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戈本來覺得自己是一個可以接受很多稀奇古怪事情的人,但是他發現在谷岸雪面前,仍然有許多的東西,他是無法接受和無法理解的。

不過,以隋戈的見識,總還是能夠尋找到一些蛛絲馬跡的。

對於谷岸雪所說的這些東西,隋戈基本上可以推測出,谷岸雪那個時代的人之所以長壽,可能是因為他們的身體比現在人的身體更加強壯、健碩,蘊藏的元氣也更加龐大,因此無論壽元還是屍身,都比現代人擁有優越性。

同樣,這也可以解釋出,為何她所在的時代,男人都是勇猛的戰士,因為他們的身體素質本來就比現代人強健,當然也就更加適合習武和修仙了。

一些疑惑,似乎已經逐漸找到了一些蛛絲馬跡了,雖然還未能全部解開疑惑,但隋戈覺得已經不再是毫無頭緒了。

現在,隋戈決定問一個關鍵性的問題:「谷姑娘,你可以詳細說說你當時是因為什麼去世的么?」

【第四更來了!】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 ?「我是病逝的,我已經告訴先生了吧?」谷岸雪說道。

「是的。」隋戈說。「但是,我希望知道更加詳細的情況。以你的身體狀況,似乎不應該輕易得病吧,是不是呢?」

「是的。」

谷岸雪點頭說道,露出回憶的神情,「神木城的人,都很少得病的。因為我們基本上都是以荒獸的肉作為食物。荒獸雖然兇猛,但是它們的肉可以做食物,有些部分還可以做藥物,所以經常使用荒獸的肉,的確是很少生病的。當然,也有人生病死的,但是很少。我從小,就喜歡使用荒獸的肉,我不喜歡吃瓜果蔬菜,儘管對於神木城的普通人來說,瓜果蔬菜才是難得一見的好東西。所以,我父親小時候,總說我像是平民家中的『野孩子』,只喜歡吃荒獸肉。但介於使用荒獸肉是傳統,父親也沒有阻止我,只是,為了顯出身份,他總是將獵殺的最好的荒獸肉帶回來給我食用,以前孟揚也是,可惜……我記得那是孟揚去世幾年之後,父親看我總是悶悶不樂,於是有一次他託人用神木樹的果實去『冰河城』換取了一大塊冰凍的凶獸『窮奇』的肉回來,然後跟我和家裡其他人一齊享用。但是第三天,我也不知道為何,感覺自己生機開始迅速漸弱,於是只來得及和父親大人匆匆告別就病逝了。唉,卻沒想到,如今恍然若隔世,我在神木棺槨中不知年月,父親等人,早已經魂飛魄散,甚至連一點痕迹都沒有留下。」

隋戈聽完谷岸雪的話,喃喃道:「窮奇!窮奇,可是蠻荒之中最強橫的幾種荒獸之一?」

隋戈一直聽谷岸雪說荒獸的事情,但是一直只是將谷岸雪所說的荒獸當成是現在的野獸,或者比現在的野獸稍微強橫一些而已,偶然會有幾頭妖獸罷了。現在聽谷岸雪忽地說到了窮奇,隋戈卻不禁大驚了,敢情谷岸雪一直所說的荒獸,就是洪荒的妖獸?若真是如此的話,那些能夠跟洪荒妖獸抗衡的戰士,是何其地彪悍、強大了。

「應該是吧。」谷岸雪道,「窮奇,的確是很厲害的荒獸,每次出現,幾乎都可以滅殺一個城的戰士。也只有帝城的將軍和五位大帝,才可以輕易地滅殺它們。我們那一次食用的窮奇肉,是冰河城在一座冰山下挖掘出來的,也不知道是被古時候何人所殺的。不過,這個跟我的病亡有什麼關係么?」

「大有關係了。」隋戈嘆息了一聲,「若只是窮奇的肉,興許不會有事情。但是,你之前是否還吃了丹木的果實?」

「是的啊。」谷岸雪道,「我其實不喜歡吃果子的,但父親說那是神木的果子,千年才會結一次果,而且服用了那果子,是可以延年益壽的。另外,那果子吃起來的確是很香甜可口……只是,難道就是因為神木的果實,讓我中毒了?」

