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是幾年之後的事,那就等幾年之後再說。 重生之都市小花匠 今天師兄就不要在提這件事了。」

陸羽看著許流說道:「師兄今天大駕光臨,應該不僅僅是來看望我的吧。所謂無事不登三寶殿,師兄有什麼正事就直說吧。」

陸羽明擺出一副油鹽不進的樣子,讓許流也是無處下嘴了。

許流輕嘆一聲,只能先將這個想法壓下。所謂日久天長,以後自己總有辦法逼陸羽就範的。

「好、好、好,既然你提到這裡,那我就說正事。」

許流走到另一邊坐下,隔著桌子對陸羽說道:「我此次來,是奉師父之命,告訴你宗門大比的事情。」

「宗門大比!」

許流疑惑的看著許流,這個事情他還是第一次聽到。

許流點了點頭,說道:「這件事原本是準備你結束獸谷之行后就告訴你的。誰知你在獸谷中遇到那樣的事,一連昏迷了好幾天,修為又突破到了開光四段。師傅怕影響你的心境,就暫時將這件事壓了下來。直到現在,師傅估摸著你的心境、修為都初步穩定下來了,這才派我來找你。」

陸羽想了一會,覺得許流的說辭沒什麼破綻,然後沖許流說道:「師兄請講,陸羽洗耳恭聽。」

「宗門大比是九玄宮每隔一段時間就要舉行一次的大賽,旨在加強各宮門之間的交流,增進各宮門之間的團結。當然了,這都是宗門高層一致向外說出的套話。對各個宮門而言,能在宗門大比中取得一個好成績,無疑是給本宮門長臉增光的好事。往大了說,這是意味著更高的聲望和更大的利益,也可以在九玄宮內取得更多的話語權。所以各個宮門對宗門大比都非常重視,每一次都會挑選最優秀的弟子參加。」

「而對於我們這些弟子來說,宗門大比同樣是一個展示自己的舞台,一步登天的捷徑。如果你能在宗門大比中獨佔鰲頭,那就可以名揚四海,並且得到宗門的獎勵,可是一件名利雙收的好事呀。」

……

原來如此!

經過許流的解釋,陸羽大概對這個宗門大比有了一個大概的判斷。

說白了,這就是一個武林大會,擴大版的賭戰塔,還是一個靠拳頭說話的場所。

唯一和賭戰塔不同的,就是登上這個舞台的都是各個宮門真正的精英。大家所賭的,也變成了各自名望前途以及宗門的獎勵。

無論是危險還是收穫,宗門大比都各宮自己的賭戰塔大多了。

對許流這樣的弟子來說,參加宗門大比無疑是一個揚名立萬的好機會。可對陸羽來說,是好是壞可就不一定了。

陸羽的心中瞬間轉過無數個念頭,可表面上還是冷靜的和許流說話。

「那師兄今天來找我,師傅是想讓我參加宗門大比。」

許流點了點頭。說道:「師傅一早就定了下來,這一次的宗門大比由你和小師妹代表木玄宮參加。」

陸羽心中一驚,開口問道:「什麼,就我們兩個?」

「是的。」許流說道:「你不必感到奇怪。宗門大比是由九玄宮九大宮門共同舉辦的,各宮只有親傳弟子才有資格參加。人數自然不會太多。」

「不是還有你們嗎?既然宗門大比如此重要,師傅為什麼不讓你們參加。」陸羽又問道:「你們的實力可要比我和木師姐強太多了。」

許流笑著搖了搖頭:「事情並非你想的那樣。宗門大比並不是將各宮的親傳弟子全都聚在一起,而是分檔次的。此次的宗門大比,只有各宮聚靈和開光層次的親傳弟子才可以參加,我們早就失去資格了。」

