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毛是這些鐵疙瘩!

「轟轟轟……!」隨著一聲聲撼天動地的爆炸聲響起!他們很快就知道,與這一坨坨黑不溜秋的鐵塊相比,以前碰到過的那些守城器具完全是福利!

火光!氣浪!鐵屑!

由偉大的馬匹奧茲親自研製開發的MAX1型手雷,在付雲生專門撥付給他的800「擲彈兵」拋擲下!在三國無雙位面的正面戰場上第一次閃亮登場!

戰場上頓時人嘶馬嘯!手雷整齊劃一地落在了人群中!落在了浮橋上!跨越了近兩千年的火藥技術運用,不但將攻城的士卒,也將作為主帥的黃忠給炸懵了!

只見火光過後,洶湧的氣浪根本無視重盾,厚甲!轉眼便是肢體橫飛,成片的士兵慘呼著一一倒下!眨眼三輪過後,近3000枚MAX1型手雷一扔!荊州軍損失慘重!

眼見袍澤在這「天雷」之下,身上的甲胄防具如同紙糊一般,毫無用處,身體四分五裂,紛紛慘死!後續跟上的士卒無不面色大變,踟躇不前。攻勢一阻,戰場上秩序瞬間打亂!

「機會!」

付雲生眼中目光一凝!

「動手!」

隨著他透過兩隻大喇叭發出的咆哮!

數十名軍士吃力地將五個放在鐵架子上的大鐵箱推到的城垛處!將角度對準了在護城河附近擁擠做一團的荊州軍!就在覆蓋在其上的布幔被扯下的瞬間,兩名身強力壯的軍士,一左一右爬上了架子分別握住鐵箱兩旁的搖桿,如同從井中提水一般,勻速地開始搖動!

「嗖嗖!」箱口一排排蜂窩狀的孔洞中,飛出一根根長近一米,約有兩根手指粗細的弩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飛射進了城下的人群中。

這奇怪的大鐵箱旁,更有數名軍士不斷通過安置在木架上的機關左右調整著射擊的角度!讓這攢射出的弩箭覆蓋的面積更大更廣!

震天的爆炸聲,徹底淹沒了戰場上所有的聲響!爆裂連環弩威力雖然比起手雷稍弱,可強在射程遠,精度高!匹奧茲精工出品的爆裂弩矢,霎時掀起了一陣血肉風暴!

無視厚甲,弩箭成片的殺傷力令荊州軍魂膽皆喪!如同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不待主將發令!荊州兵退了!

黃忠滿臉的震撼!自他領軍以來,大小數百戰從未如今日一般,不但在攻城戰中輸了!而且輸的是如此的徹底!

什麼叫徹底?且看這遍地折身驚慌奔跑的士卒便是見證。此時士氣盡失,若要強行攻城,徒送死爾!

「來人!傳令收兵!」黃忠手中令旗向後一擺!自有傳令兵敲響了銅鑼!一排刀斧手往陣前一站壓住陣腳,防止潰兵衝散主陣。鑼聲收罷,黃忠后隊變前隊,引導著驚慌奔走的士卒,徐徐退去。

陣形雖敗不亂,可見平日里軍隊訓練有素。

「哇哦!勝了!顫抖吧凡人!沒有人可以打敗強大的馬匹奧茲!」隨著馬匹奧茲一聲歡樂的尖叫。滿城將士百姓自動忽略了他後面的一句話,發出了震天的歡呼!

付雲生眼望漸漸遠去的荊州軍,眼中充滿了興奮,面部的神情卻依舊凝重。與這老將的第一回合交手雖然勝了,可大部分原因是利用了認知上的差異,佔了火器犀利的便宜。一旦對方反應過來,有了準備,接下來的事情可就難說了。

不知其他人進行的怎麼樣? 兩世人 照這樣再來兩回的話,武陵城一旦彈藥耗盡,只怕危險!

殊不知付雲生心中暗自焦急,蔡瑁,張允兩人卻比他更急!

原本二將率領船隊打的是沿江而上,守住武陵和洛陽要道,阻隔音訊。待黃忠率軍攻城時,便揮軍封鎖搶佔武陵周圍各村鎮。雖然比不得攻陷城池的大功,可卻是乘機打秋風,大發其財的好機會!

作為如今的荊州牧劉表的小舅子,蔡瑁自然要享受舅子黨的福利好處。卻沒想到自己兵鋒剛抵,行蹤便已經暴露。連番派出探馬卻都如石沉大海,一去不回!