「你們神木城的丹木居然能夠結果了,說明其已經蛻變成了妖草,甚至已經開始向仙草蛻變了。不過,其形態仍然是樹,必然是被什麼陣法禁錮著,讓它無法突破、變化。不過,丹木千年結一次果,那果子的確是好東西,天然的丹藥,其形狀有些像是桃子,但是表皮卻是硃色,而且沒有桃核,對吧?」

「咦,你怎麼知道,你難道也吃過?」谷岸雪訝然道。

隋戈搖了搖頭,「我還沒那口福呢。不過,我知道丹木是會結果的,也知道丹木的果子是什麼樣子,還有丹木果實蘊藏了巨大的元氣,尋常人吃了固然是可以延年益壽,但是一時間卻不能完全吸收掉丹木果實的龐大元氣和靈性。而你,接著又吃了窮奇的肉,那窮奇可是洪荒中很強大的兇手,其肉也蘊藏了強大無比的元氣,更重要的是,窮奇的體質屬性為火;丹木的果實為丹水精華凝結而成,屬性為水。水火難以相容,而你又不懂修鍊,不知道煉化、調和陰陽、分化水火。因此,本來分開吃都是頂好的東西,結果一起吃了,就變成了毒藥,造成了食物中毒了。」

「唉,原來如此,沒想到是好吃惹的禍啊。」谷岸雪嘆道,語氣卻早已經看淡了生死。

「不過呢,這也就解釋了,為何你的身體可以萬年不朽了。」隋戈嘆道,「因為無論是窮奇肉還是丹木果實,這兩樣東西都是頂好頂好的『補品』,現在這些修士,做夢都想得到的東西。你雖然無福消受,但是兩樣東西的靈性和元氣,卻仍然融入了你的血肉,再加上你以前還食用了很多厲害的荒獸肉,身體的體質已經遠遠超過了常人,如果不是因為『食物中毒』的話,只怕你活上一千年也不是什麼難事。這也是為何,你們神木城的人,至少都能活上三五百年的原因。」

是啊,現代人天天吃豬牛肉,都能活百八十歲,而谷岸雪所在那個時代,可是天天吃洪荒妖獸的肉,這二者的營養可是「天壤之別」,而且那些荒獸的肉裡面可沒有各種生長激素之類的東西,絕對是綠色無公害,所以活上三五百年,的確不稀奇。

也就是是,谷岸雪那個時代,人的身體本質並不是比現在的人強大很多,只是因為環境和食物不一樣,因此人的壽元大不相同。另外,因為受到荒獸進攻的壓力,人類的戰士也變得非常強大,也是符合邏輯的,可見谷岸雪所處的時代,並非是另外一個宇宙時空,而只是跟現在時間相隔太久遠了。

而漫長的時間,是可以改變一切的,也可以消除一切的。

人類的歷史,只能夠勉強追溯到五千年前,對於那之前究竟發生過什麼事情,出現過什麼變故,已經無從考證了,而現在有科學家推測,即便是以現代的科技文明,人類如果一夜之間滅亡,所謂的「文明」在一千年之內就會面目皆為,兩千年就會消失得只剩下一些遺迹了,五千年,基本上所有的「現代文明」都蕩然無存了。

谷岸雪,也許很可能是來自五千年前甚至更久遠的時代。

當然,這也只是隋戈的推測,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隋戈也無從得知。除非,他能夠遇到一個活了那麼久的修士,告訴他曾經這個世界發生了什麼變化。

「先生,其實我怎麼死的,已經不重要了。」谷岸雪道,「我反正都只是一個魂魄了,能夠在這裡有一個棲身之所,已經不錯了。至於我的屍身,如果那屍身對你有用處的話,你儘管拿去用就是了。」

「這……這可不行。」谷岸雪越是慷慨,隋戈倒反而不好意思了。

「人死不能復生。留著那一具臭皮囊,每天看著它,反而是一種羈絆。」谷岸雪道,「而且,我們神木城中的人,也崇尚入土為安,不如,就讓它化為泥土吧。」

「好啊。」小銀蟲也不知道從哪裡鑽了出來,「乾脆讓我吞了,直接將它變成靈壤!」

「吃貨!」隋戈冷哼了一聲,「任通武的屍身,堂堂金丹期,都讓你給吃了,也沒見你提升修為啊!小銀蟲,你能稍微努力一點么。」

「老大,任通武的那具臭皮囊,被你拍成了肉醬,而且他的一身精華,都融入了金丹之中,那金丹我又消化不了,我雖然吃了他的血肉,又能提升多少修為,頂多是多拉幾泡屎尿而已。」小銀蟲抱怨道。