「其實這事你自己想想也能明白。如果連我們都參加的話,那像你這樣開光層次的弟子還能有什麼作為,在一旁當觀眾就行了。」

陸羽眼中露出瞭然的神情:「也就是說,這樣的宗門大比並不是一個。凝元和金丹層次,還有一場宗門大比。」

許流點了點頭:「凝元和金丹層次的宗門大比還要幾年才會舉行。對現在的你來說,還不需要考慮這個。」

許流最後向陸羽提醒道:「宗門大比不光是九玄宮的大事,在整個神州大地都有影響力。九玄宮身為天下佛道聯盟的魁首,它的一舉一動必然會吸引了無數人的目光。等宗門大比開始時,其他各個門派也會派人前來觀摩。所以說,這是一個揚名立萬的好機會,小師弟,你可要好好把握呀。」 許流一直在向陸羽列舉這參加宗門大比的好處。想要引起陸羽的注意,讓陸羽好好參加這次大賽。

但陸羽的心裡,想的卻是另外一回事。

在九玄宮的宗門大比上揚名立萬,這對其他人來說,無疑是一個巨大的誘惑。可對陸羽來說,這件事是好是壞,卻還值的商榷。

考慮到自己的特殊情況,在宗門大比中大放異彩,不僅意味著更大的好處,也意味著更大的風險。

究竟該如何取捨,還需要陸羽好好地考慮考慮。

「許師兄,這個宗門大比什麼時候召開。」

「七月初十。」

「七月初十嘛,那就是還剩下了四個月的時間了。時間有些緊呀。」

陸羽在心裡默默地盤算著。四個月時間看起來很寬裕,可要準備宗門大比這樣的大事,還是有些緊張。

不說別的,宗門大比上集中了各個宮門最優秀的親傳弟子,光是收集這些人的情報資料,就需要耗費不少的精力。

俗話說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不了解情況就代表著自己是一個瞎子聾子,若是像一個愣頭青一樣不管不顧的衝進去,十有**是會吃虧的。

而相比於情報信息,更重要的,還是陸羽的實力。

陸羽的進步雖然神速,可他現在的修為只有開光四段,煉體連第一階段都沒有完成。

就這樣的實力,想要在群雄逐鹿的宗門大比中嶄露頭角,難度那是相當的大。陸羽如果下定決心參加這個宗門大比,除了儘快提升修為以外,還得在準備一些其他的底牌才行。

想著想著,陸羽再次將目光投到了許流的身上。

陸羽的目光瞬間變的深邃起來,看向許流的眼神如同看到一個獵物一樣。

要準備這麼多的東西,單憑自己一個人,勢單力薄的,難度有些大。可眼前這個,不是送上門的肥羊嗎?

「許師兄呀!」陸羽立刻湊到許流的面前,開口說道:「對於這個宗門大比,小弟還有一些不解,還請師兄解惑。」

陸羽突然有些親昵的態度頓時讓許流心神警惕,根據之前數次與陸羽打交道的經驗,許流立刻拉開與陸羽的距離,戒備的看著陸羽。

「有什麼問題你就問,不要湊的這麼近。」

陸羽哈哈一笑,也不在意許流一臉戒備的表情,問道:「既然這個宗門大比如此重要。那不知我們宮門以前參加宗門大比的情況如何,以大師兄他們的實力,應該可以在宗門大比中力壓群雄吧。」

許流看了陸羽兩眼,不知為何,心中總有一些發毛的感覺。

不過對陸羽的疑問,許流卻搖了搖頭。

「事情並非像你想的那樣。」許流說道:「大師兄他們雖然實力超群,但在宗門大比中也並非一枝獨秀。九玄宮彙集了天下英才,其他宮門手下也都有一些出類拔萃的人物。尤其是各宮門的親傳弟子,每個宮門都有一些堪稱妖孽的人物。再加上我們宮門一直人丁不旺,每次參加宗門大比的人最多兩三個。所以總體來說,我們宮門在中的表現並不算太搶眼、」

