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光迷離的飄到了金鑾殿中央,支撐着整個大殿的那根金住上的雕龍處,玄宗嘴角帶笑,陷入了回憶.

“靈蕭兄,別來無恙吧.”玄宗喃喃自語道.

原來這唐玄宗李隆基竟與那李靈蕭是舊識,記得當年一代女皇武則天掌控大唐江山的時候,他的侄子武三思爲了日後能繼承皇位,曾經派刺客對李家後人進行暗殺,而當時身爲皇孫的李靈蕭在生命垂危之際曾被出入江湖的少年俠客李靈蕭所救.

二人因此成爲了好友,在日後玄宗登上帝位的過程中,李靈蕭帶領自己的門派—-天外逍遙門,給予了玄宗全力支持.

要不是李靈蕭只喜歡遊戲江湖,不願意被朝廷所約束,恐怕現在已經是朝廷中的一名大員了.

這李靈蕭便是玄宗此時手中的一張王牌,也是暗牌… 就在大唐的滿朝君臣算計我的時候,我卻連一點音訓也不知道,還是繼續着我的流浪生活,現在的我已經找到了我人生的目標,那就是儘量在這個世界上立足,爲自己也爲自己身邊的人一個幸福的生活.

坐在旅店的大牀上,我一邊哄着寶寶睡覺,一邊回想起了樑洲城那個美麗的身影,回想起了離別時那滴碎於我心頭的清淚。

衰運已經很久沒有降臨在我身上了,如今的我也算是真正的過上了正常人的生活,可身爲男子的自尊卻讓我不能回去找她。現在的我衣食皆靠李靈蕭資助,如果日後真的娶了飛絮,我拿什麼給她幸福?

大丈夫立世但求名顯天下,可我有什麼,一不能文,二不能武,三不懂商,更沒有父輩的陰翳可以依靠,如今的我只是個無家無業的浪子。

但我卻不能放棄,經過了上千年的時空逆轉,我已經從衰神的絕境中走了出來,這已經十分難得了。現在不在咒罵上蒼,也就不會有什麼倒黴之事發生,憑我那超脫與這個時代幾千年的知識,或許我也能成就一番事業吧!

“飛絮,等着我吧!總有一天我會讓你成爲世界上最幸福的新娘”。

看着我那一會憂鬱,一會高興的樣子,寶寶那眯起來的小眼睛漸漸的又睜開了,趴在我的膝上,問我道:“雲哥哥,想什麼呢?寶寶好無聊哦,你陪陪偶說說話好不好嘛?”


這小狐狸不知爲何,對我十分依戀,自從跟了我以後,還睡覺也要膩在我的身邊,而我呢!對這小傢伙也打心裏喜歡,心疼得不得了,就象自己親妹妹一般,再者寶寶十分懂事,所以但有所求,我都依她。

憐愛的抱起了這失去父母的小傢伙哄她道:“寶寶要聊些什麼呢?”

寶寶歪了歪小腦袋想了想說:“雲哥哥有爸爸媽媽嗎?”

這個世界上的生命都是有爸爸媽媽的,雲哥哥也不例外,我…說到這我的心木然一痛,不知道我那後世的父母是否安好,是否還惦記着總給他們帶來衰運,讓他們在親朋好友跟前總是受盡冷落的兒子。

“那雲哥哥的爸爸媽媽在哪裏呢?”寶寶問我的時候眼中一暗,連聲音也有些哽咽,看來這小傢伙是想念自己的父母了。

“我的父母不在這個世界裏,我也許在也見不到他們了.”

聽了我的話,寶寶說話的聲音變得更小了道:“雲哥哥對不起,偶不知道,你也和偶一樣。嗚嗚…你別傷心好不好,嗚嗚…寶寶在也不提你不高興的事拉”小狐狸以爲我的爸爸媽媽也和她一樣,去世了,氣自己惹得我傷心了,同時她也想起了自己那永遠也見不到了的父母.因此又犯起了那個愛哭的毛病.

我緊緊的把她抱入懷裏,對她道:“寶寶!別哭,爸爸媽媽不在了,你還有哥哥啊!他們都到天上去了,寶寶開心,他們纔會高興”。

“恩!寶寶不哭,寶寶聽話”小狐狸身子一顫一顫的忍着哭聲道:“寶寶好怕,怕雲哥哥象爸爸媽媽一樣離開寶寶,不理寶寶”

我輕輕的對她搖了搖頭:“只要哥哥活着,哥哥就永遠都不會不要寶寶的.”

