仔細一想,似乎還真是這麼個理。

普通凡人剛開啟靈智的時候,不也是將風雨雷電都視為神靈么?

此時,那些芝人芝馬兀自在朝著萬年靈玉盆頂禮膜拜。

隋戈同學來到那萬年靈玉盆旁邊,俯身向著那些芝人芝馬道:「愚昧地小東西們,老子才是你們的創世神,你們難道不知道,這盆子、這靈雨,都是我賜予給你們的么?」

芝人芝馬看到隋戈出現在萬年靈玉盆旁邊,頓時露出了戒備的神情,瞧著這樣子,反而覺得隋戈是一個不速之客了,似乎隋戈同學要動這萬年靈玉盆的話,它們便會誓死捍衛似的。

「靠!你們這些忘恩負義的小東西!」

隋戈哼了一聲,不過卻也沒有跟這些小東西一般見識。

他只是對這件事情有些好奇,畢竟,他親眼見證了一個「神靈」的誕生,雖然這個神靈是一個偽神,但是卻讓隋戈有了一些領悟,這種領悟不是境界上的突破,而是一種心靈的感悟,讓它對於冥冥之中那些高高在上的神靈,似乎又有了一些認識。

「繼續去膜拜吧!」

隋戈向著這些芝人芝馬說道,「不知道什麼時候,你們才能明白,你們所崇拜的神靈,其實不過是一個玉石盆子而已,某家才是你們真正的創世神!」

嗖!

隋戈剛說完,就看到一道銀光猛地從靈田當中躥了出來。

那些芝人芝馬顯然被這突如其來地變故給嚇住了,紛紛藏入了各種靈草的草叢當中,隱蔽起來。

小銀蟲這廝,又一次嚇住了這些小東西。

隋戈嘆道,也許在這些小東西眼中,小銀蟲會成為另外一個「神靈」,但絕對不是什麼善良的神靈,絕對是一個「妖魔」神靈,反面的存在。

小銀蟲將這些小東西嚇散開之後,向隋戈說道:「看吧,老大,這些小東西全都是忘恩負義的傢伙,留著它們幹嘛,讓我一口吞了得了!」

「吞了?」隋戈笑了笑,「唐主母如果知道是你吞了它們,要怎麼收拾你的話,我可管不了。」

小銀蟲晉陞為四級靈獸之後,這腦子也更加靈光了,也變得更加奸詐,它笑道:「老大,咱們就這些小東西已經飛升了。」

「你覺得她會信么?反正我是不會信的。」 邪王溺寵 隋戈說道,「那什麼春山水月的屍體呢?」

「當然我被給吃了。」小銀蟲道,「不僅吃了,而且已經消化了,剛才已經把她排入了靈田當中,不管怎麼說,築基期修行者的肉身還是很有營養的,用來改善靈田品質很不錯。」

「靠!不用詳細解釋你是怎麼利用那女倭鬼屍體的。」隋戈道,「我是在問,她身上的那些東西呢?你這傢伙,總不能一直吃人不吐骨頭吧。」

「嘿……」

小銀蟲狡詐地笑了笑,然後鑽入靈田當中,將兩樣東西帶了出來。

其中一件,是春山水月的飛劍,這柄劍通體都成赤紅色,劍身很細,並且只有一邊開了鋒刃,所以似劍又似刀,劍長不到兩尺,看起來很小巧,讓隋戈想起了傳說中的名劍——魚腸劍。魚腸劍,是勇者之劍,也是刺客之劍,因為要藏於魚腹之中,所以很短小,但是卻鋒利無比,乃是刺客之首選。不過,這柄劍當然不可能是傳說中的魚腸劍,當仍然是一柄好劍,而且是一柄古劍,因為劍身上面有密密麻麻的符文,劍柄上寫著兩個古字,可惜隋戈同學對古代文字沒什麼研究,居然不認得。