「在以前歷次聚靈開光層次的宗門大比中,大師兄楊善奪得過第二名,林溪師姐得過第五,吳岩師兄得過第七,孫宇軒師弟得過第九,何樹新師弟得過第三。」

沒有一人得過魁首嗎,這對木玄宮來說的確不是一個好消息。

楊善他們的實力陸羽都是見識過的。照他們現在的實力推算,他們在開光層次時的實力也應該是不錯的,

尤其是楊善,他可是在達到聚靈十段之後才突破到開光的,實力應該可以碾壓普通層次的開光修士。

可就是這樣的實力,楊善卻只能折戟成沙、屈居第二。

由此可以看出,這個宗門大比究竟是有多激烈。也可以從一個側面看出九玄宮的底蘊和實力。

陸羽想了一會之後,突然看向許流,問道:「許師兄,那你呢?」

許流聳了聳肩,說道:「我運氣不好,舉行宗門大比的時候我剛好突破到凝元,所以沒有參加那次宗門大比。如果我當時參加的話,以我的實力,至少可以挺進前三。」

只是前三嘛!看來許流對這個宗門大比也很重視呀。

許流是何等狂傲之人,這從他戰鬥是的狀態就可以看出。可就是許流也不敢打包票,只敢說可能挺進前三。

如此看的話,這個宗門大比就真的不簡單了。

說完之後,許流看了看陸羽,反問道:「你聽完之後,可有什麼感想?」

陸羽突然輕輕一笑,說道:「我能有什麼感想呀,只是突然感覺輕鬆了不少。」

「感覺輕鬆了?」許流疑惑的看著陸羽,問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這還不明白嗎!既然大家在宗門大比中都沒有能拔得頭籌,那我的壓力就沒那麼大了。到時,我上去之後隨便比劃兩下子,實在不行的話就低頭認輸,也算是完成師傅交代的任務了。」

陸羽笑嘻嘻的說道:「剛才師兄把宗門大比說的那麼重要,我都有些緊張了。現在終於可以放心下來了。」

聽完陸羽的話,許流的整張臉頓時黑了下來。看著陸羽那一臉如釋重負的表情,許流真想給陸羽一拳。

隨便比劃兩下、低頭認輸,還完成師父交代的任務!

這陸羽想什麼呢。

「小師弟,你怎麼能這樣想呢?」許流立刻板起臉來,要好好的教訓教訓陸羽:「這次宗門大比對你來說可是非常重要的,你怎麼能只把他當做是師傅的任務呢。你帶著這種想法參加宗門大比,那是相當危險的。」

「你說的這些我都知道,可我現在也沒辦法。」陸羽無辜的說道:「你都說了,宗門大比上面妖孽眾多,連大師兄他們都鎩羽而歸了。就憑我這點實力,在那裡能有什麼作為。隨便裝裝樣子就可以了,只要不是太丟人,我相信師傅他也不會怪罪於我。」