聽了我的話寶寶笑了,笑得好甜好甜.看見小傢伙那可愛的樣子,我不由自主的爲她唱起了小時候媽媽給我唱的兒歌:小狼狗、揹着手.看見骨頭直眼瞅,瞅着瞅着往前走.一下掉進坑裏頭.

慢慢的,小狐狸的嘴邊掛起了一抹幸福的微笑,慢慢地合上了眼睛,睡着了。


或許在夢裏,她能見到那想念之極的父母吧…

三天後,便是科舉考試的日子了,我要去嗎?透過窗戶望着蒼穹,我思考着…

一輪朝陽冉冉運地平線上升起,將萬丈金芒撒向了大地.

第二天一大早,李靈蕭便早早的敲響了我的房門:“公子!起來沒?有貴客求見。”

今天李靈蕭怎麼沒像以前那樣,準備好吃食等我起牀呢?雖然我極其不習慣他那必恭必敬、凡是以我爲先的樣子,但他這一催我起牀,我還是感到有些奇怪.

早以洗漱完畢的我,輕輕地打開了房門,用手指了指蜷縮在被子了只露一個小腦袋的寶寶,把食指豎立在脣邊,示意他小聲些,別驚醒了牀上那的兀自熟睡的小傢伙,誰知寶寶的聽覺十分敏銳,即使這樣一個輕微的動作,還是不能瞞住她的耳目,看她剛剛還是睡得很香的樣子,可下一秒便流光似的跌進了我的懷裏。小腦袋胡亂地拱了拱,往我手彎處一鑽,又犯起了迷糊。

擡頭向李靈蕭看去,只見他身後站着一位中年男子,此人衣着華貴、相貌英俊,大概能有三十多歲的樣子,渾身上下透出一股尊貴的氣息,尤其是那雙眼睛十分有神,雖然此時表現出很恭敬的樣子,但骨子裏仍舊滲出了上位者者的氣息。


就在我打量這陌生男子的同時,他也在打量着我,一邊看一邊在心裏嘆息:這張仙長果然名不需傳,從外表看是多麼的平易近人啊(也就是平凡),衣着也樸素的很(在好的衣服能好過皇帝穿的嗎?).而且從外表上看,當真是深不可測(只要從我身上,看不出有什麼特別的傢伙都這麼認爲…)

“在下李隆基見過仙長.”

來者不待我說話,就率先自報了家門。

李隆基?這名字怎麼這麼熟悉呢?我奇怪的打量着來者,暗暗的思索.

也許是我思考時的眼神實在是太有魅力了,看得李隆基激動的渾身直抖.(其實是他怕自己身上有什麼毛病,衝撞了仙長,仙長一怒之下,召喚來一個天雷…嚇的冒出了冷汗,渾身直哆嗦).

李隆基不就是這個時代的皇帝嗎?曾經看過《楊貴妃》的我,終於想起了來人的身份,激動的差點跳起來:你是皇帝吧,天啊.我怎麼能沒帶筆.一會你給我籤個名吧,“對了皇帝,你家的玉環小姐可好?也許是平生第一次見到這個等級的人物,我的思維有點混亂。

玉環小姐?聽了這個名字,李隆基一陣詫異,也不怪他不知道,這楊玉環此時也就兩三歲,恐怕還未學會走路呢?他如何認得?

李隆基連忙問道:“區區不知玉環小姐是何方高人,還望仙長賜教”。

“自古紅顏多薄命,也罷,二三十年後你自會見到她”我爲楊貴妃的悲劇感到無奈,也許日後我可以幫這對苦命鴛鴦一把,於是道:“無論何時,都不要荒廢了政務,否則這開元盛世,將一去不回,你最爲珍貴的東西也會失去”。

聽了我的話,玄宗心中暗驚,難道這仙長是在指點我不成,遂將我的話一一記在心頭,施禮道:“多謝仙長教誨。”

