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九,這些都是粉絲送給你的禮物啊?」

君九沒有回答她的話,目光凝定到一點上,神情漸漸沉寂了下去。

陸蔓不知道她怎麼又突然變了臉色,下一刻就看到她蹲下了身子,開始撿起地上散落的千紙鶴。

「哎,你這個就不要弄了,這瓶子都碎了,很容易扎到手的!」

陸蔓見此立即彎身去拉她的手,卻被君九避開了。

她看著地上破碎的玻璃瓶,腦中卻浮現出送這禮物的姑娘在將禮物交給她的時候一臉羞赧的表情。

「這些千紙鶴是我從粉上君上的那一天開始折的,每天開始折一隻,每一隻裡面都寫著我對君上的一句祝福,說來也巧,到得您生日這一天正好折滿了一千零一隻,而君上您又選中了我,所以我就想把這些祝福送給您,希望您永遠平安順遂、在您的舞台上閃閃發光。」

她鄭重的將自己心意交到她的手上,如今卻被人這麼踐踏。

「蔓蔓,麻煩你幫我找一個盒子暫時放一下這些千紙鶴,和我一起數,一千零一個,一個都不能少!」

陸蔓本來還想要勸阻,可是看到君九這麼認真的模樣,到底還是沒能說些什麼,只能從粉絲送的那些禮盒裡勻出了一個給她,蹲在旁邊幫著她一起整理。

「哎!你小心一點!」陸蔓眼看著君九的手要碰上一塊破碎的玻璃渣,話音剛落,對方的手卻已經被劃了一道口子,一縷鮮紅從她的指尖滲了出來,滴落在了千紙鶴上。

陸蔓再也不理會她,抓住她的手從桌上抽出了一張紙按在她的傷口上。

「我知道你對粉絲心重,但是要是讓送你禮物的粉絲知道你為了她的禮物傷到自己,你讓她怎麼想?還不得愧疚死?」

君九沒有說話,依舊自顧自的在收拾地上散亂的千紙鶴,甚至其中有些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盡數散落在了垃圾箱里。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總算是把最後一隻千紙鶴放到了盒子里,然後從陸蔓手上接過來,妥善的放在了桌子上。

她轉過身看著陸蔓,聲音很輕,可說出來的話卻令人不由得心顫。

「任何一個把你放到心尖上疼寵的人,都不該被忽視,我們以為的微不足道,卻可能是一些人的整個世界。」

她說完這話又檢查了一遍其他的禮物,除了剛剛掉在地上導致一些禮物盒有些變形之外,其他的並沒有什麼損傷。

「走吧。「

「去哪兒?「陸蔓神色茫然的看著他。

「幫我個忙,我要把這些東西都帶回去,我一個人拿不了。「

君九說著就要拎起那一大袋禮物,卻突然眼前一黑,整個人往後面傾倒。

陸蔓嚇了一跳,想伸手接住她卻已經來不及。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突然出現在了君九的身後,穩穩的扶住了她。

