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天級一等的紫蓮地心火,反噬之力,極為可怕,諸位,誰敢首個前去凝練一下試試,也好為我等,壯個膽啊!」

而後,一番躊躇,太子凌楓道。

「就讓我第一個去試試吧!」

說著,楊玄通的身形,化為一道飛劍似得,就是直衝那誕生在懸崖峭壁之上的紫蓮地心火而去!

一時間,八方強者看在眼裡,皆是極端驚嘆,紛紛期待著,等下會有何等驚世場面盛大湧現。

求訂閱啊各位書友兄弟們,請給小海一些動力碼字行波……

(本章完) 這些話,像一根根針,刺進張北羽的心裡。

沒錯,團長說的這些全都是他做的。甚至連年月日都非常清楚,這說明自己的檔案早就在上面有了記錄了。

團長說完之後,從身後拿出一張紙,遞到了張北羽面前,說道:「如果沒有異議,就按個手印。」

張北羽掃了一眼,紙上基本就寫著剛剛團長說的那些話。

這個時候,他不禁有些疑惑。很顯然,就算是判處死刑,也不應該由軍隊里的人來定論,而是法院。也就是說,這張紙上寫的東西全都是狗屁,根本沒有任何公正效用。

「你們到底想幹嘛?」張北羽陰沉著臉問了一聲。

團長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問了一句:「你認罪么?」

張北羽一聽,仰頭大罵:「我認你媽了個B!!你們這是濫用私刑!」

團長聞言,不怒反笑,「呵呵,好。」說完,徑直繞過椅子,走了出去。

鐵門打開,關閉。屋內再次恢復平靜,然而,更可怕的事情發生了。在張北羽的叫罵聲之中,晃得刺眼的白熾燈,熄滅了。

周圍陷入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包括前面的玻璃,甚至都沒反出一絲光亮。張北羽瞬間沉默下來,停頓了兩秒,又開始吼了起來…

……

環境,造就了心理。

恐懼來自於未知,在光明的世界里,總是能用眼睛看到很多事物,從而讓人確定周圍的環境,以及危險。而在黑暗中,眼睛失去了功能,這就好像喪失了一個強力武器,是安全感,自然就會感到恐懼。