搖頭示意他不必多禮:“陛下乃一國之君,張雲不敢受此大禮,今日君王至此。張雲本該持臣子之禮待之,但張雲除了父母,從未跪拜過其他人,還請陛下見諒”也許是因爲生活在不同時期,即便見到了皇上,我也生不出懼怕之心,大不了,他給我格外欺君犯上之罪,可我怕死嗎?答案是否定的… 玄宗聽了我的話,自是覺得理所當然,人神殊途,這張雲乃是神仙中人,自然不會跪拜自己這人間的帝王。所以玄宗並不覺得我不對他施君臣之禮有什麼不妥之處。

隆基此次冒昧打擾仙長,卻是不得以而爲之,望仙長勿怪,昨日隆基在朝堂上聽聞本朝將軍秦穆驚擾了仙長,今日特來爲他請罪,秦穆已經收押,該如何處置還望仙長定奪。

聽了玄宗的話,我略感詫異,秦穆?他是何人?隨即我便想起了昨天在酒樓上的那個大漢,郝然道:“秦將軍磊落性情,到是一直爽之人。爲何要定罪?”

玄宗連忙道:“多謝謝仙長寬容,隆基先代秦穆謝過了,不知此次仙長駕臨凡塵是所爲何事?是否是我朝有觸怒到上蒼之處,還望仙長多多教誨。”

聽了玄宗的話,我真是有點哭笑不得,爲什麼每個人都認爲我是神仙呢?我也懶得解釋了:“我本無心來到大唐,但今日你我相間也算是緣分,所以泄露點天機給你吧,不出十年,你將大禍臨頭!”

我的說法也許有些過分,原本這大唐江山是在天寶時期開始江河日下的,也就是說在未來的二十年裏,還不會有太大的變故。但爲了給玄宗一個警告的作用,我故意給玄宗拋下了一個重磅**。

“隆基自問登基以來,一直勤於政務,實在不知自己有何大過,還望仙長教朕。”李隆基十分恭敬的一揖到地,現在的他內心十分不安,人對於未知的事物都是充滿恐懼感的,這皇帝之尊也不能例外,聽說自己將有大禍臨頭,玄宗一時間也亂了方寸。

“原本這天機是不可泄露的,但考慮到天下蒼生,以及你這些年對凡世的貢獻,我便透漏一些於你吧。只要你日後做到我以下所說的這三條,那麼就不會有什麼災難於大唐發生。

第一,要明辯忠奸,親賢臣遠小人,切不可把朝政讓小人把持。

第二,要時刻警醒自己,不可以好大喜功,驕奢淫逸。

第三,要適當的遠離女色,把政務放在首位,任何時候都不可荒廢朝政。

如果陛下能做到以下幾點,那麼大唐便會在您的治理下,更加繁榮昌盛。”

聽了我的話,李隆基連連答道:“仙長之言,句句珠璣,隆基敢不從命.仙長今日之大恩大德,隆基一定會銘記於心,但隆基深感自己的纔能有限,還望仙長日後對隆基多多提攜。”說完玄宗用十分渴望的目光向我望來。

聽了他的話,我略一思索後道:“我之所學,並不屬於這個時代(和他講解什麼物理,化學什麼的,他也不明白不是)不過也許會有些知識能供你參考,用來完善這治國之道。”

聽我這麼一說,玄宗突然跪倒,口稱“恩師在上,請受徒弟一拜!”

他這麼一跪,整屋裏的所有人都變得目瞪口呆,思維定格了三秒後,我連忙將他攙起:口稱“陛下多禮了,張雲怎敢受此大禮。”聰明人此時便可以從的我話裏聽出,我並沒有拒絕他的拜師。


能成了皇帝的老師,那我近日來夢寐以求的權利和地位不就利馬落入囊中了嗎?

同時李隆基心中也打着自己的算盤:能拜到神仙爲師,那大唐的國運還會不昌盛嗎?如果運氣好的話,說不定日後自己也能混個神仙噹噹。

想到這裏我們二人同時露出了微笑(奸笑…)

難道張雲的春天就要到了嗎?這個傻瓜此時還不知道,在那傳說中的天界裏一場針對他的風波已經開始醞釀了…

話說那九天之上,建有一座仙宮。

這仙宮長上百里,寬五十里,高千仗,乃是用水晶石鋪底,金磚玉瓦所砌成。

仙宮裏到處都是奇珍異果,樹木四季長青、仙花絢麗多彩、七彩祥雲縈繞、美倫美幻。

在這仙宮裏居住的就是世人們傳說的神仙,其中神仙裏職位最高的便是天帝——玉皇大帝。

話說這一日,玉皇大帝(以後簡稱玉帝)吃完了午飯後,便到天池裏美美的洗着桑拿,正洗在舒爽之時,突然一陣聒噪的電話鈴聲響了起來:“主人、主人,接電話了。主人~主人接電話拉!接電話拉!!!靠,你他媽的想累死我啊,還不來接電話,願接不接,以後老子再也不喊你拉,嗓子都喊破拉…(這電話鈴聲還真是囂張…汗…)