谷岸雪一聽,忍不住笑了起來,小銀蟲這廝,說話真是口無遮攔。

「美女的屍身,讓你給吃了,變成穢物,豈不是大煞風景。」隋戈哼了一聲,「這事你就別想了。不過,谷姑娘你的屍身,本身就吸收了窮奇等很多厲害荒獸的元氣,尤其是最後融和了丹木果實,這丹木的丹水,非常神奇,可以將有靈性的材料自行淬鍊成丹。而你,直接吃了丹木的果實,雖然不幸病亡,但是經過了萬千年的淬鍊,這丹木果實已經將你的屍身化為一粒極品的人元丹了。若是就這麼入土的話,也很難變成泥土,而且也是一種巨大的浪費。反之,若是將你的身體再次淬鍊的話,未必不能返魂。」

「什麼!」

谷岸雪很是驚訝地看著隋戈。

小銀蟲也驚住了,說到:「老大……這,怎麼可能啊?逆轉生死,只怕是真仙才能做到吧。」

「逆轉生死,的確是很難做到。」隋戈正色道,「生死輪迴,關乎天地秩序,的確是很難打破。但是,修行之路,本來就是逆天而行。修行的過程,也就是摸索、利用天地之秩序和規則的過程,並且,也是打破天地規則的過程。逆轉生死,肯定不容易,不過谷岸雪的情況有些特殊。首先,她的魂魄沒有被送入冥界輪迴,這就有了返魂的可能;其次,也是最關鍵的是,她的身體完好無損。」

「完好無損也沒用啊。」小銀蟲道,「逆轉生死,關鍵是她的身體要有生機才行啊。一具冰冷冷的屍體,是不可能成為魂魄的依託之所。」

【第五更!】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 ?「是啊,生機,最關鍵的是生機。」

隋戈微微笑道,「我剛才不是說過了么,谷姑娘的身體,如今被丹木的果實加以萬年淬鍊,本身已經成了一粒『丹藥』,一粒外形像人的人元丹,而且品級還是很高的人元丹。而丹藥,你知道真正的丹藥是什麼?一丹一世界,真正好的丹藥,是一個完整的世界,可以長期存在下去,甚至產生靈性、擁有呼吸吐納修行的本領,還有丹藥修鍊成丹仙的例子。」

「老大,你這究竟是什麼意思啊?」小銀蟲道,「我怎麼一頭霧水了。我就知道,谷姑娘的身體是丹藥,或者比丹藥還好,吃了肯定可以提升修為的。」

「沒錯,吃了是可以提升修為。」隋戈正色說,「不過,我們如果都開始人吃人了,豈不是成了魔頭,或者是修行界中那些修鍊得沒有了人性的傢伙?我之所以說谷姑娘的身體其實已經算是一枚人元丹,只是要通過適當的方式,想辦法讓她返魂。」

「老大,你瘋了么?」小銀蟲驚呼道,「你最近是不是糊塗了,還是被勝利沖昏頭腦了?怎麼想的事情,全都是這些瘋狂得不著邊際的構想呢?返魂的事情,別說金丹期,就算是元嬰期的修士,也不敢做!」

「小銀蟲,那是因為不清楚其中的原理。」隋戈說道,「如果沒有幾分把握的話,我也不會性口雌黃。況且,我所說的返魂,並非你所想的返魂。算了,我跟你這隻知道吃的蠢貨解釋幹嘛。總之,其實整個過程非常簡單,她現在的身體不是已經算是人元丹了么,我就再進一步給她淬鍊,將其淬鍊得更加圓潤、無暇,成為真正的擁有靈性的人元丹。而她的魂魄,就可以成為丹靈,永駐其中。」