陸蔓一愣,四周看了看,不明白他是什麼時候出現在化妝間里的。

「你怎麼樣?「謝其琛聲音低沉,但只有置於君九腰間灼熱微微用力的手泄露了他的不平靜。

「沒事。」君九很快就站穩了身形,看著他笑了笑,「你怎麼來了?」

謝其琛見她笑反而臉色愈發的冷硬起來,盯著她看了好一會兒確定她的笑容不似作偽,才微微柔和了臉色。

「我找不到你。」

在得知君九突然失蹤之後,他就感應了八面玲瓏骰的位置,結果竟然得不到半點消息。

其實有一點他沒和君九說的是,固然他只能在一個市內感知到八面玲瓏骰的具體位置,但是就算是離了遠了,他也能判斷的出它的大致方位。

而像昨天一樣一無所獲的情況還是頭一次。

「我昨天就是身體有些不舒服,不過現在已經好了。」

君九說這話的時候神色很自然,叫人看不出任何的端倪,謝其琛自然不可能這麼相信,剛準備開口問些什麼,那邊陸蔓就已經當先開了口。

「想必您應該就是小九那隻聞其名不見其人的男朋友了吧?」

謝其琛聞言側過身來看她,眸光疑惑。

「我叫陸蔓,是小九的好友,剛剛還是我在化妝間里找到她的,那時候她就還在昏迷,你身為小九的男朋友真該檢討一下了,怎麼能讓她這麼勞累?」

陸蔓的話算是從側面證明了君九所說的話的真實性,謝其琛的身體肉眼可見的放鬆了下來,只是看著君九的眼神卻愈發疼惜。

「好了,我們回去吧,我也累……你——」

她一句話還沒說完,謝其琛手上用力就已經將她攔腰抱起,君九猝不及防,連忙伸手勾住他的脖子。

「累了就好好休息,我送你回家。」

謝其琛低頭看著懷裡面容蒼白的君九,不由分說的抱著她就往外走,君九想要從他手上掙開,奈何力氣卻敵不過他。

「蔓蔓,幫我把那些禮物給收好,我等會兒讓翊文來拿!」

眼看掙脫不開,君九隻得越過他肩膀囑咐陸蔓。

「你放心好了,我會幫你看好它們的!」

眼看著君九被謝其琛抱著消失在自己眼前,陸蔓笑了笑,看著面前小山似的禮物,又想到剛剛君九撿千紙鶴的模樣,無奈的搖了搖頭。

有時候她都有點嫉妒君九的粉絲,他們愛這樣的偶像,又被這樣的偶像如此記掛在心上,是一件多麼幸運的事情?

「不好意思,我來拆卸一點東西。」

就在陸蔓想著要不要找個人幫忙自己把這些東西送給君九的時候,一位工作人員急匆匆的跑了進來,然後陸蔓就看到他竟然從化妝間的一樹盆栽上取下了一個隱形的攝像頭。

工作人員察覺到陸蔓異樣的目光連忙解釋道:「我們不是故意要在這裡裝個攝像頭的,只不過昨天公司有個節目需要隱藏拍攝,最後由於疏忽落下了一個攝像頭。」

「那你的意思是,從昨天節目結束到現在,化妝間里發生的一切都被你們拍過去了?」

「這個……」工作人員支支吾吾的不敢回答。

「我沒有要責怪你們的意思,只是出於隱私角度考慮,我希望你們能把這段時間的視頻存儲卡給我看一眼。」

陸蔓看工作人員緊張的樣子,放緩了聲音。

「這當然可以,請跟我來吧。」

工作人員鬆了口氣,只有不追究責任都好說。

另一邊,君九被謝其琛抱著直接往世傳的大門口走去,君九見勢不對,壓低了嗓子急忙道:「你做什麼?我們去地下停車場!」

謝其琛沒有理會她,在眾目睽睽之下直接將她抱出了世傳的大門。

雖然世傳是公司辦公樓,但是許多藝人因為行程或者通告問題經常會回來,這也導致世傳外的記者一直沒少過。

這個時候記者們看到謝其琛出來本沒有怎麼注意,只是覺得他長的還不錯,直到有人將探尋的視線落到了他抱著的那人身上……

遲疑了三秒鐘后,他們在確認了那人的身份后立即迅速地圍了上來,舉起手裡的相機迅速地按著快門。

「是君九嗎?請問您和這位先生是什麼關係?」

「請問您是身體有哪兒不舒服嗎?據說昨天您在世傳開了生日會卻沒有邀請媒體,難道是和這有關?」

「昨日《末日》國內首映,截止到今早為止,票房已經創下國內同期歷史新高,對這成績您有什麼想說的嗎?」

「君九,請問……」

記者們還沒能問出幾個問題,世傳內部就出來了數十個安保人員,將他們徹底隔絕開,一路護送直到謝其琛將君九抱上了車。

早就在門口等待的賀廷一見到兩人上來就發動了車子,揚長而去。

這還是謝其琛第一次不顧她的意願絲毫不避諱鏡頭,將兩人的關係置於公眾面前,就連坐上車,他都沒有將她從他的懷裡放下。

君九可以想象,幾分鐘后網上會熱鬧成什麼樣子,或許以前她還會為這些事情計較,但是現在卻是沒了心力。

隨他去吧……

「睡吧。」謝其琛一下一下撫著她的發,君九也的確是身心俱疲,沒過多久就在他懷裡沉沉睡去。

在她睡著之後,謝其琛則伸手自她頸間取出了八面玲瓏骰,檢查了一下並沒有任何問題。

難道……真的是他多想了嗎?