不過,隋戈可以感覺到,這是一把很不錯的飛劍,至少算是中品寶器了。

這樣的飛劍落在春山水月這種數典忘祖的女倭鬼手中,真是明珠暗投了。而且,隋戈可以感覺到,這一柄飛劍是春山水月的本命法寶,因為裡面還殘留著她的意志,此時這飛劍在隋戈的手中,有著強烈的排斥念頭,似乎想要脫離隋戈的手掌飛走似的。

可惜,它終究不是一柄靈器,沒有劍靈,失去了主人的操控之後,仍然只是一件死物,不可能變化,更不可能對隋戈發起攻擊。

除了這一病飛劍之外,春山水月還留下了一個鐲子。

碧綠色的鐲子,看起來像是上品的翡翠,不過實際上卻是一個空間手鐲,不過製造這個空間手鐲的人顯然兼顧了美觀的特點,所以讓其看起來就像是一個純凈無暇的翡翠手鐲。

隋戈知道,春山水月的大部分好東西,應該就在這手鐲當中。因為但凡是修行者,如果有空間法寶的話,都會將自己最貴重的東西和厲害的法寶帶在身上,因為只有覺得帶在自己身上才保險,留在任何地方,都不會放心的。這一點,就連隋戈也是如此,如今,他的鴻蒙石空間裡面,幾乎就是他的全部家當了。當然,並非所有修行者都像隋戈這麼幸運,擁有一個空間無盡大的空間法寶。空間手鐲,其實在空間法寶中,算不得什麼高檔貨,但是因為煉製空間法寶要求很高,所以目前存在的這類空間法寶很少了,因為空間手鐲也變成了一種修行者眼中的「奢侈品」了。

雖然這空間手鐲上也有春山水月的精神意志在上面,但畢竟不是她的本命法寶,所以她留下的意志並不強,況且她的精神力境界修為和隋戈相差太遠,所以隋戈將精神力凝聚於那空間手鐲上面,頓時勢如破竹一般,進入了空間手鐲。

春山水月的空間手鐲,裡面的空間大概有三四百個立方的空間,也就是一個三室兩廳的屋子的空間吧。對於空間手鐲來說,這樣的空間已經算是很大了。

大概是得到了霧隱天君寵幸的緣故,這春山水月的空間手鐲裡面東西還真是不少,光是精元丹,就足足有五百多粒。雖然這個數字對於隋戈來說,不過是九牛一毛,但是修行者當中,這女人已經算是一個小富婆級別的存在了。更何況,除了精元丹之外,這女人居然還有別的丹藥!

那是用一個小瓶子裝著的丹藥,裡面只有五枚,都是紅色的丹藥,丹藥內部光華流轉,宛如紅色的月明珠似的。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 ?玄血戰天丹!

隋戈對各種靈藥、丹藥了如指掌,自然是認得這東西了。

龍戰於野,其血玄黃。

這玄血戰天丹,是一種專門提升戰鬥力丹藥,可以讓服用者在頃刻間將戰鬥力提升三倍!

精神力、元氣,都會在瞬間提升三倍。

並且,跟別的那些垃圾丹藥不同的是,它沒有境界限制,也不會對修行者本身造成傷害,持續的時間也更久,長達一個時辰,兩個小時!

在同等境界下,如果陡然爆發出三倍戰力,的確可以秒殺對手的。

只是,這玄血戰天丹煉製不易,除了幾種靈藥之外,還需要血滴石為引。傳聞,血滴石是麒麟血落在地上,經無數年形成的,看似堅硬的石頭,但修行者將其握在手中,注入真氣之後,便會變軟,然後如同血滴一樣流動。不過,傳聞大多有誇張的成分,麒麟乃是上古神獸,其血液何其珍貴,這血滴石的形成,未必是麒麟血,而很可能是一些上古修士戰鬥負傷之後撒落的精血,那些大能修士,法力通天,所以本身的精血當中也蘊藏了無比強橫的戰鬥意志和生命力以及元氣。