很顯然,張北羽已經陷入到黑暗的恐懼當中,然而,更加恐懼的還在後面…

喊著喊著,他又喊累了,迷迷糊糊的睡過去。

更加恐懼的就是,醒來的時候,張北羽已經完全失去時間概念。他根本不知道現在是幾點,也沒辦法估算出剛剛自己睡了多久。除了黑暗,沒有別的。

「有沒有人…」張北羽叫了一聲。這聲音傳進自己的耳朵里,聽上去非常干啞。

「啊…」他低著頭,呼出一口氣,小聲的咒罵著,「嗎的,倒是給點吃的啊,是想活活餓死我么…給點水也行啊。」

這句話說完還不到十秒鐘,那個熟悉的開門聲傳來,緊接著,燈亮了。

突如其來的亮光照射下來,讓已經習慣了黑暗的眼睛非常不適。張北羽虛起眼睛,撇了撇頭,模糊的看見一個人影走到自己身前。他使勁眨了眨眼才看清,還是那個團長。

團長手裡拿著一杯白水,放在了他嘴邊,說了一個字:「喝。」

說完,也不管張北羽准沒準備好,直接抬手就倒。

張北羽趕緊咽了一大口,但是這口還沒咽下,水有倒下來,直接嗆到了氣管里。

「咳咳咳!!」他使勁咳了幾聲,水也噴了出來。團長仍然無動於衷,就像個機器人,一杯水瞬間倒完。

張北羽剛要罵人,卻看見他的身影已經向後走去。

「喂!! 霸愛成歡:邪少的貼身小寵物 等等,等等!」

團長根本不理會,走到門口,抬手把等關掉,房間里再次陷入漆黑。

「別…別關燈!別!!」

砰!門被關上。

房間又恢復到應有的模樣,彷彿剛剛的一切都沒有發生。如果不是胸口還有些不舒服,再加上臉上的水,張北羽還以為剛剛的自己出現了幻覺。

隨後,又是一陣嘶吼怒罵。但所有的聲音都被壓縮在這個狹小的空間內,不斷的撞擊牆壁,彈回張北羽的耳朵里,一切聲音都像是無限的循環。

直到這個時候他才明白,幕後那個人並不只是單單的想殺死自己。

……

黑玻璃的另一頭。

一名身穿軍裝的中年人,站的筆直。他的軍裝肩章上是橄欖枝加一星,少將級別。

「滿意么?」少將問道。

他身前的人笑了笑,點頭道:「滿意,很滿意。我的這個朋友,號稱意志力過人,那咱們就摧毀他的意志!」

少將向前走了一步,趴在玻璃上看著小房間里的張北羽,低聲道:「意志力在這裡就是狗屁!相信我,從這出去的人,百分之九十會精神崩潰。」

「嗯。」旁邊的人輕笑一聲,轉頭看著少將,說道:「謝謝首長!事成之後,必定還有重謝。」

少將直起腰版,搖了搖頭,「用不著謝,我是看在錢的份上。畢竟,沒人會跟錢過不去。」

「對!這句話說的太對了!哈哈。還有…首長,警察那邊?」

「哼!」少將不屑的笑了一聲,「別的地方不敢說,在這小小的盈海,我要的人,沒人敢說一個不字。」

「這樣…我就放心了!」

……

睡去,醒來。張北羽陷入這樣的循環當中,他現在最想知道的就是:現在,是什麼時候。

唯一值得參照的就是自己的飢餓程度。他肚子里咕咕直響,渾身上下一點力氣都沒有,像是被抽空一樣,嘴唇乾的已經開始裂開,伸出舌頭舔了一下,卻發現連口水都沒有了。

由此推斷,從進來到現在,至少過去了二十四個小時。

張北羽本以為自己在這裡待習慣了,眼睛就會適應黑暗,至少能夠看見一些什麼。然而,還是漆黑一片。 名門厚愛:帝少的神祕寵兒 因為這個房間是完全密封,都說世上沒不透風的牆,可這個房間里的牆就是不透風的。

黑暗的恐懼不斷加大,已經將他吞噬。失去時間概念的恐懼讓他無法安下心來。終於,最恐懼的來了。

對於人來說,沒有光不是最可怕的,失去時間概念也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處於一個完全封閉的空間,而沒有聲音。

在整個環境低於10分貝時,人們可以聽見自己的心跳、關節骨骼的摩擦聲、肌肉緊張的聲音、呼吸的聲音…

很顯然,這個房間就已經低於10分貝,在這種情況下,張北羽的心跳聲、呼吸聲、肌肉緊張所發出的聲音以及骨骼摩擦聲,統統被無限放大。聽上去,極為恐怖!