「至於為宗門爭光,揚名立萬的事情,就讓師姐她做就好了。我聽說她的修為也突破了,那正好,師姐的修為原本就比我高,憑師姐的實力,一定能比我做的更好。」

聽著陸羽訴苦,許流的臉色越變越精彩。到最後,他都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了。

陸羽這哪是不肯出力呀,分明就是在藉此機會向自己哭窮,想要討些便宜而已。

陸羽最後提到木靈,分明就是在暗示許流。我至少要達到木靈那個水平,才有可能在宗門大比中出死力。

可憑陸羽現在的基礎,想要達到木靈的修為水平談何容易呀。這個陸羽,胃口未免太大了一點吧。

許流雖然看穿了陸羽的把戲,但也不好指責陸羽。因為陸羽說的沒錯,他的修為的確是比木靈弱的多。

至於真實實力,這是誰都清楚的事,陸羽也不會蠢到自己挑出來說。

陸羽以木靈作為標準,向許流訴苦抱怨,許流要是一點也不管,的確是有些不近人情了。

許流心裡很清楚,原先這個任務就不是給陸羽的,現在強加給陸羽,頗有些趕鴨子上架的意思。

先前陸羽的修為只是聚靈層次,大家也都沒有對陸羽抱太大的希望。包括玄木真人呢在內,大多數人都將注意力集中在木靈身上,希望木靈可以在宗門大比中取得一個好成績。

當然,大家都知道木靈的情況,也都知道這個希望有些渺茫。

可沒辦法,當時木玄宮唯一可以擺上檯面的開光修士,就只有木靈了。

就在這個時候,陸羽的異軍突起,又將大家的目光吸引到了陸羽的身上。

雖然陸羽的修為要比木靈低,可所有人都知道,要是真打起來,木靈還不一定是陸羽的對手。

不說別的,單憑陸羽能在絕境中反殺掉李東旭和趙武趙剛兄弟,這個本事木靈就沒有。

更別說陸羽還有魔道雙修這個逆天殺器了。

以魔道同修為基礎,陸羽自己搞出來的咒轟泯天,其深奧之處,可是連玉陽真人和玄木真人都讚不絕口的。

這一點點全都堆積到一起,陸羽的優勢就越來越大了。

這也是許流今天會親自來找陸羽的原因。

許流一方面是通知陸羽這個事情,另一方面也是要幫助陸羽。

陸羽現在的短板,玄木真人心裡也有數。許流臨來之前,就已經得到玄木真人的授意了,要在最大範圍內幫助陸羽,儘快提升陸羽的實力。

不過讓許流沒有想到的是,自己還沒有說呢,陸羽就已經在自己面前訴起苦來了。

這讓許流有一種哭笑不得的感覺。

許流真不知道是該說陸羽有先見之明,還是該說陸羽是白費心機。

「好了好了,你不用在我面前訴苦了。想要什麼東西,你直接說吧。」

許流知道陸羽心生七竅,如果和陸羽繞圈子的話,能被陸羽給繞暈了。所以他也不花那個心思,直接把問題攤開了說。

既然許流已經這麼乾脆了,陸羽也沒有必要再演習了,直接說道:「師兄爽快,那我就不客氣了。」

許流說道:「沒人讓你客氣,有什麼要求儘管提,只要不是太過分。都可以答應你。」

「哦,看來師兄你是有備而來,這就更好了。」 名門斗寵,真愛雙行道 許流哈哈一笑,開口說道:「首先要的,自然就是功法了。我現在根基不穩,必須儘快完成煉體,穩固修為才行。師兄這裡如果有什麼好的功法,就不要吝嗇了。」

對陸羽提出的第一個要求,許流卻直接拒絕掉了。

「功法這個事情你不用想了。《太極靈圖》原本就是師傅為你準備的,是現階段最適合你的功法。在你突破到凝元之前,已經足夠用了,不需要再換。」

陸羽立馬說道:「可光憑《太極靈圖》根本不夠呀,四個月的時間,我最多能完全煉體的第一階段,修為還是聚靈四段。憑這樣的實力,我怎麼可能在宗門大比中取得好成績。」

「這個你不用擔心,師傅已經有所準備了。」許流邊說邊拿出一物,交到陸羽的手裡:「這個不是什麼功法,只是師傅當年針對煉體寫下的一些感悟,應該對你有所幫助。」

陸羽接過那本冊子,翻閱了幾頁,發現裡面的見解的確精闢。自己在煉體過程中遇到的一些問題,幾乎都能在這上面找到答案。

婚途漫漫 有了這本冊子,陸羽煉體的效率將提高不少。

唯一一點讓陸羽感到奇怪,就是這上面的內容似乎不是出自同一個人的手筆,而是由幾個人一同寫成的。

「這本冊子我們師兄弟幾個都曾看過,對我們完成煉體幫助不小。而且,我們幾個在煉體時有什麼感悟,也都記在這上面了。你到時多翻閱幾遍就能看出來。」

原來如此。

緊接著,許流又從懷裡拿出三瓶丹藥,交給陸羽。

「小師弟,這個是化血丹,是專門輔助修士吸收妖血的。你修鍊時服下此丹,吸收妖血的速度能加快一倍以上。」

一聽還有這樣的好東西,陸羽頓時喜出望外,連忙將丹藥接過來。

「有著秘籍和丹藥相助,你煉體的問題應該解決了吧。」

陸羽將那本冊子和三瓶丹藥以迅雷不急掩耳之勢收到自己的儲物袋裡,然後擺出一副十分勉強的樣子,說道:「馬馬虎虎吧,看你也沒有其他的辦法,就先這樣吧。」

看著陸羽裝腔作勢的樣子,許流也不在意,問道:「那你第一個要求就算是解決了。接下來了。」

「接下來就是武技了。許師兄,你不會說連更高級別的武技都不給我吧。」陸羽說道:「刨除咒轟泯天不說。我現在最厲害的武技就是《五行獸王拳》了,憑這個要在宗門大比中出彩,難度實在是有些大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