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清喬目光一亮,她等的就是這句話,雖然不明白一向對她攀附避之不及的陸慎恆為何要給這麼直白的台階,但是對於她來說總歸是好事。

言清喬抿嘴,假裝為難的點了點頭,打蛇隨棍上的對着王大人說道。

「王大人,那若是日後在下與二小姐有什麼不好的傳聞,還望王大人作證,在下與二小姐只是普通的醫患關係。」

王大人:「…」

一向剛直不懼錢權,能在這政治漩渦中心,不沾任何立場一身清正的京城府尹王大人,大概是生平第一次有了種被下套了的感覺。

但事已至此,王大人勉強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

言清喬樂的眉眼一喜,嘴上忍住了,頓了下繼續往上爬。

「王大人,醫者父母心,二小姐身世動蕩,神智也遠遠沒有完全清醒,如今又莫名其妙的被牽扯進陸大人案件裏面,日後若是方便,還請王大人有了消息便告知在下一聲,在下也不算辜負了二小姐驚嚇之心,王大人託付傳話之情。」

話題推到了這裏,言清喬看準了王大人真的不方便出面去傳話,便是咬死了這一點,這會不怕王大人不答應。

剛剛還撇清關都沒有私交,這會就是醫者父母心了,小言神醫滑不溜秋的跟條泥鰍一般。

王大人一張正氣凜然的臉上這會也開始皺眉頭了,索性也不是什麼大事,想了會才答應了下來,對着言清喬與陸慎恆拱手,慢慢的退了出去。

二人被黑尾帶着往外走,跟在身邊的薛陽半晌終於沒忍住,特別小聲的對着王大人問了一句。

「大人?」

「此子不能入朝為官,一旦有了功名,怕是龍蛇入海,我們榮坤的江山,要再起風浪了…」

特別還是個手中握有醫術與道術的人,這般能人,放在任何朝代任何社稷里,都是自身攜帶腥風血雨的人。

薛陽皺了皺眉頭。

「大人的意思是?」

「意思此人一旦入政,定是個奸臣!」

王大人抿了抿嘴,之後再也沒說話,離開了攝政王府。 第二天一早,葉臨天就離開凌家小院,開車來到了東州市最奢華的別墅區,翡翠麗都!

這裡可是東州市最貴的別墅區,最便宜的別墅也要一個億,只有真正的富人才能有資格入住!

而且,這裡的別墅可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購買的,購買前,別墅方會對業主進行嚴格的身份審查!

這裡的業主,非富即貴,都是東州本地有頭有臉的大人物!

還有,不少外市的豪門權貴!

總而言之,翡翠麗都的別墅,是富人權貴的天堂,也是普通人望塵莫及的存在!

葉臨天剛走進售樓處,就遭受了幾道不屑的目光,但是他並不在意!

整個售樓處,裝修得富麗堂皇,像是宮殿一般!

也難怪這裡的工作人員,都是一副盛氣凌人的樣子,似乎在這裡賣房,都要比普通人高人一等似的!

在這裡賣房,他們根本不需要看客人的臉色,因為,翡翠麗都從來不缺買房的顧客,而且,能來這兒買別墅的,無不是富豪權貴,他們也早就練就了一副火眼金睛,只需要一眼就能看出顧客的身份還有資產狀況!

像葉臨天這樣,穿著普通的人,他們也見過不少。

畢竟,這售樓部是對外開放的,無論是誰都可以進來參觀。

按照別墅開發商的話來說,任何人都有可能是潛在的顧客,所以要公平對待每一位客人!

但,這些員工卻並不認同這樣的觀點!

葉臨天進門,隨意地看了看,發現來這裡的客人並不多,但都是一副富態的模樣,身邊都帶著女伴。

而接待他們的售樓員,也大都是面容姣好的女子!

穿著統一的女士衣服和半身裙,細長的高跟鞋,顯得一雙玉腿格外的修長!

