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追了大概幾百米,呂然停住了,這個方向郝然就是張靈宸和陸靈他們住的地方。

呂然抹了把臉,隨後好像沒事人一樣的往回走。

丁博士還在基地呢,他不能這麼莽撞的衝過去。

猜測他應該是有什麼事要找張靈宸,只是不知道為什麼走了一半又回去了。

第二天,張靈宸得到消息,一個人想要見他,地點未知,只告訴他跟着來人走。

然而,經過前一天李元的提醒,他們都猜測這人是呂然。

陸靈他們趕緊進了空間,跟着張靈宸去赴約。

經過七扭八拐,外加五六個帶路人之後,終於到地方了。

果然不出所料,要見張靈宸的人正是呂然。

看到張靈宸來了,呂然撲通一聲直接跪地上了。

「呂基地長這是什麼意思?」

張靈宸嚇一跳,他設想過呂然要跟他說任何事情,卻沒有想到他會給自己跪下。

「對不起,我跟M市基地勾結,我不是人。」

呂然聲淚俱下的自省,昨天晚上,他越想越煎熬,後面睡著了,結果夢裏總是有人跟他哭訴說他們死的多麼多麼的慘,死無全屍。

都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那些人全都是被當成試驗品害死的人。

其中有老人,有小孩,婦女有少女,每一個的身上都沒有什麼好地方。

這個夢太真實了,呂然得到罪惡感太強烈了。

所以,一大早他就起來安排,他決定說出這一切。

他說了M市基地是如何找上他們的,然後出糧食出物資扶持他們。

還有這次,M市基地又是如何囑咐他,蠱惑大家合力剿滅清河基地的。

最後,在呂然看來也是最後重要的,那就是那個沒有人性的丁博士此刻正在B市基地內。

因為擔心基地里有其他M市基地扶持的人,所以他沒有派人直接去抓人,而是找了自己的心腹,把人監視起來,最起碼要知道丁博士他們下一步的計劃。

「多謝你把這些說出來,因為你這些話,將來會有無數人因此倖免於難。」。 ==第一百五十章上門提親==

冷月懸空, 雪意瀟瀟。

長安城人流如潮,捱肩擦背,男女老少, 計以千外, 衆人看煙花、猜燈謎、觀百戲, 好不熱鬧。

絲竹聲不斷, 魚龍戲連排, 頭上有萬千燈盞,縱橫交錯。

隨鈺在望樓背手而立,側目對幾個壯士道:“看着那三位姑娘沒?”

壯士道:“世子吩咐便是!”

隨鈺道:“等一會兒南邊的戲臺開唱了, 你們趁亂把最右邊那個,帶到佛寺廊下來。”

壯士道:“主子, 這娘子身後帶了不少侍女, 萬一有會功夫的, 咱們當衆截人,恐會把京兆府的人招來。”

“不會。”隨鈺見沈謠與姐妹笑的正開懷, 緩緩道:“她知道是我找她。”

說罷,隨鈺將身上的玉牌摘了下來。

*******

月滿冰輪,燈燒陸海,人踏春陽。

熙熙攘攘的人羣開始往戲臺那邊走,幾個壯漢忽然衝入人羣。

五大三粗的腰板, 在沈謠周圍來回移動, 她看着玉佩一步步倒退, 轉過一個街角, 突然不知從哪伸出一隻手, 攥住了她的手腕。

隨鈺將她拖到了佛寺廊下,抵在牆上, “二姑娘不妨給我一句痛快話。”

沈謠淡淡道:“世子是何意?”

隨鈺看着她道:“沈謠!”

沈謠佯裝肚子疼,推了推他道:“我肚子疼,世子讓讓。”

隨鈺沒讓,低聲道:“裝病裝摔,你最是拿手。”

沈謠一動不動地看着他。

裝病裝摔?

她肯定是不認的。

須臾,隨鈺握了握拳,低聲道:“放榜之後,我正式上門提親,你可願意?”