「丹靈……老大!你真是妙想天開啊!不過,你這個想法真是不錯,簡直就是偷天換日的手段啊!」

小銀蟲激動地說道,「老大,你真是天才,你這個想法應該是可以成功的。只是,你想過沒有,一旦讓她成為了丹藥的葯靈,你不擔心她被人連身體帶魂魄一齊吃掉么。」

「蠢貨!她不能修行提升自己的修為么!」隋戈哼了一聲,然後又道,「趕緊去做事吧,看樣子你這頭腦是越耍越懶了。」

「老大,我想看你給她還魂嘛。」

「現在還還不了。」隋戈說,「雖然她目前也算是一顆人元丹了,但是因為她使用的荒獸種類太多、元氣太龐雜,雖然經過了上萬年的自然淬鍊,但也只是初具雛形而已,我知道這想法雖然行得通,但卻不敢立即開始淬鍊,須得考慮清楚才行。」

「唉,老大,你真是吊人胃口啊。」小銀蟲咕噥了一聲。

「你都知道,這是偷天換日的方法,哪是那麼容易就成功的。更何況,谷姑娘的身軀就這麼一個,一旦淬鍊失敗,可就徹底沒了。」隋戈嚴肅地說道,「所以,在沒有十足的把握情況下,我是不會貿然動手的。不過,在這之前,請谷姑娘幫我一個忙。」

「先生客氣了。」谷岸雪聽見可以「還魂」,也是有些激動,「我能有這麼一個棲息之地已經很不錯了。如果能夠幫上先生什麼忙,那是再好不過了。」

「我沒想到,你的屍身竟然可以溫養靈木。所以,我打算將一樣東西放在你屍身上溫養著,希望能夠提取出一點靈性和生機。」隋戈說道,他所說的一樣東西,就是那黑乎乎像是煤炭一樣的扶木果。這扶木果也算是隋戈用「大價錢」換來的,但是隋戈卻一直沒有辦法粹取其中的那一點靈性精華。

既然,谷岸雪的屍身可以溫養丹木,讓丹木萬年重生髮芽,興許也能夠讓扶木果產生一些變化。畢竟谷岸雪的屍身中,可是蘊藏了不少遠古荒獸的肉,甚至還有窮奇那樣的凶獸的元氣,所以若是谷岸雪這一枚「超級人元丹」能夠讓扶木果產生一絲變化的話,隋戈就算是賺到了。

對於隋戈的這個小小要求,谷岸雪當然沒有拒絕。

事實上,谷岸雪發現,隋戈對她也算不錯了,沒有為難她、利用她,而且還讓小銀蟲陪著她儘快熟悉和融入這個時代,雖然不是同一個時代的人,但是谷岸雪還是能夠分清楚好歹的。

於是,隋戈就將那黑得跟煤炭似的扶木果放入了丹木棺材中,輕輕貼放在谷岸雪屍身的胸前。

死馬當活馬醫。

隋戈已經不敢奢望能夠將上古扶木復活了,但如果能夠廢物利用,釋放出一點有用的剩餘價值的話,就已經讓隋戈同學心靈得到安慰了。

另外,關於谷岸雪,雖然仍然還有許多疑惑沒有解開,但總算是找到了一些共同點,隋戈相信隨著了解的增多,終究有一天會豁然開朗的,於是也就不刻意著急去解開所有的謎團。

一切,當順其自然。

於是,隋戈暫時拋開了谷岸雪來歷的事情,也拋開了扶木果實的事情,開始「整合」手中的資源,盡量加以合理利用。

任通武的萬年靈玉峰,算是給隋戈上了一份「大禮」。

說起來,這萬年靈玉峰落入任通武的手中,還真是明珠暗投了。

萬年靈玉,顧名思義,這玉石山峰已經有了「靈」,尤其是其中長生的玉髓,更是其神髓、靈髓。萬年玉髓,是萬年靈玉自行產生的,如何產生,是因為這萬年靈玉修行、吸收天地靈氣產生的。落在任通武的手中,這傢伙只知道不斷地從萬年靈玉峰中抽取萬年玉髓,產生一點就抽取一點,完全不給這萬年靈玉峰溫養的時間,當真是如同敲骨吸髓。

而落入隋戈的手中,情況卻截然不同了,他非常清楚,靈玉都是需要溫養的,萬年靈玉更是需要精心地溫養。曾經,隋戈就用自己的真氣去溫養過千年靈玉,以此來產生玉髓。但殺雞取卵的事情,很多人都會做;餵雞催卵的事情,卻很少有人去做。原因很簡單,誰願意將自己辛苦修行換來的元氣注入到玉石當中,反而給玉石提升修為?