「你好,我想看看你們這裡最好的別墅。」葉臨天簡單地看了看,而後走到一位售樓員面前說道。

而那售樓員卻是連頭都沒抬一下,直接拿過一旁的宣傳手冊,扔給葉臨天,態度十分地冷漠:「想了解什麼,自己看吧,上面都有。」

說完,售樓員抬眼打量了一眼葉臨天,眼裡閃過一絲鄙夷,在她看來,葉臨天根本不可能買得起這裡的房子!

全身上下,加起來不超過兩百!

雖然長得挺帥的,但沒有錢有什麼用!

見對方不願搭理自己,葉臨天皺了皺眉頭,倒也沒有說什麼,拿過宣傳手冊翻了翻,當看到翡翠麗都最貴的別墅要二十億時,他的臉色瞬間變得有些古怪。

見狀,那售樓員冷哼一聲,一把奪過葉臨天手中的宣傳冊,陰陽怪氣地說道:「看什麼看!再看你也買不起!就你這樣的窮鬼,我不知見過多少個,你趕緊走吧,別擾了其他客人的興緻!」

「最貴的那棟別墅,二十億我要了!不過我要見你們的張總!」

突然,葉臨天開口說道,淡然的神色彷彿只是買了朵白菜一樣簡單!

此話一出,整個售樓大廳突然安靜下來!

原本在接待其他客人的售樓員,此刻也是一臉駭然,紛紛側目看向葉臨天!

還有那些正在猶豫要不要買下一個億別墅的富豪們,也是紛紛抬頭,看向葉臨天!

這翡翠麗都的一號別墅,可是五年都沒賣出去!

究其原因,就是因為其價格實在是太高了!

足足要二十億!

這可不是一般人能買得起的!

韓月死死地瞪著眼睛,看著眼前的葉臨天,隨即譏諷地笑了:「這位先生,你剛才說要買我們的一號別墅?你看清了嗎?那可是二十億,不是兩萬!」

韓月冷冷地笑著,看著葉臨天的目光中,滿是譏諷之意!

這土鱉,口氣還真不小!

就好像二十億對他來說,只是個數字似的!

四周的客人和售樓員,也是一陣鬨笑:

「呵!你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就憑你,還想買下這一號別墅?」

「你們看他,穿得那麼寒酸,怎麼可能買得起一號別墅,我看他就連最普通的別墅也買不起!」

「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竟敢跑到這兒來裝?」

面對眾人的嘲諷,葉臨天神色淡然,拿出一張銀行卡,遞給韓月:「你可以驗資。」

驗資?

韓月一愣,驚疑地看著葉臨天,心裡多了幾分不確定。

「好!我倒要看看,你有沒有這個能耐!」韓月拿過葉臨天的銀行卡,隨後踩著高跟上了二樓。

而另一邊,聽說有人要買一號別墅的張輝,從辦公室里走了出來。

「聽說有人要買一號別墅,不知是哪位貴客?」

張輝四下張望著,臉上更是笑開了花!

這一號別墅的成本不過一個億,要是真有人花二十億買下別墅,那他張家至少能賺十幾個億!

那可是十幾個億啊!

「張總,就是這位先生說要買一號別墅!」一旁的秘書連忙引著張輝來到葉臨天面前。

張輝滿目笑意,連忙走上前,彎著腰,伸出手,笑道:「先生您好,不如咱們去貴賓室坐下談吧?」

「張輝,好久不見啊!」葉臨天神色冷漠,淡淡地開口。

張輝一愣,當看清眼前之人的面貌時,臉色頓時沉了下來:「葉臨天!是你?」

怎麼會是他?

「沒想到,張總還記得我啊!」葉臨天嘴角微微勾起。

葉臨天記得,這張輝是張家二少爺,平日里囂張跋扈,貪財好色,沒少做壞事!

從前,葉家和張家是合作夥伴,但是在葉家出事後,張家卻是第一個站出來給葉家捅刀的家族!

實在是心狠手辣!