急急忙忙的爬出了天池,接過了侍應仙女所遞過來的浴巾,披在身上後,玉帝接通了電話:“喂,哪位?”

玉帝說話的口氣很是不爽,恐怕又是西天的佛組和西洋的上帝他們打麻將四缺一,找自己湊手,哎!他們明明知道最近老婆管的嚴,還老拉自己往火坑裏跳,可自己爲什麼明知是火坑還要跳呢?看來麻將的魅力真的是無窮的啊。

就在玉皇大帝胡思亂想的時候,話筒的另一邊傳來了一個恭敬的聲音:“啓稟陛下,是臣千里眼大仙打來的電話。”

靠,居然不是找朕打麻將的,害得空興奮了一場。現在玉帝的心情那叫嗷嗷的不爽,於是便把怒氣發到了電話另一頭的倒黴蛋身上:“朕都說了多少回了,有事啓奏的話,直接編輯成電子郵件,發到朕的油箱裏就好,等到每天早朝的時候,朕自然會去批閱,你爲何如此大膽,不尊朕的旨意?”

說到這時,玉帝已經是聲色具厲:“難道真的要朕狠狠的懲治你不成,要知道朕新買了輛奔馳牌仙車,如果你說不出一個可以被朕認同的理由,朕便罰你給朕洗一千年的車。”

“陛下,臣可是比竇娥還冤啊。此次真的是事態緊急,所以纔會打擾到陛下休息的。那謫仙張雲,突然跑到開元年代去了。”千里眼連忙爲自己澄清。

“什麼?張雲跑到古代去拉!”玉皇大帝十分驚訝:“他是怎麼回去的?難道他研究出來的時間飛船了嗎?還有張雲到底是誰啊?” 只聽撲通一聲,千里眼大仙被玉帝的話刺激的撲倒在地。

隨即怕玉帝責罰的他,又立刻顫顫微微的爬了起來,在電話的另一頭解釋道:“張雲者,東萊贏洲人世,於三千年前飛昇仙界,曾在天庭任外交副部長一職,上個月因獲罪被陛下您判他貶下凡塵,要其歷經二十年衰運後方可重回天庭。”

想了想,玉帝感覺自己腦中沒什麼印象,於是又問道:“這張雲是因爲什麼罪,被朕貶下的凡塵呢?是因爲調戲長娥嗎?”玉帝試探的問道。

“調戲長娥的那個是天鵬元帥豬八戒,不是他。”頓了頓千里眼爲玉帝調出了關於張雲的犯罪檔案:“在二十一天六時一十五分零四秒前,張雲被陛下您宣到宮中,瞭解有關出使西方天堂國的事宜…”

聽着千里眼的敘述,那往昔的一幕幕如同潮水一般,浮現在了玉帝的腦海裏。

卻說那日,玉帝叫來了本次即將出任外交大使的張雲,本想讓他偷偷的幫自己給上帝傳個話,要他幫自己弄幾個天使,當祕書(小祕?)。

當一切都已經談妥,本該結束此次召見的時候,玉帝突然提起了自己的愛好,而那張雲居然也和玉帝也有着同樣的愛好,原來這二人都喜歡在工作的閒暇時,偷偷的看小說。於是不到兩柱香的時間後,二人便開始稱兄道弟起來,一起侃着各種各樣的小說。

本以爲自己即將官運亨通了的張雲,熟不知這便成爲了他倒黴的開始,待玉帝突然想起了近日來連載的一部名爲《我衰故我無敵》的小說時,張雲也跟着附和,聲稱自己也很喜歡這本書,可是當玉帝突然不經意的問了句:“今天你投這本書的票了嗎?”張雲卻隨口道出了實話:“今天時間太匆忙,一邊處理政務,還要一邊偷偷看書,所以沒來得及投票。”

“什麼!”突然一聲暴喝,玉帝的臉色變得十分的難看,隨着玉帝的怒氣狂涌,整個天宮都開始跟着**戰慄,一道道紫色的閃電於天宮的上方聚集,天地間開始變的陰沉無比,仙界的神仙們都害怕的從自己清修的房間裏跑了出來,當然也有飛出來的…他們驚恐的看着這一切,難道世界末日就要到來了嗎?

