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多村民紛紛愣在原地。

這種事情他們還是第一次遇到。

他們大部分的生活收入都來源於兩點。

其一是世界各地遊客帶來的各種消費活動,其二就是養牛和養羊。

雖然他們大多數人都沒有讀過書。

但是他們也知道自己收入當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是依靠老虎的熱度。

因此在他們心中老虎就是他們天竺國的。

此刻見到秦彪帶著虎媽的骨灰離開頓時就有了反抗情緒。

不過好在倫滕波爾官方早已做好了預案。

秦彪這才順利地將虎媽的骨灰給帶走了。

祝融靜靜地看著這一幕。

這一刻他的心也平靜了下來。

隨後緊緊地望著越野車消失的背影,心裡默默地念叨著。

「落葉歸根!」

「虎媽走好!」

十分鐘后,祝融回頭望了望三區的方向。

「是時候回去了!」

可是就在這時,突然有一位天竺國人一邊拿著手機一邊指著祝融的方向大聲驚呼,「看!是祝融!」

一瞬間所有的村民都沸騰了。

他們完全沒有想到祝融會來觀看虎媽的葬禮。

「真是神秘又聰明的大貓!智商不弱於大象!他竟然知道圍觀虎媽的葬禮!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一位攝影師一邊對著祝融拍攝一邊瘋狂地感嘆著。

聽到攝影師的聲音,祝融立刻感覺到了不妙。

果然,就在攝影師感嘆完了之後,其他人也紛紛朝著祝融的方向圍了過來。

為了一睹祝融的風采,他們甚至已經忘記了危險。

祝融冷冷的站在高地瞥了他們一眼,隨後發出了一聲低沉的咆哮。

沖得最快的幾位村民聽到祝融的聲音后頓時嚇得在原地打了一個冷顫。

不過他們對老虎很熟悉。

因此一眼就看出祝融並沒有殺意。

所以他們直接掏出了手機笑眯眯地對著祝融開始拍攝起來。 此刻,不光是受傷的伏地魔感到心驚,消解了黑色厲火的鄧布利多也覺得頭皮發麻。這天藍色的咒語若是藉著厲火的掩護,鄧布利多也沒有太多躲過的信心。

就連咒語的施放者艾達都暗暗心驚。雖然這道咒語沒能一波帶走伏地魔,但它的威力不容小覷,可以說是艾達目前所掌握的單體最強咒語了。

要知道此前艾達的索命咒打到伏地魔的盾牌上,只會發出一種低沉的鑼一般的顫音,造成一個凹痕。而索命咒的進階版卻將那面盾牌擊碎了,還是擊碎了好幾塊!

一時之間見多識廣的三人都有些懵了,手中的動作也慢了下來。

儘管年紀最老,鄧布利多卻是第一個反應過來的。校長用流暢的動作大幅度地揮了一下魔杖,散落一地的碎石陡然升空像子彈一樣飛向伏地魔。

伏地魔也反應過來了,他舉起魔杖撐開一個黑色的魔法護盾。這護盾就像舉有腐蝕性一樣,所有接觸到護盾的石子都被融化了。

可這些飛石並不是鄧布利多的真正用意,就在伏地魔維持魔法護盾之時,更多的碎石騰空從四面八方圍向了伏地魔。

伏地魔想要抬起自己的左手,阻擋漫天的碎石接近,但艾達給他造成的傷勢讓他無法控制自己的左手。碎石圍了上來,就像砌成了一個石棺一樣將伏地魔困住。

戰鬥並沒有因為伏地魔被困而結束,巨響再次出現在石室,伏地魔化作一團黑霧猛然衝出了石棺。被鄧布利多的魔法砌成的石棺重新化為碎石,倒飛回去。

與之前的不同,倒飛回去打向鄧布利多和艾達的碎石頭上沾染著濃濃的黑霧,充滿了邪惡、不詳的氣息。

艾達不敢小瞧這股邪惡能量,她做了兩手準備,左手幻化出盾牌,右手撐開了魔力屏障。鄧布利多的應對方式與艾達不同,他像在莊園那晚一樣,長袍一旋整個人就不見了。

就在這時,石室的門再次被打開,姍姍來遲的傲羅們闖了進來。

魔法部部長康奈利·福吉穿着睡衣站在人群之中,不敢置信地看着對面的伏地魔。

鄧布利多憑空消失,沾染著不詳的碎石失去了目標,於是這些剛剛進來的傲羅變成了它們的目標。碎石像離弦之箭一般射向人群。

剛剛在石室門再次打開后,傲羅們一下子涌了進來,全都聚在門前的高台上。這會兒碎石打來,他們只能儘力阻擋,想要退出房間基本是不可能的。

在被艾達捶了一頓以後,魔法部眾人似乎又要被伏地魔再捶一頓了,伏地魔的含恨一擊豈是那麼好阻擋的?