沈謠擡起步子往前邁,道:“我該走了。”

隨鈺的胸膛起伏不定,再度捉住了她的手腕,將人拽回到自己懷中,低頭便吻了下去。

沈謠心裡一顫,眼睛越來越大。

起初只是脣貼着脣,輕輕的、柔柔的,可漸漸,隨鈺用了力,他用舌尖試探般地探入她的脣瓣,沈謠微微張開脣,溼-糯滑膩的觸感瞬間傳過四肢百骸。

清香甜蜜的呼吸來回交纏,兩人的心跳快過了外面的擊鼓聲。

七魂六魄都不知飛到了何處去。

隨鈺死死地鉗着她,沈謠去拍他的肩膀。明明兩個人都是第一回,可男人在這種事上總是無師自通,他環着沈謠的腰,親了又親,啃了又啃,就跟沒明天了一般。

沈謠的口脂早就讓他吃乾淨了,她哼唧了好幾聲,隨鈺才擡了頭。

“二姑娘是不是吃糖了?”隨鈺低聲笑。

沈謠紅着臉,埋怨道:“你怎能這樣!我口脂都花了……”

隨鈺牽起她的手,情不自禁地抱住了她,“謠謠。”

沈謠紅着臉。

他用鼻尖抵着她的鼻尖,又喚:“謠謠。”

沈謠輕飄飄地推他的胸口一下,氣息無比虛弱道:“你幹嘛呀……”

ωωω ☢тt kΛn ☢¢ Ο

隨鈺又笑,“四月、四月就放榜了。”

沈謠將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踮起腳,在他耳畔道:“願小鈺哥金榜題名。”

隨鈺掐着她的腰就給人抱了起來。

沈謠道:“你放我下來。”

隨鈺道:“不放。”

沈謠威脅他道:“那我可喊人了啊。”

隨鈺道:“你喊,你扯破喉嚨都沒用……”

可沈謠多皮啊,他話還沒說完,她開口就喊,“救命!救命啊!”

隨鈺嚇得趕緊將她放下。

對上她狡黠的目光,又恨恨地咬住了她的脣,他閉上眼,輕輕晗住,食髓知味般地吮了許久。

掌心不由自主地從她的月要往上走。

緊接着,觸到了一片綿軟……

沈謠渾身一僵,嚇得直接咬破了他的脣。

隨鈺瞬間鬆開了手,理智回攏,“謠謠,我……我不是故意的。”

沈謠瞪着他指節分明的五根手指,罵道:“登徒子。”

沈謠這一口可是不輕,隨鈺的脣直接流了血,他擡手摸了一下,指腹皆紅。

嘖。

沈謠轉身要走。

隨鈺伸手攔住了她,道:“謠謠,不然你再打我兩下,別生我氣。”

沈謠的眼睛瞪的圓圓的,她忽然覺得平日那個清貴的只可遠觀的小鈺哥,根本就是裝出來的。

然而小姑娘嘴邊被他咬的亂七八糟,以至於連生氣都沒了氣勢。

隨鈺深吸一口氣道:“成親之前,不會了。”

又補了一句,“我保證。”

沈謠輕哼一聲,奪門而出,隨鈺沒敢攔她,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

未幾,有些懊惱地扶住了額頭。

*********

片刻之後,沈謠回到了街上,神不知鬼不覺地飄到了正在同京兆尹說着話的沈姌身後,她手持一把蒲扇,擋住了嘴道:“阿姐,我回來了。”

“沈謠!你怎麼在這兒!”

見着了人,沈姌忙對鄭京兆道:“原是虛驚一場,那就不勞煩大人了。”

鄭京兆笑道:“無妨,無妨,人找到了就行。”

沈姌給她拉倒一旁,沈謠轉移話題,“甄兒呢?”

“我出來找你,她回馬車上了。”沈姌眯了眯眼睛,又道:“扇子拿開。”

沈謠將蒲扇移開,抿住脣。

沈姌看着她死死抿住的脣,道:“方纔去哪了!?”

沈謠不出聲。

“去見誰了?”

沈謠聲如蚊蠅,“阿姐別生氣。”

就在這時,沈姌看到不遠處迎面走來幾個男子,鎮國公府世子陸宴、魯國公家的小公子魯岫、宣平侯世子隨鈺……

隨鈺的目光簡直定在了沈謠身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