所以,血滴石和幾種靈草混合在一起,才可以煉製出這種玄血戰天丹。這種丹藥,是專門為戰鬥狂人而存在的丹藥,難怪陳馬可說這個春山水月女倭鬼不好對付。的確,可以在瞬間爆發三倍戰力的傢伙,的確不容易對付。

可惜的是,還真是應驗了「一物降一物」的說法,春山水月這女人偷襲隋戈,真是釘子撞上了鐵板,註定只能悲劇。尤其是,她被隋戈的鴻蒙石給定住,無法動彈,連吞服丹藥的機會都沒有,就這麼被隋戈一「磚頭」給拍死了,當真是死得冤枉。

除了丹藥之外,這空間手鐲裡面還有很多忍者服以及花花綠綠的和服,毫無疑問,這女人果然是如同陳馬可描述的那樣,已經從骨子裡面變成了崇尚倭鬼文化的倭女了,連制服誘惑都不例外。對於這些東西,自然被隋戈當垃圾給扔掉了。

除了制服誘惑之外,居然還有一幅春宮圖,這春宮圖也不知道出自何人之手,不過料想應該是出自倭鬼的某位情.色藝術家之手,因為畫工非常不錯,裡面的內容大概是畫的倭鬼男女在山林、瀑布、草叢……等等各種地方野合的場景,不僅裡面的人物表情動作描寫得很出神,連景物都是非常生動。這春宮圖不是用紙畫出來的,而是蠶絲織成的錦,所以年代看來雖然久遠,但是卻保存完好,煥然一新。

春.宮圖被隋戈給留下了,因為這東西的確算得上是一件藝術品了,也算是泥轟國國粹的代表了。

除了這些東西,還有一大堆忍者暗器、毒藥、道具之類的東西,當然也被隋戈當作垃圾給清了出去。

於是,春山水月的空間手鐲基本上被隋戈給清空了,就剩下了一點丹藥以,一卷春.宮圖,還有一個渾身都是刺的黑色鐵球。

隋戈看著那黑色鐵球,也兀自驚訝了一番,暗嘆一聲僥倖。

幸虧之前在頃刻間解決了春山水月這女倭鬼,否則的話,如果讓她祭出這帶刺的黑色鐵球的話,恐怕連隋戈都會遭殃。

玄血戰天丹也就罷了,三倍戰力的確恐怖,但是跟這帶刺的黑球比起來,那簡直是小巫見大巫了。這黑色的帶刺鐵球,其名為「炎火雷」,是結丹期境界以上的強者,損耗自身修為煉製的一種保命法寶,這種雷如果被引爆,十丈之內的東西都會被炸成齏粉,連護體罡氣都會被炸開,除非擁有保命的防禦法寶。不過,這種「雷」只能使用一次,而且煉製者要損耗自身修為,所以一般不會煉製很多。

沒想到,春山水月居然連這種恐怖的「大殺器」都有,難怪連龍騰的人都對她有些忌憚。可惜啊可惜,這女人終究是歹命,不明不白地死在了隋戈的手中。

其實,幹掉了春山水月,雖然有些運氣成分,但其實也是必然。其一,隋戈先一步就看穿了霧隱地狼和春山水月的聯手伏擊的企圖,在戰略上已經佔了先機,可笑霧隱地狼和春山水月茫然不知;其二,隋戈利用對方自大的心態,示弱擺下陷阱,裝著受傷、強弩之末的姿態,果然引出了春山水月;其三,隋戈的法寶太多,手段也多。隋戈向用震靈鋤擋住霧隱地狼,將震靈鋤耍得溜溜轉,任誰都會認為震靈鋤才是隋戈的本命法寶。當隋戈收走震靈鋤的時候,霧隱地狼和春山水月都認為隋戈是本命法寶受創受傷了,但是並不知道,隋戈的本命法寶是鴻蒙石,比震靈鋤高級太多了!也比春山水月的飛劍高太多了,完全不在一個檔次上。試問,戰略不如對手,法寶也不如對手,陰謀更不如對手,如何能不倒霉?