就在傲羅們有可能被排隊槍斃的危急時刻,消失不見的鄧布利多再次挺身而出。他站在魔法部眾人前方,老魔杖斜指向天空,接着耀眼的白光亮起,躁動的石子復歸平靜。

站在另一面高台上的艾達看得出來,此刻的鄧布利多已經是強弩之末了,強行救下魔法部眾人,讓他耗費了太多的氣力。

艾達什麼都沒做,沒有繼續進攻,也沒有說話,她只是看着鄧布利多。靜靜地看着。

「過度的仁慈,鄧布利多。」伏地魔冰冷的聲音響起,「你會失去你所珍視的一切,我發誓。」

這時人群里的福吉開口說話了,話說得斷斷續續的,就好像剛才費了好大力氣擋下伏地魔進攻的人是他一樣。

「我的天哪——這兒——就在這兒——在魔法部里!——我的老天爺啊——這簡直不可思議——哎呀——這怎麼可能呢——?」

伏地魔輕蔑地看了一眼福吉和傲羅,直接幻影移形離開了魔法部。今晚前來魔法部設伏的食死徒,只有貝拉特里克斯·萊斯特蘭奇沒有被抓住。

這是一場難以接受的慘敗。

人群之中的福吉抓了抓自己的頭髮,他慌亂地看着身邊的傲羅,不知是想讓傲羅們抓捕鄧布利多,還是單純的感到無助。

「鄧布利多!」福吉喘著粗氣說,驚訝得失去了控制,「你——在這兒——我——我——」部長先生的語言功能在今晚失去了作用。

接着福吉又看到了緩緩走下高台的艾達,部長先生更加無助了,這都什麼跟什麼啊!伏地魔為什麼會出現在魔法部,頭號通緝犯為什麼也在這兒!

「康奈利,」鄧布利多看穿了福吉的無助,「神秘事務司里還有幾個食死徒被反幻影移形束縛著,他們在等待你的發落。」

頓了一下,鄧布利多繼續補充道:「現在你也親眼看到了,伏地魔回來了。該認清真相了。」

「啊——嗯——是的,」福吉絕望地說,「我們是該好好談一下了,阿不思。」他的聲音帶着嗚咽,似乎隨時都會哭出來一樣。

伏地魔回來了,再加上正在向人群走來的艾絲梅拉達·崔斯特,魔法部將要同時面對兩位黑魔王,其中一位能走上這條路魔法部更是功不可沒。作為魔法部部長的康奈利·福吉沒有立刻哭出聲已經很堅強了。兩位黑魔王,這誰頂得住啊!