能將如此多的探馬一一攔下,這看不見的敵人恐怕人數不下與自己!

前方情況不明,若是冒然率軍前進,身後這數十艘戰船怎麼辦?萬一有失,便是失去了退路。讓一群水軍到陸地上去掠奪村鎮自然毫無問題,可要真去陸上作戰,你確定這不是一群猴子請來的逗比才會做的事?

水陸兩棲?除非兩人帶的是一群蛤蟆!

兵到兩日,寸步未挪!故而蔡瑁心中的焦急,簡直用沸反盈天才能形容。遣往襄陽的信使早在他抵達當日夜便已經派出。此番未曾建功,若是能將軍機泄露的消息提前報告給姐夫劉表,至少可以免責不是?

然而就在蔡,張二將舉棋不定,心中疑神疑鬼之際!

是夜江陵!一隊軍士乘著夜色潛到了城外!

「大軍,丫兩個二傻子還在原地不?」團隊頻道中,夏若冰一口軟軟的京片子悄聲問了一句。

「在呢!這兩傻逼今天學精了,探馬比平常多了一倍。看樣子是真急了!」

「姐姐我到江陵了,等我消息,今晚抽丫的!」

「哈哈!沒問題!俺手中的大斧已經饑渴難耐。」

「……」

頻道中,兩人短暫的通話結束,換來的是一片寂靜。

華年時代 「我說這台詞怎麼聽著這麼耳熟呢?」

「切,少見多怪,誰像你小子,滿腦子盡想著蒼老師,波多老師。沒事兒多看點書。最近我可發現一本叫《萬古有寂》的書不錯…….」

「毛!那叫藝術懂不!藝術!」

「滾粗!姐姐我要開始搬磚啦!少扯沒用的!」

聽夏若冰發飆,頻道里霎時一片安靜。

遠方周啟嘴角微微一掀,忍不住會心一笑。沒有壓力就沒有動力。看來自己將事情分由團隊處理的做法是非常明智的。如果還是像以前做獨行俠時,所有事情都是親力親為。怎麼能聽到眼前這令人欣慰的一幕。

「丫頭,別大意!江陵城守將王威是劉表手下有數的大將,地位僅次於文聘。一會兒萬一碰到這人,別客氣,速度秒了他!」周啟心中雖然如此想,卻依舊忍不住出言提醒了夏若冰一句。

「喲,丫這是終於肯吱聲啦?要不是知道丫去了長沙,還以為是去了洛陽了呢。」

被夏若冰小小刺了一句,對此周啟只能呵呵。心念一動,將幾張中級隱匿符和玄武印放入了公共空間。同時不忘給夏若冰傳去一個私信。

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車廂。聽到其中黃老夫人呼吸平穩,周啟心下稍安。暗自一催坐下熊貓加快了前行的速度。以熊貓的腳力,明天拂曉便可以抵達武陵。計劃是否能夠實行,就看今晚眾人的表現了!

午夜!正是萬籟俱寂,睡意方濃的時候。

夏若冰手持斷岳巨刃,臉上戴了一副充滿了未來科技色彩的夜視護目鏡,輕輕一展身後鳳翼。身姿輕盈地翩然落在了江陵城頭!

隨著她手起刀落!拉扯弔橋的粗大鐵鎖應聲而斷!

順手幹掉兩名城頭值守的軍士,夏若冰翻身躍下城頭,縱身一躍來到了城門背後,看似纖細的手臂托起足有一人腰粗的門閘!隨著她口中一聲清喝,江陵城南門,需要十數名軍士合力才能開啟的大門,在吱呀的鐵鏽聲里,緩緩自兩側分開!

早已在城外埋伏待命的一萬軍士,在大門方一開啟的瞬間,齊齊大聲發出吶喊,如潮水般越過了弔橋蜂擁而入!

「不好!有人偷城!」

江陵城中巡邏的軍士發現南門大開,有無數不知旗號的軍士湧入,紛紛張口大叫示警!一時銅鑼聲,梆子聲不絕於耳!

原本寧靜的城鎮,瞬間炸了鍋!