差不多清空了春山水月的空間手鐲,隋戈這才想到,春山水月的魂魄應該也被吸入了鴻蒙石當中。於是,心念一動,果然一團紫氣飄了過來,裡面隱約有一個人影,赫然便是春山水月的影子。

「這鴻蒙石實在方便,連魂魄都能吸納進來。」隋戈心想道,現在他都搞不清楚這鴻蒙石究竟算是那一級的法寶。如果是寶器的話,顯然不太可能,因為它比寶器厲害太多了。如果是靈器的話,但是鴻蒙石卻沒有器靈,所以讓隋戈覺得納悶。

而且,鴻蒙石中的鴻蒙紫氣,無論是心魔還是人的魂魄,都可以束縛住,實在有些強大,難怪以孔白萱的能耐,仍然要對鴻蒙石垂涎。

呸!

春山水月的魂魄向隋戈呸了一聲,這女人都到了這地步了,居然還如此驕橫。

啪!啪!啪!啪!啪!

幸好,鴻蒙紫氣可以束縛住魂魄,也可以虐打魂魄,當鞭子狠狠地抽在春山水月的影子上的時候,她終於變得老實起來了。

「你這個畜……你要幹嘛?」春山水月恨聲道。

「放心吧,別說你現在只是一團魂魄,肉身已經成了蚯蚓屎,就算是你有肉身,我也對你那一具臭皮囊毫無興趣。」隋戈淡淡地說道,「對於你這樣的腦殘女人,某家沒有半點興趣。」

「那你要如何?」春山水月問道。

「讓你魂飛魄散唄。」隋戈依舊平淡地說道,「雖然你的魂魄離開這裡,也活不了多久。但是,我還是寧願親眼看著你灰飛煙滅。因為你這樣的腦殘女,是不配再有轉世輪迴的機會了。」

大唐女侯 「小畜生!你這華夏小賤種!」

春山水月見橫豎都是要死了,所以也就豁了出去,叫囂道,「我的夫君一定來給我報仇的!你這華夏賤民一定會死得很難堪!你們這些蠢豬一樣的民族,是不配擁有這麼好的河山的……」

被春山水月這麼叫罵,隋戈倒是一點不生氣,因為他算是看明白了,這個春山水月純粹就是一個盲目崇拜泥轟國的腦殘女,要說崇拜也算了,居然反過來做了泥轟國的間諜,對自己的人下手,簡直就是活脫脫一個川島芳子,的確該殺!

「腦殘女,給你享受最高待遇——天劫神雷!」

隋戈冷冷道,念頭一動,在鴻蒙石深處空間的天劫神雷很快就被鴻蒙紫氣給帶了過來。

這一道天劫神雷,雖然被鴻蒙紫氣困著,但是仍然兇狠得如同一頭狂龍似的,張牙舞爪,攜帶著無邊的威勢和冰冷的死亡審判的氣息。

看到這天劫神雷的威勢,春山水月的靈魂似乎都在顫抖了。

此時,她終於知道,隋戈不是在威脅她,也不是在脅迫她,而是真的要她魂飛魄散。

「別殺我……我知道霧隱天君的秘密……」

轟隆!

一道電光擊中了春山水月的影子。

霎那間,她的魂魄便完完全全消失了,只有她的聲音還依稀回蕩在隋戈的耳中。

「這個腦殘女!你知道什麼秘密為什麼不早點說出來呢?」隋戈鬱悶道,不過對於春山水月的秘密,隋戈真的一點興趣都沒有,因為他一刻都不想面對這種腦袋有問題的「漢奸」女人。