**

一夜過去,隨著《末日》的首映,國內掀起了一股不亞於國外的狂潮,而這個狂潮的名字叫君九。

只不過不一樣的是,這次君九收穫的粉絲大多都是男性居多,一來是商業大片的受眾本來就是男性觀眾較多,二來是國內的女性同胞早就在這部片子之前就已經是她的粉絲,再增加也增加不到哪裡去。

君九在影片里的存在就像是力量與美感的結合,打破了所有人對於偶像一詞的認知。

什麼有顏值就沒實力?都讓它見鬼去吧! 幽冥路18號別墅 從今以後誰再敢說君九是弱不禁風的病態美?那就把《末世》甩到他們面前看看,有本事你去和邁巴爾去打對手戲啊!看他不把你糊到地上起都起不起來!

那些參加完君九生日會的人則更加活躍,如果說以前對他們來說,君九隻是偶像、是年少的夢,那麼昨天以後,君九則更像是他們人生不可割捨的一個部分,他們愛護彼此,也忠於彼此,任何人敢說君九一個不好,那就是不共戴天之仇!

更甚者世傳官方公開了君九粉絲見面會的官方視頻,讓本來就處於心里不平衡的其他粉絲更是炸毛到了極點。

「卧槽卧槽卧槽!君上居然親自接待你們,還給你們簽名!」

「我要瘋球了!特么君上你不可以!你怎麼可以這樣!居然還給他們一一遞上果汁!嫉妒使我面目全非!」

「啊啊啊啊啊啊!尼瑪我要魂穿那個與君上對視的妹子!原地去世一百遍我也願意!這踏馬到底是前世積了多少福啊啊啊啊啊!」

「我其他的都可以不計較,但是!去現場的妹紙或者是帥哥也行,能不能把那份影集或者是專輯施捨給我?高價收!」

「檸檬樹上檸檬果,檸檬樹下你和我……」

之前還因為自己看到首映而沾沾自喜找到平衡的粉絲們立即蔫了,一個個鬼哭狼嚎,埋怨著上蒼的不公。

眼看著《末日》首映、君九生日會等詞條接連上了熱搜,v博熱搜前十有關君九的就佔了五六條,卻是沒有一個人覺得奇怪,只因為對方是君九,是前所未有的傳奇。

只是誰都沒料到,到了中午時分的時候,有一條熱搜突然突破重圍,一下子竄到了第一,甚至壓過了《末日》。

同樣是有關君九,只不過這熱搜關鍵詞卻著實不怎麼好,「君九人設崩塌」幾個字顯得異常的刺目。

粉絲們幾乎是懷著撕逼的心思點進去的,想要看看是哪個不長眼的敢發這種v博,結果有一半看到裡面的照片以及文字后都沉默了。 Avdk123:那些追捧、痴迷君九的人都進來看看,這就是你們喜歡的偶像!你們一個個對人家掏心掏肺、絞盡腦汁地送禮物,結果人家一轉眼就扔進了垃圾箱![圖片][圖片][圖片]

在這條v博後面附帶著的是幾張照片,裡面拍的就是君九放在化妝室里的那些禮物,以及被打碎了的扔在垃圾箱里的千紙鶴。

曾經有人質疑這圖片的可信性,但是沒過多久,送千紙鶴給君九的那個姑娘就親自給出了回答。

「那瓶千紙鶴的確是我送給君上的,因為瓶子什麼都是定做的,瓶口還有一個JS字母的縮寫,我這裡有牌子的設計圖。」

看到設計圖這三個字的時候,所有的粉絲都愣了,尤其是去過生日會現場的粉絲一個個瞠目結舌。

那不就是一個普通的玻璃瓶子嗎?怎麼現在一個玻璃瓶子都有設計圖了嗎?

帶著這樣的疑惑粉絲們點了進去,然後就被亮瞎了眼,卧槽!還真的是設計圖啊!當時因為那個瓶子裡面被裝滿了五顏六色的千紙鶴,所以她們也沒看出什麼不同的地方,但是現在單看圖的話,這瓶子的模樣還真好看,中間還有著一個天使的水晶浮雕,大概被隱藏在千紙鶴的包圍下了。

網友的本事向來都是神通廣大的,不一會兒就有人把這瓶子的設計師以及價格給公布到了網上,頓時又掀起了一陣風波。

「是我數學不好嗎?一個瓶子七位數?這個世界是瘋了嗎?!」

「卧槽!心機婊啊心機婊!君上說了不允許送貴重的物品,結果居然背著我們來這一招!」

「說到這裡我突然想起來,有個妹紙還送了水晶夢幻球,當時我以為那只是仿製品,現在想來……那個水晶不會也是真的吧!」

「還有裝飾畫、木刻人偶之類的東西……我現在越想越不簡單啊……」

「聽你們這麼說,我突然一點也不嫉妒你們去生日會的人了,吾等小人給你們這幫大佬跪下了!我們是花君上的錢,而你們是給君上送錢的主!」

眼看著一場有關君九的討伐即將要被歪樓,黑子們這個時候又站了出來,難得抓住這麼好的機會,他們怎麼可能放過?