「帶姐姐我去郡城府衙!」夏若冰抬手召喚出了照夜獅子獸,翻身躍於背上,縱馬前行的途中,一探身伸手從地上提起一名滿臉驚慌的荊州士卒。

脖子上感受到馬背上英姿颯爽的女將手中那嚇人的巨刃傳來的森寒觸感!這士卒哪敢亂動,口中哆嗦竟是不敢出聲,只將一雙眼睛不停上下亂眨,表示自己願意帶路!

夏若冰嘴角一掀,露出滿意的神色,雙腿一夾馬腹,順著這荊州士卒的指引,很快便率人來到了位於城中心的郡城府衙!

方一抵達,夏若冰美眸一凝,只見郡城府衙大門開啟,從中躍馬持槍,飛奔出一名衣甲還沒穿戴整齊的武將!

來人遠遠借著亮起的燈籠火把,將手中長槍沖這夏若冰一指!

「何方女將!竟敢趁夜偷城,犯我江陵!」

夏若冰嘴角一抽,要不是跟著自己男票聽了幾天文言,還真不習慣這說話的方式。

「你丫又是哪根蔥啊?」

對面武將一愣!顯然沒反應過來,這哪根蔥是什麼蔥。

「某乃江陵郡守王威!有膽報上名來,本將搶下不死無名之鬼!」

「好嘛!原來你丫就是王威啊!記住!姐姐我叫夏若冰!」 夏若冰一聽面前這丫就是王威,腦海中頓時閃過周啟的叮囑。她雖然沒看過多少三國,可閑來聽趙大明等人瞎侃,對各方勢力中有名的大將還是印象的。

這傢伙既然同文聘齊名,哪怕不是歷史名將,也算是大眾臉中的極品!

心念電閃間,她將手中那嚇傻了的士卒往旁邊隨手一扔,雙腳在馬鞍上一點,斷岳巨刃高舉,縱身躍起!

「裂地斬!」

夏若冰身在半空,一雙美眸已變得一片赤紅,在天啟之戰中得戰士之魂護佑后,嗜血術不需刻意施展,隨著她心中的戰意升騰自然加持在身!

這提高攻速和傷害的強力增益效果幾乎變為常態,無形中大大提高了她的戰力!

窈窕的身形展動,自有一股蕭殺的氣勢隨著她手中刀光湧現!

王威目光一凝!眼中的驚怒和傲氣一斂。雖然奇怪這女將放著馬背上的優勢不用,為何要縱身躍下變為步戰!可對方身上那股凌冽的氣勢卻是不敢讓他有絲毫的小覷。

他自幼槍馬嫻熟,武藝過人。更是練就一手馬上投槍的絕藝!往日戰陣遇敵,每以此絕藝驟施殺手,屢建奇功!此時見夏若冰闔身撲至,心中已有了主意。

「開!」

王威口中一聲暴喝,雙手握槍以霸王舉鼎之勢往上一迎!只要以膂力磕開這女將,便立刻施展投槍絕藝,乘對方身在半空無處借力,務求一擊必殺,速戰速決!

殊不知他心中盤算的同時,夏若冰也抱著同樣的念頭!

就在斷岳巨刃劈出的明黃刀光與鐵槍即將碰撞之際!夏若冰突然身形往下一沉!

這姿勢一改,手中長刀未到近前便已經提前斬落!

「噗」一聲!血光四濺!

坐下戰馬一聲悲鳴,馬頭高高飛起!

「不好!」王威心中暗道一聲不妙,雙腳一點馬鐙,借著舉槍上托的力道,在戰馬身死,失蹄軟倒的瞬間高高從馬背上躍起。

恰在他目光下瞟的瞬間,只見這女將頭頂青光一閃,浮現出一方通體碧綠的小印。

自小印上一圈圈青檬檬的光暈若水波般四下擴散。被光暈一照,他只感身體四肢如陷入了泥潭中,毫不受力,突然一滯!

糟糕!突然而來的變故,只驚得王威心膽俱裂!

見「陷地印」將王威困住!

夏若冰猩紅的目光一冷!借著先前一斬之勢,雙手握刀拖在身後。身上技能光芒一閃!噌一下高高躍起,巨刃自下往上一記反撩!

「天霸封神斬!」

延綿不絕的刀光組成了一片雪亮森寒的刀幕!

真侍魂中劍豪霸王丸的秘技,在上一次與人公將軍張梁交手時被金剛符所阻,未竟全功。此刻方第一次顯露出它應有的威力!

