

「那就開始吧!」石蠻說道,心裏鬆了口氣,還好紫雲姑娘沒有追問,不然他還真不好解釋。

石蠻說完率先垂範,右手上再次金光閃閃,氣旋盡數施展,蹲了個馬步,雙掌猛的推向石壁。

天機紫雲也沒閑着,對着沙盤打出數個紫色指訣,晶沙頓時飛射而出,再虛空形成兩個巨大的手掌。

在天機紫雲的牽引下,帶着強烈勁風的落向石壁。

「最好別騙我。」

柳翠心裏遲疑,但手上動作一點不慢,嬌呵一聲取出一道白領,螺旋狀打向石壁。

「哄」隆一聲,三個不同的手段同時落在石壁上。

就聽一聲吱呀摩擦聲,石蠻雙掌中間碎石脫落,裂出一道細縫。

三人見狀又是對着石壁夢的一用力,針細般的裂縫立馬變大,最後露出了一道一人寬的縫隙。

「咳咳。」石蠻拍著身上的灰塵,就他最傻用蠻力。

如果他踏進引氣境界,也就不會如此窘迫了,雖然艷羨兩位女子的手段,但石蠻很快便被石門引開了注意。

「走吧!」石蠻說聲,便迫不及待的取出光球,走了進去。

「還真的另有玄機哎!」柳翠看着縫隙,詫異的說着,立馬跟這天機紫雲踏入了石門。

而就在石蠻三人走後不久,在不遠處的一塊巨石後面走出兩人。

一個黑衣老者,一個白衣少年,少年內心有着一道雨滴和一卷旋風印記,正是吳雨和衛昌。

「這兩人就是和那賊子的一道的嗎?」吳雨望着石門,淡然問道。

「應該是,屬下也為見過這兩位女子。」衛昌不敢欺瞞,直接說道。

吳雨聞言微微點頭,又是開口問道「你說那道金光怎會莫名的出現了,我怎麼感覺漏了什麼東西,你有這樣的感覺嗎?」

「額,屬下愚鈍,沒看出有什麼玄機,我倒是覺得那兩位女子有點不好對付,就怕我們找那賊子的麻煩會受阻撓。」衛昌眉頭微皺的說道。

「不管她是誰,膽敢跟我作對的,不介意讓她們變成紅粉骷髏。」吳雨神色微冷的說道。

身上的寒意頓時爆發出來,隨後又快速退去,語氣一收又淡然說道「拿着,屏蔽氣息的。」

吳雨說着甩向衛昌一道黑紫階符籙,同時將一張貼在身上。

符籙上黑芒一閃,吳雨的身形頓時變的虛淡,幾乎難以擦覺,而且感受不到任何的氣息波動。

如一陣風般閃進了石門裏,讓的衛昌詫異不已同時,也是毫不猶豫的將符籙貼在身上,化作一道黑光追向石蠻的人。

「你是不是來過這?」無聊的柳翠,突然對着石蠻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