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了翻手裏的病例夾,陳院長從裏面取出一份資料,“旭堯,這是那個白血病孩子的資料,你先了解一下。”

“嗯。”

夏海星?!

監護人夏海芋?!

哈,有趣了!

唐旭堯勾起薄脣,笑容裏透着邪氣,腦海裏浮出那張時而像小惡魔一般狡猾,時而又有點像大笨牛一樣倔強的小臉。

夏海芋,你會怎麼來求我呢?!

我很期待啊! 總裁上司強制愛 有喜有憂

整整一天夏海芋都在心神不寧,站在街頭髮廣告的時候,她總是狐疑地回頭看,總有自己像是被人盯上似的錯覺。

早上她把玫瑰花砸在唐旭堯臉上,然後他就開車直奔醫院的方向,後來就杳無消息了,搞得跟住院了一樣,可一束花的殺傷力沒那麼大吧?!而且他要是真重傷了的話,依照他那種霸道性格恐怕也早就派人來緝拿她了,怎麼可能還讓她逍遙法外?!

有古怪!

最後夏海芋得出這麼三個字,但至於是什麼古怪就不得而知了。

手錶的時間指向17點,呼呼,終於下班了!

夏海芋的嘴角彎了起來,真好,做完這份工作,明天就可以去看海星了!

摸了摸口袋裏新增的50元,心情更好了!

中午的時候她自告奮勇地去幫街道對面的一棟大廈裏的白領們買飯、買水、買各種零食,雖然差點跑斷腿,但賺了這麼多錢也值了!

這下,她攢足一千塊了,可以給海星買生日禮物了!

摸摸錢包,夏海芋心情雀躍地下了班,直接衝向玩具店,變形金剛,我來了!

“小姐,又來看這個大黃蜂啊!”玩具店的老闆已經認識夏海芋了,她最少來過三次了。

夏海芋笑眯了眼,“這次不只是看看而已,我存夠錢了,可以把它買回家嘍!”

燦爛的笑容讓周旁的客人都差點看傻了眼。

這個女孩雖然不是傾國傾城,可卻美得靈動,美得真實。

“寶貝,我想你了,快接電話!”口袋裏的手機忽然唱起了歌,夏海芋立即眼前一亮,這是海星的專屬彩鈴!

“喂,海星!”

“姐姐……”電話那端傳來小男孩略顯虛弱的聲音,但聲音裏卻透着前所未有的喜悅,“姐姐,告訴你一個好消息,陳院長剛剛告訴我說有個大哥哥願意捐骨髓給我!”

“真的?!”夏海芋欣喜若狂,天啊,海星有救了!太棒了!

夏海芋開心得差點跳起來,低頭狠狠地親了一口剛買來的大黃蜂,變形金剛真不愧是神奇的東西,奇蹟真的出現了!

“海星,姐姐明天去看你,你乖哦,要儘量多吃一點東西,我聽說接受骨髓移植的話會很辛苦,你要先養足體力,知道嗎?”

“知道了,姐姐,你也要好好吃飯,不要總想着買禮物給我,我不想姐姐太辛苦。”

夏海芋笑彎了眉,爲了海星,她什麼苦都可以吃!

通話中,又一個電話打了進來,“喂,陳院長……嗯,剛剛海星告訴我了……什麼?!那人又不想捐了?!” 自動上門

“陳院長,怎麼會這樣,他怎麼又反悔了呢?!”

“夏小姐,真對不起,唐少爺脾氣就這樣……”

唐少爺?!

聽到這三個字後,夏海芋的臉上一陣錯愕。

握着機身的手心裏泛起一陣潮溼,“陳院長,您說的唐少爺是指……唐旭堯嗎?!”

“當然了,T市哪裏還有第二個唐少爺。”陳院長的語氣也有些無奈,不懂爲什麼旭堯非要他打這個電話撒謊,下午他明明都做了抽血檢查了,還騙人家說什麼反悔了。

夏海芋懵了,希望落空的感覺讓她的腦袋一時間有點亂,但有一句話她卻還是記得清清楚楚。

“夏海芋,你等着瞧,總有一天你會求着我的!”

想不到這一天這麼快就來了,而且還是以這樣一種方式。

夏海芋握了握拳,冷汗涔涔,用力地吞了吞口水。

完了,她把他得罪成那樣,他一定不會簡單放過她!

那個男人自尊心那麼高,一定十分記恨她給他的恥辱,天知道他會怎麼報復她!

低頭看了看手裏的大黃蜂,夏海芋仰天長嘆——天啊,你爲什麼要這麼整我?!

