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驟然間,天穹之上響起雷鳴般的巨響,聲勢浩大,宛若驚天之雷,驚動了所有高台周圍的人。

一眾青年俊彥具是抬頭,向那虛空之處看去。

只見,虛空之上驟然間雷海翻騰,熾盛刺目的閃電穿梭其間,釋放著毀天滅地的恐怖氣息。

然而,不等眾人反應過來,雷海之間忽然湧起無邊的火焰,一片金色的火海傾覆天穹,火勢兇猛,彷彿要燒破日月星辰。

「抱歉,讓眾位久等了!」

與此同時,一道略顯歉意的溫和嗓音自天穹之上傳下,響徹雲霄,回蕩在眾人耳畔。

聞言,眾人具是眸光一凝,仰望虛空,只見,肆掠天穹的雷海火光之中,一位白衣勝雪,劍眉星目,氣質溫和的俊郎少年浮現,他宛若謫仙臨塵,白衣輕舞,風采無雙,超然於眾生之上。

雷霆為其開道,火焰為其喝彩,他彷彿踏著漫天雷霆而來,白衣之上流轉著傾世雷光,如雷神降臨,火神復甦,神威滔天。

「沒想到,他居然同時精通兩種屬性元素,看來,武道大會之上,他並沒有展現出全部實力!」盯著那虛空之上宛若雷神般的傲視身影,慕無敵眸光幽深,喃喃自語道。

其實,他心中有些疑惑,既然燕逸塵在武道大會上隱藏實力,為何如今卻要自己暴露?

這個問題不僅他想不通,南天王這個帝國的守護神,也是猜不透燕逸塵的想法,眼眸中掠過一抹疑惑。

「這火焰雷霆……」看著浩蕩天宇的雷海火光,慕無天劍眉一皺,他感覺得到,這雷霆與火焰威能十分恐怖,遠超一般的火屬性修者與雷屬性修者。

慕無敵也是發現了這一點,沉聲道:「據傳,桃花庵晚宴上,燕逸塵便是用一簇火焰偷襲擊傷了斷魂崖的一位長老,如今看來,應當便是這種火焰!」

慕無天能發現的,慕無敵自然也能發現,燕逸塵的火屬性似乎強的離譜,遠超尋常的火屬性修者。

「難道……他煉化了什麼火屬性妖獸的本命獸火?」

這是慕無敵唯一能想到的。

他的想法也並非沒有依據,九國聯盟地域內,也不乏一些驚采絕艷的武者,他們會冒著巨大的風險煉化一些高階火屬性妖獸的本命獸火,用來提升自己所凝聚的火焰的威力。

同樣,如果是修練雷霆屬性的武者,也可以煉化雷屬性妖獸所凝練的妖晶,來增強他們雷屬性的威力。

這也是為什麼人族始終不能與妖族和平共處的原因,因為獵殺妖獸,對人類的修行有著許多幫助。

高台之上不僅慕無敵三人驚訝,高台周圍的一眾青年俊彥同樣滿目震驚,他們也沒有想到,燕逸塵居然同時精通兩種屬性元素。

要知道,在武道大會上之時,燕逸塵只是使用了火焰屬性玄氣呢。

「參見國主,南天王!」在眾人凝重震驚的眸光之下,燕逸塵的身影劃破虛空,停留在高台之上,對著慕無敵抱拳行禮道。

「好了,不用多禮!」揮了揮手,慕無敵英武的臉龐上湧現一抹笑意,看著燕逸塵笑道:「你這小傢伙才是天驕戰的重頭戲,帝國排名,還要靠你爭奪呢,不等到你,眾人可不敢出發呢!」

聳聳肩,燕逸塵淡淡一笑,道:「臨時有些事,所以耽擱了一下,還望國主見諒!」

慕無敵對此只是搖頭一笑,慕無天這位帝國內大名鼎鼎的武痴王爺卻是臉色不善,看著燕逸塵沉聲道:「呔,小子,你什麼意思?本王貴為青龍郡的郡王,帝國的封號王爺,你為何只對他們兩個行禮,將本王視若無睹,涼在一邊?」

說話間,慕無天臉色不善的盯著燕逸塵,那表情似乎在說,你要是說不出個三五六來,就要你好看一樣。

「額……」聞言,燕逸塵卻是微微一怔,即便他心性成熟穩重,此刻也不禁有些無語,大爺,我都不認識你是誰,怎麼對你打招呼啊!