“你竟敢忘記這麼重要的事?古人云:看書不投票,做神不厚道,想罷,你的良心是大大的壞了,看來朕當真是任用了小人爲官了。”一邊說着,玉帝一邊氣勢洶洶的走到了張雲的跟前,一把抓起了他的領子。把他提到了自己的鼻子底下:“你知不知道,那本書是我小舅子化名寫的。”

驚懼的搖了搖頭,張雲已經被嚇傻了。看見張雲的那個衰樣,玉帝暴怒道:“朕今日便懲罰你,下界去歷練二十年吧…”

說完,玉帝猛的地跺腳,只見那堅固的地板上便如同被***擊中了一般,出現了一個深幽的大洞,記得做人的時候看書一定要投票,說完這句話後,玉帝便惡狠狠的把張雲扔了下去,當然他還沒忘記,要管理命運的官員,把張雲的運氣改得超級爛…(知道主角運氣如何那麼衰了吧,終於混過了二十年,現在的主角可以轉運了嗎?偶也不知道,接着看吧)

想到了這裏,玉帝終於知道這張雲是何許人也了,於是問那千里眼道:“天上一天,地上一年,已經過去二十天了,那張雲沒回天庭,怎麼跑回古代去了?”

“原本的計劃是讓雷神用天雷把天給劈個大洞,把他吸回來,可誰知那雷神最近看小說看得太多,把眼睛給弄近視了,還沒來得及配鏡子,一下子沒打準,就把他劈到古代去了。 諸天我為帝 。”


把他放了吧,這點小事還不用治罪,玉帝心想:太好了,這一天天的蹲辦公室實在是無聊,看這雷神竟然與自己有着同樣的愛好,可以提拔到自己身邊,陪自己解悶。

“這張雲回到了古代,一定會擾亂很多秩序,該如何定奪,還請陛下指教?”千里眼問道。

這事交給國防部長去辦吧,他手下不是組建了一個叫做殺神小組的特種部隊嗎?叫他派一個特工將張雲帶回來就是。

說完玉帝便掛掉了電話,然後又撥了另一個電話:“喂,人事處嗎?把現在的雷神升爲我的祕書。什麼?爲什麼不用女祕書?這是你該問的嗎?”說完玉帝生氣的掛了電話。

隨即他又嘆了口氣:“哎,我也喜歡女祕書啊,可是家裏那母老虎實在是看的太緊了…”

話說那千里眼大仙第一時間內,便將玉帝的命令火速傳達給了國防部長。

老婆大人是學霸 。卻說這李靖坐上了國防部長的位置後,着實威風了一把。就最近還親手組建了一個名爲“殺神小組”的特種部隊。

能進這殺神小組裏的神仙,都是戰鬥力極強的角色。憑藉着這隻隊伍,李靖沒少給自己弄政績,但事情都是具有兩面性的,這小組裏也存在着一些如意的因素,比如說,某些自認爲很有才能,恃才傲物的傢伙就不是很賣他國防部長大人的面子。

當然能坐穩國防部長這個職位,李天王也有他自己的手段,既然咱小廟容不下您這尊大神,我便把你請出去吧,於是對於那些自己掌控不了的角色,他便一個勁的給他們任務,那些沒背景的傢伙就給超難任務,而那些有背景的呢?當然就給些沒啥危險性,難度較低的任務嘍。

這不,沒背景的傢伙一般都獲得了天庭了最爲尊貴的職位——烈士;而有背景的一個個都因功升職了。

結果組裏很少在有人敢違背李天王的意願拉,而今天張雲這個任務就屬於簡單的那種類,自然要給那些有着龐大靠山的傢伙了。

查看了一下殺神小組的人員名單,李靖心想,這次估計又能送走一尊大神了。

“殺神一號,就是你了。”我們的國防部長大人露出了奸計得逞了一般的微笑。 修羅界是這天地間,除去人界、神界(仙界與佛界的統稱)、魔界之外的另一個世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