他只能盡量從喉嚨里發出一些聲音,來掩蓋這些令他毛骨悚然的聲音。然而,因為嚴重缺水,再加上沒有力氣,他無法發出更多的聲音,只是「呃呃」的低吟。

這一刻,張北羽有點想死的衝動。這感覺就好像整個世界,只剩下他一個人。

人若有情,天荒地老 ……

可事實是,外面的人已經瘋了。 ?楊玄通的身形,化為一道淡銀色的流光,來到了那紫蓮地心火的跟前後。

忽然間,他那眉宇中的神光和蓮紋,是陡然精芒大震。

隨即,片刻后,他身前的護體光芒,是猶如滔滔海浪一般,瀰漫開來。

極度的雄渾神異,彷彿堅不可摧一般,看在眼裡,八方強者們皆是極度的驚嘆連連。

隨後,那楊玄通一番屏氣凝神,就是忽然掌心一打,釋放出了一股超強的淡青色靈氣力量,想要將那眼前的紫蓮地心火給凝練到自己的體內。

或者說是暫時,先將他給奪到手中。

然而要想做到這一小步,那是無比艱難。

要知道,這天級一等靈火,在整個天夏王朝內,那是絕世罕見般的存在。

得到他,完全可以稱霸整個天下,所以,要想成功將其獲得,並且得到凝練,那是非常艱辛的。

哪怕是像楊玄通這樣的十星大武宗強者,也未必,就能凝練成功,甚至是連奪得一絲,都難。

隨後,也就這樣,隨著時間的推移,楊玄通不管怎樣竭盡全力,依舊那紫蓮地心火,是極其的難以奪得。

而在這時,其他各路強者,也都紛紛來到了那紫蓮地心火的跟前,也都想來分一杯羹。

不過,這杯羹,卻不是這麼好分得。

連楊玄通這樣的萬古天才,都難以將其立馬奪得一絲,而其他比起他的實力都要弱的頂級強者們,就更難以得到這天級一等的紫蓮地心火了。

「特娘的,不虧是天級一等的靈火,老子都快要被烤熟了!」

隨後,在那紫色金光的紫蓮地心火前,王贏、王驍兄弟倆,也都在竭力爭奪。

隨即,那老二王驍,是忽然輕狂難耐的罵道。

而此時,在他們身前,那一道紫蓮地心火,約莫幾米高,綻放著紫色的光輝,無比神異雄渾,而那一道紫色火焰,像極了蓮花,在其底部,則是一道黑色的氤氳,十分的鬼魅。

整體看上去,整個火焰,彷彿一位攝人心魄的紫色妖姬一般,讓人望而生畏,又無比垂涎。

「二弟,你小心著點,切莫傷到了自己!」

聞言,忽然王贏是大笑了起來,隨後將聲音拉高,似乎是向周圍的人講話一樣,語氣詭異。

總裁絕寵千億孕妻 「明白,大哥,老弟我,若這點能耐都沒有的話,還敢來這龍牙山脈爭奪紫蓮地心火么!」

陰暗的笑道,那王驍是忽然輕蔑的瞧了一眼,身旁正在竭力奪取紫蓮地心火的萬古天才楊玄通。

「該死,這天級靈火,就是不簡單,光防禦靈火,就是這般堅不可摧!」

一頓,滿頭大汗,感到渾身的筋骨血肉里,皆是無比熾熱,隨即楊玄通嘆道,面露難色。

「哈哈,想不到,這紫蓮地心火,連玄通都不能輕易斬獲,看樣子是極其難以奪得了,也好,就讓本王我,也來湊下熱鬧吧!」

隨後,那斷牙峰上的東天王歷雲,也是飛速,來到了那紫蓮地心火的跟前,踩著一道青色的飛劍,無比偉岸磅礴。

「唰!」

「唰!」

「唰!」

而後,也就這樣,先後,那西天王金錳、浮圖教主、吳王族世子吳閻、陰愧掌教、太子凌楓、二皇子凌涯、白衣蘇白等也都圍攏到了那紫色的天級靈火跟前。

顯然,到了眼下,諸多強者們,都是想搶奪這寶貴無雙的紫蓮地心火了。

不過,那西王金錳和浮圖教主等人,則都是心懷不軌,滿肚子陰謀詭計,就準備等著楊玄通和白衣蘇青他們一個個,栽在了那天級靈火的反噬之力下,再逐個將其殲滅。

當然,主要針對對象,還是白衣蘇白,其餘的,若是不與他們對抗的話,他們也不會怎樣。

然而一旦與他們為敵,自然也是要滅殺的不可。

「哈哈……玄通兄,你這擁有著十星大武宗的驚世實力,都不能輕易斬獲這天級一等的靈火,看來,我等是更加沒有希望了!」

一邊爭奪靈火,而後那吳王世子吳閻,是忽然森冷的道。

「呵呵……世事難料,說不定,吳閻世子,您最終卻偏偏還有機會,凝練這紫蓮地心火呢!」

聽出了那吳閻口中的譏諷,楊玄通也是回禮道。

「這……」一愣,吳閻暗自大怒,「這該死的楊玄通,竟然也敢暗諷本世子,特娘的,別讓我逮住機會,否則我遲早要你好看!」

「不行……這紫蓮地心火的反噬之力,正在越發加強,我等再不離開,恐皆會被嚴重傷及!」

隨著時間的推移,幾個小時過去了,依舊無一人,打破紫蓮地心火先天的防禦屏障火焰,而後,那陰愧掌教,則是發現,那天級靈火當中的反噬之力,是忽然猛地暴增了起來,隨即他也就大吃一驚的道。

「陰愧掌教說的不錯,這靈火內的反噬之力,的確是在越發的增強!」

隨即一番靈識感應,東天王歷雲也是驚悚的喊道,不過顯然,他比起陰愧掌教的面色,要更加的擔憂,和具有替眾人的安危著想的濃烈心緒。

「管特娘的那麼多幹麼,來爭奪這天級靈火,當然就要承受極大的艱險了,你們若是怕了,就趕緊滾,這樣我們也好,少一個競爭對手!」

聞言,忽然那地炎宗的二少爺王驍,是狂妄的道。

「那裡來的混賬,在本王面前,也敢造次!」

一愣,東天王歷雲勃然大怒。

「老不死的,別以為,你是個王爵,本少爺就怕了你,我地炎宗,可是堂堂天夏王朝內,四大頂級宗門之一,就你那東王府,難道也敢跟我地炎宗為敵不成!」

越發的狂傲,那王驍,是近乎無法無天的道。

「該死!」

聽得此話,頓時平和模樣的東天王歷雲,是當即殺氣滔天,而後他冷喝道「你這小雜碎,今日,本王非得狠狠教訓下你不可!」

大喝一聲后,東天王歷雲,就是直奔那王驍猛烈攻殺過去。

「二弟,小心!」

一愣,看著東天王歷雲,向自己的二弟王驍殺來,瞬間那大哥王贏,也就立馬去保護弟弟王驍去了。

「兩個傻逼,出門不帶腦子啊!」

一頓,看著那地炎宗的王氏兄弟倆,霎時也在爭奪紫蓮地心火的白衣蘇白,是極其鄙夷的罵道。

求訂閱啊各位讀者兄弟姐妹們……各種求

(本章完) 盈海市公安局麗灣分局,局長辦公室。

寬敞的辦公室此刻顯得有些擁擠,裡面或坐或站,一共有七八個人。

一個身穿黑色皮衣,酒紅色短髮的俊美女生,沖著坐在椅子上的局長怒吼道:「人呢!!人在哪!這都他嗎兩天過去了!我問你人呢!!」

王子滿臉漲得通紅,她的怒氣似乎能把公安局掀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