艾達在距離人群不遠的地方停下,因為鄧布利多看向了她。

「我很高興,艾達。」鄧布利多說道,「我很高興你仍然在乎你的朋友,羅恩、金妮,還有哈利·。在鳳凰社陷入危難時,你同樣沒有袖手旁觀……」

艾達擺擺手,不讓鄧布利多繼續煽情下去。她說道:「什麼都不必說,鄧布利多教授。我只做我覺得對的事,應該做的事。」

說完話艾達繼續向著門外走,轉眼就到了人群面前。

傲羅的隊伍變得有些躁動,看得出來,他們中有人想趁此機會抓住艾達,一勞永逸。

可更多的人選擇了沉默,起碼在今晚,他們不能對艾達進行抓捕。因為鄧布利多放任她離去,因為她今晚也為擊退伏地魔出了一份力。

在走到康奈利·福吉面前時,艾達又一次停下。

她對福吉說道:「部長先生,雖然我很想親手宰了你,但我還是要感謝你,感謝你讓我做出這個艱難的決定。」

福吉好像是沒有聽懂艾達話中的意思,他環顧四周,似乎指望周圍能有人告訴他艾達剛剛說了些什麼,他又該怎麼做。

四周沒人開口,烏姆里奇乾的糟心事大家都心裏有數,部長也該明白才對。

艾達也沒有開口的解釋的意思,她越過福吉繼續走向門外。當艾達走出門,站到門口時,她第三次停下自己的腳步。

回身望着福吉和人群,還有遠端的鄧布利多,艾達語氣輕快地說:「預告一下,不久之後我將再次返回魔法部,希望你們到時候不要太驚訝。」

在艾達的身影消失后,人群中響起了一陣私語聲。

鄧布利多無奈地嘆了口氣,雖然不知道艾達會用什麼樣的方法完成她的預告,希望這次不會死上很多人。

「她這是什麼意思?」福吉問道,他說話時喉嚨里像是堵了什麼東西似的,「阿不思,我們需要好好談談,神秘人……還有崔斯特。」

「你讓我失去了最好的學生,康奈利。」鄧布利多下意識地說出了自己的心裏話,這種失誤出現在他身上的幾率微乎其微。

「什麼?」福吉似是沒有聽清,又好像是聽清了,但不敢相信。

鄧布利多調整了一下,他說:「沒什麼。等我把哈利與其他學生送回霍格沃茨后,我們再談論這些事。為了迎接即將到來的戰爭,我想魔法部需要新鮮血液的注入,康奈利。」

紫筆文學 完成絕妙撲救的同時,藍楓振臂高呼,前十分鐘給他帶來的壓力已經遠超過去任何一場比賽。

球員們各自為國出戰,在愛國情懷的熏陶下,每個人都拼盡全力。

或許他們在聯賽中還會有所顧忌,但在世界盃的舞台上,這些制約因素早就拋到腦後了。

…………

比賽進行到第19分鐘,中國隊獲得了開場以來最好的機會。

林仲清一對一過掉奧古斯丁松,面對及時補位的林德勒夫,他倒三角傳球尋找中路前插的宇恆。

考慮到門前的防守球員太多,宇恆沒有選擇直接射門,他面對來球輕輕一磕,直接將皮球過渡到了球門後點。

此刻瑞典隊的後衛注意力都被宇恆吸引,後點竟然一個盯人的防守球員都沒有。

機會已經給出來了,可惜中國隊的球員沒有把握住,於海由於過於追求速度,一腳凌空抽射直接把皮球打上了天。

足球場上總有一種不成文的規律,如果絕好的機會擺在眼前沒有把握住,那麼下次恐怕就沒這麼好運了。

正如規律中所描述的那樣,錯失機會的中國隊接連遭受打擊,比賽第28分鐘,徐浩冒失反搶送給對方一粒點球,福斯貝里如同定海神針般一蹴而就,將比分擴大至2比0。

…………

隨着時間的推移,中國球員的情緒越來越着急,雖然防守上沒有給對手太多機會,但進攻同樣遲遲不開張。

中場比賽結束,看台上的中國球迷都選擇了沉默,他們所臆想的畫面並沒有出現,世界盃的舞台果然還是很殘酷。

或許半場累積的怒火引爆了更衣室,下半場比賽還沒開始,中國隊內部一則震驚的消息傳了出來,張琳芃球員通道推搡裁判被出示紅牌罰下。

關鍵時刻,中國球員為自己的不理智買了單,原本下半場還準備反擊的陳靜妍,此刻只得臨時調整戰術,更換球員鞏固防守。

少一人作戰,加上球員情緒上的波動,下半場的比賽不用想也知道是一邊倒。

果不其然,下半場開始后瑞典抓住機會,分別在第56分鐘和72分鐘破門,兩隊的比分差距被擴大至4球。

到了這個時候懸念已然喪失,無心戀戰的中國隊全面撤防,最終以4比0的成績結束戰鬥。

這是一場意料之中的比賽,中國隊太多年沒有進入世界盃,以至於他們還保留着過去對大賽的理解。

現在看來,他們需要調整的不僅僅是技戰術,最重要的還是心態和心理的調節。

…………

媒體的安靜並不能平息球迷的情緒,本場比賽結束后,「中國隊究竟能走多遠」再一次成為了論壇最熱門的話題。

只不過這一次球迷們的期盼值明顯都轉變成了失望,選項中佔比最大的變成了小組全負出局。

論落井下石的能力,整個世界上韓國媒體獨一檔,他們一邊諷刺中國足球的實力,一邊把矛頭指向了宇恆。

和之前有所不同,這一次韓國媒體並沒有在強調宇恆是韓國人的話題,而是轉而質疑宇恆的真實實力。

韓國媒體認為宇恆在聯賽中的實力都是包裝出來的,到了真正的大賽沒有資本的偽裝和裁判的協助,一切都原形畢露了。

。。到底需要何等的生命層次與修為,才能夠散發出這樣的氣韻。

而諸天萬界不少無上強者,都在第一時間被驚醒。

尤其是一些老怪物,自沉睡中復甦,顯照無邊偉岸的身姿,屹立在天地間,他們眼中迸射出懾人的神芒,眺望大宇宙。

「無量……是誰!是誰成就無量?」

諸天萬界

《諸天從王語嫣開始》第二百七十一章無量!無量!(本卷完!)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

人多就是快,不到半小時,BBQ所需用到的食材都已經準備好了。

還有季吉超在郭吉吉的幫助下,把所有的燒烤炭都給燒紅了,足夠20多人同時燒烤所需。

坐在烤架前,李方還在思考着這個問題,要不是古天明的提醒,還差點把烤串給烤焦了。

「你在想什麼呢,按照你這手藝,不可能出現這樣的情況啊。」古天明一邊往烤串上面撒調料一邊問道。

李方想了想,還是把這個計劃給說了出來,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古天明做為這方面的專業人士,提出來的建議比他自己回家想要實際的多。

「我這邊想到一個好項目,是關於荒野戶外俱樂部的,目前的計劃是這樣的。。。。。。」說着,他便把自己的一些構想跟古天明說了出來,除了古天明其他人也都聽到這李方的這個計劃。

「你是這方面的專業人士,你說說看我這計劃還有什麼要補充的嗎?還有,我想讓你一起加入,不知道你感不感興趣。」

古天明聽了李方的計劃,表現出了很大的興趣,提了一些小建議。其他人還時不時的補充一句,李方都聽了進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