「主動消耗300點能量值對敵人連續發動9次進攻!每一次進攻都將造成100%基礎武器傷害!該技能可被防禦,無法被招架和躲閃,無法中途終止或被打斷!冷卻時間48小時!」

也是王威命當該絕,聞聽敵人已經進入城中,來不及將盔甲穿戴齊全就匆匆上馬。身上防禦低得可憐!暫時失去了行動能力后他防禦不能,只能眼睜睜看著巨刃加身!

以斷岳95點的基礎武器傷害,加上夏若冰不俗的暴擊幾率將傷害繼續擴大,一連九次攻擊之後,竟然斬殺出了近1500點的超強傷害!

這一切說來話長,實際只彈指一瞬!

在荊州軍士和武陵郡士卒驚駭欲絕的目光中,夜色下,一片刺眼的刀光過後,威名赫赫的江陵城郡守王威渾身鮮血狂飆自半空落下!隨著刀光一閃,一顆項上人頭高高飛起!已然做了刀下之鬼!

「契約者編號3845斬殺江陵郡守王威,獲得武勛200,血腥點10000,發現金色華麗寶箱X1,是否打開?」

「否!」

聽到空間提示,夏若冰窈窕的身軀在空中一番,抬手接住王威落下的長槍,將他的首級往槍頭上一挑,縱身躍上了屋頂!

「王威已被姐姐我砍了!還有誰?只管過來!」

清脆的聲音遠遠傳出!原本四處響起的刀兵,瞬間戛然而止!

「都聽著!想活命的放下武器!雙手抱頭,靠牆蹲好!」

「放下武器!抱頭蹲好!」

一聽這位主母喊出的口號,早已被她神威所懾的武陵軍士當即有樣學樣,齊聲大喝!四周散亂的腳步聲,在刀兵停歇之後,隨之一靜!

繼兩刀破益州之後,夏若冰單騎取江陵!

與此同時!對於蔡瑁,張允兩將來說,今夜註定是一個終身難忘的不眠之夜!

探馬相繼失蹤,軍營中人心惶惶!一連兩天夜晚,士卒風聲鶴唳,夜不成寐!隨時防備躲在暗處的敵人來襲!而就在今夜子時!

正當夜深人靜,人困馬乏之際!那一直躲藏在暗中的敵人真的出現了!

蔡瑁在軍士的服侍下洗漱完畢后,保險起見歇息在了帥船上,正當他一番輾轉反側,似睡非睡,處於朦朧中時!耳中突然隱隱聽到遠處大營中一陣喧嘩聲傳來!

而且這聲音越來越大!

「莫非是嘯營了?」

蔡瑁猛然翻身坐起,急忙抹黑點燃了燭火,喚來伺候的小校助自己穿戴盔甲。就在這時,一名軍士不等通報,急急忙忙衝進了船艙!

「報!報將軍!敵人趁夜襲營!」

「什麼?」蔡瑁伸手一把抓住軍士的領口。

「襲營!來敵多少!可曾看得仔細!」

「稟將軍,夜色下哪裡看得仔細!但覺漫山遍野,到處都是啊!」軍士苦著臉,心中暗自腹誹,這黑燈瞎火的,你當爺爺我是千里眼啊!你倒是給我數出個數量來看看!

「哼!要你等何用啊!」蔡瑁一腳將軍士踢翻在地,伸手取了佩劍掛在腰間,急忙大步走出船艙往岸邊的軍營中抬眼觀看!

「老子的大斧已經饑渴難耐!」

夜風中,蔡瑁清楚地聽到一聲怪異的巨吼傳入耳際!借著軍營中燃起的火光一看!

只見一名赤裸著上身的光頭巨漢,雙手握住一柄斧刃如車輪般大小的巨斧若一陣旋風般自營帳中卷過!但凡有敢阻撓者,或是倒霉催的躲閃不及者! 嬌妻在上:枕上金主騙回家 無不是被他砍瓜切菜一般斷手斷腳,死於非命!

我滴個乖乖!從哪裡蹦出來這麼一個猛人!

蔡瑁心中大駭,未曾交戰,只看對方的身形和手中武器,心中氣勢已經弱了三分!等看清楚這光頭巨漢身後,大票身高體壯,一水全是手持巨斧,大鎚,板刀的惡漢!他心中只想到一個念頭!

跑!必須得跑!這來襲的敵人看著都滲人!根本不可力敵!

這時,聞訊的張允匆匆從另一條船上趕了過來,原來他也是不敢睡在陸地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