下一刻,隋戈的精神力回到了身體當中。

很快,便已經到了中午。

隋戈看了看時間,然後跟唐雨溪打了一個電話,約她一起吃午飯。

十幾分鐘之後,隋戈出現在唐雨溪的辦公室裡面,手中拿著披薩和熱橙汁。

「不會吧,這就是你為我準備的『愛心午餐』?」唐雨溪看著隋戈手中的外賣食品笑道,「我說,你也太摳門了吧?你這愛心午餐,還不如我們公司自己的午餐。」

「得了吧,你們公司給員工準備的三菜一湯大鍋飯,那味道真不怎樣,以後改進一下吧,免得員工說『我們的唐總漂亮是漂亮,就是太摳門』了。」

「行啊,怎麼改進?」

「給他們每人煎一個笨雞蛋吧。」隋戈笑道,「有營養,又可以給你贏來口碑。」

「你真損。」唐雨溪笑著接過了披薩和橙汁,然後說道,「不過沒關係,只要有愛心,無論在哪裡吃,吃什麼東西,都是愛心餐。而且,今天的挺忙的,在外面吃完飯也浪費時間。」

「看來你真是我的賢內助。」隋戈笑道,「那為夫就送你一件禮物好了。」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 ?「這是翡翠鐲子?挺漂亮的啊。」

唐雨溪接過了那個空間手鐲,以為只是普通的翡翠手鐲,「這色澤挺漂亮的,看來價格不菲啊。不過,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你忽然送東西給我,是不是又背著我幹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情?」

「天地良心啊,你說我們就分開這麼一會兒,我能夠幹什麼對不起你的事情。」隋戈信誓旦旦道。

「那可不一定,有的男人,打一瓶醬油的時間,他就能跟給女人幽個會、偷個情。」唐雨溪道。

「問題是,我絕對不可能啊,我的時間肯定不是打一瓶醬油的時間,咱們那看星星,你懂的……」

「懂你個頭。」唐雨溪俏臉一紅,卻將這空間手鐲戴了上去,「不錯,挺好看的,多少錢?你沒有被人家奸商給宰了吧?」

「沒花錢。」隋戈說道。

「沒花錢?」唐雨溪似乎不肯相信,「難道你去偷別人的?」

「是的搶的。」隋戈道,「那個腦殘女倭鬼的。」

「什麼!」唐雨溪一驚,然後就要將這空間手鐲取下來,「那女人的東西,我可不要!這東西戴在我手上,我都覺得臟!隋戈,你也太不懂女人了,居然送這種破東西!」

隋戈伸手阻止了唐雨溪脫掉這空間手鐲,說道:「別脫,這不是手鐲。」

「這不是手鐲,這還能是什麼?」唐雨溪道,「難道它還能是一個——難道它是一件法寶?」

隋戈微微詫異,沒想到唐雨溪居然反應過來了。

真是難得啊。

看來服用了多櫪木果實之後,唐雨溪同學變得更加聰明了。

對於隋戈來說,是好事情,但也不是好事情。

「是的,是法寶。」隋戈說,「而且,是女人們都會喜歡的一件法寶,你知道這是什麼法寶么?」

「什麼?難道是空間手鐲?」唐雨溪問道。

隋戈大驚。

他頓時意識到,唐雨溪同學的智商已經到了跟他一個等級的高度了。

看來從今以後,他基本上是不能在她面前撒謊了。

隋戈苦笑著點了點頭。

唐雨溪歡喜雀躍道:「耶!居然讓我猜中了!我就是看那些仙俠遊戲裡面,好像有這種類似的空間手鐲……」

「你在遊戲裡面看到的?」隋戈直接石化掉了。

片刻之後,隋戈才恢復正常,然後向唐雨溪道:「現在,你不拒絕了吧?如果你真要嫌棄、拒絕的話,我就只能轉送給別人了。」

「你敢!」唐雨溪狠狠地瞪著隋戈。

「但是,你剛才說這東西很臟……」

「法寶嘛,都是有德者用之,關鍵是看它被什麼用。」唐雨溪很快換了語調,義正言辭道,「用在那倭女手中,當然是明珠暗投了。但是本小姐用嘛,那就是它棄暗投明了——對了,這東西怎麼用啊?」

「你用先天真氣注入——」

說到這裡,隋戈忽地停止說話了,因為他這才想起,唐雨溪還不是先天期呢。

唐雨溪也愣住了,然後鬱悶道:「你是不是存心的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