唐家大宅外,一個小小的身影鬼鬼祟祟,頭上戴着鴨舌帽,手上還拿着一個望遠鏡。

夏海芋四處觀望,發現周圍沒人,便大着膽子湊得更近了一些。

一眼望不到頭的庭院,氣派得嚇人的兩層別墅,處處彰顯着金碧輝煌。

還真是有錢!

夏海芋冷哼了一聲,腦海裏浮現出那張雖然英俊卻十分可惡的臉,表情更猙獰了。

她可以拒絕他的錢,但是她不能不要他的骨髓,萬分之一的概率,只有他能救海星了!

夏海芋,勇敢點,去求他吧,大丈夫能屈能伸,你也可以的!

他就是王子病病入膏肓,只要你肯低頭,他一定肯答應的!

如果他小心眼記恨之前你打他的事,那你讓他打回來好了,拿仙人掌砸也沒有關係呀!

抱着必死無疑的決心,夏海芋在站了三十五分鐘零九秒後,終於按下了門鈴。

叮咚! 總裁上司強制愛 真能擺譜

“您好,這裏是唐宅警衛處,請問有什麼事?”

警衛處?!

他當自己是軍區首長啊!

後世前生 夏海芋嘴角抽了抽,強迫自己淡定下來,咳咳兩聲後表面來意,“您好,我找唐旭堯。”

線路那端的人微微一怔,顯然是對於她直呼其名感到意外了,隨即又問,“請問小姐有預約嗎?”

預約?!

這又不是公司,見他還要預約哦?!

真能擺譜!

夏海芋正在慪火,庭院裏忽然起了騷動,一二十個身着統一制服的僕人訓練有素地從一個角門裏走出,分列兩隊,一字排開。

然後,一個老管家蹣跚而來。

“是夏小姐吧,我家少爺等你很久了,請進。”

雕花鐵門徐徐開啓,一個嶄新的世界呈現在夏海芋面前。

兩億豪宅,如夢似幻。

上千平的庭院,一眼望不到頭,夏海芋剛一走進,就覺得自己的身形渺小了許多,但肩膀依然挺得直直的。

夏海芋,不要怕,這裏房子雖然大,但還不是跟你那個小公寓一樣是用來住的,也沒有多了不起!只不過是主人愛顯擺罷了!

想到唐旭堯那張得意自負的俊臉,腳下的步伐踩得更用力了!

左轉右轉,右轉左轉,夏海芋終於被老管家帶到了唐旭堯所在的地方——游泳池邊。

他正悠閒地躺在太陽椅上,一身輕便的家居服鬆鬆垮垮地套在身上,卻一點都不顯得邋遢,反而給人一種慵懶的美感。

夏海芋的眼睛不自覺地眯了起來,心跳漏了一拍。

聽到腳步聲,唐旭堯薄薄的脣角微微上揚,轉頭,看見自己等待多時的小人兒。

清秀的小臉上脂粉未施,乾乾淨淨的模樣就跟她的名字一樣,外形簡單清純,清新柔美,不是絕麗之姿,卻也清新可人,而最吸引人的,是她那一雙如湖水般清澈的秋眸。

他直直看着她,眼底卻閃過一抹奸詐,“哦?稀客啊稀客!夏小姐大駕光臨,真是蓬蓽生輝啊!” 總裁上司強制愛 我答應你

聽出他的揶揄,夏海芋呼吸一窒,小手偷偷握成了拳,“唐總裁,我今天來是有事想跟你談談。”

唐旭堯挑了挑眉,“我這個人很注重生活品質,在家裏的私人時間,不太喜歡聽到唐總裁這種稱呼!”

夏海芋微微一怔,好吧,她懂了,他是在故意刁難!

咬了咬脣,屈服,然後努力保持笑容,“那麼,我有事想跟你談談,唐少爺!”

顯然,唐少爺比唐總裁更有尊貴奢華的感覺,更讓他有高高在上,而她是被踩在腳底下的感覺。雲泥之別。

唐旭堯滿意地笑笑,笑容裏帶着諧謔,“好吧,說說看,我倒是很好奇,究竟是什麼重要的事情會讓夏小姐遠道而來,還在門口站了三十五分鐘零九秒呢?!”

夏海芋皺了皺眉,他居然連這個都知道?!

也對,他早就猜到自己會來,當然會守株待兔了!

夏海芋眯起了眼,對於他囂張的態度很是氣憤,拽什麼拽,要不是看在他骨髓有用的份上,她死都不會來這裏!

“說吧,你想我怎麼樣?!”她開門見山地問。

“你在說什麼啊?!我怎麼聽不懂?!”