就算是任通武,結丹期的強者,肯定也不會有多餘的元氣提供給萬年靈玉峰。要知道,要讓這萬年靈玉峰一次性「吃飽」,消耗的元氣是何等的龐大?

何其恐怖!

不過隋戈則不然,隋戈同學最不缺的就是元氣,鴻蒙石就是他的元氣之海,雖然算不上是無窮無盡,但對於隋戈目前來說,絕對可以支持他隨便揮霍。

因此,隋戈對這萬年靈玉峰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將龐大的元氣注入其中。另外,隋戈用精神力試著跟著萬年靈玉峰的神識進行接觸。這萬年靈玉峰既然能夠產生玉髓,想必也應該有了一定的靈性,產生了一些意識了。

隋戈只是用他的神識向萬年靈玉峰傳遞了一個概念:互利!

是的,任何一種合作想要長久下去,就只能互利。

這萬年靈玉峰有了靈性,下一步必然就是形成玉靈,可是在任通武的手中,它被壓榨得慘痛無比,根本就沒有機會凝聚出玉靈,但是它只是石頭,不能飛不能跑,只能任憑任通武不斷地壓榨它,而完全不能反抗,好不容易凝聚一點萬年玉髓,立即就被任通武給吸走了,這萬年靈玉峰,在任通武的屁股下,簡直就是永恆的折磨;如今,落入了隋戈的手中,隋戈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給為它灌注充足的元氣,讓它吸了一個飽,比起以前的日子,簡直就是天壤之別。

隨後,隋戈向這萬年靈玉峰傳遞了很明確的信息:互利。只要這萬年靈玉峰用心地生產萬年玉髓,隋戈可以為它提供充足的元氣。然後,每一次產生的萬年玉髓,隋戈拿走其中的一半,剩下的一半,留給這萬年靈玉峰自己去凝聚玉靈。

對於隋戈的提議,這萬年靈玉峰自然會答應。因為它知道如果不答應,那麼它只能繼續過著向以前被任通武壓榨的日子,永遠沒有希望,沒有出頭之日。

而為隋戈幹活,至少還有提升進步的希望。

跟著萬年靈玉峰「交流」之後,隋戈將萬年靈玉峰放入了靈田的中央處,直接它埋入了靈田的中央處,只剩下一個頂部在靈田的中央處,然後將裝著靈泉的萬年靈玉盆放在了玉石山峰的頂部,使兩者都成為了八荒雲雨大陣的中心。

如此一來,這萬年靈玉峰可以從靈田當中吸收天地靈氣,然後產生萬年玉髓,同時又可以加大八荒雲雨大陣的威力,實在是一舉兩得。

重新布置好陣法之後,隋戈又一次開啟了八荒雲雨大陣。

嘩嘩!

霎那間,靈田上空,如同豆子一樣的靈雨雨滴紛紛落下,擊打在靈田中的這些靈草、靈木上面,濺射出無數的水花,而靈田中的這些靈草,就像是久旱逢甘霖的禾苗,忽然間生長速度倍增!

【第六更送上!明天是小米生日,也是砸票爆發活動最後一天。小米昨晚碼字到三點,但是一天爆發的極限就是六更。所以,明天爭取繼續六更!不過,超過六更就不能保證了。有願意給小米多砸點票票的當生日禮物的,小米當然更高興啦:)】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 ?靈雨的規模,似乎從小雨變成了中雨。

不過,這樣的變化,卻意味著這些靈雨的靈氣濃郁度已經上升了數倍甚至是十倍!

隋戈沒想到,這剛剛「吃飽喝足」的萬年靈玉峰一開始「工作」,居然就這麼賣力!如果照這樣進行下去的話,靈田中的這些靈草靈性會進一步的攀升,甚至,會有新的妖草出現!