「可惜君九顯然沒有把這些禮物當一回事吧?這瓶子都摔成這樣了,嘖嘖,要是君九現在知道這瓶子的價值,才怕是會追悔莫及。」

「以前我還覺得君九是娛樂圈的一股清流,現在看來真的是想多了,也是,人家現在這麼火,在海外的名氣都那麼大,哪裡還會把國內的這些粉絲放在心上?人家現在走的可是國際路線呢!」

「這下我倒是不懷疑他的演技了,表面寵粉又表現的平易近人,誰知道背後是這樣!可怕,真是可怕!」

「……」

君九的粉絲不同於別人,都是跟著她大風大浪走過來的,自然不會輕易被這些人帶了風向,尤其是去過生日會現場的那些粉絲,心裡更是門兒清。

除非君九親口說那瓶子是她打碎的,不然別說是照片,就算是視頻那他們也只會說是P的!

但是總歸有些粉絲會有所動搖,畢竟這件事情太敏感了,如果是牽扯到君九和其他藝人的緋聞或者是黑料那還好說,他們絕對會堅定不移的站在她這邊,可是事關自身,當局者迷。

「不管是仙女還是魔鬼你們都給我清醒清醒,別忘了這次生日會君上為我們做了些什麼!堅信你們心中那個君上的人品!」

「退一萬步說,就算是裝,那也是君上願意肯這麼大價錢去裝,你能裝的話你也去啊!」

名門寵婚之老公太放肆 「過去我們已經誤會了他那麼多次,難道這一次,你們還要在她心口上插上一刀嗎?」

「……」

這不僅僅是粉絲和黑子們之間的戰爭,更是一場粉絲自己內心的博弈,而作為禮物被毀的那個當事人粉絲,許久之後也只是發了一條v博:「我很想相信君上,但是只有當事情發生到自己身上的時候,你們才能感受它對你來說有多殘忍,我現在只想一個人靜一靜,勿擾。」

粉絲們看到她的話沉默了,的確,這世界上最難做到的詞就是感同身受,他們能夠理解。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事情一直發酵到下午,熱搜上有關君九的消息就一直沒有斷過,直到幾家媒體同時發了一篇通稿。

今天上午,一神秘男子懷抱君九走出世紀傳媒大廈,兩人姿勢曖昧、旁若無人,最後一齊進入車內離開。[圖片][圖片][圖片]

配圖很清楚的可以看到那個男人的長相,君九雖然只能看得到個側臉,卻也足夠讓人一眼認出。

這還沒完,很快就有人扒出圖片上的男人是世紀傳媒的某位高管,雖然具體職位不清楚,但絕對是位高權重的人。

如此一來,更是將君九推到了風口浪尖。 在娛樂圈這個大染缸里,高管就代表了曖昧,代表了一切見不得人的背地裡的交易,尤其,這還是同公司的高管。

看到這張照片,黑子們瞬間興奮了,躁動了!這簡直就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剛剛他們還在苦惱著君九的粉絲太過頑強,他們都已經那麼使力了居然也就只是讓他們稍稍動搖而已,現在這個大料無疑是給了他們火上澆油的資本,他們就不信這樣還燒不起來!

「我很久之前就奇怪了,同樣是新人,怎麼君九的資源就一部接一部的?這差距未免也太大了吧?就算世傳是個大公司,但新人那麼多,怎麼所有好資源都砸到君九身上去了?」

「嘖嘖,這就是你們盲目崇拜的君上,什麼白衣飄飄不染纖塵,私底下還不知道怎麼伺候別人的呢!」

「看這樣子應該是君九惹得自己的金主不快了吧?不然他那麼愛惜自己的羽毛,怎麼會放任他在光天化日之下做出這種事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