裝!

真能裝!

夏海芋狠狠瞪着他,他那副成竹在胸的樣子真的真的很可惡!

深呼吸了一口氣,夏海芋強迫自己冷靜下來,血液裏的熱度開始降溫,她是來求人的,所以要姿態放低一點,無論他怎麼刁難,她都要忍受!

語氣不自覺地軟了下來,“唐少爺,我是夏海星的姐姐,我想懇請你捐骨髓給他。”

終於說到重點了!

唐旭堯微微揚起脣角,眼底盡是滿意,卻還是故弄玄虛,“作爲一個生意人,凡事都講究報酬,再說我的身份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也說過的,我的一根頭髮絲都比別人的珍貴,你要讓我捐骨髓,那你要付出什麼代價呢?!”

夏海芋憤憤不平,不要臉的傢伙,她說頭髮絲什麼的是諷刺他好不好,他居然反過來將她!

咬了咬牙,她問得有些緊繃,“你……想要什麼?!”

“你說……我想要什麼……”他忽然站起身,在她耳畔呼出熱氣,蓄意製造出曖昧的氛圍。

夏海芋小臉一紅,下意識地想轉身就走,可是……可是海星等着他救命的!海星的命比什麼都重要!

“好,我答應你,做你的女人!” 唐旭堯搖了搖頭,還是不滿意,“我不僅需要個女人,還需要個祕書!”

言下之意,就是說他要24小時監控她,讓她白天替他工作,晚上幫他暖牀!

夏海芋氣得直咬牙,可她又有什麼辦法呢,只好脖子一伸,再豁出去一次!

“好!我去唐盛上班!”

他繼續矯情,“可我不喜歡有暴力傾向的下屬啊!”

夏海芋快要瘋了,用盡最後一絲忍耐,低頭道歉,“對不起,把你這張比魔鬼還英俊的臉弄傷的事情,是我錯了,我跟你道歉!”

比魔鬼還英俊的臉?!

這是什麼比喻啊?!

他非常懷疑她的誠意,“你是真心的嗎?!”

“當然!絕對認真!一百個認真!一千個認真!一萬個認真!”夏海芋信誓旦旦地說着,澄澈的眼睛裏純淨無暇,屈服,卻不卑微。

唐旭堯怎麼會看不出她的言不由衷,可目光卻被她喋喋不休的小嘴給吸引,眸底漸漸浮出**的光芒。

微微傾身,他靠得更近,溫熱的氣息隱隱蠱惑,眼底流動着邪惡幽光,修長手指撫上她的脣,細細摩挲,“空口無憑,你先蓋個章吧!”

蓋章?!

“那個……要簽字畫押嗎?!”她記得電視劇都是這麼演的,還有臺灣言情小說裏也都是這樣的狗血橋段。

唐旭堯愉悅地笑出了聲,“字是死的,人是活的,我喜歡更實在一點的!比如……一個吻?!”

夏海芋忍不住有些心跳加速,他說話的時候,薄脣裏吐出的氣息拂上她的臉上,讓她覺得雙頰發燙。

“怎麼?!不願意?!”唐旭堯挑了下眉,手指繼續輕撫她的脣,溫軟的身軀散着誘人的芬芳,比他聞過的任何一種香薰都好聞。

“我……”夏海芋紅着臉,結結巴巴,他靠得太近,讓她有點喘不過氣來。

“嗯?!”瞧她緊張失措的模樣,唐旭堯覺得很有趣,不禁想逗逗她。他低下頭,在她耳旁輕輕吹氣,“這樣就緊張了?!那還怎麼做我的女人?!”

夏海芋顫了顫,下意識地就想推開他,可是她強忍着,本能地閉上了眼睛,緊緊的。

因爲緊張,她長長的睫毛像是蝴蝶展翅般輕顫,眉心也皺了起來,額頭滲出了汗水。

一副即將遭受酷刑的小表情!

男人一雙桃花鳳眸,深深眯了起來。

第一次有女人都到了他懷裏了還這麼僵硬!

雲中之珠 他真的很想看看,她爲他而軟化的模樣,一定,迷人極了!

陽光照耀着她如玉般光滑的小臉,白色的連衣裙樣式再普通不過,可是穿在她身上卻好看極了,頭髮是最簡單的馬尾,可是她梳起來就會有一種朝陽般的氣質,美麗得像個天使,美好得讓他心顫。

環住她雙肩的大手,稍稍加大了力,他低頭,吻上那動人的脣瓣…… 總裁上司強制愛 故意整她

媽的,吻就吻吧,居然還伸舌頭,太邪惡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