臉上浮現一絲笑意,看著慕無天,燕逸塵抱拳笑道:「原來是九王爺臨面,倒是小子眼拙了,果然是聞名不如見面,見面不如聞名,九王爺果然風采非凡!」

聞言,慕無天臉色才是多雲轉晴,笑道:「還算你小子有眼光,難怪我家那丫頭對你不惜讚美,你也不錯,人模狗……額……不對……是人模人樣……風流倜儻,一表人才!」

燕逸塵頓時嘴角一抽,卻是沒敢出聲反駁,心中卻是有一萬頭草泥馬狂奔而過,翻江倒海。

慕無敵與南天王兩人則是相識一笑,能被慕無天打趣,那也是一種資格,說明能入得了慕無天的眼,一般人連被他打趣的資格都沒有呢。

「父王,您說什麼呢!」高台邊緣,邀月公主臉色一紅,看著慕無天嗔怒道。這個父親真是太丟臉了,看來得讓母親管管。

高台周圍,其餘一眾青年俊彥具是嘴角一抽,面冒黑線,這個王爺真是奇葩,不少人以前都是只聽其名,未見其人呢。

眾人不由暗暗讚歎燕逸塵那句話說得好,真真是聞名不如見面,見面不如聞名,端的奇葩!

(下章更精彩) 天驕戰,這是屬於整片九國聯盟地域的盛事,因為這是屬於九國聯盟地域所有青年一輩武者的交鋒,極度激烈驚艷。

許久的歲月之前,許多不知名的絕代英才,都是從天驕戰一舉揚名,達到『天下誰人不識君』的境地。

這種例子,在以往的歷史中並非沒有。

如最早的「詩聖」暮成雪,他原本籍籍無名,卻憑藉一曲《將進酒》聞名天下,在這之前,他便是於天驕戰顯露崢嶸頭角。

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

這便是詩聖暮成雪的神話。

還有三百年前的「符尊」夜來風,他於那一屆的天驕戰上,敗盡八方俊傑,橫掃十方英才,一手符篆之術,橫掃同輩,無人可敵。

最終,問鼎他們那一屆天驕戰的第一王者座,聲名遠播。

與如今這個時期最接近的傳說,便是上一屆天驕戰,其中最顯耀的一位,便是問鼎第三王者座的青蓮劍仙李太白。

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

據說,李太白劍道通玄,神鬼莫測,十步之內,幾乎無人可擋!

這便是青蓮劍仙李太白的傳說。

李太白也是在天驕戰上露出絕世鋒芒,在這之前,根本無人知曉他是誰,他在上一屆天驕戰上的表現太驚艷,被當時的眾多老輩強者視為第一王者座的最有力爭奪者。

然而,他卻輸了,輸的莫名其妙,輸給了第二王者南莫愁,他的輸讓眾人有些意味,有些不能接受。

我曾十步殺一人,卻敗給你一個眼神!

這句話,在天驕戰之後流傳天下,有人猜測,李太白是對南莫愁有仰慕之心,不願對南莫愁出手,因此甘願認輸,屈尊第三王者座。

西園公子名無忌,南國佳人號莫愁;

東方太白劍絕塵,北山深處花滿樓!

這是上一屆天驕戰誕生的四位少年王者,他們驚采絕艷,橫掃同輩英才,留下數不盡的輝煌傳說……

他們的傳說依舊在傳頌,不知不覺中,又是迎來了新一屆的『天驕戰』,天驕爭鋒,王者稱雄。

問天下誰是英雄?非我莫屬!

天驕戰,這是被眾多武者冠上的名字,這盛事還有一個說法,那便是南北會盟。

北方四大帝國:天陽帝國、天水帝國、明月帝國、星辰帝國。

這四大帝國組成北方聯盟,雄踞妖獸山脈北方的廣闊地域,皇權至上,君臨天下,各自統治著億萬里江山。

北方聯盟的存在,是為了制衡南方聯盟,南北雙方,時常有大戰發生。

南方五大帝國:大秦帝國、大漢帝國、大唐帝國、大楚帝國、大明帝國。

這五大帝國組成了南方聯盟雄踞妖獸山脈之南,與北方四國遙遙相對,相互制衡。

而所謂的『南北會盟』,便是九大帝國相互顯露武力,同輩爭鋒,為各自帝國內的年輕天才爭奪機緣。

「南北會盟之地,是妖獸山脈中連接南北方地域的一處通道,那裡有一座萬丈巨峰,名為碧落山,在碧落山之下,便是天驕城,那便是我們此次的目的地!」明月皇族御用的飛行玄兵,明月之舟上,九爺慕無天雄厚的聲音擴散開來,回蕩在眾人耳畔。