「呵!沒想到,竟然是你這個廢物!就憑你,還想買一號別墅,你一個喪家之犬,有這麼多錢嗎?」張輝譏諷地說道。

當年的葉家,可是東州的一流豪門,不少家族都是上趕著去巴結。

張家自然也在其中,只是張家野心勃勃,一直想要將葉家取而代之!

如今,這葉臨天竟然敢跑到他張家的地盤,開口就說要買下價值二十億的一號別墅!

簡直是可笑至極!

葉臨天淡淡地笑著:「也許我真有呢。」

聞言,張輝頓時震怒,對著身旁的女秘書一陣大罵:「你是沒長眼睛嗎?這種人,像是能買得起二十億別墅的人嗎?一群蠢貨!」

罵完女秘書,張輝又沖著售樓處的其他員工,怒斥道:「你們以後都把眼睛給我睜大點!再給我把這樣的廢物放進來,別怪我對你們不客氣!」

隨後,張輝滿眼怒火地瞪著葉臨天,怒道:「就你這樣的廢物還想買別墅!簡直是痴人做夢!來人,把他給我趕出去!」

話音剛落,門口的保安就沖了過來!

然而,就在這時,之前去驗資的韓月,一臉焦急地跑了回來,大喊道:「張總!張總,他這卡里有……有二……二十億!」

。「還好意思說我,當初你是怎麼對我的,哼!」

白塵故意噘著嘴,不看她。

他想要看看丁怡丫會作何反應。

可是過了好久,都沒有聽到任何人說話。

他在轉頭看一眼的時候,她的眼角已經流出了淚水。

「丫丫,你怎麼哭了呀?都是我不好,不該那樣問你的,我其實就是想讓

《輔助時光超級甜》第210章給她過生日「誤區?什麼誤區?」

柳崔月微微一愣,輕握著手中的蠶蟲跟了上來。

「我想你現在跟我去看看就知道什麼情況了。」

陳凡背好包后對陳葉叮囑了幾句,然後帶著柳崔月出現在董正國所在的病房之外。

「等等!」

冬日裡的六點多,醫院內一片寂靜,醫院外面大霧朦朧,一片漆黑。

大部分的病人都還沉浸在夢鄉之中,值班的護士和醫生也是強撐著等待換班。

對於陳凡和柳崔月的突然出現,除了坐在監控面前的保安對屏……

《民間詭異筆記》第二百二十六章偽裝 眼瞧著要出了門的烏拉納拉氏和李氏幾個頓時眼神一亮。

幾乎眨眼間便又回來了。

「貝勒爺吉祥。」烏拉那拉氏剛剛端著的模樣不見了,聲音也帶了幾分女子的嬌柔。臉上掛著一抹溫和沉靜的笑來?

李氏剛剛臉色還惡毒的有些猙獰,此時卻是滿臉駝紅,一雙眼睛像是長了鉤子一般的落在四爺身上。

那頭宋氏也虛弱的靠在了她旁邊的丫頭身上,一副弱柳扶風的模樣,不知是不是有意,伸到胳膊上的傷口也露了出來。

溫酒:「……」

【主人,快快快,別人都出招了,你也得拿出點本事!】

溫酒:「……」她有啥本事?現場給大夥炒個菜嗎?還是說,還是讓她現在跳一個延年益壽抽筋舞?

【……】

【主人,要不然你就笑一笑?你顏值比她們都高!】

若是平時讓他笑一笑,倒也沒什麼,現在確實氣兒有些不順,自個辛辛苦苦準備的吃食。被那一群女人的蹄子給踐踏了,實在是太糟心了。

四爺瞧見這麼多人,下意識的擰了擰眉頭。

又見溫酒在撿東西,他幾乎沒有思索一般便走了過來,扯了她一把:「什麼呀?甭撿……」

話說完一半四爺臉色,猛然一僵:「這是……」

「誰?誰幹的?」四爺的臉色瞬間黑了。

這是他辛辛苦苦存了好久的吃食,從前吃東西,不是三哥搶他的,就是老九老十搶他的。後來好不容易三哥回了京,還來了十三和大哥。

有這麼些人,他就沒好生的吃東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