隋戈的乙木神針也算是針對草木的「針灸之術」,可以提升草木的靈性,但是對於已經變成了靈草的草木,乙木神針也不能單單憑「針灸」就可以將其變為妖草。這也是為何隋戈的靈田當中,一直沒有誕生出妖草的緣故,要誕生為妖草,需要靈草自行修行、領悟,單單扎針可不行了。

當然,有隋戈提供的高品質靈田,有八荒雲雨大陣,有萬年玉髓,這些靈草修行的過程也會進一步縮短,誕生妖草的幾率自然也會隨之提高的。

到時候,可不僅僅只有九頭妖參才會變成妖草,就算是三元易經草、洞冥草、五穀神樹這些靈草靈木,也是有可能進一步蛻變成為妖草的。

而那時候,隋戈也就成了「萬妖之主」了,因為這些妖草無論如何,仍然都在隋戈的鴻蒙石之中,當然也就無法違背隋戈的意念,它們到時候當然也會成為隋戈的強大助力。

前程一片光明啊!

看著眼前的靈雨,隋戈同學心潮澎湃。

如果照著這樣的趨勢發展下去,鴻蒙石配合他的青帝木皇甲胄,爆發出來的實力將是難以想象的。尤其是,當這些靈草當中,有些已經開始蛻變成為妖草的時候。

一拳打出,如果可以攜帶數百甚至上千妖草合力的一擊,那是何等的恐怖!

雖然不敢說仙佛辟易,但是絕對可以橫掃目前這個修行界。

當然,前提是隋戈的身體要能夠承受千百妖草合力凝聚的力量。否則的話,力分則弱,縱然有龐大的元氣之海,那也是枉然的。

「唉,若是真的能夠結成多顆金丹就好了。」隋戈在心頭想到。

有了這元氣之海,就像是有了無窮的寶藏,可是,隋戈只有一顆金丹,雖然這金丹比普通修士的金丹已經強橫、圓滿了很多,但依然無法匹配鴻蒙石這樣的元氣寶庫。若是,真的能夠多形成幾粒金丹的話,那麼就算是碰上了元嬰期的老怪物又何妨?照樣可以硬撼!再也不用望風而逃了!

可是,谷岸雪雖然說過的確有人結成了多顆金丹,但是她卻不知道方法。並且,還有一個後遺症,那就是很可能修為境界一直卡在金丹期。

所以說,其中的風險很大!

如果是其他人,權衡風險和收益之後,也許就會放棄這個「魔鬼般」的念頭,因為修行界的很多人,都無法擺脫「境界越高越怕死」的怪圈,到了築基期以後,尤其是結丹成功,擁有了上千年的壽命,很多人都會更加珍惜來之不易的壽元,所以輕易不會冒險,寧願循規蹈矩一步一步走前人已經走過的路,而不願以身犯險,另闢蹊徑。

但隋戈不一樣,隋戈沒有師父、門派束縛,所以就算是有離經叛道的想法,也不會有門派長輩來干涉,更不會受到處罰,同時富貴險中求一向都是隋戈所遵行的真理,所以他敢於冒險,敢於想別人不敢想,做別人不敢做的事情。

「那麼,就再冒險一次吧!」

隋戈自言自語地說道。

這時候,隋戈的精神力一陣強烈波動。

對於這種波動,隋戈已經很熟悉了,連忙展開吞魔心法,將這一股強大的精神力煉化並且融入到他的精神力當中。

這是鴻蒙石中那些芝人芝馬信奉所產生的精神力。

這些小東西,大概是因為靈雨的增強,讓它們的靈性和修為提升速度加快,於是它們對隋戈的信仰當然也就如同滔滔江水連綿不絕了,這不,隋戈的精神力得到的大補,真是比雙修功法加天星心功得到的好處還大。

隋戈全神貫注,吸納這些芝人芝馬的祭拜和供奉。

當這些小東西結束了膜拜之後,隋戈陡然發現,他的天星心功竟然已經提升到了第四重!

而天星心功到了第四重的時候,隋戈感覺到自己的精神力也開始發生了變化。

這時候,隋戈開始感覺到自己的精神力不再是一種無形的東西了,而逐漸有了凝結為實質的徵兆。

這種變化讓隋戈感到有些不可思議。

因為精神力要徹底化為實質,那便是元嬰期的事情。元嬰,就是精神力化為實質的結晶體。

但是現在,隋戈還只是結丹期的境界,距離元嬰期差不多還有十萬八千里,但精神力卻居然有凝聚成實體的徵兆了,這就顯得有些詭異了。

不過,精神力變得強大,這對於隋戈來說,當然是一個好事情。

只是,現在隋戈面臨的問題是:無論是肉身還是精神力,他都選擇了「不走尋常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