「碧落山,天驕城,李太白!」想起第一樓門口那位彷彿始終在睡覺的老爺爺的話語,燕逸塵眼眸中掠過一抹異色,喃喃自語道。

燕逸塵臉色平淡,心中卻掀起了滔天大浪,那被無數武者贊稱為『青蓮劍仙』的李太白,應當便是第一樓的人。

燕逸塵躺在自己房間的床榻之上,不禁有些感嘆明月皇族的底蘊之深。

房間之內裝飾顯得奢華大氣,尊貴雍容,三階妖獸金雕毛髮鋪成的柔軟床榻,牆壁之上,月光寶石釋放朦朧月光,照亮了整座房間。

抬頭看去,甚至能看到浩瀚無盡的宇外星空,這座飛行舟上方,全部是用白色水晶裝飾,抬頭間,便是能望見天穹。

此刻,正是黑夜,朦朧的月光透過白色水晶照射而下,其光芒更盛於月光寶石,將整片房間點綴的美輪美奐。

砰砰砰!

這驟然響起的敲門聲讓得燕逸塵一怔,明月之舟十分巨大,上面房間也很多,因此每一位參加天驕戰的人都有著一間獨立的房間。

「會是誰呢?」劍眉微皺,燕逸塵思索著來人,對他來說,目前最重要的便是修鍊,其他的都可以無視,或者說他都沒有興趣。

咯吱——

開啟房門,北冥神宮那英俊的臉龐浮現在眼中,燕逸塵微微一笑,道:「世子殿下怎麼有空過來?這可真是蓬蓽生輝啊!」

聳聳肩,北冥神宮笑道:「閑來無事,燕兄弟,不如我們出去喝兩杯?」

「咦?」燕逸塵微微一怔,頗有些驚奇道:「莫非……這飛行舟上還開設有酒樓?」

聞言,北冥神宮無語的扶了扶額頭,無語道:「這艘明月之舟乃是皇族御用的飛行舟,又怎麼會缺少酒樓呢!」

燕逸塵露出恍然之色,輕輕點了點頭,

穿過幾條街道,燕逸塵與北冥神宮兩人便是來到一座大廳,淡淡的瞥了一眼,燕逸塵便是看到不少熟悉的身影。

比如八大世家林家暨明月學院如今當代的領軍人物之一的林青崖,還有似乎是林青崖伴侶的那位女子,燕逸塵記得,她似乎叫做莫纖柔。

某角落處,邀月公主在與一位風度不凡的青年俊彥笑著交談,看上去頗為愉快。

石之軒邪魅的臉龐也是浮現在燕逸塵眼中,此刻,他也是在與一位氣質出眾的世家千金在暢談。

「這裡人不少啊!」收回眸光,燕逸塵淡淡的說道。

「燕兄弟請坐!」北冥神宮與燕逸塵兩人坐在一處角落的座椅之上,端起案桌之上的酒壺倒酒的同時,北冥神宮笑道:「這些世家子弟,大多驕奢淫逸,貪圖享樂,縱然天驕戰在前,也改變不了他們享樂的習性!」

說著他還輕輕的搖了搖頭,似乎頗為不屑的樣子,他這番模樣讓得燕逸塵一笑,道:「北冥兄似乎也是世家子弟吧!」

北天王府的世子殿下,還真是貨真價實的世家子弟呢。

聞言北冥神宮笑道:「我又怎麼能與他們一言而論呢?!!」

顯然,北冥神宮對其餘的那些世家子弟頗為不屑,想到北冥世家那龐大的勢力,燕逸塵也不覺得意外。

北冥世家曾是明月帝國八大世家之首,勢力龐大,如今雖遷移出帝都,遠在北天郡,但其實力依舊強盛。

如此一位世家望族的繼承者,倒也的確有資格不屑其他的世家子弟。

「干!」端起案桌之上酒香味肆掠蔓延的酒杯,兩人舉樽共飲,氣氛顯得十分愉悅。

酒下肚的剎那,便是化作一股熱流在體內奔騰起來,些許能量,化作玄氣極速涌動在經脈之中,燕逸塵臉上也是不由得露出一絲驚容,讚歎道:「這酒恐怕都算的上三階靈物了,普通玄者境的武者喝上一口,都足以比得上數日的苦修了!」

「這是自然,這御酒乃是用許多靈藥熬制而成,自然是蘊含著龐大的靈氣!」放下手中的酒樽,北冥神宮笑著說道。

燕逸塵便這樣與北冥神宮飲酒暢談,呆在角落處的他們絲毫沒有影響到大廳內歌舞昇平的氣氛。

能登上這艘明月之舟的人,不管男女,具是當世一流的青年俊傑,或天之驕女,大多更是出自豪門世家。

青年男女的暢談笑聲,伴隨著醇厚的酒香味與女子那各不相同的幽香蔓延在空氣之中,為這清酒憑添三分香色。

忽的大廳內人群中浮現一絲騷動,七八道身影向著燕逸塵這個方向走了過來,瞧得為首之人,燕逸塵輕輕放下手中的酒杯,笑容玩味。

為首之人,正是聖堂的創建者,柳家的少主,柳雲狂!

(下章更精彩) 柳雲狂,八大世家之柳家的少主,帝都地下勢力『聖堂』的創始者,如今更是玄師四重天巔峰境界,當之無愧的蓋世人傑,少年天驕。

然而,在明月帝國武道大會之上,柳雲狂這位被眾多老一輩強者看好的俊彥,取得的成績卻並不算好!

武道大會,明月帝國俊傑榜第十二名!

得知柳雲狂的消息以後,燕逸塵也頗為詫異,柳雲狂實力不弱,又出自八大世家的柳家,不缺少高階功法玄技的他,應當不只是取得這個名次。

在經過石之軒的解釋之後他才明白,為了不傷和氣,八大世家的少主幾乎不會在武道大會之上爭鋒相對。

他們嚮往的是天驕戰,那才是他們的舞台。

此刻,大廳之內引起了一陣騷動,只見,以柳雲狂為首,有著七八位世家子弟,向著燕逸塵所在的角落走來。

北冥神宮笑著飲酒,眸光幽深,誰也猜不透他的想法。

燕逸塵把玩著手中造型精美的翡翠酒杯,將其在案桌之上旋轉著,發出嘩嘩的轉動聲響。

他的眸光卻是看著逐漸走來的柳雲狂等人,笑容玩味,更加顯得高深莫測。

「公子好雅興,天驕戰在前,還有興緻出來飲酒作樂,不怕天驕戰上一敗塗地,丟了我明月帝國的臉嗎?」來到燕逸塵案桌之前,柳雲狂面帶微笑,平淡的話語卻極度犀利,攝人心魄。

柳雲狂面如冠玉,劍眉星目,剛毅的臉龐上充滿霸氣,彷彿一位舉世無雙的霸者,霸道絕倫,他身著一襲黑色華服,袖口之上綉有金色紋邊,神秘之顯著三分高貴。

此刻,他那光芒璀璨的眼眸直直地盯著燕逸塵,彷彿一位高高在上帝王在審視他的臣子,透露著睥睨天下的意味。

在他身後,幾位帝都世家的俊傑,皆是臉上帶著譏諷的笑意注視著燕逸塵。

就如石之軒所說,一些帝都世家的俊傑皆是將眸光放在天驕戰上,一般來說,為了不傷和氣,他們很少在帝國內的武道大會上爭鋒出手。

正是這個原因,更是有不少人沒有參加明月帝國的武道大會,因此燕逸塵這個武道大會的第一俊彥,他們也不怎麼放在眼裡。

以玄師四重天初期的實力,在一群玄師四重天巔峰境界的蓋世人傑手中奪得第一名,這個消息幾乎沒有人相信,都當做了浮誇之語。

更由於燕逸塵不是出自大世家的緣故,因此燕逸塵雖被一些人重視,卻並不怎麼放在眼中。

沒有強悍的家族背景,便是一棵沒有森林依靠的大樹,雖一枝獨秀,卻也容易被狂風暴雨所吞沒。

正是這個原因,今時今日,柳雲狂依舊敢來踢燕逸塵的場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